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九十七章 一网打尽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几人聚拢,紫陌将刚才的情形跟苏起说了一遍,而阿大则独自一人走到一遍,盘膝坐下,望着天上的圆月发呆。

张傲秋见状跟了过去,阿大一见,立即起身拱手一礼道:“秋爷。”

张傲秋看了一摆手道:“我不喜欢讲这些。”

顿了顿右手一引,然后一屁股坐下道:“阿大,你没有姓么?”

阿大一听,苦笑一声道:“我是个孤儿。”

说完跟着坐下后接着道:“我自幼被天邪宗收养,在我们那一群被收养的孩子中,我年纪最大,所以就叫阿大。”

张傲秋闻言微一点头,表示明白,一教二宗的人手给人总有种取之不尽的感觉,按阿大这个说法,应该是有一个专门培养死士的地方,只是那些个孤儿,是不是真孤儿就不得而知了。

这个念头一转而过,张傲秋心底已经有了计较,“嗯”了一声道:“你们被收养的地方,你知道是在哪里么?”

阿大听了,眼带深意地看了张傲秋一眼,然后摇了摇道:“那个地方是一处绝崖山顶,我到了就知道,不过是怎么进去的那就确实不知道了。”

张傲秋闻言想了想,这个也正常,遂点了点头转移话题道:“你们那一群孩子,还剩下多少人?”

阿大一听,想都没想摇了摇头道:“这个真不知道,在那地方所有的孩子,只要考核合格就会离开,只是在这考核期间,也会有很多人会突然消失,而那一次能够离开的就只有我跟小十八,还有另外三个,一共五人。”

“小十八?”

阿大在说起这些,特意提到了这个小十八,而另外三人只是一带而过,显然这个小十八在他心中有一定的分量。

果然阿大一听,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一丝笑容道:“小十八是个女子,也没有名字,她小我八岁。”

张傲秋听了,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笑容,跟着问道:“那她现在人在哪里?”

阿大闻言,却是脸色一黯,片刻后豁然抬头,看着张傲秋的眼神一亮,嘴巴张了张却最终没有说出口,叹了口气道:“她在执行一项任务时身受重伤,任务完成,本该获得奖赏,不过她将那奖赏都退了,来换体内慢毒的解药,只想在死前能够自由地活几年,没想到的是,这个要求上面居然同意了。

只是后来才知道,上面只是表面上同意,做做样子给其他人看,其实暗地里却是下了格杀令,而执行这个格杀任务的就是我。”

张傲秋听到这里,已经猜到后面的事情,接口道:“不过你不但没有杀她,反而却救了她,只是人不能露面,所以你将她安排在一个隐秘的位置,可是这样?”

阿大听了,暗自又叹了口气,转头仰望着天上的圆月却是不答。

次日相同时刻,那个领头的黑衣人再次出现,只是这次所带的人却不是六个,而是十八个。

双方再次碰面,那人从怀里掏出一块圆形的东西亮了一亮道:“人呢?”

阿大闻言四周环顾一眼,阴笑一声道:“带这么多人,看来你们是人也想要,东西也不想给,自然我们这几个也是要被灭口了。”

那人没想到阿大能一语道出他们的目的,而且还是如此直接,眼神中不由闪过一丝慌乱,嘴上却是呵呵一笑道:“这位兄弟可不要乱说,今晚所带的人手多了一些,也是……。”

说到这里,阿大却是一把打断道:“废话少说,我还是那句话,没有信物就别想要人。”

那人听了,眼神一冷,抬起右手刚要发作,却又生生忍住,半响后才极其不甘地将手中东西递给阿大,嘴里却是阴恻恻地笑了笑道:“你可看好了。”

阿大见了也是冷笑一声道:“你知道么,我们从小就被训练如何玩阴的,如果你们想打什么歪注意,小心算来算去最后算到了自己头上,嘿嘿。”

说完好以整暇地接过那人手中的东西,拿到近前一看,却是一块玉牌,玉面泛黄,一看就是古物。

阿大看了一会,将玉牌递给旁边的张傲秋,因为本就没有信物这一说,所以对这个一看就上层面的玉牌,阿大一时拿不定注意后面该怎么走。

张傲秋接过玉牌看了看,这玉牌雕着一只凤,不论从其雕工还是胞浆成色,均是上上之品,不管这个是不是什么信物,就这个物件已经是一个很不错的东西了。

在张傲秋打量的时候,对面那人却开始失去耐性,哼了一声道:“你们到底看明白没有?”

