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八十九章 夜宴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对自己的灵觉,张傲秋是十足的相信,心中顿时升起一丝狐疑,只是这隐藏在其后的东西,却是一时猜不透。

心思转换间,张傲秋就着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谁知一入口,却是眉头一皱,阿木尔见了呵呵一笑道:“草原的奶酒,闻起来芳香醇厚,但入口却是辛辣,第一次喝的人,很多都是喝不惯的。”

说完端着酒杯一口喝干,跟着反转酒杯道:“请了。”

这两个字说完,阿木尔却不立即放下酒杯,而是对着张傲秋嘴唇动了动,这个动作,借着宽袖遮挡,极其隐蔽,就连坐在他旁边的苏起也未曾发现。

不过张傲秋却是看得清楚,阿木尔最后的唇语说的是“小心”两个字。

这两个字,让张傲秋当真一愣,一个被意为潜在对手的人,为什么只见一面就给自己发出这样的警告?

小心,到底是要小心什么?是人还是事?若是人,又会是谁?是事,又会是什么事?亦或这两者都不是,而只是对方故意设下的一个陷阱?

这些念头在脑海里快速闪过,外表脸色却自然而然转化成一种无奈,尴尬笑了笑道:“没想到阿木尔兄如此温文尔雅的人,酒量也如此之好,想我在中原也是好酒量的人,只是没曾料到,一到草原就被难住了。”

草原人酒量好,就是真男人,张傲秋说阿木尔“温文尔雅”,又夸他酒量好,这话让右排坐着能听懂中原话的人均是相视一笑,居然无形中拉近一丝距离。

只是张傲秋先前脸色瞬间的变化,却引起了右排第一人的注意,他眼神不经意在苏起跟阿木尔身上扫过,跟着落在张傲秋身上,双眼一眯,神色中带着一丝浓浓的警惕跟戒备。

张傲秋神识一直笼罩全场,那人眼神的变换,自然瞒不过他,如此敏锐的观察力,还真是厉害,仰头一口饮尽杯中奶酒,心里却已将此人划入危险范畴,若真是敌人,必第一个除之。

张傲秋喝完,同样反转酒杯,对阿木尔道:“谢了。”

阿木尔见了,微微一笑,跟着放下酒杯,不再言语,而酒杯里的酒,自有后面的侍女将其满上。

阿木尔的热情,苏起也没有想到,还以为他是做为主家人招待客人的礼节,也就没有多想,右手跟着往下一引道:“接下来这位,名叫苏霸,是阿木尔的娘舅,文武全才,在我们草原可是赫赫有名。”

苏霸听了,仰头哈哈一笑道:“文武全才?郡主真是抬爱了。”

说完一举酒杯跟着道:“都说英雄出少年,此言当真不错,三位贵客一看就是人中龙凤,能与郡主交好,还真是我族幸运。”

苏霸中原话说得并不标准,带着浓浓的异域风味,不过配合他粗豪的外表,又显得相得益彰。

做为阿木尔娘舅,苏霸本不是部落族人,当初他不附带任何条件,带三千精兵自愿加入,苏起就有所反对,只是碍着她八叔颜面,同时当时部落确实人手捉襟见肘,而且苏霸也听从调遣,没有半丝逾矩,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只是现在她父汗跟八叔双双逝去,苏霸凭着日渐积累的军功,而且又是世子娘舅的身份,拉拢一帮人,自形成一股势力,苏起当年担心的尾大不掉的情况也日渐严重。

张傲秋听了,也是一笑道:“能得郡主如此夸奖,必然有过人之处,日后还望不吝赐教。”

苏霸闻言,又是哈哈一笑,一杯到底,却不答话,显然是没有把张傲秋这话当真。

后面各人,苏起介绍的也就快多了,不过一人一杯,一轮下来,就算奶酒不对味,也灌了一肚子。

紫陌自问没有张傲秋这么好的酒量,也怕酒后误事,装着不会饮酒,每次都是浅尝辄止,夜无霜更是喝不惯奶酒,所以一杯酒根本没怎么动,好在有张傲秋在前面挡着,那些人也就将他们两人放过了。

一轮酒后,张傲秋终于可以安心对付桌上的烤肉,这烤肉显然是高手所为,肉质细嫩,滑而不腻,虽然比不上秋大厨的手艺,但也算是上品了。

张傲秋这次到草原来,做为烟雨阁的少当家,也是带着任务的,若不能挑几个好的烤肉师傅,也说不过去,不过一想到以后尤三娘喜笑颜开的样子,张傲秋也不由得点头咧嘴傻笑了两声。

