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1章 矛盾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外面,夕阳已彻底的从天边落下,黄昏来临。

广场上,人愈渐增多,都是来见证这即将出现历史性的一幕。

众人的目光都盯着第一名的秦霜,等待着他破纪录。

然而过了半响,那秦霜名字后面的台数依然停留在六十一层,没有丝毫变化。

众人不由窃窃议论起来。

“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我看他不太可能冲到六十二层了。”

“不能上到第六十二层,也属正常,毕竟越往后越艰难。”

“是啊,能冲到六十一层,已经很厉害了,至少持平了这么多年的记录,值得骄傲了。”

这次考核发生了太多的异常,秦霜如果能冲上六十二层,是意外。不能,也属正常。

众人现在只是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去观看。

不过,这却遂了二长老龚丽云的心愿。望着那一动不动的排名,龚丽云心里冷笑不已。

“有变化了!”

突然有人激动高喊,因为看到第一名秦霜的名字突然发起光芒,都以为是要冲到第六十二层的征兆。

但接下来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这光芒只是昙花一现便暗淡下来,众人看去,那名字后面的台阶数依然是六十一层。

“嗯?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一脸茫然。

就在这时,凭空降到广场上一道光芒,待光芒散去,一个人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动扔掉灵牌,放弃考核的秦霜,被传送出来。

“这人谁啊,从哪里来的。”

广场上的人,除了武奎,孙立,朝落认识秦霜,其他人都是只知其名,不见其人,自然不知道眼前之人便是那灵牌上的第一名秦霜。

因为寒冰世界虚幻的父亲让他想起一些往事,此刻的秦霜情绪还处于低落之中,没有缓解过来。对于周围这些议论他的人也不管不顾,只是自顾自的站在那。

“秦霜!”

这时,武奎喊出他的名字,并朝他走来,来到跟前,看着秦霜有些低落的情绪,阴郁的表情,武奎拍拍他肩膀,安慰道:“不用沮丧,你已经表现的很好了,追平了玄阳宗的考核记录,若无意外,这次第一非你莫属。”

武奎看到秦霜情绪不好,还以为是闯关不过的原因,所以出言安慰。

秦霜勉强一笑,回应道:“多谢三长老,我没事!”

听到武奎话语,众人这才知道那灵牌上的第一名秦霜。就是眼前这人。

“哎,本以为能看到奇迹出现,现在是没机会看到了。”

“看来这六十一层很难啊,他无法冲过去,所以自动放弃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对于秦霜失败多少有些可惜。

在秦霜闯关时很多人虽抱有期待,但也有羡慕嫉妒,心里多少也不希望他成功。然而当秦霜真的失败了,他们又感到遗憾。

这就是人性,复杂无比。

“你就是秦霜?”龚丽云也走了过来,面色冰冷,阴阳怪气道:“你能追平我两个徒儿的记录,足以自傲了。”

秦霜的失败,让龚丽云内心松了一口气,虽然秦霜追平了她两徒弟的记录,但没有打破,这个记录的保持者依然有她的徒弟。不然她以后就少了一个得意炫耀的资本。  

但被人分走一杯羹,还是令她心里不舒服,看到秦霜也是十分不爽。

听到龚丽云不善的话语,秦霜一愣,心说你谁啊,我招你惹你了,怎么有点针对我的意思。旋即想到龚丽云方才所说之话,略微思索,便恍然明白这其中原因。

秦霜斜瞥龚丽云一眼,连正眼都没瞧,一句话不说,直接给龚丽云一个后脑勺,向一旁走去。

他秦霜是谁?一直以来吊儿郎当,嬉笑怒骂,游戏人间,天不怕地不怕的。

若放在平时,他猜到龚丽云身份不凡,可能会虚与委蛇先应付过去。但现在心情不好,没空搭理你。管你是谁,给我使脸色,我也给你难看,

反正他孑身一人,四海为家,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

“放肆!”龚丽云见到秦霜这样态度,脸色铁青,十分愤怒。

竟然敢无视他,身为玄阳宗二长老,别说在玄阳宗,就是在整个东州能敢无视他的人也没有几个。

这个刚刚入宗的小子,居然在众目睽睽,众多弟子面前无视于他的问话,落她面子,让她威严何存?

“看来应该给你点教训,让你知道尊卑!”龚丽云冷喝道。

说话间,就要向秦霜动手。

三长老!请注意你的身份。武奎阻拦,皱眉沉声道:“跟一个刚入宗的小辈计较,岂不是有失你长老身份,再说他刚来也不认识你,情有可原。”

“哼,我若不给他个教训,才有失长老威严,武奎你给我让开。”龚丽云气势汹汹。

“够了!成何体统!”大长老梁长化发话,脸色一沉,十分威严。

龚丽云冷哼一声,不做声了,大长老梁长化掌管刑罚,威严铁面,谁都得畏惧三分。她敢顶撞三长老武奎,却不敢反驳大长老。

不过虽然因为大长老发话,龚丽云停止向秦霜出手,但她看秦霜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杀机,已经把秦霜列入必杀名单。

秦霜走到一旁,把这一幕也看在眼里,斜了龚丽云一眼,心中冷笑,也起了杀心,恶狠狠道:“老妖婆,给小爷等着,谁杀谁,还不一定呢!”

此时的广场,出现了一时的安静。

众人都没有想到,秦霜如此胆大,竟然敢得罪二长老,很多人都把目光投向秦霜,暗自有些佩服。

不过更多的是幸灾乐祸。玄阳宗弟子几乎都知道,二长老龚丽云是什么样的人。

性格自我,心胸狭窄,小肚鸡肠,行事霸道偏激,在玄阳宗几乎是目空一切,也就宗主和大长老梁长化能管一管她。

其余三位长老武奎,百药子,炼不尽龚丽云都不放在眼里。

在玄阳宗敢得罪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看到秦霜初来乍到,就把二长老龚丽云得罪了,可想而知下场不会有太好的下场。所有弟子都能想象得到秦霜的结局,不过没人去提醒,都是等着看好戏。

如果说在此之前,因为秦霜追平玄阳宗历史考核记录,大家有结交之心的话,现在这种念头都熄灭了。

没人敢冒着得罪龚丽云的威胁做这种事,现在每个人心里都在告诉自己要远离秦霜,避免殃及池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