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章 奇异石像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天空,湛蓝,碧空如洗。阳光,温煦,照耀大地。

一条绿荫大道之上,传来“得得”的马蹄声,密密集集,听在耳中颇有节奏感。不多时,一人一骑出现在近前。

近眼一看,是一位约莫十三岁的白衣少年,丰神俊朗,相貌不凡。一双眼眸乌黑深邃,散射出湛湛神光,一头黑发随意披散在脑后,随风飘舞,看起来飘逸出尘,潇洒绝伦。

白衣少年策马而行,马奔跑的极快,犹如飞箭,大道两边的绿树草木犹如过山车一般,飞速向后退去。

“策马扬鞭踏神空,笑傲天下度春秋。鲲鹏展翅凌万里,天地之大任遨游。”

“哈哈!痛快!痛快!”

白衣少年,发出一阵畅快的大笑,豪气冲天。胯下之白马,仿佛受到了白衣少年的感染,不由发出嘶嘶啸声,奔跑的速度骤然加快许多,飞驰电掣。

片刻之后,长长的绿荫大道便在白马的飞速奔驰下,到了尽头。

“吁……”

白衣少年勒紧马缰,白马纵身一跃,立即停住。

白衣少年回头望了望,自语道:“此处已离战城几百里地开外了,我留给父亲和奕瑶的信,应该看到了吧,他们想寻到我是不可能了。”

这白衣少年便是离家远行的战玄,战家的少族长。

留信远行实属不得已而为之,战玄知道,如果他当面与自己父亲说出他的想法目的,父亲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但是,有事情终究需要有人去做的,血海深仇不能不报,身为战家的少族长,肩挑起这一重担,理所应当,责无旁贷。

然而,复仇的前提,便是实力。在这弱肉强食,实力为尊的神空大陆,没有实力便是蝼蚁不如,任人宰割,更何谈复仇。

所谓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眼界的高低决定一个人的高度。战城只是一个弹丸之地,如果一直窝在战城,无异于闭门造车,想要快速增强实力,明显不可能。没有实力,报仇之事遥遥无期。

所以,战玄才下这个决定,离开战城。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离开过家,离开过父亲。还有那个与他青梅竹马,清新脱俗,落落大方的女孩,与她一起修炼,一起玩耍,一起散步,一起欢笑……不曾分离过。这次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一时间,战玄心里头怅然若失,惆怅不已,有些难舍,有些伤感。不过,这些情感,刹那间就被满腔的仇恨所淹没。

爷爷生死不明,宗门被灭,三千子弟的性命,这些仇恨时刻萦绕在他的脑海,犹如心魔,刻在心上,犹如梦靥,挥之不去。

“玄阳宗……”

战玄从牙缝间挤出这三个字,表情略显狰狞,杀意无限,恨不得立刻灭了它。

不过,当下的问题是,自己该何去何从。压下心中的仇恨,战玄环顾一下四周,一时间还真不知道去,两眼抓瞎,十分迷茫。

第一次离开战城,对外界一点都不熟悉,一无所知。

“走一步算一步吧!”战玄苦笑一声。

先前怕自己的父亲知道自己远行后来追寻他,他特意加速赶路,而且专门挑没有人烟的道路行走。放眼望去,尽是山峰,树木绿草,连一个人影也没有,眼下只有先到个有人烟的地方打听打听消息,再作打算。

驭马而行,过了三四个时辰,一座城池出现在战玄视线之内。

战玄英俊的脸上露出喜悦之色,心中着实松了一口气。一个人孤零零的走了大半天时间了,在遇不到有人烟的地方,战玄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忙不择路,一头撞进一个荒无人烟的犄角旮旯里了。要是如此的话,那可真就是欲哭无泪,傻了眼了。不过幸好,这种情况没有发生。

看见城池,战玄很是兴奋,不由动力十足,驱马快行,片刻功夫,便来到城池近前。这座城池规模很大,恢弘大气,至少在初出茅庐的战玄眼里是这样。

城墙呈灰黑色,高有十数丈,给人一种厚重沉闷之感。左右望去,城墙不知道延伸到多少里地远,战玄估计两三个战城加起来都不如此城面积大。

城门高约六丈,宽约三丈,正上方雕刻着三个大字“黑暗城”。

这城的名字虽然给人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但至少在表面上没什么特殊之处。最吸人眼球,引人注目的,却是在城门两侧坐落着的两尊石像,这两尊石像并不是常见的狮子,猛虎,麒麟,而是人人为之惧怕的狼。

用狼做成石像放在城门口,不得不说显得很另类,这种情况不说绝无仅有吧,但绝对是十分罕见的。战玄心里啧啧称奇,心想实施这种做法的肯定是一个特殊的人,不由让他产生一丝好奇在心底。

战玄正打算骑马进城,不料,这马不但不向前行走,反而“得得”往后倒退。甚至骑在马上的战玄感觉到了马身微微颤抖,似是在惧怕什么东西。

战玄十分惊奇,目光再次转向两尊石像,很显然,马不敢往前,惧怕的是这两尊石像。

“难道这两尊石像有什么奇异之处?”

