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百零三章 偷营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苏起这边倒是简单,反正也就这点人马,而且又是跟随多年的老部下,一应体制早已健全,根本就不需要再做什么调整,最大的任务就是接手并分发物资,再剩下的时间就是好好修整,为接下来的大战做好准备。

而那些一力支持苏起的那些文官,苏起找他们一一说过话,这些人虽抡不动刀枪,但却是兴业安邦的人才,以其跟着自己上战场,倒不如留下来,若是自己真打赢了,以后可以直接接手,而如果自己打输了,也可以给阿木尔留点种子。

苏起诸事办完,遂跟夜无霜一起去找张傲秋,以后是吃饭还是喝粥,就全看这小子了。

张傲秋这几天虽一直在打坐调息,吸收天地灵气,但却没有入定,灵觉一直都在,苏起跟夜无霜一出营地,就立生感应。

等两女在先前说好的地方找到张傲秋时,老远就闻到烤肉的香味,这两个吃货一闻到香味,不由鼻子大动,跟着互看一眼,均看出对方眼中的懊恼,早知道这样,就应该带好调料跟好酒了。

张傲秋烤的是三只野獾子,这也是上次阿大露了一手,吃上瘾了,苏起跟夜无霜两人赶到时,正好是最后一遍小火滚过,直接就可以上嘴了。

两人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一人抱着一只野獾子大口啃了起来,虽然同是烤野獾子,但总感觉阿大虽然是高手,烤得也很好吃,但多少带着人间烟气,而张傲秋这个则是味道还是那个味道,但又好像不是那个味道,每次吃都有种新的感觉,仿佛能挑起深层次味觉,让人流连忘返,怎么吃都不觉得腻。

苏起一边吃,一边由衷赞叹一声道:“你不去做厨子,还真是浪费了。”

说完转头看着正埋头大啃的夜无霜,一脸的羡慕道:“霜儿,你还真是好命哦,哪像我,风里来雨里去,有时候一顿饱饭都吃不上嘴。”

说完又是一连的叹息,跟着抱着手上的野獾子啃地更带劲了。

这一顿吃得算是风卷残云,苏起依依不舍丢下最后一根骨头,从怀里掏出丝巾抹了把嘴,拍了拍肚子,满足地打了个饱嗝道:“舒坦。”

张傲秋见了,“嘿嘿”一笑,跟着脸色一正道:“说说情况。”

苏起听了,“嗯”了一声,将三天前两次会议上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当说到乃仁台的时候,张傲秋却打断道:“乃仁台?有点意思,明知道以少对多居然还敢主动跟上来。”

苏起听了却是一脸懊恼道:“乃仁台族人多数是老弱,再就是女人跟小孩,人数大概在一千五百人左右,根本上不了战场,当时也是为了壮声势,所以就答应了他,只是以后带着这个拖油瓶,只怕行军调动就缓慢多了。”

张傲秋听完,却是一笑,抬眼略带深意地看了苏起一眼道:“苏兄,以后你也是要做一统草原大汗的人,看问题可不能如此表面,乃仁台这一千五百人要是用的好,可就是一支给敌人致命一击的奇兵。”

苏起听了不由愕然一愣,跟着一脸不服气道:“好,那你说说,我怎么看问题就表面了?乃仁台这一千五百人怎么就成给敌人致命一击的奇兵了?”

张傲秋听了却是不答,拾起两根枯木放入火堆,又用手中的枯枝拨了拨,反问道:“草原上长大的人,别的本事没有,牵马赶羊应该都是好手吧?”

苏起听了又是一愣,迟疑道:“牵马赶羊?!你……,到底想说什么?”

张傲秋闻言一摆手道:“这个以后再说,乃仁台的族人先送入你那秘密藏兵之所,让他们时刻做好准备,战事一开始,就有的他们忙了。”

说完顿了顿接着道:“你跟白音三人当时虽然约在十日后开战,但要是我推断不错的话,在你部落周围,他们一定放有探马,阿木尔带着这么多人离开,而你却留下来,只要稍有点脑子,大致也能猜出是怎么回事。

同时你当众答应以三千挑战三个部落,这在旁人看来,跟送死没有什么分别,这是除掉你的好机会,说不定还不用白音他们推测,这个消息就已被人不小心泄露出去了。

若我是白音他们,灭掉你那三千人马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能将你活捉,逼出圣物下落后再悄无声息杀人灭口,不给其他部落机会,嘿嘿,等这事尘埃落定,圣物跟你同时消失无踪,那时候就算其他人想要追究也无从查起了,所以白音他们绝对不会拖延,为了防止夜长梦多,第一战定会是偷营,以优势兵力覆盖,打你个措手不及。”

苏起听完,眉头一皱道:“只是我们……。”

还没说完,张傲秋一摆手打断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过你放心,既然我已想到这个,自然有应对之策,只要料敌在前,他来多少就让他留多少,嘿。”

苏起听了,依旧眉头深皱,一脸凝重,夜无霜也想不出如此少的兵力怎么防对方偷营,同样皱着眉头在旁接口道:“计将安出啊?”

