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七十一章 晖撼城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第二日,大队人马出发,尤三娘一直送到城外十里亭,一再叮嘱后才挥手告别。

这次前往草原,既然打的是正正当当做生意的旗帜,自然走的也就是官道,一路往西北地界,前面一段张傲秋他们走过多次,也就没有什么感觉,但一过临江地界,地势就渐渐开始变得平坦,再往前,就是一望无际的形如荒漠般的土地。

这样的情景,与黑月林前的戈壁滩相比,虽然荒了点,但整体感觉那要温和多了。

选出来的张家那五十名高手,张傲秋没让他们跟随一起,而是化整为零后各自以另外各种身份,先一步进入草原。

这五十名高手是做为帮苏起平乱的后手,能够不用当然更好,不过一旦形势有变,则可是随时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惊喜。

一水的玄境修为,这样的人数,而且还是久经沙场的高手,想想都头疼,况且还有张傲秋这个隐形的变—态级别的存在。

张傲秋他们这一行也就两辆马车,马车选的自然是即舒服又耐长途奔行的那种,不仅两边开有窗扇,连车顶都能活动打开,车内铺有软卧,即能坐也能睡,而且车底另设有暗格,一应生活用具齐全,特别是备上了好酒,就是以防沿途赶不到客栈而要在野外落脚。

不过对于张傲秋几个来说,荒山野岭都能滚几个月,这样的安排已经是很安逸了。

所以对于行程,倒是没有什么太多安排,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沿途随处歇脚,反而更能体会自然趣味,同时也能增长不少见识。

只是这一路景色太过单调,来往更是萧条,有时候前后十里都看不到人烟,当真是“野云万里无城郭,雨雪纷纷连大漠”。

就这样走走停停一个月后,一行人进入了晖憾城。

晖憾城与兴越城在地理上,基本上是一字排开,两城相隔五百里左右,一东一西,是中原靠近草原的门户。

而恢弘的南安城墙将两城连接起来,并往两翼继续延伸,就犹如一条蜿蜒的长龙一般,护翼着中原大地的安危。

过了晖憾城,再往后,就是以苦寒著称的幽谷关,而天下闻名的天钧道就在幽谷关以北,连通中原跟塞外,这里即是中原跟草原平日物资交换的主要地方,也是战时的主要关卡。

而一进入晖憾城,张傲秋他们就立即感觉到与其他城镇的不同,这里不仅城防更加严密,街道上巡逻的小队军士往来更是频繁,就连市井小摊处,都能随时可见各式江湖人士。

晖憾城跟兴越城,做为中原门户,虽然也有自身的贸易收入,但对于长期必须囤积的大量军队来说,还是捉襟见肘,所以大夏王朝虽然不在,但剩下三十四城却是有共同协议,那就是每年必须无偿支援这两城,不论军备还是粮草,不然一旦被草原游牧民族突破防线,那中原就岌岌可危了。

因手持临花城跟曲栏城两城的通关文书,一众人进城倒是顺趟,找了家城内最好的客栈住下,夜无霜这个小吃货,自然不会放过接下来品尝地方美食这样一饱口福的机会。

一到黄昏,一众人就走出客栈,开始逛起晖憾城的夜市。

这里的夜市,跟临花城那些内陆城镇大同小异,不同的自然是当地地道的美食跟不同的风俗文化。

与其它地区相比,西北一带的食风显得古朴、粗犷、自然、厚实,其主食是玉米与小麦并重,也吃其它杂粮,小米饭香甜,油茶脍炙人口,黑米粥、槐花蒸面与黄桂柿子馍更独具风情,牛羊肉泡馍名闻天下。

家常食馔多为汤面辅以蒸馍、烙饼或是芋豆小吃,粗料精作,花样繁多,农妇们也有"一面百样吃"、"七十二餐饭食天天新"的本领。

受当地气候环境和耕作习惯限制,食用青菜甚少,农家用膳常是饭碗大而菜碟小,一年四季有油泼辣子、细盐、浆水和蒜瓣亦足矣。如有客人造访或宰羊,或杀鸡,或炒几碟肉丝、鸡蛋、苜蓿,擀细面,蒸白馍,也相当丰盛。

在肴馔风味上,西北地区的肉食以羊、鸡为大宗,间有山珍野菌,淡水鱼和海鲜甚少,果蔬菜式亦不多,其技法多为烤、煮、烧、烩、嗜酸辛,重鲜咸,喜爱酥烂香浓,配菜时突出主料,"吃肉要见肉,吃鱼要见鱼",强调生熟分开、冷热分开、甜咸分开,尽量互不干扰,在菜型上,也不喜欢过分雕琢,追求自然的真趣。

