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十章 疯狂的拍卖会
作者:炒菠菜  |  字数:1067829   |  更新时间:2020-11-26

毕竟玄阶功法不是小事,万宝楼也派出了最大的能量来确保拍卖会的顺利进行,随着一声锣声传出,大厅安静了下来。

一位身材妖娆的女子走上拍卖台,下面窃窃私语声响起,竟然是万宝楼的头牌拍卖师,柳眉主持,看来此次拍卖会有不少好东西啊。“是啊。

杨帆也看向拍卖台,果然是妖娆妩媚,怪不得能引起这么大的轰动,“好了各位,本次拍卖会现在开始”。

随着声音落下,一件盾牌被送了上来,柳眉轻启朱唇介绍道:“此为黄级中品法器,琉璃盾,此法器,坚硬无比,能够防御炼气境9重的攻击,可承受地煞境的一击,当然之后法器就会损坏。

听完介绍,下面一阵喧哗声,随即激烈的竞价开启。看着一件件宝物竞拍而出,杨帆也是心潮澎湃,可惜他没钱啊。

”下面这一件宝贝,对于天罡境以下的修炼者都有巨大好处,他能洗髓伐骨,增强体质,使其经脉更加坚韧,从而在搏斗中,减少经脉的损坏。柳媚娇滴滴的声音再次响起。

此话一出众人都沸腾了,他们都知道战斗中,经脉太重要了,因为人体元气运转全靠经脉。如果受损那战斗力明显下降,而此丹竟然有增加经脉的作用。“柳执使你不会夸大其词吧”,有人质疑的问道。

“呵呵,这大家尽管放心,此丹是炼丹工会宁大师亲自炼制,不过此丹非常难以炼制,现在仅存三枚”众人又是一阵哗然,柳眉微微一笑“下面开始拍卖,低价三百金币,每次加价不能低于二百金币”。

话音刚落就有不少人喊起价来,杨帆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几个老家伙那么着急了,原来是想趁着拍卖会宣传丹药。这拍卖场也够精明的,底价那么低,让人感觉谁都可以买得起,最后参与竞价得人多了,价格自然就上去了。

大堂价格片刻时间已经飙升到了一千金币,“二千金币"此时二楼的一个包厢里传出了声音,然而此话刚落,喊价声有接连而起,这次都是二楼的包厢里出的价“三千金币””四千“”五千“呵呵我也来玩玩,8千”此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包厢里传出。

下面不少人听了声音都微微一惊,“竟然是阴煞门的少门主冷狱,这家伙可是心狠手辣,稍微不如他意,就会被直接斩杀”。

“嘘,不要命令,切不可乱说话”。另一个人急忙阻止,显然两人认识,先前那人也反应了过来,顿时冷汗直流。

”一万,呵呵我当时谁,原来是阴煞门少门主,在下林枫城,城主府林文明”。喊完价格的林文明也是摆出身份,这多少有点威胁的意思。

那冷狱准备在喊,却被傍边的老者阻止“少爷,丹药还有二枚在拍下一个就是,毕竟这里是林枫城,争斗起来与我们不利”。

冷狱不得已放弃了竞拍,他虽然急需这种丹药,来修补自己因吸收过多的阴寒之气,造成的经脉损坏,但这里是别人的底盘,只能忍了。

老者看少爷没有冲动也松了口气,他还真怕这位少爷与城主府对上,虽然阴煞门不怕城主府,但距离太远,真要是在这里跟人家扛上,即使不为这枚带药,为了城主府的脸面,他们几人也别想走出林枫城。