张傲秋闻言,抬头看了那人一眼,玩味地笑了笑,然后冲紫陌打了个手势,紫陌一见,转头往后面树林而去。

一盏茶工夫后,苏起在前垂手而行,紫陌则在后面跟随,那人见了,眼神不由漏出一丝阴沉沉笑意,随意问道:“怎么,你们就只有三个人了?”

阿大听了,嘴角一牵,无声地笑了笑,语带讥讽道:“是啊,我们只有三人,你要是想杀人截货可是正好。”

那人一听,扬天哈哈一声长笑,笑声愉悦,带着一丝一切尽在掌控的张狂,笑完后却不置可否道:“怎么不绑?”

阿大闻言,也是一笑道:“这是郡主,可要礼待一下,而且她已经被我们制住穴道,我们都不怕,你担心个什么?”

两人谈话间,苏起已走到那人对面站定,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人道:“你是谁?”

那人一听,“嘿嘿”冷笑两声道:“我是谁不重要,只要知道郡主你是谁就可以了。”

说话间,两眼却是直直地看着苏起,渐渐眼神里露出一丝狞笑,而这狞笑里却夹杂着一丝狂喜跟淫-邪,伸手隔空点了点苏起胸前道:“你们制住穴道我不放心,我要再封一次。”

苏起身为女人,对这样的眼神最是敏感,知道这次若不是有所算计,这些人躲在暗处,说不定哪一天就会落在他们手上,那时候只怕就不是交出玉牒这么简单了。

念头转过,心头早已是怒火熊熊,面容却是古井不波,只是冷冷地看着那人手指越来越近。

眼看着那人指头就要触及其胸-前,异变突起,刚刚还是垂手而立,显得手软脚软的苏起,身形突然闪动,蓄势已久的右掌夹着风雷之声往那人胸前空门狠狠直拍而去。

那人一见,眼神由先前的得意瞬间变成了惊恐,伸出的手仓促收回,真气还来不及调运过来,只感觉一股大力如巨石般狠狠撞在自己心口,不由自主仰头一口鲜血喷出,身子往后狂退不止。

待那人止住退势,眼神凶狠地看向阿大,嘶哑着低吼道:“你玩阴的。”

阿大闻言,伸手握向剑柄,扬天哈哈一笑道:“彼此彼此。”

后面的那些黑衣人见此突变,同时一声吼,对着苏起蜂拥而上,张傲秋跟紫陌见状,左右迎了上去,只将中路那黑衣人位置留了出来。

那黑衣人被苏起偷袭一掌击中,已是身受重伤,知道今日难于善了,心头一发狠,“刷”得一声抽出腰间长刀,往自己脖子上就要一刀割过。

只是刀锋刚刚架起,握刀的手却被一截剑尖直接穿过,长刀“当”得一声落在地上,惨叫声还来不及喊出口,就觉下颚一痛,然后就是眼带讥笑跟鄙夷的阿大出现在眼前,跟着一个声音传来:“想死?可没那么容易。”

跟着将那黑衣人头罩一把揭下,苏起凑近一看,却不认识,心头一愣,但转念一想,部落那么大,也不可能每个都认识,而且出来办这种事情的,也不可能找那些脸熟的人。

就这档口,后面战斗已经结束,主要是张傲秋实在太给力,一刀一个,直接将那些黑衣人一个个震晕在地,完全没有一合之将。

紫陌上去也就是耍了几刀,还没热完身,就已经结束了,也算是应了个场。

这次那黑衣人带了两个玄境,加上他就是三个,剩下一水的灵境,这样的仗势,杀人越货绝对是妥妥的,只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变数。

走的山多终遇虎,算计以被算计,就要看各人的本事了。

紫陌收刀入鞘,一把扯下蒙头面罩,嘿嘿一笑,搓着手上前两步,伸手拉起一个黑衣人刚想着要开工,却听苏起突然道:“陌兄,我那里有全套的刑具,你可以尽情施展。”

紫陌闻言微一点头,却是不答反问道:“如何处置?”

苏起闻言想了想道:“这些人只要愿意招,就留他一条性命,若是想要死扛到底,那也就不用留手。”

说完转头望向跌坐在地上的那黑衣人,声音转寒,一字一顿道:“至于你,不管你招还是不招,我都要让你生不如死,而且你的家人跟你的族人,我迟早会将他们找出来,不管男女,不论老幼,我要让他们一个个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那人听完,脸色立即死灰一片,望向苏起的眼神带着恶毒跟绝望。

苏起却懒得再看他,转头对张傲秋道:“秋兄,让海东青带铁兄他们过来。”

张傲秋听了,微微一点头,将那玉牌递给苏起,然后举步走出林边,自去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