战玄心中好奇,从马上下来,准备上前仔细观察一番。孰料,他刚从马上下来,刚走了一步,这马仿佛受到什么惊吓一般,竟然丢下他这个主人,撒腿狂奔而去,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踪影,速度不可谓不快。

战玄回头看去,只是见到尘土飞起飘扬,连马影都看不到了。

“这……”战玄神色愕然。两尊石像竟然把一匹马吓成这样,真是奇哉怪也。

战玄跨步上前,目光上下打量这石像。至于马匹跑了可以再买,反正他到了黑暗城,暂时也用不到,没什么影响。

倒是这两尊石像,战玄越看神色越是凝重,越看越是心惊。

这两尊石像不知道用什么石质雕刻而成,颜色漆黑如墨,散射出丝丝光泽。狼的两前脚悬空而立,狼首望天,犹如天狼啸月,散发出一种霸气,不可一世的气息。

最令战玄毛骨悚然的是,这狼石像的眼睛,给他的感觉就是来回转动,正在观察他。被这狼石像的眼睛打量,战玄有一种全身被看透的感觉。

这让战玄吓了一大跳,脚步情不自禁往后退了两步,心中不禁产生出一种奇怪的念头,这两尊狼石像是活的。

“不可能!”

战玄立马否定了这个惊悚的想法,这两尊石像明显是被雕刻而成,怎么可能是活物。肯定是出现幻觉了,战玄不由对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好笑。

不过,战玄虽然否定了自己这种想法,但是,否定归否定,却是压制不住。因为,这种被盯看的感觉却是实实在在的,让他冷汗直冒。

“我要再看一眼!”

战玄一咬牙,虽然这种感觉很不舒服,犹如芒刺在背,不过他还是想仔细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出现幻觉,产生错误的想法。

双目一凝,战玄聚精会神,深邃的双眼突然涌现出一抹漆黑亮丽的光芒,这光芒璀璨无比,犹如一颗流星划破夜空,夺目耀眼,却又一闪而逝,来得快,去得也快。

战玄双目神光湛湛,向狼石像的眼睛看去,这一看,却是令他不寒而栗。因为,他感觉自己看到的不仅仅是一只活狼的眼睛,更像是一双人眼。在他看这双眼睛的同时,这双眼睛也在看着他,这双眼睛的目光中蕴含着冷漠,如同高高在上的神祗在审视他。

双方目光对视,战玄的眼睛隐隐有一种刺痛之感,全身更是有如透明般被看了个通透。战玄神色大变,心中骇然,身上冷汗直冒。急忙收回目光,往后退了几步。

“我的感觉绝对没错,这狼石像的双眼是真实的。”战玄确定了自己的判断。不过心中却又疑惑重重,这石像明明是雕刻而成,是一个死物,但眼睛却是真实的,真是古怪至极,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这其中藏有什么玄机不成?”战玄心中想着,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把这两尊石像切开,想一探究竟。

不过,这冲动被他生生的压制住,战玄有种感觉,如果他真切开这两尊石像,等待他的绝对是致命的危险。

弄不好就会一命呜呼。

说不出原因,全凭一种直觉,但战玄相信自己的直觉。这两尊石像碰不得,不但不能不碰,还要避而远之,否则会有大祸上身。

仅仅是城门口两尊石像就这麽诡谲万分,管中窥豹,这”黑暗城”绝对不是一座普通的城池这么简单。

“看来此城不是久留之地,打听一些消息,还是立马离开为妙。”

虽然,还没有进城,不知道城里是什么样,但战玄却是有一种全身不舒服的感觉。要不是赶了半天路,这是他遇到的第一座城池,要不是为了探听一些消息,战玄绝对不会进城,恨不得立刻转头就走。

“哎,我说兄弟,我看你都在那站了好长一段时间了,怎么看上这两尊石像了,想要搬回家吗?”

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带着玩笑般的语气传入战玄耳中,将他从思索中拽了出来。战玄闻声看去,一个少年出现在自己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