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七十四章 海东青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几人吃着食物,马匹则任由它们自己吃草喝水,此时的天地,除了牧草被风吹得“哗哗”声外,周围一片静谧。

紫陌躺在草地上,看着天上蓝天白云,突然道:“你们说,那胖小子他们会不会跟过来?”

张傲秋闻言幽然道:“以一教二宗办事的特点来看,他们绝对会跟过来,哦,应该说不是跟过来,而是在前面某个地方等着我们。”

苏起一听,不由一愣,跟着愕然道:“在前面等着?这怎么可能?”

对于苏起来说,他自己就可以说是追踪跟反追踪的大师了,今日早晨一出幽谷关就未曾停留,就是为了甩掉一教二宗的人,而且一路过来,看着是走的直线,其实在过程中已经变道了三次,这样做虽然不能做到隐匿行踪,但却有助于很快发现后面是不是有追兵。

这次回草原的凶险,苏起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走的路线,也是精心选择,这条路线就现在的行走方向来说与目的地可以说是南辕北辙,就算是部落里出现了内奸,但那内奸现在又不在身边,不可能对目前行程掌握的如此精确。

不过以苏起对张傲秋的了解,平日里玩笑虽然是玩笑,但在大事上还重来没有含糊过,说话做事目的性都极强,绝不可能无的放矢。

只是在没有任何先兆的情况下,这小子又是如何这般肯定?

苏起先是疑惑地看了张傲秋一眼,跟着皱眉陷入沉思,半响后却突然一抬头,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上面的天空。

果然,在片刻后,一个极为细小的黑点出现在视线里,只是这个黑点实在太小,而且不停划着圆圈,若不是此时苏起转过这个心思细心搜寻,还真是很难发觉。

其他人一看苏起样子,跟着抬头望天,紫陌看了一会问道:“苏兄,那个小黑点不会就是我们后面的尾巴吧?”

苏起听了,却是转头望向张傲秋道:“秋兄,你是如何知道那些人会在我们前面等着我们?”

张傲秋闻言笑了笑道:“若我说是直觉,你会相信么?”

苏起听了不由双眼一眯,但却又不置可否,转头对紫陌道:“在我们草原,每个部落都会训练猎鹰,猎鹰不仅能够捕猎,而且还能作为极好的探子,一头训练有素的猎鹰,可以监视方圆二十里地范围,比起用人做探子,不论从隐蔽性、安全性还是范围性来说都要强上不少。

但鹰这种猛禽,想要让它听从指挥却是难上加难,所以每个部落的猎鹰都是极为宝贵的资源,而那些有灵性的猎鹰更是凤毛麟角,轻易不会让外人知晓,同时各部落训鹰的方法也是秘不外传,若是想要偷学,一旦被抓住,就算是被处于极刑也没有人会有异义,而且也不敢有异义,因为这在草原上是不成文的规矩,想要去打破,就会引起公愤。”

顿了顿,苏起抬头看着天空,满面愁容道:“上面那只猎鹰,从飞行的高度跟飞行轨迹来看,这应该是一头海东青。”

"海东青"是古肃慎最高图腾,有"万鹰之神"的称号,其颜色不一,以纯白色、天蓝色、灿金色、纯黑色以及玉爪为上品。

张傲秋几个虽然都听过海东青的名号,但是不是真有传说中那么厉害,心里却是没有一点谱,但见苏起现在一幅愁容满面的样子,估计是很难摆脱上面的这条尾巴。

张傲秋看了一会,沉吟片刻后问道:“苏兄,这猎鹰是不是除了主人地召唤外,它自己绝不会降低飞行高度?”

苏起闻言,随口答道:“一般情况是这样,但越是有灵性的猎鹰,在猎物失去踪影的时候,通常会降低高度来寻找目标……。”

说到这里,苏起突然眼睛一亮,转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张傲秋,兴奋道:“右前方百里位置,有一片树林,那片林子异常茂密,虽然比不上中原森林的规模,但想要藏我们五个人五匹马那还是绰绰有余。”

张傲秋跟苏起的一问一答,紫陌几人也听明白过来,夜无霜瞟了一眼背在铁大可背后的铁胎弓道:“这只海东青最低可以降到什么高度?”

