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百零五章 疑点重重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子时。

草原深处一座小帐篷内,帐篷中间一团篝火燃起,岳兴安独自一人端坐在帐门正对面,双眼微闭,只是垂下的眼帘后,眼珠不时左右移动,显得有些心神不宁。

片刻后,帐外传来细微的脚步声,脚步声迅快地绕帐篷三周,然后停在帐门外,来人轻轻咳嗽一声后,跟着帐门掀开,一身红袍的蒙面女子现出身来。

岳兴安听得声响,眼帘微微一掀,冲那女子微一点头,眼帘重又垂下。

那女子见了也不答话,在岳兴安右手边选了个位置安静坐下,还没等她坐稳,帐外传来些微草动声,跟着一个肥胖的身影出现在帐篷内,正是“肥蛇”林醉。

林醉一进门,连招呼都没打,直接伸手入怀,掏出几张薄纤递给岳兴安道:“岳兄,这个你先看看。”

岳兴安闻言,抬眼看了他一眼,伸手接过薄纤,就着篝火光亮,一目十行迅速看完。

看完后却是半响不语,皱眉沉吟好久后才问道:“消息可靠?”

林醉听了,一点头道:“当时鬼王谷的人有好些就在布和军队里,这是他们亲身经历,而且不止一人,活下来的几个都是这样说。”

岳兴安听完,脸色立即沉凝如水,眉头深皱道:“若鬼王谷那几个人没有说谎的话,那指挥这场反偷袭战的人,还真称得上用兵如神这四个字。”

说到这里,岳兴安有意顿了顿,接着道:“根据以往收集情报显示,琪琪格冲锋打仗也许是一把好手,但若是指挥打仗,而且还是打出这样神乎其神的仗,恐怕她还差点火候,这其中……,只怕是她后面还有高人在。”

林醉听了,苦笑一声道:“小弟这段时间一直盯着这个琪琪格,只是可惜一直找不到机会。”

原来苏起一回到部落,一教二宗那边就收到消息,而且跟她一起出现的几人也已经查明,居然还有魔教圣女,剩下两个也是老熟人,临花城的小先生,还有一个凌霄门的紫陌。

这三人,一教二宗早有备案,虽然都是老朋友,但实在想不通的是,这几人是怎么跟那个琪琪格凑到一块的,同时更重要的是,这些人到底是怎么进入草原的,特别是那个琪琪格,更是所有关卡盯防的重点,散布如此多的人手,花费如此大的人力物力,居然被别人从自己眼皮子底下大摇大摆地回来了,就他妈像踏青一样,而自己还一无所知,当真是奇耻大辱,脸都给啪啪打肿了。

而这个消息传回去后,岳兴安更是被直接招回去问话,问话这个过程,当真是如坐针毡,虽然上面那三位只是询问过程,但这其中过程,自己是真不知道啊,一问三不知,不要说别人,就连自己都感到老脸臊得慌。

岳兴安一赶回来,立即将近期所有的重点情报亲自梳理了一遍,所有的线索都指向在晖憾城林醉近身查过的,也就是烟雨阁的少东家那批人。

就凭这两批人一前一后出现,就能让人联想不断,产生怀疑,但是却又经不起推敲,关键在一点,那就是有谁即能拥有深不可测的修为,出神入化的医术,同时还是百战百胜的赌术高手,而且现在还要加一条,用兵如神的战神。

若说这样一个人真的存在,而且还是同时出现在一个如此年纪的毛头小屁孩身上,首先岳兴安自己就不信,这上面四项,随便哪一项,要想达到登峰造极,都需要无数年的千锤百炼,就算再天赋异禀,也不可能是如此年纪能够仰望的。

只是理是这个理,但这两批人实在是出现的太巧合了,前脚烟雨阁的少东家入草原,接着后脚这一批人就出现,这要是没有怀疑,那说明岳兴安几个也太没水准了。

而且那个烟雨阁的少东家,一入草原,就像水滴滴入大海,在眼面前凭空消失,即便岳兴安散尽手上力量,却连对方一根毛都没看到。

这两批人前后联系,但说他们就是一批人,又怎么也说不通,确实是头疼。

而林醉刚才所说,还隐藏一个信息,就是一教二宗一接到苏起返回部落的消息,立即就准备了刺杀行动,只是还没等他们找到机会下手,就传来苏起被连续刺杀两次,最后被逼隐入草原躲避的消息。