苏起在旁看他吃得高兴,也就放下了心思,草原人不论男女,好客可是深入骨髓,若是让客人吃得喝得不满意,那传出去可就颜面无光了,况且这家伙还本就是个中高手。

酒过三巡后,宴会也接近了尾声,待外面侍从将场上酒肉收拾干净后,苏起咳嗽一声后道:“各位,今晚举行这次宴会,一来是欢迎三位远方的贵客,二来也是有事要跟大家伙宣布。”

说完苏起有意顿了顿,等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后,才右手一招,后面侍女捧着一个玉盒,躬身走上前来。

苏起接过玉盒,将其轻轻放在桌面上道:“琪琪格不辱使命,将草原圣物带回来了。”

话音刚落,下面立即传来一声惊呼,跟着就是“嗡嗡”的彼此议论声。

苏起见状也不阻止,任由下面人各自讨论,只是这中间,阿木尔脸色不变,始终望着桌面,仿佛要在面前的桌面上看出一朵花来。

而苏霸则是面无表情,只是眼神跳动不已,好几次都落在那玉盒上但又迅速收回,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好一会后,场上的议论声才停了下来,跟着一个个目光灼灼地望着苏起跟她面前的玉盒。

苏起见了,也不多话,轻轻打开玉盒,取出里面的玉牒,将其交给旁边的阿木尔道:“各人传看一遍,看这玉碟是否真是圣物。”

苏起这样做,也打消了在坐所有人心中的疑虑,待到一圈转完,场上已经是鸦雀无声,苏起小心收好玉牒,朗声道:“将圣物回归的消息传出去,定于十日后召开草原十八部落会议,你们认为可好?”

夜宴完毕,苏起带着张傲秋三人离开部落,直奔外面茫茫草原。

待到一个四周无人的僻静所在,苏起勒马停下,四人下马后,苏起掏出玉盒递给张傲秋道:“在你离开草原之前,这玉牒就交由你帮忙保管。”

张傲秋闻言一愣,跟着明白过来,接过玉盒道:“你放心,玉牒放在我这,包保你万无一失。”

说完四人就地团团坐下,紫陌突然道:“今晚的宴会,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端倪?”

苏起听了,还真是一愣,现在对她来说,可以称之为外忧内患,到这来,本是想跟这几个商议接下来十天该做什么准备,托付玉牒就是其中一件,毕竟玉牒事关重大,外敌强大还好说,怕就怕家贼难防。

只是没想到紫陌突然有这么一说,这家伙虽然向来神经大条,但暗地里却是老奸巨猾,他说有端倪,只怕还真有什么不妥。

还没等苏起开口,旁边的夜无霜接口道:“有什么端倪我倒没发现什么,只是总感觉今晚夜宴有点别扭,有种风雨欲来的那种极不舒服的感觉。”

苏起听完,眼神好一阵跳动,半响后转头对紫陌道:“陌兄,你说的端倪具体是指什么?”

紫陌闻言想了想道:“其一,你堂弟阿木尔,我总觉得他今晚好像有什么话没有说完。”

这话一出,张傲秋立即转头看了他一眼道:“你小子还真是人精,这也看得出来。”

苏起刚才听紫陌所说就有点迷糊,现在张傲秋也这么说,就更是不解了,低头将今晚宴会上的情况过了一遍,但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不由皱眉问道:“你们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张傲秋闻言就把宴会上阿木尔示警的事说了一遍,这事一说完,苏起眼神中露出一丝迷惑跟茫然,片刻后变得清明,想了想道:“看来我们要改变策略,先跟阿木尔接触接触。”

苏起话音刚落,张傲秋跟紫陌异口同声道:“不可。”

夜无霜听了在旁也点了点头道:“阿秋跟阿陌所说不错,现在敌我双方不明,若是贸然出动,只会适得其反。”

苏起见这事三人都反对,一时陷入沉思,张傲秋却跟着问道:“紫大师,你说的其二是什么?”

张傲秋这话,让苏起霍然抬头,紫陌刚才所说的,完全超出她的预想,这种完全不自知的感觉,让她心里一阵阵发赌,哪知刚一抬头,却见紫陌正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苏起见了不由一阵愕然道:“陌兄,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紫陌闻言“嘿”了一声道:“今晚宴会,我看苏霸气场完全压制了阿木尔,若以后真由阿木尔继承汗位,我看只怕不用多久,你部落就要更换主人了。”

苏起听完,脑袋里不由轰得一声,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紫陌刚才要那样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