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八十六章 金丹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这一幕出现的突然,待一起又恢复原样后,一众人依旧行如木桩般愣愣地呆在当场。

好半响后,紫陌用力掐了一下大腿,痛得一咧嘴,骂了一声道:“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连凤凰都给整出来了?”

苏起听了却是半天不语,好半响后才幽幽道:“陌兄,先前你问我为什么见秋兄召唤海东青后就开始变得神神叨叨的,因为在你们眼中,海东青再厉害,那也只是一头鹰,但在我们草原人眼中,海东青却是一个信仰。

在草原上,驯服海东青的人虽然凤毛麟角,但毕竟还是有,但仅仅凭借意识就能召唤它的,却是闻所未闻,这在我的认知中,已经不是人能所为,而是……,而是……。”

紫陌听了,立即想到去啸月狼谷期间,被一个化境大能跟踪的事情,不由自主脱口道:“神!?”

苏起闻言,转头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跟着道:“这颗红树,我跟苏木哈……,哦,苏木哈就是在古堡里你们见过的那家伙,我跟他自小就在这红树上玩耍,上上下下不知道爬过多少次,但重来没有一次出现过凤凰虚影的。

而这定军山,我也不知看过多少次,不论远看还是近观,也重来没有一次觉得这山的外形像一只浴火凤凰的。”

紫陌听完,愕然一愣道:“既然这样,那就是说你也不知道这里面会有只凤凰,但你为什么听到秋哥说这山像浴火凤凰后……。”

苏起听到这里,一摆手,长叹口气道:“这定军山有一个传说,相传草原第一代大汗在此起兵要一统草原,在起兵当晚,从天际突然坠下一道有凤凰映像的红光,红光正落在这定军山山顶,将山尖炸开,形成一个平台,而在那红光消失后,这山顶就突然出现了这颗红树小树苗。”

苏起说到这里,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紫陌一眼,然后接着道:“自那异像出现后,大汗认为自己起兵是奉上天旨意,特意派凤凰神鸟来相助自己,所以在其最精锐的两只部队,一只命名为凤,一只命名为凰,而军旗则就是凤凰逐日图。”

顿了顿,苏起跟着道:“我们现在所说的逐日之地,也是因此而来,意味着有凤凰神鸟的保佑,就会突破那片兵家必争之地,最后一统天下,将草原跟中原都收入囊中,成为真正天下第一人。”

紫陌听完,抬起右手摸了摸下巴,眼神望着已经盘坐的张傲秋幽然道:“你说这家伙会是神么?”

苏起闻言哑然一笑,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却是不知该如何回答。

紫陌见了,“哈”了一声,不服气道:“想老子也是英明神武,玉树临风,怎么这好的事就没老子的份了?”

张傲秋的意识,在被那团红火包裹后,只觉犹如身处熔炉,瞬间的高温,连疼痛都来不及反应,意识就被熔化,但其内又仿佛有股力量支撑,让其破而不散。

如此来回数次,就像生死走过几遍,但意识却在感知中一次比一次强大,直到达到最后临界点,那折磨他死去活来的红火才蓦然一收,还没等张傲秋缓过神来,眼前又是一阵恍惚,再睁眼,已经进入自己熟悉的识海。

恍惚的那阵,眼角余光却看到一抹红光往头顶的乾坤图而去,跟着一闪而入。

张傲秋猛地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下,心里惦记着这鸟的凤凰可别把乾坤图给烧了,要是那样的话,独叟那老小子只怕要劈了自己。

念到这里,张傲秋不由打了个哆嗦,二话不说,跟着进了乾坤图,心里念着一百个阿弥陀佛,哪知进去一看,一切依旧,一点变化都没有。

心中疑惑间,两条腿却是不停,越过前面的山坡,远远就看见在三生草原的尽头,一株与定军山顶那棵一模一样的红树,静静地矗立着,仿佛本来就该在那里一样。

而独叟几人也是一脸懵地看着远处那棵突然闯入的家伙,张傲秋见了急忙奔了过去,恰巧独叟转过头来,两人对望一眼,异口同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独叟见了,右手一摆,一脸嫌弃道:“就你这个白痴样,问了也是白搭。”

说完举步上前,到那红树跟前细细看了看,没多久却发出一声怪笑道:“玄阳,你小子有福了。”

玄阳一听,欢天喜地上前道:“师父。”

独叟“嗯”了一声道:“这树可是天地至阳,正适合你,以后你就在这树下修行,这可是事半功倍的好宝贝啊。”

玄阳闻言不由眼睛一亮,却不忘礼数,对张傲秋弯身一礼,诚恳道:“多谢大哥。”

张傲秋此时还在发懵,两眼看着那红树出神,满脑子想的是这鸟的凤凰烧的自己死去活来,这会在这扎根,到底是几个意思?