七日后,苏起营地一如往常,除了常设的固定哨外,就是极少的流动哨,这也是兵力锐减后,人手抽调捉襟见肘的弊病。

过了子时后,整个营地一下沉寂下来,除了固定哨不动外,极少的流动哨也进营帐休息。

再一个时辰后,在营帐五里外的草原上,黑漆漆的夜色中突然出现一片黑压压的骑兵,均是人衔草,马衔枚,马蹄被厚厚的棉布包裹,悄无声息地往营地方向潜行。

离营地还有一里地的样子,突然一声螺号响起,跟着火把通明,漫天的喊杀声顿时响彻整个草原,战马在骑士的催促下,四蹄如飞,发出如雷一般的沉重声,震得地面都跟着抖动起来。

一里地的距离,在战马高速奔驰下,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已杀到,而那些固定哨上的士兵,仿佛被吓呆了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第一个杀进营帐的骑兵见此不由面露喜色,双腿用力一夹马腹,胯下战马一声长嘶,后腿用力一蹬,连人带马腾空而起。

马上骑士娴熟的侧身弯腰,手中弯刀在战马的高速下,斜斜地斩向那一动不动的哨兵,“哧”得一声轻响,人头被高高抛起,只是下面的脖子里,却没有意料之中的鲜血喷出,同时手感轻快,亦没有刀锋砍入肉体的那种顿挫感。

骑兵顿时一愣,待战马落地,定睛一看先前砍下的人头,不过是一个顶着头盔的稻草,顿时亡魂大冒,嘶喊一声:“中计了,快撤。”

但此时周边喊杀震天,就连他身边的人也听不见他在喊什么,同时在战马如此高速冲锋下,根本就顾及不过来,更不谈停下来,不过半盏茶功夫,后军都已杀入营地,一时间先前空旷的营地被黑压压的人马填满。

开玩笑,第一个冲入大营的就有重赏,要是能活捉那个郡主,更是封赏如山,眼前在火把照耀下的一顶顶乳白色的帐篷,在这些人眼中,那就是一座座金山啊。

前锋快速凿穿营地,帐篷在快刀切割下一片片倒下,但里面却是半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正在前锋骑兵意识到中计了,天空中突然传来刺耳而又熟悉的“咻咻”声,眨眼数以万计的箭矢如雨一般往营地倾泻下来,猝不及防的骑兵顿时被射翻了不少,惨叫声,马嘶声此起彼伏。

前军见中埋伏,立即举起盾牌,同时拨转马头,慌忙后撤,而此时后军正好杀入,高速之下来不及调头,两者撞在一起,顿时又引起另外的混乱。

而天空中的箭雨来自四面八方,将整个营地完全笼罩,慌乱中根本分不清敌人主力所在,就连想突围都拿不定主意。

但在此地耽搁一会,就有无数人被射落马下,万般无奈下,大军胡乱找一个方向,死命往前冲了过去。

而大军一动,前方的箭雨顿时停下来,仿佛早已预知他们会向这个突围一样,但此时的骑兵,早被这一阵箭雨给射懵了,也不管此事反常,一个赛一个的拼命催马狂奔。

只是前方箭雨虽停,但左右两侧跟后方箭矢依旧如不计数地带着刺耳的“咻咻”声狂泻而下,就是手举盾牌,也不知道该挡在哪一方,就这片刻功夫,又有不少被直接射杀。

而那些被射杀的人,手中火把在临死前不受控制四散抛开,落在地上早已被蹂-躏的不成模样的帐篷上,立即引起大火,而且此时正处于草原多风时节,风借火势,火借风威,大火迅速蔓延,同时在如此湿寒的夜晚,大火顿时引起浓烟,让人睁眼如盲。

一时场面犹如修罗地狱,先前的气势如虹,此刻却犹如丧家之犬,就算有大小军官极力约束,但在如此混乱的战场,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人人只知道跟着往没有箭矢的地方躲。

待到骑兵中军冲出营地,后方漫天的喊杀声突然响起,这些骑兵一听,知道对方将要借机冲锋,更是恨马儿少生了两条腿,亡命地跟着大部队往前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