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九十四章 黄雀在后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做为刺客所展示的那种身法,紫陌可是亲身感受到了,一听张傲秋这么说,顿时眼冒星星,一脸的憧憬。

张傲秋看他那样子,心头暗自一笑道:“所以刚才搏杀你不应该怨我,而是应该感谢我,若不是我把你逼到生死之间,你会有这样的感悟么?”

紫陌一听,立即屁颠屁颠地小跑过来,一脸讨好的笑容道:“不错不错,秋哥你就是我的指路明灯,是我努力向上的动力源泉,是我人生追求的目标。”

张傲秋脸上挂着一脸心满意足的笑容,一边听一边右手摸着下巴,点了点头道:“你有这个觉悟,就说明了你有很高的悟性,呐,我给你演示一遍,你好好看清楚,然后下去再多琢磨琢磨师父的隐匿心法,将心法跟你的真气运行结合起来,这样大成可期啊。”

紫陌听了,不迭地点头,夜无霜在旁看了,却是只觉鸡皮疙瘩直冒,一脸的鄙视,这家伙以前是心大,现在是脸都不要了。

张傲秋后退五丈距离后站定,对紫陌道:“我等会快速向你冲过来,然后用刀砍你,你不要还手,只是闪避就可以了。”

紫陌闻言深吸一口气,此时却是一脸严肃,缓缓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这家伙速度太快了,不认真点确实不行。

张傲秋见紫陌准备好,身形蓦然发动,五丈距离眨眼就到,早已扬起的刀锋顺势对着紫陌劈砍下来。

紫陌一见,游鱼身法展开,脚步瞬间往左跨出一大步,只是在横移的时候,突然惊恐的发现,身在空中的张傲秋居然同时跟他一起往左移动,还没等他再做反应,刀锋已经拍在了他肩膀上。

张傲秋这时停了下来,手腕一抖,挽了个刀花道:“怎样?”

紫陌闻言,憋了半天,然后一竖拇指道:“厉害。”

张傲秋“嗯”了一声,拍了拍他肩膀,转移话题道:“好了,以后勤加练习,有什么问题我们再切磋切磋。”

说完神识铺开,片刻后就找到苏起,跟着道:“我找到苏起那丫头了。”

离苏起还有二十丈的距离,张傲秋停了下来,用手指了指左前方,夜无霜一见,刚要上前,却被张傲秋一把拉住道:“演戏就要演全套,只有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才显得逼真,我们先不要动,就做那后面的黄雀。”

夜无霜闻言,想起先前被刺杀的情形,也确实是这个道理,也就不再坚持。

紫陌一见暂时没什么事,正要转身去琢磨刚才所学到的东西,却听夜无霜问道:“阿秋,你的身法也就不说了,但你那刀气带着的浓浓死气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一下又把紫陌给勾了回来,同样一脸疑惑地看着张傲秋。

张傲秋一见这两个的样子,“嘿嘿”一笑道:“我那两天打坐,悟出了生与死的转换。”

紫陌跟夜无霜听了,同时一懵,异口同声愕然道:“生与死的转换?!”

说完又转头对望一眼,均看出对方眼中的惊异。

张傲秋闻言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生与死的转换。”

顿了顿跟着解释道:“生与死就像阳与阴,完全相对,但又丝丝相扣,所谓阳的极限就是阴,而阴的极限就是阳,同时阴中含阳,阳中含阴,而生与死也是一样,悟通了这个道理,真气也就可以随时在生与死之间转换。”

说到这里,张傲秋眼睛突然一亮,自言自语接着道:“若是能够学会如何将生死相融,应该也就悟通了这大道的极限了。”

紫陌跟夜无霜两人听到这里,不由又是对望一眼,然后跟着低头一叹,人家都已经在谈论生死相融了,自己现在这点修为,就算再高,那也是个渣啊。

张傲秋所说的前半截,是吹了牛的,所谓生与死的转换根本就不是他悟出来的,而是金丹自行转换的,不过后半截却是无意中说对了前行的方向,这在修为上来说,也就是最终的阴阳合一。

接下来的时间,也就是各自用功,紫陌跟夜无霜两个是看到了差距,再不努力,不说面对别人,连自己都说不过去。

对张傲秋来说,还是一件事,既然看不透金丹的底,那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这个底打厚点,所谓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而前面的苏起,也是潜心修心,也不再挪窝,因为草原那么大,被一教二宗找到的几率在哪都有可能,说不定刚一抬屁股就给找到了,反之亦然。

就这样三日后的傍晚,张傲秋灵觉突然一动,跟着十个黑衣人出现在神识里,已经远远地对苏起形成了合围。

等苏起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回天无力,不过苏起也是硬气,面对一个个从暗处走过来黑衣人,站立原地,却是神情自若。

逃避终不是办法,来就战,无非一死。

等合围完成,其中一个黑衣人沉声道:“束手就擒,免受皮肉之苦。”

苏起闻言,环视一周,冷笑一声道:“两个玄境初期,八个灵境,就这点货,也想让我束手就擒?”

