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12章 最后一次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等一下飞哥!”就在冯飞即将扔出他手里仅剩的一张牌时,郝运来一下挡住了冯飞,说道:“我送你,咱们多赢点。**四个七,哈哈!”

郝运来笑着,顺手扔了个单张,说道:“赢吧飞哥,五。”

这会就看到冯飞的脸瞬间绿了,他一脸愤怒的表情盯着郝运来,咬牙切齿道:“我不要!”

“那,两位不好意思了。”武修把手里的一张六扔了下去,说道:“算账吧两位。”

冯飞努力地眨了眨眼睛,可由于眼睛太小,还是没能让人看清。这时他把手里的牌一把翻开,是一张五。

“我靠!”郝运来郁闷道:“我说你到底是傻还是瞎,你三带一,带张八,留张五?”

“你妈呀!老子随手出的,又没看。再说了,就算老子傻、老子二、老子乐意。你个败家玩意,老子都要赢了,你给老子炸了。”冯飞气愤地骂道。

话音刚落,冯飞就朝郝运来扑了过去。

武修无奈地摇了摇头,把地上两个人仅剩的钱和烟都在揣兜里,然后哼着小曲,得意地回房间了。

很快,客厅里面传来了鬼哭狼嚎声。

对于很多人来说,清晨总是来得很仓促。但也许只有在这个时候,很多人才会想到昨天晚上没有早睡,是多么的不应该。

不过也有例外。

郑鹏昨晚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可他的精神却特别好。

一大早,在众人还睡的迷迷糊糊时,他就跑去学校给他媳妇买早餐了。剩下的哥几个很自然的迟到,然后没有走大众路,在政教处老师查人前,赶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修哥,醒醒!”

就在武修还趴在桌子上与周公畅谈梦想时,郝运来的声音突然从耳边传来,武修迷迷糊糊地把脑袋偏向另一面

“修哥,快醒醒!修哥,不好了。”郝运来边叫武修,边推着他的胳膊。

武修有些生气,他强忍着爆发的冲动,看起来也是真困了。

架不住郝运来的骚扰,武修眼睛都没睁,不悦道:“在我还没睁眼之前,请离开我的身边,OK?”

“不是!”郝运来的声音一下有些焦急,说道:“天哥失踪了,他到现在还没来。”

武修听到郝运来这么说,一下子就精神了。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晨读早已经下了,马上就要上第一节课了。看看旁边,江天还没有过来。

按照哥几个的习惯,一般上夜机的话,肯定会在第一节课前过来。

武修顺手就要给江天打电话,可就在他刚翻到江天号码时,江天的短信过来了:“修哥,我昨晚熬了一夜太困了,今天不想去上课了,帮我请个假。”

看到江天的短信,武修这才松了口气。他去帮江天请了个假,然后眼睛一闭一睁,陪着洛诗雨吃顿饭。再重复上午的活动,一天便又过去了。

其实在很多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武修总会点着烟,喝着酒。他迷茫,也徘徊。对未来迷茫,对现在徘徊。

他不想一直这么浑浑噩噩下去,于是在很多个夜晚,他都决定:明天去了学校,一定要好好学习,然后考个好大学。

既是不辜负父母老师,更是对自己负责。

可每当去了教室,上课听几分钟老师讲课后,他就不知不觉困了。也许因为落的课太多,总感觉听课就像在听天书。

也或许是真的只是喜欢上学的感觉,而不喜欢上课。反正结果就是,一窍不通后,就要么走神,要么睡觉。

他记得有人曾经说过,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谁也不知道。

有时候想想确实如此,世事难料。那为什么不怀着一颗本心,去活好现在的每一刻?

无法避免,就顺其自然。

尽人事,听天命。怎么活,不重要,重要的是:活好心情。

这么一想,武修便觉得舒畅了。于是他理所应当,又倒头睡觉了。

这几天一中校园里面打架斗殴事件,比起之前倒是少了些。

自上次高祥和张汉他们在操场打完群架后,校方又出来严查了。

至于上次打架被校方抓住的学生,要么记大过,要么开除学籍留校查看。而且很多都叫了家长过来,这着实让不少喜欢在学校惹事的人,老实了不少。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们真老实了,学校不方便,他们还可以去校外。于是现在的战场,逐渐被他们转到了校外。

当然这和武修他们倒没有多大的关系,他们依旧自顾自生活着。而在他们之中,最近江天就比较奇怪了。

他总是行踪飘忽不定,时不时还玩神秘消失。而且他的花销也不稳定,有时候请哥几个大吃大喝,有时候却又找哥几个凑钱,说自己要上夜机买装备。

一般在哥几个下晚自习后,打了几圈麻将或者都准备要睡觉时,江天就走了。白天上课,他是一觉睡到饿醒,或者直接饭都不吃了。

武修仔细观察过江天,这几天熬夜熬得确实挺狠,黑眼圈都很明显了。毕竟还要上课,他也不能天天请假。只是这夜机频率,实在太高了。

“天哥,你是不是真的网恋了?怎么每晚都去夜机?新嫂子什么样?有机会带过来让哥几个认识一下啊?”郝运来满脸好奇地问道。

江天笑道:“什么网恋,别胡说了。我这几天在打装备,特殊时期。对了,哥几个今晚手头还有多少,我今晚还要去。”

“还去?你看看你的眼睛,都熬成啥了。”武修看着江天,无奈道:“你对自己可真够狠的。”

“呵呵!我没事,哥几个凑点钱给我,尽量多一些更好。”江天表情坚定道:“放心,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明天晚上就不去了,真的。至于具体的,等我回来,就都告诉你们。”

武修他们都了解江天,既然他说是最后一次,那肯定就不会再去。

哥几个想了想,把身上的钱都凑了下递给江天。

武修叮嘱道:“那,你悠着点。不然照你这么下去,咱们烟都抽不起了,下个月可还早着。”

“嗯,知道!”江天笑了笑,接过钱就走了。

哥几个也没多想,继续该干嘛还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