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八十四章 定军山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这一动,把坐在后面正胡吹海侃的紫陌跟苏起唬了一跳,一种强烈的危机感立即涌上心头,两人不由对望一眼,同时站了起来,刚要上前问个究竟,突然一声嘹亮的鹰啼从远远的天际传来。

两人闻声,跟着抬头极目远眺,隐隐看到云天之际出现一颗黑点,黑点隐于云海,行踪恍惚,而仅仅几个眨眼的功夫,黑点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由小变大。

以紫陌两人的目力,却是看得清楚,那黑点正是海东青,此时翅膀全收,头下脚上俯冲而下,待到离地还有约三十丈的距离,海东青六尺长的翅膀突然张开,伴随着又一声鹰啼,张开的双翅猛烈快速扇动,将身子稳住,跟着身子一抖,双翅平开,借势滑翔。

到得张傲秋身前,海东青身子后倾,双爪探出,恰在此时,张傲秋右胳膊抬起,海东青双翅一竖,如钢铁一般的双爪刚刚将抬起的胳膊抓住,这一瞬间的动作,自然而然,仿佛两者心意相通,合而为一一样。

海东青身子一顿,稳稳落下,收回翅膀的间隙,鹰眼在紫陌跟苏起两人身上一扫而过,竟然还微一点头。

此时的张傲秋一身青衣,身形笔直,左手附后,右手架鹰,恰巧一阵长风贴地吹过,垂落在肩头的白发随风扬起,此情此景,把身在其后的苏起看得一阵恍惚,仿佛前面那个消瘦的身影突然变得无比高大起来,一种无法超越,无法抗衡的情绪不由自主在心头升起。

对于这些,紫陌早已见怪不怪,那些个人狼都训过来了,何况还只是一头海东青?

海东青一落脚,紫陌跟着上前,先是看了那海东青一眼,然后问道:“秋哥,可是有什么不妥?”

张傲秋闻言摇了摇头,略一皱眉道:“没什么,我只是担心霜儿跟老铁。”

说完转身看了看苏起,跟着道:“苏兄,你的内伤现在如何?”

张傲秋这话问过,却见苏起双眼直直地看着自己,眼露茫然,苏起这个样子,让张傲秋不由一愣,转头看了看紫陌,却见这家伙正跟海东青大眼瞪着小眼。

苏起恍惚好一阵才清醒过来,上前两步,试探着问道:“秋兄弟,这海东青可是你召唤过来的?”

苏起说话的态度,显得有些拘谨,同时语气中还带着一丝恭敬,跟以前的样子完全不一样,这样的情景,让张傲秋更是一头雾水,“呃”了一声道:“苏兄,你……,没事吧?”

张傲秋这样一问,苏起立即回过神来,心头暗骂一声,跟着仰头打了个哈哈道:“我苏起就是草原上的海东青,能有什么事?”

这话刚说完,却见紫陌一脸古怪,草原上海东青正在旁边这家伙胳膊上架着了,你这海东青可是想在旁蹲着?

苏起是聪明人,紫陌的表情自然看得明白,一摆手上前两步道:“天下第二其实也不错。”

紫陌一听,鄙视地一撇嘴,这家伙修为没什么进展,脸皮功夫倒是越见深厚。

张傲秋不知苏起心中转过的那些弯弯,“嗯”了一声不置可否,顿了顿正色道:“霜儿跟老铁多日未传回消息,我心中有些担心,而且此时草原正是风云变幻,早一步准备自然就多一份把握,此次召回海东青,也是如此,所以苏兄要是内伤痊愈的话……。”

苏起听到这里,一把打断道:“秋兄弟所言甚是,你放心,我的内伤得紫大师这些天烤肉调理,早就好了。”

张傲秋闻言又是一愣,什么时候烤肉还有疗治内伤的效果了?

转头一看紫陌,却见这家伙正两眼只翻,知道被苏起一本正经给忽悠了,心头暗笑一声,转头望向海东青,将夜无霜跟铁大可的样子传入其识海,然后吩咐了几句,跟着右胳膊一抖,海东青借力跃起,翅膀张开,平行地平线滑翔一段,突然鹰头一扬,一声鹰啼中,身形迅速远去,跟着消失在茫茫天际。

紫陌眼望着海东青离去后,“嘿”笑一声道:“秋哥,这家伙给起个名字不?”

