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七十五章 杀人越货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第二日一早,待到天上那个黑点再次出现的时候,众人才慢慢收拾好行装,进入树林。

一进入树林,各人找了个舒适的位置,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饭,现在能做的,也就是跟上面那个黑点比耐心了。

这片树林虽然很大,但也没有方圆二十里那样的规模,所以从高空往下,这片树林还在海东青的视力范围内,所以它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什么异动。

众人就这样百无聊赖地静等着,正好也听听苏起说起一些草原上的趣事,还有一些与中原不同的习俗,趣事听听也就罢了,但习俗却一定要弄明,所谓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特别是一些少数名族,对风俗规矩特别讲究,若是不知道其中的道道,往往就会在无意之中得罪人,有时候甚至成为敌人都是有可能的。

不过苏起在说事这方面倒是跟张傲秋有得一比,也是块说书的料,只要是他自己经历过的事情,都是说的眉飞色舞,不由让紫陌想起上次去啸月狼谷前,张傲秋对着地上几根枯骨说了整整一两个时辰,还真是两朵奇葩。

就这样一直等到午后,天上那个黑点终于沉不住气,开始往下低飞,不过却不是一冲到底,而是间断地降低高度,很有高手风范,谨慎又不失大气。

待到那海东青降到大约五十丈高度,以张傲秋的目力,已经完全看得清楚,这头海东青身高约三尺左右,两翅展开约六尺多长,头部羽毛为白色,缀有褐斑,上体均呈暗灰色,胸部褐红色,同样缀有褐斑,尾部为纯白色,其嘴较厚长,跗跖只上部被羽毛覆盖,喙爪硬若铁钩。

这样一头猛禽,张傲秋一看就见猎心喜,缓缓抽出四根箭矢,去掉箭尖,苏起一见不由奇怪道:“你这是做什么?”

张傲秋闻言正色道:“这头海东青我要了。”

苏起听了不由一愣,想都没想就大摇其头道:“像海东青这样的灵禽,极为忠诚,一旦认主,至死不变,你想要重新驯化它,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主意。”

张傲秋听完,不答却是嘿嘿一笑,笑声不大,却充满了强大的自信。

旁边的夜无霜三人一幅理所应当的样子,那么多人狼都训过来了,何况只是这么一头海东青?

紫陌在旁问道:“秋哥,你要这海东青做什么?”

张傲秋眼盯着天上的黑点,右手接过铁大可手上的铁胎弓,嘴上答道:“我想将它送给倩笑。”

张傲秋这个回答,让紫陌立即转头望向旁边的夜无霜,却见后者一脸清笑,脸色淡然,不由缩了缩脖子,身子悄悄往后挪了好几步。

正当此时气氛快要凝固的时候,铁大可在旁道:“阿秋这个想法不错,以后对死域人的战场,可是波及半壁江山,阿秋就是再能,也不能面面俱到,有了这海东青,倩笑那边就会轻松不少,同时也会避免不少的伤亡。”

铁大可说完,夜无霜的气息有意无意地落了下去,把个紫陌在旁看得暗自抹了一把冷汗,跟着补了一句道:“秋哥深谋远虑,老铁真知灼见,小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自愧不如。”

紫陌这话说得发自肺腑,旁边的夜无霜却是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就在这时,只见张傲秋突然举起长弓,弓弦顷刻拉满,四根箭矢如闪电般离弦而去。

天上的那海东青,还真是通灵,下面弓弦声刚响,立即尾翼一摆,滑翔的身子一个小角度转弯,身子成一个向上的倾角,六尺长的双翼往下一沉,借力就想脱离险境。

但那四根箭矢仿佛跨过了空间,弓弦声刚响,箭矢就已抵达,将其前后左右四周完全封住,海东青身子刚刚转过来,双翼在沉下的那一瞬间,右边一根箭矢正好擦着其翅膀根-部飞过。

空中立即传来一声悲鸣,海东青在空中的身子一侧,往前方直掠而去,只是再飞行时却是歪歪扭扭,一看就知道翅膀受了伤。

张傲秋见了,将铁胎弓递给铁大可,沉声道:“老铁留在原地照顾马匹,其他人跟我一起去追。”

也就这么一会功夫耽搁,天上的海东青已经消失不见,张傲秋一跃而出,神识放出,锁定远处的黑点,遥遥跟了过去。

自上次在乾坤图内修炼完毕,识海成百倍以上增长,现在神识能够看多远,连张傲秋自己心里都没有个定数,反正是很远。

张傲秋在前面带路,走得也不快,而且还走走停停,后面的苏起看了却是一脸狐疑,就算再厉害的追踪大师,也只是追踪在地上跑的,现在追天上飞的,连个痕迹都没有,也不知道前面这家伙是不是在装模作样?

