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九十一章 刺杀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紫陌听到这里,瞟了张傲秋一眼,嘴巴张了张最后却没说出口,夜无霜见了抿嘴一笑,调侃道:“紫大师有话不能说,不觉得憋屈么?”

紫陌闻言,看了夜无霜一言道:“秋哥刚才说的很对,而且现在玉牒回归的消息已经放了出去,只怕想心思的人会不少,这十天虽然时间不长,但也足够做很多事情了。”

说完一顿,跟着“嘿嘿”一笑道:“其实这事本大师昨晚就构想了一下,现在大家伙都在,正好一起商议商议。”

夜无霜一听,不由懊恼地一拍额头,这小子刚才欲言又止,很明显就是下着套在,自己这一接话,正好把狼给引出来了。

张傲秋见了,趁机跟紫陌对了下眼色,均看见对方眼中的那点小星星。

苏起做为当事人,对此自然也有所考虑,玉牒很重要,但自己的小命也不能马虎,只是张傲秋跟紫陌这里面的小道道,她是一无所知,所以一听到紫陌所说,自然接口问道:“陌兄对此有什么构想?”

紫陌听了,又是一笑道:“现在摆明了是两样,一是人,一是物,对于部落外的那些有心人,最重要的是玉牒,而对于部落内的,嘿,只怕是人也想要,玉牒也想要。

不过玉牒不大,随便找个地方就可以藏起来,所以对他们来说,不管是哪一方,先要做的就是抓住你这个人,然后才有可能从你嘴里问出玉牒的下落。”

说到这里,紫陌转头看了张傲秋一眼道:“我们一直的理念,就是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以其整日这样提心吊胆的防着,不如主动出击,反过来利用他们这个心理来做一个局,只要有人上钩,嘿嘿,说不定还会捞出后面更大的鱼。”

苏起听完,低头想了一下,然后决然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好,那我就来当这个鱼饵,只是这个局该怎么布?”

张傲秋听了在旁插口道:“现在苏兄你可是香馍馍,身边高手如林,严防死守很正常,一点防备都没有才不正常,所以这个局说穿了也很简单,就是要找一个正当的理由,让你能单独外出。”

紫陌听完跟着接口道:“秋哥所说的这个,我昨晚也想过了,这个方法就是由秋哥来假扮刺客,来回这么折腾两三次,最好苏兄还能受点小伤,然后鉴于这个刺客修为太高,再多的高手也挡不住,所以我们提出建议,苏兄再留在部落里目标太大,不如隐身在外面大草原里,等到部落会议召开的时候再回来。”

夜无霜见这两个一个说一个接,配合的一溜一溜的,不由冷哼一声,张嘴刚要说,突然想起昨晚自己整晚在场,也没见这两个私下商议,心中顿时升起一丝疑惑道:“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这么默契了?”

紫陌听了,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道:“说是默契也不错,但我个人觉得用‘英雄所见略同’这句话来形容更加贴切一些。”

说完不待夜无霜反对,转头对苏起道:“苏兄,这个法子你考虑考虑,若是同意的话,那明晚就开始。”

苏起听了一愣,愕然道:“明晚?是不是太急了一点?”

紫陌一听却是摇了摇头道:“到明晚就已经过去了两天,秋哥再这么一闹,又得两三天,这合起来时间就去了一半,况且这草原这么大,你也得给对方时间,让他们好找到你啊。”

苏起听了不由白眼一翻,这哪是做鱼饵,这合着这是要将自己往死里整啊。

回到部落,苏起立即隐入深帐内,招来几个亲信开始部署,夜无霜贴身陪在她身边,紫陌守在外围,而张傲秋则留在草原上打坐调息。

这倒不是他有那么勤奋,而是因为丹田内到现在依旧是空空如也,这样的情况让他一直心中没底,现在大战在即,再怎么也得补充一点。

只是一直到第二天晚上,开足马力狂吸了两天一夜,丹田内还是外甥打灯笼,一切照旧,让他内视时看着那颗高悬在丹田上方的金蛋蛋好一阵无语。

子时前,张傲秋招出乾坤图,先将那玉盒收好,然后整了一套夜行衣,跟独叟几个调侃了几句,然后就出来开始准备今晚的刺杀行动。

神识铺开,确定好大致方向,然后习惯性地纵身一个飞跃,这一跃,却让他惊喜不已,体内真气居然能够随着意识流转,以前虽然筋脉内真气自主游走,但要使用时,多少还是要调动一下,只是比起其他人从丹田调动真气要快上不少而已。