张傲秋闻言却是一摇头道:“海东青以后要送给倩笑,要起名字也由她去起好了。”

说完转头望向苏起道:“既然你内伤痊愈了,那就带我们去看看你那过墙梯。”

此时正值午后,秋后的天越来越短,就这一会的功夫,天上的太阳就像拴不住似的,开始斜斜地往西头坠落,苏起仰头看了看天,“嗯”了一声,也不多话,转身先行胯马而行。

三人一路无话,往北策马奔驰了将近三个时辰,借着已经开始昏暗的日光,远远看见远处出现一座山峰。

这座山峰,说是山,其实并不高,目测大慨高二十丈左右,占地却是极广,放马估计得一个时辰才能跑完一圈。

前面的苏起见此缓缓策马停了下来,遥遥一指道:“那就是定军山。”

紫陌闻言一笑,“啧啧”赞了一声道:“在这草原上,有这样一山,还真是难得。”

说完转头对苏起一仰头道:“苏兄,既然本大师的烤肉调治好你的内伤,那今晚这顿你可想怎么感谢一下本大师了?”

苏起闻言却不接口,张嘴刚要耍太极,却听旁边的张傲秋突然道:“你们看那山,是不是有点像……,那个浴火的凤凰?”

紫陌闻言一愣,转头细细看了看,“呃”了一声道:“浴火的凤凰?秋哥,你眼花了吧?”

说完转头刚要问苏起这个当地人,却见后者正一脸惊愕地看着张傲秋,不由心生疑惑道:“喂,苏兄,自先前秋哥召唤海东青开始,你就开始变得神神叨叨的,现在又是这一幅见了鬼的表情,你没事吧?”

紫陌这样一说,张傲秋也跟着看了过来,苏起一见,抬手一抹脸,半响后却转移话题道:“这山上还有一件更奇怪的事物。”

说完不待张傲秋两人答话,双腿一夹马腹,驱马缓步向前。

紫陌跟夜无霜一样,好奇心最重,最听不得“奇怪”两个字,闻言一抖马缰跟了上去追问道:“苏兄,本大师走南闯北,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你刚才说的更奇怪的事物,那……是什么?”

苏起听了却是不答,突然右手抬起,食指弯成一个圆弧,放入口中,用力一吹,一声尖锐的胡哨声响起,这一声来得突兀,在如此广袤无垠的草原上,就像投入池塘的石头,瞬间荡起了圈圈涟漪。

半响后,远远的仿佛来自前面山脚,一声胡哨声传了过来,苏起闻声勒马停住,眼神灼灼地望着前方一片虚无,身形在马背上挺立笔直,仿佛在那一刹那,就像换了个人一样。

张傲秋跟紫陌见了,对望一眼,知道前面可能就是苏起的五百私军,跟着也勒马停下,跟前面苏起错开两个马位。

一盏茶功夫后,前面隐隐出现十骑,并排飞驰而来,马蹄落点整齐划一,雄浑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仅仅十骑,竟给人一种千军万马的气概。

到得近前,张傲秋早已看得清楚,来的十骑均着铠甲,内层皆以牛皮为之,外层则满挂铁甲,甲片相连如鱼鳞,胸甲是由四个部分组成,一片是从大腿到颈,根据各人的形状来制作;另一片从颈到腰部,同前部的甲片连接起来,每一边肩上固定一块铁板。

而在其每一条手臂上也有一片甲,从肩覆盖到手腕,在每一条腿上面覆盖着另一片甲,所有这几片甲都用扣环连接在一起,头盔的上部分是用铁或钢制成,但保护颈部咽喉的部分是用皮革制成。

每人马上带着三张弓、三个装满了箭的巨大箭袋、一把斧,还要带拖兵器的绳子,而居中那人腰间挂着一把尖端尖锐又精美的弯刀刀鞘,这个刀鞘立即让张傲秋想起了苏起那把黄金弯刀。

各人所骑的马匹也有护甲,护身甲在马的两侧各有一片甲,一直盖到马头,另一片甲放在马的臀部,和两侧的甲片系结起来,另一片甲在马的胸部,在马额上同样放一块铁板,把它系结在两侧的甲片上。

在还有约三丈的距离,对面十骑缓缓停下,中间那人疑惑地看着端坐在马背上苏起,右手竖起,左手平伸,跟着两者交换,很快地打了个手势。

苏起一见,也不答话,双手合并,跟着十指如翻花一般,打出一连串手势,那人看过,立即翻身下马,右膝跪地,右手抚在胸前,低头恭声说了一句草原语。

苏起见了,“嗯”了一声,右手微抬,跟着也说了几句草原语,那人一听,站起身来,先是古怪地看了看后面的张傲秋跟紫陌,然后才一点头,转身对后面戒备的其他人招呼了一声。

剩下九人闻声同时发出一声欢呼,望向苏起的眼中,均带着一丝尊敬跟崇拜。

苏起望他们微微点了点头,先前那人翻身上马,待苏起打完招呼后,右手在头顶画了个圆圈,其他骑兵一见,立即散开,将苏起跟张傲秋三人环在中间。

苏起一提马缰,转头对张傲秋跟紫陌道:“两位,前面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