就这样一直晃荡到天色暗淡下来,张傲秋才开始加快速度,一直奔行了大约一盏茶功夫才停了下来。

苏起在后面抬头一望,借着昏暗的光线,看见前方约五十丈的位置,立着三顶草青色的帐篷,帐篷外隐约站着一排人,那只受伤的海东青正站在其中一人的右胳膊上。

苏起看到此情景,转头望向张傲秋,眼中露出一丝骇然,天上飞的都能追踪到,这还是不是人?

张傲秋没看苏起表情,神态悠闲地看了一会突然道:“紫大师,上次那刀疤跟稀眉的面具有没有带在身上?”

紫陌一听,拍了拍右腰道:“这是保命的家伙,当然要随身携带了。”

顿了顿却是一脸疑惑道:“你突然问起这个做什么?“

张傲秋闻言阴-阴一笑道:“多一个人,就多一个变数,若是一教二宗到死都查不出来的刀疤跟稀眉突然出现在草原,而且还将他们的一个窝点给一锅端,不仅杀了人,还抢走了海东青,你猜一教二宗后面的那些人会怎么想?”

紫陌听完,由衷地一竖大拇指道:“秋哥,有时候我还真是佩服你,本大师自认为已经够胆大心细了,但跟你比起来,还是隔着层次在,杀人越货,还是查无可查,同时还能给他们上点眼药,一箭双雕,当真是高,小弟佩服。”

张傲秋听了,双手一抱拳,毫不客气道:“好说好说。”

旁边的夜无霜看了,嘴角一撇,哼了一声道:“狼狈为奸,一丘之貉。”

紫陌这会学乖了,也不接话,转手掏出一个玉匣问道:“现在动手么?”

张傲秋听了,懒洋洋伸了个懒腰道:“急什么,还是老规矩,不过等会可不要下手太快了,得留几个活口,不然没有报信的,那也是白忙活一场了。”

过了子时,张傲秋腰身一挺,毫无顾忌地直接往前方帐篷处掠去,还没到跟前,前方传来一声断喝:“站住,什么人?”

张傲秋闻言,喋喋一声怪笑道:“一教二宗的龟孙,爷爷又来替天行道了。”

说完身形蓦然加速,在对方还没来得及拦截前,刀尖将帐篷外的火台挑起,里面的火炭四射,落在帐篷上,立即将其点燃。

跟着四周叱咤声响起,张傲秋却懒得去管,直奔装着海东青的鸟笼,这帮人他早就在神识里看清楚,只有一个玄境,其他都是灵境跟天境,也正应正了张傲秋先前的猜测,这一队只负责追踪,根本就没想着拿人。

鸟笼里的海东青,被一个头罩罩着头,外面虽然喊杀震天,这家伙却是一动不动。

张傲秋近前看得仔细,眼前这海东青羽毛溜光水滑,两只爪子就像铁钩一样,就手上鸟笼都有半人高,心里越看越高兴。

其他人一见张傲秋手中提着的鸟笼,立即舍了紫陌三人,全力向张傲秋杀奔过来,张傲秋一见,嘿嘿一笑,星月刀划过,跟最先赶到那人硬拼一击,将那人震开后,跟着又强攻两刀,连伤两人后,大喝一声道:“风紧,扯呼。”

紫陌三人一听,均是虚晃一记后掉头就跑,可是后面那些一教二宗的人却不能让他们扯呼,海东青这样的宝贝被抢了,要是让他们扯呼了,剩下的就是扯自己脑袋了。

张傲秋四人边打边逃,兜兜转转地花了一个时辰,杀了四人,伤了五个,才施施然往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