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九十三章 生死之间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剩下的则又是一番人声鼎沸,苏起第一时间被带走,检查其伤势,而紫陌没有管这些,而是直愣愣地望着帐篷上的破洞发呆。

他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苏起一天都是坐立不安了,那一刀携带着浓浓的死气,仿佛就是来自地狱,当时只要那人想,自己现在妥妥的是完蛋。

那种死气一旦入体,可不仅仅是重伤那么简单。

不过不到一盏茶工夫后,苏起又返了回来,她只是肩头受了一点轻伤,简单包扎一下就可以了。

而这样的伤,也正好符合先前他们商量着的后果,所以这又让苏起心生怀疑,只是她仔细回忆了一遍,在当时情况下,那刺客也只能做到这样,于是这是或是不是,在她心里一直两边徘徊。

苏起过来,也惊醒了紫陌,抹了一把脸,自嘲地笑了笑,看来以后想偷懒都是不行了。

夜无霜先行一步迎了上去问道:“如何?”

苏起闻言摇了摇头道:“一点小伤。”

说完一顿,眉头微皱地看了紫陌一眼道:“刚才包扎伤口的时候,他们让我先行避一避,这跟我们先前商量的倒是一致了。”

紫陌听了,点了点头,沉声道:“这刺客太厉害了,要走现在就走,谁知道他明天会在什么地方躲着?”

苏起闻言“嗯”了一声道:“我也是这样打算,我已经安排刚才那五人跟我同时从不同的方向出发,这样成功的机会也就大多了。”

夜无霜一听,在旁道:“我跟阿陌也算在一起吧。”

苏起听了,脸色犹豫地看了她一眼,嘴巴张了张,本想反对,但最后还是化为一声叹息,微微点了点头。

一顿饭工夫后,大帐突然四面八方裂成碎片,八条黑影从大帐内分八个不同方向飞掠而出,消失在外面茫茫夜色中。

夜无霜全速奔行一段距离,心中突生警兆,顿时脚步一顿,身形挺立笔直,右手附后,左手垂下,五指张开,进入随时攻击的状态。

还没等她做下步动作,耳边却传来一声呼唤“霜儿”。

这声“霜儿”,让此时的夜无霜没来由的心头一喜,立即转身往来声望去,只见远处三丈位置一个站立的黑影正对着她招手。

而那黑影的装扮,不正是先前那刺客么?

夜无霜却是不敢确定,试着唤了一声道:“阿秋?”

那人闻言,快步上前,眼神中透露出不满道:“你怎么了?连自家男人都不认得了?”

这话跟先前紫陌说的一样,惹得夜无霜不由自主一个白眼,上前一拳捶在张傲秋胸口,嗔怪道:“谁让你吓人的。”

说完跟着问道:“先前两次的刺客真的是你么?”

张傲秋闻言一愣,满脸疑惑道:“你到底怎么了?这不是我们约好的么?”

夜无霜听了,顿时一脸黑线,小嘴一撇道:“我们也就两天不见,你怎么突然又变得厉害了?”

顿了顿接着道:“你那身法,跟一前辈跟二前辈的魅影无踪完全一样,而且刀气透露出浓浓死气,就这些就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你让我们怎么敢确认就是你?而且这些你都是怎么做到的?”

张傲秋听完,捎了捎头道:“魅影无踪?有那么厉害么?不过那两天打坐,倒是突然有点心得,有点小收获。”

金丹的事情,独叟一再强调,就是连眼前这个玉人也不能说,这老小子这么说,自然有他的道理,而且他已经答应了,也就自然要遵守承诺。

夜无霜听了却是一阵无语,这还只是一点小收获,也不知道什么叫大收获了。

张傲秋怕她再问,转移话题道:“这个以后再细谈,阿陌在你右边十里位置,我们先跟他汇合,然后尽快找到苏兄,我怕夜长梦多。”

这是大事,而且苏起现在已经有点惊弓之鸟的感觉,要是让一教二宗的人捷足先登,只怕就不只是梦多那么好说了。

当即“嗯”了一声,点头表示同意,两人联袂潜行,片刻后就接近紫陌身后二十丈位置,张傲秋看着前方的紫陌突然道:“霜儿,你说我们要不要先玩一玩这小陌陌?”