见没其他人竞价,林文明顺利以一万的价格拍的第一枚洗髓丹,其他势力也没多说什么,毕竟这里是林枫城,城主府的面子多少还是要给的。

见到此情况,杨帆在包间里不由得一阵感慨,有大势力撑腰就是牛逼,买东西直接用身份压你,你还不敢说什么。

对于此,拍卖行也很无奈,他们也想提高价格,因为他们是有抽成的,不过对上城主府也只能作罢,在林枫城做生意,有些势力是不能得罪的。

柳眉趁热打铁直接将二枚开始拍卖,林文明也知道分寸没在参与竞价,不过竞争还是很激烈。

“四万”冷狱阴冷的声音传出,谁都能听出,声音中夹带的愤怒和杀意,今日他很不顺,上一枚有林家抢买,这次有不知道那个势力竟然跟他竞价。

会场的人又是一阵喧哗,都没想到一枚二品丹药竟然达到了4万金币,不愧是大势力,这拿钱不当钱啊,咱们半辈子都不一定见到这么多钱,下面私语声不断。

“四万五”又一个声音喊道,这时冷狱大怒,打开包间窗口冷哼道;“阁下这是要跟我阴煞门对坑到底了,我出五万,如果超出,我阴煞门放弃。一时间会场安静,等待对方的答复,柳眉见没反应便知道对方放弃竞拍了。

略微失望,旋即微笑开口道:”恭喜,冷公子,夺得第二枚丹药。下面就剩下一枚了,机会难得,没有出手的朋友抓紧机会,第三枚丹药竞拍开始。

这次参与者很多,最终以6万的价格成交,引起了大家的感叹。杨帆见此一幕很是震撼,没想到丹药利润这么高,本来以为自己丹方卖的不低了,但是与卖丹药相比简直不值一提啊,三枚丹药就能卖到十几万,简直赚翻了。

特么的,杨帆下定决心回去一定研习炼丹,自己有丹方,还有炼丹心得笔记,研习起来肯定比其他人容易的多。本来杨帆没有把炼丹当回事,想着有钱就成了,没丹药可以买。经过此事杨帆下定决心回去后炼丹,这简直是赚钱利器啊。

拍卖还在进行杨帆也见了不少宝物,引得大家争相竞拍,杨帆也不甘落后,拍了一本烈阳剑法和裂石拳,虽然都是黄阶中级但都是走刚猛之道和杨帆的功法很是合适。

竞拍中虽然有竞争,但大势力都没参与,他们都在等待后面的东西,不想在这里浪费财力。

今日的拍卖会就要结束了,下面我们就请出最后一件拍卖品,至于是什么就不用我多说了,但是经过我们万宝楼的仔细研究发现,此功法为特殊功法,修炼大成后可以使其元气发生变异,带有腐蚀性和毒性。

这类功法可是非常少见的,其价值我就不多介绍了,诸位应该清楚,好了小女子就不废话了,下面开始拍卖,低价为12万金币,加价不得低于二千金币,现在开始,

周围的人更是各个两眼放光,这可是比一般的功法强太多了,至于那些大势力,城主府林文明心中也是一惊,没想到此功法这么特殊,虽然府上有地级功法,但也是普通功法而已,而且只能嫡系才能修炼,其他人是不能修炼的。

如果有此功法府上的实力有将登上一个台阶。其实有林文明想法的人不在少数,此时冷狱的包房里,每个人也很激动他们就是修炼至阴至毒的功法,此功法简直为他们量身定做。

“15万”林文明率先喊出价格。“18万”一个包厢里传出话来。其他人也纷纷喊价“20万”“25万”“45万”“68万"。"75万“一个声音冰冷的传出,这时候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众人纷纷退出竞争,静静的看着好戏。

”85万“冷狱也是煞气弥漫,阴冷的喊道,今天他志在必得,不管对面是谁。这次对面犹豫一会,便不在加价。柳眉这次真是喜出往外,本来预估40多万现在竟然超出一半,这下也有了交代,柳眉激动的宣布了结果。

下面的人也是感慨万千,今天算是长见识,即使没买到东西也值了。随着拍卖结束,会场的人纷纷离开,偌大的会场冷清了不少,那管事的兴奋的来到杨帆这里“公子,这是你的金币,今天真是大获成功”。

杨帆也挺意外,没想到这本功法这么值钱,微微一笑收了钱,就转身告辞离开。

杨帆回到酒楼和管事打声招呼,又交了四天的房费,就回房中吃起饭来,杨帆准备今天晚上出发,之所以交了四天的房钱,那是为了迷惑人,他也不清楚有多少人在暗处观察着自己,为了以防万一他才想出此方法。