但现在是完全不用想着怎么调动,而是意识一动,真气就会出现在想要出现的地方,这样的情况先不谈其他,仅仅就反应速度这一项来说,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毕竟高手相争,往往都是石火光阴之间。

看来这个金蛋蛋也不是貔貅,担心多日的事情,居然还有这么好的一个结果。

丹田结出金丹,怎么也不可能是只进不出,要是这样,那也不会让所有修行者都梦寐以求,只是张傲秋身边还没有这样的牛人,唯一一个进入化境的师父,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喝西北风,没人请教,自己不知道,而独叟以为他知道,所以也没说。

这个发现,让张傲秋一时不急于赶过去,而是将各种身法招式,还有刀芒什么的,以及相互之间的配合,都试了个遍,特别是在真气逆转这上面,比其以前更加流畅,根本不受速度的限制,再怎么样的高速,中间想要转弯就转弯,想要退后就退后,而且逆转的距离跟以前相比,那完全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现在他体内筋脉空空如也,就如一条条康庄大道,上面一辆马车都没有,就更不谈会堵路了。

张傲秋前前后后试了一个时辰,主要是要把握一个度,找到新的平衡点,其实这个度跟点对他来说都很简单,只要熟悉这个真气反应速度就可以了。

只是唯一让他感觉有点遗憾的是,他看不出这颗金丹的底,以前不管丹田多大,里面真气有多少,完全可以用内视可观,但现在只是一个蛋,怎么看也就是一个蛋,不知道它的底在哪里,也就是说以后若遇见真气高速消耗的时候,不知道其底,就不能判断是该继续还是该跑路。

而这个要是判断搞错了,那就要人命了。

不过既然这金丹不是只进不出,张傲秋也就放开识海跟丹田的通道,让其再次自主流转,在这过程中,张傲秋意识一直跟在旁边,见神识被金丹吞噬后跟着又从另一边吐了出来,这才真正放下心来。

看来神识跟灵气这两样,这金丹还好只是偏好后者。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灵气是属于这个世道,而灵气虽然也可以转化为神识,但必须要由太极圆环的炼化,所以神识是跟独叟他们一样,属于精神层次,已经跨越了这个世道的规则。

等这些都搞清楚后,张傲秋才心满意足地潜往苏起部落。

到了将近五十丈的距离,神识放开,很快就将苏起找了出来,这丫头现在正跟夜无霜两人一左一右盘坐着打坐调息,而在其周围,则明里暗里布下不少明桩暗桩。

张傲秋这个刺客是假的,但谁又知道这其中会不会来个真的?

所以该防的还是要防,这种工作多做一点总比不做的要好。

这样的布置不能不算严密,只是在现在张傲秋眼中,已经是破绽重重,很快大帐内就传来两声闷哼,跟着呼叫声四起,只是还没等人围过来,就听“呲”得一声,帐篷顶部被撕开,跟着一个黑影急-射而出,身形在空中一个转折,再看时已经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不见。

等到帐篷内火把通明,却见苏起脸色煞白,眼睛直愣愣地看着顶上那豁大的口子发呆,而她右手握着的黄金弯刀竟然不自主的微微发抖。

刚才那一刀,出现的毫无征兆,仿佛从被撕开的空间中突然穿出,带着浓浓的死气,若不是夜无霜在旁叱咤一声提前示警,只怕自己在那一瞬间就已经成为一具尸体了。

苏起也是时常在刀尖上跳舞的人,经历过的生死也不知道有多少,但还从没有一次像刚才那样让她如此心悸!

一刀夺人魂!

而在刚才突发的瞬间,苏起连对方人影都没有看清楚,以至于在她现在心里,都不能确定刚才那人还是不是张傲秋,如果不是,那可就真麻烦大了。

而旁边的夜无霜同样一脸凝重,刚才那人影出现的时候她才有所醒觉,但对苏起已经救之不及,只能发声示警,还好苏起足够机警,示警声刚起,身形立即反应,避过必杀一击,给夜无霜腾出些许时间。

只是在夜无霜强攻的那一刻,对方人影居然如水纹般在空中韵动,而这种韵动,立即让夜无霜想起时刻影在雪心玄身旁的那两个前辈高人,这是魅影无踪发挥至极致后给人的外观感受,只是这才两天不见,这家伙又是在那琢磨出这功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