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七十六章 鹰蛇交好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回到树林,几人二话不说,上马就跑,这次这么一闹,也不知道会不会捅了马蜂窝。

不过草原如此之大,就这几个人散在里面,想要找到,还真是犹如大海捞针,而且还是用的刀疤跟稀眉的身份,取掉面具,就相当于消失无踪。

一连不停全力奔行了四五个时辰,也不知道跑到哪里了,反正四周都是草,都是一望无际,只是现在脚下的草,长得有人膝盖那么高,晚风吹过,发出连绵的“飒飒”声,在这广阔而又静谧的天地下,竟有种极限悠远的脱离感。

几人快速扎好营帐,都不约而同地挤在一起看着张傲秋那半人高鸟笼里的海东青。

本来像这样的鹰,不论是捕猎还是做探子的,很少放进鸟笼,只是这只海东青翅膀刚刚受了伤,不能飞行,一教二宗的那些人为了方便带着返回后方医治,才将其装入鸟笼,没想到却是方便了张傲秋这几个半路打劫的。

海东青头上套着一个头罩,夜无霜看着这么有半人高大个,站在鸟笼里一动不动,就好像被那头罩给束缚住一样,心生同情,忍不住伸手就要去取,苏起在旁见了连忙阻止道:“不可。”

苏起突然这一嗓子,把夜无霜吓了一跳,胳膊僵在那里,转头一脸疑惑地看着苏起,紧张道:“有什么问题么?”

苏起闻言道:“那个是鹰眼罩,套在鹰的头部只露出喙,遮住眼睛让它不能看见东西,目的是让鹰保持安静,避免奋力的飞扑碰到硬物导致损伤自己的飞羽和尾羽以及不必要的身体损伤,像这样的猛禽,羽毛的保护可是最为重要的。”

夜无霜听完,“哦”了一声收回胳膊,张傲秋在旁见了却道:“不碍事的。”

说完伸手揭开头罩,笼子里的海东青脑袋迅速四周转了转,鹰眼中射出锐利的光芒,让人看了立生一种敬畏的感觉。

只是这目光在看到张傲秋的时候,立即又变得柔和下来,跟着拢拉着脑袋,眼睛一闭就准备睡觉了。

苏起在旁看了一愣,半响没有回过神来,嘴里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张傲秋见他一幅大惊失色的样子,嘿嘿一笑,也不说破,右手手指细细摸过那摘下来的头罩。

这头罩有丝的光滑,但又比丝织品摸起来更加厚重,很有质感,却又不沉,以张傲秋的见识,一时还真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做成的。

紫陌看着一脸失神的苏起,忍了半天还是没有忍住,张嘴问道:“苏兄,取个头罩而已,用得着这么失魂落魄么?”

苏起闻言,叹了口气道:“我先前说过,能做探子的鹰,基本上都具有一定灵性,而海东青号称‘万鹰之神’,民间传说十万只鹰才出一只海东青,最是凶猛,而且性格桀骜,古书有云:羽虫三百有六十,神俊最数海东青,性秉金灵含火德,异材上映瑶光星。

这句话的意思是夸耀海东青性情刚毅而激猛,其品质之优秀可与天上的星星相辉映,其力之大,如千钧击石,其翔速之快,如闪电雷鸣。

简单来说,海东青数量极少,所以连找到都难,在我们草原,要是能上缴一只海东青,就算你是死囚都可以免去一死,同时海东青桀骜难驯,想要将其训练成猎鹰,那更是难上加难,不过只要训练成功,就极为忠诚,一般像刚才那样由陌生人突然取掉头罩,最后结果要么是海东青夺路逃走,要么是它自己折颈而亡,像现在这样安静动都不动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识到。”

苏起说完,却是转头望向张傲秋,目光灼灼,像是要用目光将其剖开一般。

刚才苏起出言阻止的时候,从各人的表现来看,夜无霜几个是真不知情,而张傲秋却是胸有成竹。

这一路自己都陪伴在旁,若说就是因为这家伙提了鸟笼,这海东青就如此听话,那真是打死他都不会相信。

张傲秋见苏起那如钩子般的眼神,不由揉了揉鼻子道:“苏兄,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眼神都可以杀人了。”

苏起闻言,知道自己失态,眼珠一转,眼神跟着变得柔和下来,呵呵一笑道:“现在这情况,已经打破了我的常识,所以一时失态,还望秋兄海涵一二,只是我看这其中,能让这海东青如此安静驯服的,只怕也只有你了。”

说完转头看着鸟笼内快要睡着的海东青,又是一叹道:“能人所不能,想不服都不能,也怪不得像陌兄、铁兄还有霜儿姑娘这样俊才都自愿跟在你身边。”

