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六十二章 对答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听到这里,立即想到当时那缕红芒一进入筋脉,就直接对太极圆环发动攻击,不由想起当初元神诞生的时候,天空可是出现菩萨打坐像,这件事他当时不知道,但后来可是听鲁寒凝跟房五妹细细说过。

想到这里,遂将自己元神诞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跟着疑惑问道:“这天罚之力为什么会攻击我那太极圆环了?”

狼王听了,嘴角一咧,转头看了张傲秋一眼,眼中带着佩服跟欣赏的神色,跟着道:“天罚,代表上天的惩罚,我们异类,若是修行,到一定的层度后,若想继续往上,则就要接受天罚,也就是渡劫,只是在渡劫中损落的又不知有多少。”

顿了顿又感叹一声接着道:“而你们人就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即便破碎虚空也不会遭受天罚,只因上界的那些神人们,也曾是下界的修行者。

但就算这样,也不代表你能直接无视天罚,若是直接相遇,则就是送羊入虎口,就像那红芒入你筋脉,这就是直接相对,而你刚才所说的情况,代表着你有了被天罚的资格,而这个资格落在你这样的年纪上,已经是足以自傲了。”

狼王这句夸奖,要是放在往日,张傲秋怎么也要谦虚一下,但自从见过狼王丹田后,就明白人与神之间的差异,知道自己这点修为,在真正高人眼中,也不过就是个蝼蚁。

这样的想法,让他一时兴趣缺缺,思绪跟着飞到了以往在武月城的战场,总感觉那些死域人就如同眼下的豺狼,而自己这帮人就如同啸月狼。

如今局势,虽然表面上大局尽在掌控,但又千丝万缕,瞬息万变,在人前,就像狼王一样,自信从容,但其内心深处的压力,又何尝能与外人道也?

念到此处,心中竟然生起跟近在咫尺的狼王一种同病相怜的感受。

只是啸月狼是真正的孤军作战,而自己身边还有这么多的朋友,一想到朋友,身边那些熟悉的面容立即在脑海中一一闪过,这些个面容,最后定格在以前总是望着他一脸笑意的罗兢田。

这个笑容真诚,毫无保留,让此时张傲秋心中无形中升起一丝温暖。

跟着画面转过,心湖中又浮起一脸血污的辛七,还有那些在战场上悍不畏死,拼命杀敌的不知其姓名的战士,他们跟自己同一个意愿,只是很多已经长眠,而剩下的依旧在各处拼死奋斗。

一想到这里,张傲秋只觉眼下这场战争也不过如此,一时豪情万丈,气势陡然飙升,一旁狼王立生感应,侧目奇怪地看过来时,却见其一脸轻笑:“不过是一群豺狼。”

张傲秋这话是一语双关,狼王不知其他,还以为说的只是那些豺狼,想到当下情形,一时陷入沉默,一人一狼不由各想各的心思,场面变得沉静下来。

好半响后,张傲秋打破沉寂问道:“狼兄说有事要问我,是为何事?”

狼王听了,先是微一点头,跟着歉然道:“上次你救我父子,这次又救我族群,这个恩情真不知道该怎么还你。”

张傲秋闻言,摆了摆手道:“既是朋友之交,自然肝胆相照,这些只是顺势而为,没有什么还不还的,此话以后不用再提。”

狼王听了,转头认真看了看张傲秋,眼中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神色,片刻后转移话题问道:“你这次过来,应该不是过来找我聊天的吧?”

张傲秋闻言,“呵呵”一笑道:“说是叙旧也对。”

说完脸色一正,跟着道:“当初我第一次到狼谷的时候,你曾跟我说过贵兄长遇害的事情,当时我跟你说,若是时机成熟,我会再来找你一起报仇。”

狼王听了,双眼杀机一闪,脸上第一次露出一丝急切道:“那现在时机成熟了没有?”

张傲秋闻言摇了摇头道:“说是时机成熟,也差不太多,我的想法是,既然要报仇,就要早做准备,以免到时慌手慌脚,所以这次过来,也是想跟狼兄商议商议。”

狼王听了,起身走到张傲秋面前坐下,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道:“说说你的想法。”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上次在狼谷,我们确认过你说的那个地方就是在临花城对岸的连岭山脉中,那次分开后,我们在那大山里也寻了一个秘密山谷,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让你们啸月狼族整体迁移到那处山谷,因为离得近也好方便以后行事。”

狼王听完,却是不置可否,眼中中一丝仇恨闪过,眼神定定地望着远处漆黑一片的山林,沉默良久,却是一声不吭。

张傲秋看他表情,心中奇怪,试探着问道:“狼兄,你是有什么担忧么?”