那黑衣人闻言脸色一冷,也懒得再说,右手一招道:“留活口。”

说完手中长刀一展,直取苏起面门,旁边一个却是剑锋回旋,攻其下盘,这两个玄境高手一出手,既掌握场上主动,合击之术可不是简单的人数叠加。

苏起见状,刀链一抖,黄金弯刀洒下一片金云,这种软硬相加的兵器最是难练,但只要练成,威力也是最大,而且最擅长群战。

当头洒下的金云,带着刺耳的尖啸声先一步攻击手持长刀的黑衣人,此人既然能发号施令,自然是领头者,所谓擒贼先擒王,只要先干掉这人,后面也就相对好过些。

苏起的黄金弯刀因为带着刀链,长度上先天带着优势,弯刀后发先至,在空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避开那人刀锋,直接割向其咽喉。

同时脚步在方寸之地快速移动,分不清是以人带刀,还是以刀带人,身法配合刀法,极具迷惑性。

持刀黑衣人见了不由冷哼一声,身形被逼往后退出一步,苏起玄境中期修为全力出手,高阶对低阶的碾压,就算是再想迅速完成任务,此刻也得先顾忌自己的小命。

这后退的一小步,却是打破了跟手持长剑黑衣人之间的配合,而苏起要得就是这个效果,右手随之一抖,牵扯刀链,带动弯刀呼啸着往一旁灵境修为的黑衣人攻去。

而这一刀才是真正全力一击,可见苏起一开始就是打着突围的注意。

先前两个黑衣人一见,不由怒哼一声,身形一展,紧随其后,一刀一剑直指其后背大穴,

苏起对此却是不避不让,她知道对方不敢下死手,最多也就是受伤,只是受伤也有好多种,不过在这样的情形下,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眼看着就要刀剑加身,夜色深处突然一丝光芒亮起,跟着“叮”得一声响,然后传来了两声闷哼。

那光芒苏起是再熟悉不过了,见了不由精神一振,这小子终算是来了。

不过一盏茶功夫,一切都安静下来,剩下的就交给紫陌这个行刑高手。

紫陌这三天一只在揣摩着真气逆行的法子,可是不管怎么揣摩,连一星半点感觉都没有,正憋着一肚子火气,二话不说,上来问也不问,提起一人就开始剃肉。

这次剃肉也是有所讲究,能让人疼痛难忍,但却一时不死,而疼痛也就算了,关键是眼睁睁看着自己双腿变成一根棍,这样的刺激任谁也难于接受。

一时惨叫连天,哀嚎四野。

就这样一连削了五个,等走到第六个,也就是持剑黑衣人面前时,还没等动手,就见这家伙像小鸡琢米似的一连点头,紫陌看了奇怪,一把拉出堵在他口中的破布,还没等开口问,那家伙立即一连串道:“我说,我说,我全说。”

紫陌听了不由一脸黑线道:“老小子,你不按常理出牌啊,怎么着也得让小爷刮上几刀,你扛不住了再才说要招不迟啊。”

那人一听,脑袋摇的像泼浪鼓,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连声道:“不用了,不用了,小爷您这行刑手法,我阿大是生平仅见,不用小爷您亲自动手,我就已经知道其中的厉害了。”

紫陌在行刑这上面可是真高手,但却重来没有人像样地夸过他,这就像锦衣夜行,多少有点不爽,现在听这老小子这般一说,顿时来了兴趣,“嘿嘿”一笑反问道:“阿大?好,那你说小爷手法好,到底好在哪里啊?”

阿大一听,却是张嘴就来:“我看小爷行刑,真当得上刀工细腻,手法稳重这八个字,而且眼力老道,更难得的是这几者相互配合,眼到手到,手到刀到,以至于生切出来的肉,厚薄如一,大小相差无几,这样即能加重受刑者的痛苦,又能尽可能的延长他的生命,实在是行刑高手中的高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