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百零一章 十八部落(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苏起说完,帐内又是一片沉寂,好半响后,布和哈哈一笑开口道:“我们草原汉子最重誓言,这事当然不会忘记,不过贵部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大汗,我们就算想遵守誓言,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啊?”

苏起闻言,看了他一眼冷然道:“若你真遵守誓言,现在就应该在帐门外跪着回话。”

布和一听,不由一拍桌子,右手指着苏起大怒道:“你……。”

苏起见了,却是好以整暇地端起奶茶喝了一口道:“你什么你?是我说的不对,还是老祖宗的规矩不对了?”

布和被这话一喷,却是回不出话来,顿时一口气噎在胸口,将个老脸憋的通红。

旁边的白音见了,接口道:“布和大汗不是说你说的不对,更不是说老祖宗的规矩不对,不过我认为布和大汗说的也有道理,套句中原话来说,国不可一日无君,我看你们部落还是先定下大汗,不然我们就算奉你部落为共主,但也得是一个人,总不能让我们见了你们部落吃奶的娃娃也要跪下磕个头吧?”

白音说完,布日固德在旁阴阴一笑跟着道:“白音大汗所说不错,你们两个还是先定出一个做大汗,不管是哪一个,到时候我们都必然会过来跪在帐门外供奉他为共主,听从号令,到时候这草原上所有财帛,土地,还不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苏起听完,却是仰头哈哈一声长笑,好半响才停下来,右手食指伸出,点了点白音三人道:“你们三个倒是好算计,你们这话表面上是有道理,而且还许出如此大的好处,暗地里无非就是想让我跟阿木尔见利内斗,到时恐怕还不用你们出手,我们自己就已经四分五裂,那时再稍用点手段,说不定圣物就会落入你们三家之手,真是用心险恶,其心可诛,真当我姐弟二人好欺负么?”

苏起这话,让旁边一直木然呆坐的阿木尔不由侧目看过来,眼神中一点光芒跳动,但转瞬又变为暗淡,重又低头不语。

布日固德听完,不由勃然大怒,一拍桌子道:“黄毛丫头,当真不知好歹,你们即想当共主,又没有正式大汗,我好心提醒你们,却被你如此污蔑,真是岂有此理。”

苏起听了,嘴角一牵,冷哼一声道:“你要搞清楚,不是我们要当共主,而是在座所有人共同的决定,而且我部落有没有大汗,跟你们更是没有半点关系,现在我只要你们一句话,当日所发的誓言,是遵守还是不遵守就完了,哪来这么多废话?”

苏起从开始就是一直硬刚,没有丝毫回转余地,倒是让其他没有说话的大汗们侧目相看,心中各自猜摸,一时到没有其他人插口。

布和既是煽风点火的高手,自然也会察言观色,左右扫了一圈,见其他人没有半点表示,心中一动道:“自古都是天命有常,惟有德者局之,圣物乃是我草原共有信仰跟图腾,自然也应该是有德者居之。”

苏起听完,斜眼看了他一眼,“呸”了一口道:“满嘴仁义道德,先前挑拨我姐弟二人不成,现在又想来挑拨其他人了?”

布和一听,鼻子都气歪了,苏起前半句只说了一半,后面一半没说,不过那后面一半所有人都知道,也算是骂人不吐脏字了。

而且说话一点不留情面,句句直抵要害,让布和就是想反驳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大帐内这一下又陷入沉寂,好半响后另外一人开口道:“我觉得你们双方说的都有道理,不过像这样吵下去,我们就算在这坐一年也不会有个什么结果,而且什么有德者居之都是屁话,我们草原的规矩,大家都知道,谁的拳头硬,谁就是有德者。”

苏起听完,眼睛一眯,眼中杀机一闪道:“这话说的比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中听的多,那既然这样,在坐各位有谁愿意跟琪琪格拼拼拳头的?”

这话一出,大帐内顿时气氛一窒,这里面苏起个人修为最高,玄境中期修为,如此年纪也是天赋异禀了,其他人最高不过灵境高阶,有的甚至还只是刚过灵境,跟苏起个人比拳头,那是妥妥地找死。

而苏起眼中的杀机,其他人亦有感应,知道她是动了杀心,在草原上,一旦双方同意对决,那就是生死不论,不死不休了,这样的蠢事自然没有人愿意接口了。

布和先后被两人明里暗里骂了一通,心里本就憋着一口气,闻言冷笑一声道:“在坐的都是各部落大汗,要是单凭个人武力,那我们现在各自之间还打个屁?干脆谁修为高,谁就做老大得了。”

苏起听完,望着布和嘴角一撇,轻蔑道:“那行,既然你这样说,那就我们两个部落来拼拼拳头。”

布和一听,顿时脸色一僵,这话还真说到痛点上了,自己部落的实力排名后几位,跟排名能进前三的单挑,那也是茅坑挂布袋,找死着急了。

但这话又是自己先提出来的,人家顺着自己的话往下接,可不能说没道理,但要是认怂,现场这么多人还看着在,一时哑口无言,不知道怎么接话,眼神不知觉地看了看旁边的白音。

苏起一见,又是一声冷笑道:“布和大汗,我们两个部落之间单挑,你看别人做什么?”