苏起闻言想了想道:“你问得意思我明白,但这个确实说不清楚,因为各人训鹰的方式不同,而且这个飞行高度很大一部分也根据猎物的隐蔽情况,由猎鹰自己调整,而且作为探子的猎鹰一旦降低高度,必然会惊动远处的放鹰者,所以要想引诱猎鹰下来并击杀之,则要很好把握机会。”

紫陌听完却是摇了摇头道:“这猎鹰不论如何通灵,但它毕竟还是活物,不可能不眠不休地在后面跟着,在它进食或是休息的时候,自然要落到地面,就这样的情况,那远处的放鹰者又如何分辨的出来?”

苏起听了却是一笑道:“一般来说,猎鹰在侦探的时候,是不会回到主人身边,进食跟休息都是自己解决,但在降落的方式上,却各有不同,比如有的猎鹰是在空中画着圆圈降落,那远处的放鹰者一看就知道是在圆圈范围内,要降低高度追击猎物,而若是滑翔着降落,则要么是捕食,要么是休息。”

张傲秋一听,撇了撇嘴道:“既然这样,那也就只能赌赌运气了。”

苏起闻言,眼中厉芒一闪,也不答话,嘴里发出一声呼哨,招呼马匹过来,跟着一跃而上,带头往右前方而去。

天色将近黄昏的时候,在前面平坦的地线上,一片黑压压的树林出现在眼帘,就着现在光线看去,还有一种阴暗的压抑感。

苏起在里树林还有三里地的位置,勒马停了下来,将沿途打的猎物取了下来,对众人招呼道:“今晚就在这里扎营。”

紫陌看了看前方的树林,不由疑惑道:“我们不是要进树林的么?干嘛要在这里停留一晚?”

苏起一边忙活着卸掉马鞍一边回道:“猎鹰就算再通灵,但毕竟也只是一只扁毛畜生,我们现在在空旷地方扎营,只要还在它的视线范围内,它就会以为一切如常,再说了,现在天色已暗,就算我们现在想诱杀它,等那畜生发现问题落下来,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那时光线不好,一旦失手,再想骗它下来那就很难了。

所以还不如今晚大大方方的扎营,等明日一早快速进入树林,那时候有一天的时间跟它周旋,把握性就大多了。”

紫陌听完一摇头道:“这还当真是生活不易,连跟畜生也要玩玩心思。”

众人听了,均是轰然一笑。

众人笑完后,夜无霜突然道:“一教二宗的行事风格一向都是宁可错杀,也不放过,既然是这样,直接派人过来杀人灭口不是更简单么?”

张傲秋听了却是一笑道:“你说的没错,只是这个问题最终的点,还是在玉牒上,在客栈的时候,那个胖小子虽然看穿了苏兄是易了容,但却没有感应到玉牒的气息,所以苏兄是不是他们要找的人,他们还不能确定,况且我们还有正规的通关文书,更重要的是还有本少爷这个天下闻名的‘骰神’。

对于苏兄跟玉牒,一教二宗的人,或是草原上那些有其他想法的人,是志在必得,因此才会在各路关卡上布置人手,而我们这五个人,在明面上就有四个玄境以上高手,想要成功一举灭杀而无一人脱网,只怕要调集大量好手才能办到,而一旦抽调了这些个好手,其他地方相应防守就会薄弱,若是最终费劲人力物力,发现是搞错了,以一教二宗的规矩,这一队人马,只怕真是不得好死了。

所以若我猜的不错的话,这一队办事的人是宁愿无功,也不会犯错,我们大可不必担心,安心吃了睡,而且明日若是诱杀猎鹰成功,说不定我们还能打个翻身仗,嘿嘿。”

紫陌这些天可早就闲出鸟来,一听张傲秋最后一句,立即双手一撮,上前一步道:“计将安出啊?”

张傲秋听了,先是一瞥旁边的夜无霜,正好看见后者一脸浅笑地望着他,不由“呃”了一声,正色道:“目前想要一劳永逸,这个险必须的冒,况且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就算打不赢,但想要一门心思逃跑,只怕还真没有几个能追的上的,所以……。”

夜无霜听了一把打断道:“你不用所以了,我有说不同意么?哼,你们两个,有什么事情不能拿出来大大方方地说么?非要眉来眼去的,看着就糟心。”

紫陌一听,一连地撞屈道:“霜儿,你看这话说的,我可是像你说的,大大方方上前来问的秋哥,可没像以前那样对过眼神……。”

说到这里,紫陌猛地一捂嘴,转身一拉铁大可道:“那个老铁,扎营的营帐在哪里?我们先帮霜儿把营帐扎好,这是大事,可不能大意了。”

张傲秋在旁听了,一连点头道:“紫大师说的太对了,快点扎营,快点扎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