狼王闻言,深深吸了口气,恨声道:“我们跟豺狼的这场战斗,你可曾看到一只啸月狼的尸体?”

张傲秋闻言一愣,转念一想,好像还真是没有。

先前啸月狼跟豺狼大战时,那些被杀的啸月狼被豺狼分食一空,连洒在地上的血都被舔得干干净净,自然看不到尸体。

但这些张傲秋当时不在,所以也不知道,现在听狼王问起,本想说是不是啸月狼太过神勇,一只都不曾损失,但听狼王口气好像又不是,知道这其中必有蹊跷,想了想也就闭口不答。

狼王也没想着张傲秋回答,眼神愣愣地望着远方,半响后接着道:“我们啸月狼寿命悠长,但繁衍受限,所以族群中的每一只啸月狼都是亲如兄弟姐妹,从小一起长大,互相照拂百多年。

也正因为如此,可能我们身体每一部分,对其他兽类来说,都是相当于神药,所以每一只牺牲的啸月狼都成了那些豺狼的腹中餐。

本来弱肉强食也无可厚非,我们也不是没有扑杀其他野兽,但那些只是为了生存,而像那些豺狼,为了利益而进行灭族扑杀,则最是可恨可杀。”

张傲秋听狼王说的这些,算是听明白了,狼王并不是不同意他的想法,而是心有不甘,想要报仇。

既然是这样,倒还好说,张傲秋想了想后道:“狼兄,正如你所说,你们啸月狼繁衍太过漫长,损失一只,力量就少上一份。

但豺狼躲在冬季产仔,每胎产三到六仔,最多为九仔,一到两年就会成年,就算你现在让它们元气大伤,但只要让它们逃脱几十上百只,四五年后就又是漫山遍野的一片。

而且豺狼行动敏捷,善于跳跃,原地可跳到一丈多远,借助于快跑,能跃过两丈宽的沟堑,也能跳过一丈高的岩壁,其灵活性甚至胜于狮、虎、熊、狼等猛兽。

所以若是长久对耗下去,我可以跟你断言,迟早有一天,你们啸月狼族会被那些看不起眼的豺狼给灭族。”

狼王听完,急速喘了几口气,由自不甘心道:“你说的没错,只是……。”

张傲秋见了安抚道:“狼兄,你是狼王,最大的责任保持种族的繁衍昌盛,而不是带着种族走向灭亡。”

狼王听了,半响后才缓缓点了点头。

张傲秋见他同意,接着道:“其实报仇也很简单,我们可以分两步走,若是你同意搬迁,那我们就要想一些办法,因为你们啸月狼外形太过震撼,所以还是隐秘一些为好。

要想做到隐秘,那还需要些时间准备,而在这段时间内,我可以协助你们缴杀那些豺狼,特别是那个豺狼狼王,这样岂不是一举两得?”

狼王听完,眼睛顿时一亮,点了点头道:“有道理!”

想了想接着道:“你的提议我同意,至于怎么迁移而不被发现这个我也不管,我只有一个请求……。”

张傲秋闻言笑了笑道:“狼兄不要搞得这么正式,有什么你直说就是。”

狼王听了,跟着也是咧嘴一笑,点了点头道:“小狼现在已经血脉觉醒,可以说是进入了神兽的初期,但要想真正成长起来,则必须进过无数次生死搏杀,这样才能彻底跟那被束缚久远的力量融会贯通,所以我想的是想让小狼以后跟着你,不管是在哪里。”

张傲秋一听,心头一喜,本来他身边就有那两条宝贝黑蛇,还有狼骑军,现在又多了个进入神兽的小狼,以后又是一大助力,自然是求之不得。

只是小狼毕竟是通灵神兽,不像人狼,可以直接洗脑,然后命令,要想跟小狼真正齐心,还是要他自己愿意。

这个念头想过后,张傲秋笑了笑道:“你这个想法我是不反对,不过现在小狼长大了,既然我们有这个决定,但也还是要经过他自己同意,这样才能……。”

说到这里,张傲秋故意停顿一下,狼王一听就明,点了点头道:“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