布和听了,气势又是一窒,正不知该如何回话,却听旁边的白音道:“琪琪格郡主这是以强凌弱啊。”

白音这三家虽然没有明面上结盟,但“暗地里”却是共进共退,而且白音身为三家隐形老大,见布和丢丑,自然要帮上一把,不然若让苏起当着这么多人面做实了一对一局面,以后想插手都不可能了。

毕竟规矩就是规矩,虽然现在各自为政,但也不能触了众怒。

哪知苏起却不以为意,顺口接道:“白音大汗若是有意插一脚,也不无不可,我琪琪格一人接着就是。”

苏起这话顿时让所有人目光集中过来,眼神中均是闪着疑惑跟不解,同时隐隐带着一丝凝重。

这些个人的反应,苏起看在眼里,这样的反应正符合张傲秋先前的推断,不由更是胆气一壮,一拍桌子娇喝一声道:“还有哪家愿意跟他们两家一起的,也别藏着掖着,免得事后后悔找不到这样的机会。”

布日固德听了眼珠一转,哈哈一笑道:“琪琪格郡主真是巾帼英雄,如此气魄,我布日固德佩服,既然郡主都这样说了,那我部落也加入一个。”

其他人一听,脸上顿时露出一丝鄙夷,但布日固德说完,却再没有其他人接口,也就是不会再有第四家跟他们联合了。

草原上这十八家部落,任何一家都跟其他部落或多或少有着仇恨,自然不会去舔着脸跟这三家联合,况且还是以多对少这么不要脸的事。

布和跟布日固德其实也是被逼无奈,若不是自己部落实力太差,不得已寄人篱下,又怎么会当这所有人的面丢这个脸?

苏起等了半天,见再没有其他人说话,当即道:“好,既然如此,那就由我一家对他们三家,不过我在这里事先说明,按草原上的规矩,一旦这样的约战形成,其他人就不得插手,不知其他各位大汗是否同意?”

苏起敢以一挑三,这样的结果是在坐所有人事先怎么也没有想到的,况且两方这样的约战,已经是不死不休,输家就不用说,就是赢家也是元气大伤,最终都是输家,这对其他各家来说,真是再好没有,又怎么会拒绝了?

于是苏起的提议,很快得到其他各家赞同,连誓都不用起,你们双方安心打架,我们保证两不相帮,更不会背后来一手。

苏起见目的已经达到,最后一锤定音,与白音三人约好,十日后正式开战。

对这十日期限,白音三人也是求之不得,毕竟他们现在是三家明面上的联合,这其中人马、粮草调配就要繁琐的多。

而且还是以三对一,这战术部署就更要好好考虑,必须要一战立威,不然那脸就丢大发了。

苏起见诸事已定,遂站起身道:“各位,既然事情已定,那琪琪格就不送了。”

说完一拍手道:“来人,送客。”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苏起转头看了阿木尔一眼,谁知阿木尔正定定地看着她,见苏起看过来,嘴角张了张,正要说话,大帐门帘突然打开,一个侍从躬身走了进来。

苏起见了,心头也是一声叹息,转头吩咐道:“传令下去,召集所有千夫长以上人员过来开会。”

侍从应了一声道:“回郡主,所有人都在外面候着了。”

苏起闻言,“嗯”了一声,右手微摆,身子缓缓坐下,心思却突然转到了那座古堡,跟着一张笑脸出现,笑容一如往常,对自己毫无保留,真诚又带着点孩子气。

跟着笑脸隐去,漫天的纸钱在脑海中飞舞,八叔跟父汗的身影交替出现,却是脸色苍白,毫无气息。

而这最后的影像,瞬间犹如一把刀一般剜过胸口,而刚刚就在这里,杀父仇人就坐在自己眼前,但自己却又不能动其分毫,这种憋屈就像被压抑的火山一般,在顷刻间爆发出来,整个人突然杀气凌然,犹如一把出鞘的利剑,不饮鲜血誓不回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