苏起说这话,语气真诚,话语间透露出一丝无法反抗的臣服意味,同时即赞了紫陌三人,更将张傲秋捧了一个台阶。

张傲秋就怕苏起会追问他是怎么将这海东青搞定的,现在见他自己转了话题,心头暗自一松,闻言也不答话,只是嘿嘿一笑。

像苏起这样的老-江湖,自然知道涉及别人私密的事情不能乱打听,即便是好奇不害死人,但落个尴尬也不好。

反倒是夜无霜瞟过来的眼神却是极其复杂,那里面包含的信息,让张傲秋看了一懵,一时怎么也想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一时营帐内突然安静下来,各人各想各的心思,不知不觉中外面天色亮了起来。

张傲秋一见天亮,也就提着鸟笼出了营帐,打开鸟笼,海东青自个从鸟笼内走出,向张傲秋走了过去。

先前射的那四根箭矢,张傲秋自己知道其蕴含的力道,虽然只是擦边而过,外表看不出什么迹象,但已经伤到了里面的胫骨。

张傲秋右手抚上海东青后背,抽出一缕绿色真气探入其体内,他前面刚接触过啸月狼体内经脉,虽说鹰跟狼又有不同,分属不同物种,但相应的经验却是可以应用。

就这样一人一鹰静静呆了一个时辰,张傲秋才松开了手,苏起现在已经是见怪不怪,连看都不看了,在旁帮着铁大可几人收拾营帐。

紫陌见张傲秋收手,几步上前,看着草地上站着的海东青问道:“这是治好了?”

张傲秋听了微一点头道:“筋骨已经治好,不过现在还不能放它去飞,等彻底恢复后,你们几个就可以跟它好好亲热亲热了。”

话音刚落,旁边的夜无霜接口道:“这样的好鹰以后就要长期陪伴倩姐姐了,在这之前,我要多体会体会走马飞鹰的感觉,你们几个可不要跟我抢。”

夜无霜一说完,张傲秋立即想起了昨晚她眼中那复杂的眼神,这会算是明白过来了,转头一看紫陌,却见这小子早就脚底抹油,躲得远远的了。

夜无霜见了,又是一笑,上前走到张傲秋跟前道:“阿陌是没有这个胆子跟我争了,铁大哥更是不会,现在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张傲秋一边认真地听着夜无霜说话,一边脑中飞快地转着,将这些天的事情迅速过了一遍,都没有什么地方得罪这祖宗,估计还是落在送鹰这件事上了。

想到这里,张傲秋一连点头道:“我怎么可能不愿意了,我们霜儿女中豪杰,巾帼英雄,要是骑马架上这飞鹰,那不知道是多么威风了,是吧,紫大师?”

夜无霜虽然早已接受了花倩笑等人,但醋坛子的本性却是改不了,张傲秋知道在这事上连解释都不能,最后一句话带上紫陌,自然也是想转移其注意力。

站在远处的紫陌,听张傲秋突然叫自己,眼珠一转,呵呵一笑道:“那是当然了,谁能比得上咱们霜儿?”

说完转头对着张傲秋,突然一脸担忧道:“我刚才想起来了,这鹰跟蛇可是不对付,你要是没有交代清楚,以后把那两宝贝放出来,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喂了这家伙的肚子。”

紫陌这一说,倒是提醒了张傲秋,一拍额头大赞道:“紫大师就是紫大师,总能在危难时候解决问题。”

这话可是一语双关,夜无霜冰雪聪明,自然听得出来,闻言冷哼一声,却是闭嘴不言。

张傲秋跟紫陌见了,不由暗自对望一眼,均是松了口气。

张傲秋将两条黑蛇招了出来,果然才一现身,刚刚还安静站着的海东青,脑袋立即伸直,双眼盯着前面两条黑蛇,喉管里发出低沉的叫声。

而那两条黑蛇见了海东青也是如临大敌,蛇身同时竖了起来,蛇星子不断吞吐,脑袋左右晃动不定,显然是在试探着想要攻击。

张傲秋见了,立即上前一步,夹在两者之间,神识放出,先是将双方安抚下来,然后将自己的想法通过精神力一遍又一遍地送入其识海内。

一盏茶功夫后,张傲秋通过神识确认无误后,才退后一步,让鹰跟蛇同时上前。

双方接近,先是互相大眼瞪小眼地望了一会,然后两条黑蛇一左一右地往海东青身上游去。

这两条黑蛇现在已经蜕皮两次,长得有张傲秋一条胳膊长度,身子也有一个半大拇指粗细,像这样再蜕皮一次,也就是成年了,当年逼得慕容轻狂一直心有余悸的那条玄冥灼日蟒,也就是刚刚成年而已。

两条黑蛇从海东青那两只粗壮的爪子往上,绕到其后背,又从它颈子圈了回来,后来速度越来越快,远远看去,就好像站立的海东青突然多了两条环绕的黑带一样。

这一番嬉戏花了将近一顿饭功夫,张傲秋见效果达到,心底犹自不放心,神识笼罩三者脑袋又细细交代了好久,才放着两条黑蛇自己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