夜无霜一听,顿时眼睛一亮,眼睛笑得如月牙弯弯,先前还在想着怎么收拾这家伙,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

紫陌奔行的并不快,他想着是将那刺客吸引到自己这边来,那样夜无霜跟苏起那边暂时也就安全了。

一盏茶工夫后,前方突然出现一个站立笔直的黑影,跟刚才那刺客一般打扮,紫陌脚步不由放缓,却是笔直不停,扬天哈哈一笑道:“能找到小爷,也算是你运气。”

张傲秋一听连这小子也不认得自己,看来刚才夜无霜说的话还是真的,想不到只是发现金丹一点点好处,居然有这么大的惊喜,看来等这事办完,一定要找独叟那老小子好好谈谈,看看这金蛋蛋到底还有多少潜力可挖。

嘴里却是冷哼一声,捏着嗓子阴沉沉一笑道:“既然来了,那就留下吧。”

紫陌一听,右手缓缓抽出陌漓刀,也是一笑道:“你这话,正是小爷我要说的。”

说完脚下一蹬,率先发动进攻。

紫陌知道眼前这人是自己无法对抗的,所以一上来就做好了游斗的准备,这边拖的时间越长,夜无霜跟苏起那边安全也就更多一分。

而他的真气名为“逍遥”,这其中隐了一个“游”字,配合他的游鱼身法,确实是相得益彰。

只是这样的配合虽好,但在张傲秋眼中却是差了些火候,在紫陌游走第四步的时候,突然出刀,斜斜地劈在其左前空处。

而这个位置正好是紫陌真气变换的节点,这样的变故,让其体内真气自然一顿,心里已然明了,对方已经将自己看穿。

仅仅一刀,这里面体现的差距可就不是一星半点。

对这样的情形,紫陌是早有预料,身形被逼一翻,陌漓刀顺势从下往上撩过,不过此招却是虚招,有着诱敌深入的意味。

张傲秋随他刀势变化,直取其中门,紫陌一见他上当,刀势一收,正要变招,张傲秋长刀已经先一步斜斜划向其颈部。

原来先前那刀同样也是虚招。

紫陌见对方一样算计着自己,心头一紧,此时已是避无可避,陌漓刀被逼封面一挡,“叮”得一声,只觉一股大力传来,吃不住力,身子震得不由自主往旁翻滚。

张傲秋得势不饶人,身形借刀尖反弹之力,一个旋身,再转过来时,已是刀锋高举,夹杂着浓浓的死气往紫陌当头斩去。

这刀一起势,就让紫陌后劲寒毛倒竖,生死之间,脑中反而一片清明,眼睛死死盯着那迅若闪电般的刀锋,体内真气瞬间逆转,在他不知觉的情况下,将其身子带离三寸距离。

而这三寸距离,给了紫陌一个缓机,陌漓刀在本能带动下,趁张傲秋刀锋用尽,斜插其腰部。

张傲秋见了,心底不由暗赞一声,身形却是稳如山岳,不避不让,劈出的刀锋突然犹如千斤重一般,缓缓拖过,同时蓬勃的真气在刀身攀延,后发先至的往紫陌肩头划去。

举重若轻,似缓实急。

紫陌一见其锋芒,就知道无法撼动,百忙中刀身回抽,身子一团,往前一滚,只是等他身形刚刚张开时,心头立即闪过一丝警兆,还来不及反应,眼角余光看到对方长刀划为一道精光,直斩自己颈部。

此时正是他旧力用尽,新力未生的一刹那,心里想着要闪,但却是有心无力,眼睛一闭,暗道一声:吾命休矣。

可是等了半天,却没有动静,不由眼睛一睁,张傲秋见他睁眼,刀面拍了拍他肩膀,“嘿嘿”一笑道:“惊不惊喜?刺不刺激啊?”

紫陌听了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好半响后才道:“秋哥?”

张傲秋一听,一把揭开蒙头面罩,没好气地骂道:“你眼睛让屁股给坐了?连老子都不认识了。”

紫陌闻言,看了看张傲秋,只觉嘴里发苦,又是满心的委屈,满肚子话想说,却不知怎么说出口。

后面的夜无霜见两人打完,一脸坏笑地走过来,看着还坐在地上的紫陌,幽幽道:“小陌子,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给姐姐耍小心思,哼。”

紫陌一听,顿时明白过来,不由哀叹一声,一脸幽怨地看了张傲秋一眼。

张傲秋见了,耸了耸肩膀道:“谁让你没有眼神,你要是早认出我来,还不是屁事没有。”

紫陌闻言,“呃”了一声,跟着却是眼珠一转,张傲秋一看他表情就知道这家伙又想着什么歪招了,连忙转移话题道:“紫大师,刚才在拼斗中你身体自行横移,是否感觉到真气逆行?”

果然这个问题一出,紫陌立即跟了过来,语气带着兴奋还有一丝遗憾道:“当时你那一刀简直就是要我小命,我那时只顾着你的刀了,至于那神奇的一下是不是真气逆行,我还真不是很清楚。”

张傲秋听了微微点了点头道:“能够在不借外力的情况下发生那样的移动,只有真气逆行才能办得到,不过你现在才刚摸到门槛,以后要多加练习,若是以后大成,身法也就跟我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