用过晚餐他就闭门修炼起来。而外面此时就热闹起来,势力之间,明面杀人不行,但防不住背地里搞暗杀的事啊。

此时拍到功法的阴煞门的人,则是面色凝重,他们知道城里暗流涌动,他们很有可能成为目标。时间如指间沙般慢慢流失,夜幕降临,几个黑影出门而去,速度极快,而暗中的人则是咧嘴一笑,跟了上去。

杨帆也从修炼中退出,穿上黑袍,隐蔽的走出酒楼来到吴千的住处,在门前留下书信和布包就快速离开,他不想惊动任何人,避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时候吴千家的房门打开,吴雪看到门口的布包和书信,她急忙打开书信,吴老哥,吴雪姐,很抱歉以这样的方式跟你们告别,因为一些原因我需要离开,认识你们很高兴,我当你们是朋友,其实我真是一个普通的乡下孩子。

因为某种原因才装成富家子弟,希望你们原谅,我知道雪姐一心想进入学院,包裹里有精元丹十几枚,希望助你进入学院,有缘再见。

看完内容吴雪一阵恍惚,然后又有点失落愣愣的看着远方。杨帆走出城门,望着夜幕下的枫城,感觉自己恍如隔世。当即不在犹豫,决然的往远处飞奔而去。此时的官道上十分热闹,几个黑影已经经历了几波追杀,都身负重伤。

“哈哈,看来要便宜我们了,这才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今天让我们做会渔翁,几人也不废话直接开打起来。

此时的阴冷青年异常愤怒,没想到离开阴煞门,竟然被如此欺负真是士可忍孰不可忍,突然扭头道:“海叔,将这些人都解决吧,咱们不能在耽搁了”。

话音刚落,站在他身后的一个枯瘦老者走了出来回道:“是,少主,你还是急性子,本来准备让你历练一番,看来确实不是时候”,说完气息猛涨竟然达到了地煞五重。

其他人大吃一惊尤其是对面的那些人,冷汗瞬间流了下来,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里面竟然有地煞五重坐镇,此时澹台广沉声道:”不知有前辈再此,晚辈打扰了,希望前辈原谅,我等是澹台家的人,希望前辈放一条生路“。

“哼,如果是澹台帅在这里,还有资格跟我说话,你一个小辈算什么东西,今天看在他的面子上就饶了你们,不过我阴煞门也不是好欺负的”说完三道阴煞气息飞出,澹台广身后的三名澹台家的子弟应声而死。这就是你们的代价"滚吧“。

澹台广有气有怒,不过想到对方的实力,还是带着尸体悲愤的离开。看他们离开老者淡然道:”少主,咱们赶紧回宗门,迟则生变,不知道暗处还有多少人“。

“冷狱点点头,几人飞速离开,这次到没人在敢阻拦。发生这些事杨帆并不知道,因为出门的方向不对,所以正好错开,他走了半天的路,直到因施展身法元气不足时,才想起来自己的坐骑还在客栈呢。

顿时有是一阵可惜,那可是几千金币,但他也不敢在回去,只能让老板白捡了便宜。

杨帆现在只能使用仅有的精元丹来恢复元气,然后使用踏虚凌空赶路,权当是修炼了,也就杨帆敢这样,如果换成其他人没有丹药,那不得让活活耗死。一路倒也平安,因为没了马贼,安全了许多。

经过二夜一天的赶路,杨帆终于到了镇上,重重的松了口气,清晨来到望江楼,先大吃了一顿,询问了店里情况和江浩几人,知道他们还没回来,不由得有点担心。

还有几天挑战就要开始了,杨帆也敢乱走动,等挺过这次挑战,那么以后的位置基本就稳固下来了,一般人就不敢在挑战,那时候就自由了许多。

想着事情,杨帆就回到了真我阁,跟小梅打了声招呼,顺便又问了刘贞回来了没,听到贞姐没回来,杨帆倒没担心,毕竟有前几名带队,安全应该不成问题。

旋即不在多想,回到屋里,杨帆倒头就睡,这几天他可真有些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