这个事情前面布置,岳兴安也知道,只是他当时急于回去复命,也就只是口头交代了一下,后面的还是回来才知道。

所以林醉这样一说,岳兴安听了又是一阵头痛,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帐篷内一下陷入沉寂,好半响后岳兴安叹了口气道:“现在琪琪格跟白音三家双方开战,其他各部落就像约好了一样,全部都停了下来,我们现在就是想动也没有办法,本来不动也就不动,没有什么大碍,但现在却是被上面三位盯上了,老哥这次回去,虽然没有挨骂,但也听得出来那三位语气中的不满,如果再像这样下去,只怕……。”

林醉闻言,抬头看了岳兴安一眼道:“岳兄,其实我们现在可以退后一步的。”

岳兴安一听,“哦”了一声道:“具体说说。”

林醉听了一点头,身子往前凑了凑,小声说了三个字:“鬼王谷。”

说完顿了顿,见岳兴安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跟着道:“我们是被催得紧,但我就不信鬼王谷在草原的人上面就没有人逼,而他们现在主要依附的就是布和部落,恰巧布和部落当了出头鸟,所以我们可以给他们消息,有什么本事就尽快使出来,别他妈藏着掖着,不然老子就回去不玩了。”

岳兴安听完,先前凝重地脸色渐渐露出一丝笑意,半响后才道:“林兄这个主意不错。”

说完却又是眉头一皱,沉吟道:“这次琪琪格变相地让布和三家在明面上联合,只怕鬼王谷的人是求之不得,只是布和的实力毕竟太弱,上不得台面,就算这场仗打赢了,最后分配利益的时候,他们也得不到多少。”

林醉闻言一笑道:“岳兄,他们鬼打鬼这事我们不管,我们现在最主要的是弄清跟琪琪格回草原的这些人是不是就是小弟在晖憾城见过的那几人,要是他们真是的话,那顺藤下去,就可以摸出不少的大瓜,如此一来,对上面三位就有一个很好的交代,毕竟这里面牵扯的事情太多了。”

岳兴安一听就明,微一点头,脸上露出一丝浓烈的杀机道:“这件事想要办好,最终的落脚点还是在琪琪格身上,正好有鬼王谷的人在前,可以省去我们很多功夫。

还有那个临花城的小先生,本就是我们必杀榜上的红人,而且他也在前线打过很多大仗,若我猜的不错的话,琪琪格身后的这个高人应该就是他,现在正好借此机会将他一并除了。”

林醉听完认同地点了点头,然后看了旁边的红袍女子一眼道:“跟鬼王谷传送这个消息的人……。”

那红袍女子见了,眼中一丝杀机闪过,冷然接口道:“我去。”

岳兴安见了又是一阵头疼,这两个不对付,以前还有所收敛,现在已经完全摆在明面上来了,暗叹口气道:“如今形势,危机四伏,一个不好就可能万劫不复,我们三人同处办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可万不能麻痹大意。”

林醉听了,眼珠瞟了那红袍女子一眼,跟着转身对岳兴安一抱拳接口道:“小弟以岳兄马首是瞻。”

岳兴安见了,心中却是一阵烦躁,左手摆了摆转移话题道:“上次十七组传回消息,说是已经活捉了琪琪格,可是现在琪琪格是生龙活虎,而十七组跟那边派去接人的却是遥无影踪,这事可查出什么没有?”

林醉一听,黯然一摇头道:“那边为这事联系过小弟,我们到现场看过,当时事发的那片树林,可以看出有人停留跟打斗的痕迹,而且还有马蹄印,据那边人说他们那次一共派出了十八人,而且里面还有不少好手,同时十七组也是两个玄境高手领队,就这样的阵仗,居然被对方吃得干干净净,而且最后还查无可查,小弟也是头疼不已。”

岳兴安听完,不由双眼一眯问道:“查无可查?没有追踪那马蹄印么?”

林醉闻言苦笑一声道:“当然追了,而且那边还派来了追踪高手,只是最后马蹄印混入了一个临时的交易场所,想查也没有办法了。”

这种临时的交易场所,在现在这样的战乱时最是流行,毕竟有很多人可能就被战争夺去了牛羊,没有了牛羊,总也不能让人去吃草,所以有人就会拿一些值钱的物件到这临时交易所换取食物,而且这样交易场所,没有固定的地方,也没有固定的人,随聚随撒,根本无从查找。

岳兴安几人在草原也呆了很长时间了,这个自然明白,听完暗骂一声,刚想说话,却听林醉接着道:“不过这其中有个很奇怪的事情,据那边人所说,十七组的人提出以信物换人,而且态度很强硬,只是这一点在交易事先并没有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