正懵着了,突然感到袖口一紧,低头一看,却见玄阴正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道:“大哥哥,玄阳哥哥现在有了这宝树,我可还什么都没有了。”

张傲秋听了一拍额头,本想说这事你大哥哥我到现在还是懵的,哪知道什么天地至阳还是至阴的,但一看到玄阴那眨巴眨巴的大眼睛跟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由立即想起了房五妹跟罗沁,心头一软,伸手捏了捏玄阴小脸蛋道:“你放心,下次保证也给你弄个天地至阴的宝贝。”

玄阴一听张傲秋答应,喜得一连地道谢,两只眼睛笑得更如月牙弯弯。

打发了玄阴玉,但事情还是没有弄明白,张傲秋牵着玄阴小手走到树旁,先是抬头看了看,然后对独叟问道:“你刚才说这是天地至阳,到底是怎么回事?”

独叟闻言,瞟了他一眼道:“这红树由火凤凰所幻化而成……。”

张傲秋一听,愕然打断道:“等会,你怎么知道这是火凤凰所幻化的?”

独叟听了,两眼一翻骂道:“这凤凰从老子头顶飞过,你当老子瞎啊?”

张傲秋被骂的缩了缩头,他还以为独叟是从这树身上看出来的,倒没想到还有这茬。

今天所遇见这是太超出常识了,一时还绕过来,遂上前一步赔笑道:“老人家不要这么大火气嘛,我怎么敢说你那啥了,不过嘛……。”

说完故意顿了顿,独叟哼哼了两声,接口道:“不过什么?不过你个头。”

说完却是转头认真打量了张傲秋一眼,半响后道:“你小子是白痴的可以,但狗屎运又好的出奇,老子看你意识应该是被三昧火炼过,这好的事也能让你碰上,真是不羡慕都不行。”

张傲秋听了一愣,听这老小子这么说,感情刚才被烧得死去活来的还是好事了?

但这话还不能说,说了只怕又要挨骂,正犹豫着,却听独叟接着道:“心者君火,亦称神火也,其名曰上昧;肾者臣火,亦称精火也,其名曰中昧;膀胱,即脐下气海 者民火也,其名曰下昧。聚焉而为火,散焉而为气,升降循环而有周天之道。

意识被三昧火炼过一次,其杂质就少一点,如若能被炼到圆通,也就结成了金丹,我看你现在的样子,已经是圆通小成,若老子看得不错的话,你丹田内现在应该出现了金丹。”

说完又叹了口气道:“如此年纪,唉,如此年纪。”

张傲秋听完,心头不由狂跳,内结金丹是什么样的存在他还是知道一二的,怎么这就一不小心哥就有一个了?

金者,不坏之法身,丹者,圆成之实像,金为性全,丹为命圆,性命合一,谓之金丹。

独叟看着张傲秋一脸狂喜的样子,又是一笑道:“结成金丹,这世间俗物也再难伤你,同时也是进入大道入口,不过你也先别高兴太早,你现在只不过比别人先走了那么一步,后面的修行同样荆棘重重,还有,这事就不要跟任何人说起,包括霜丫头在内。”

张傲秋闻言,点点头,老老实实地应了。

独叟见他态度诚恳,也就不再敲打,转移话题道:“你先说说,是怎么碰上这火凤凰的?”

张傲秋听了,也不隐瞒,因为这事来的太突然,而且确实太奇怪了,于是一五一十地将经过细细说了一遍。

独叟听完,却是眉头深皱,沉吟半响后才道:“我们要搞清楚一件事,就是这火凤凰为什么要召唤你,而且还要给你这么大一个造化?”

张傲秋知道独叟这么问,并不是真的问自己,而是推导的一个起头,果然片刻后独叟又接着道:“这火凤凰进你识海,就直奔乾坤图而来,而且来了就在此扎根,从这上面来看,他们两者之间应该是有渊源的。”

独叟说到这里,张傲秋突然只觉脑中灵光一闪,一拍大腿道:“我明白了,这火凤凰先前其实并不是在召唤我,而是在召唤身怀乾坤图的人。”

独叟听了点了点头,赞许道:“孺子可教也。”

张傲秋想了想接着道:“如若是这样,那这里面只怕还另有玄机,当初得到这乾坤图,是在我刀宗后山的石洞里,而那山洞内有十二个人面壁留下的虚影,而且这乾坤图是那十二个人合力创造的小世界,同时也说金甲入侵,河山破碎,他们虽有心复仇,但已无力回天。

如果这火凤凰与乾坤图有所渊源,那还不如说这火凤凰与那十二人有渊源,说不定他们就是一路的,一起对抗那什么金甲入侵,只是后来失败了,照这样说来,火凤凰落在定军山上,幻化成一棵红树,只怕是为了躲避追杀,而我先前进入的那片空间,应该就是它隐藏其本体元神的地方,就像当初我们寻找玄阴,玄阳,他们两个也是另成空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