当地多喝花茶,红茶与奶茶,还有牛羊马奶,习惯抽莫合烟与旱烟,常在庭院中或草地上铺放白布席地围坐就餐,自带餐刀,有抓食的遗风。

当地人夏季爱冷食,冬季重进补,待客情意真,筵宴时间长,经常有歌舞器乐助兴,一家治宴百家忙,绝不怠慢进门人,在当地有一个谚语:"如果在太阳落山的时候放走了客人,那就是跳进大河也洗不清的耻辱",就是一个生动的例证,古书中还记载:"回民宴客,总以多杀牲畜为敬,驼、牛、马均为上品,羊或数百只,各色瓜果、冰糖、塔儿糖、油香、以及烧煮各肉、大饼、小点、烹饪、蒸饭之属,贮以锡铜木盘,纷纭前列,听便前列,听便取食。乐器杂奏,歌舞喧哗,群回拍手以应其节,总以极欢为度。""所陈食品,客或散给于人,或罢宴携之而去,则主人大喜,以为尽欢。"

众人从城东逛到城西,夜无霜虽然每个摊点只是象征性地点了一点点,但这一路走来,也是吃得肚儿滚圆,望着后来还灯火通明的长街,意犹未尽地叹了口气道:“实在是吃不下了,我们回去吧。”

不过返回的路程,却没有走老路,而是从城西另绕了个圈子,这一路悠悠荡荡的,走了将近两个时辰才到客栈,可见晖撼城还是相当庞大。

回到客栈,几人也没着急睡,而是聚在一起喝着散食茶,张傲秋抿了一口,笑了笑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自从我们进入晖撼城开始,就已经被人给盯上了,特别是刚才这一路逛来,周围眼线可是密集啊。”

紫陌一听,嘿嘿一笑道:“不怕他们来,就怕他们不来,这几天闲得老子骨头都锈了。”

苏起听了却是脸色一夸,张傲秋见了笑了笑道:“苏兄不用紧张,只要他们不来惹我们,我们自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若要是……,嘿嘿。”

顿了顿接着道:“我刚才细细看了一下,那些个眼线里面有几个一教二宗的人,其他的估计只是当地各帮派里的人。”

苏起一听,不由一脸愕然道:“你不是说眼线密集的么?这多人你怎么就知道这里面有几个是一教二宗的人?”

张傲秋听了没好气道:“先前不是你说的么?哥哥我现在修为见涨了。”

说完却是右手指头敲着桌面,望着茶杯愣愣出神,夜无霜看了,不由抬头盯了紫陌一眼,看得紫陌一脸发懵道:“霜儿,你这样看我是几个意思?”

夜无霜听了,却是冷哼一声,指着张傲秋道:“他这个模样,你难道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么?哼,不知道又在憋着什么坏主意,我跟你们说清楚,这里可不是临花城,也不是曲栏城,而且我们现在有大事要办,可不能为了几个小角色而耽误了大事。”

夜无霜说完,苏起在旁一连的点头,脸上表情一脸热切,紫陌看了不由“切”了一声道:“霜儿,你看你这话说的,我跟秋哥会是这样不知轻重的人么?再说了,兵法有云: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先动……。”

紫陌说道这里,却是一顿,转头看了看张傲秋道:“秋哥,要想先动的话,那还是要先摸摸敌情吧?”

张傲秋听了,点了点头道:“紫大师说的不错,所谓知己知彼方百战不殆,我们可以不动他们,但也不能当瞎眼的盲公,不然若真有事,还不至于什么准备都没有。”

说完又转向苏起道:“刚才那些个眼线,他们的主要关注的还是你,我跟紫大师还有霜儿三人在曲栏城已经是出了名的,嫌疑最小,而老铁这个身板,就是想缩小成你那样也一点都没有办法,所以现在关键的是,你的易容术是不是真像你说的那么牛了。”

苏起先前虽然同意夜无霜所说,尽量不去惹事,但事到临头了,却也是丝毫不惧,闻言嘿嘿一笑道:“想要看我的易容,那也要先近我的身才行。”

张傲秋闻言“嗯”了一声,张嘴刚要说话,跟着却是嘴角一牵道:“当真是阴魂不散,还说到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