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六十一章 天罚之力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红芒虽然变弱,但张傲秋依旧不敢掉以轻心,丹田内真气输入不断,同样太极圆环也是旋转不休,现在已经是最后关头,可不能阴沟里翻了船。

形同虚影的红芒坚持了没多久,最终变得透明,跟着“嘭”得一声清响,化为漫天红点,散落在识海各处。

至此危机才终算解除,但太极圆环依旧不停,将那散落的红点带着神识同时吸入,炼化,然后再吐出,跟着再吸入,再炼化,再吐出,依次循环不休。

这样的情况一出现,张傲秋立即知机地关闭了外部灵气的纳入,丹田跟识海的循环也跟着隔断,以免那些红点波及范围变广,同时也可以减轻太极圆环的工作强度。

不过这个过程却是重复再重复,太过无聊,虽然有太极圆环代劳,但张傲秋依旧感到度日如年,只是又不敢离开,这红芒太过厉害,而且诡异莫名,如此异物,就是再小心也不为过。

时间一点点过去,那些漫天的红点也一点点开始融入神识中,直到最后完全变成识海中一部分,太极圆环才缓缓停了下来。

张傲秋见了,不由长出一口气,心头由自抹了一把冷汗,这次红白相对,虽然无声无息,但其间却是凶险万分,还好有惊无险。

只是这次出去,夜无霜那小妮子问起,又不知该如何应付?要是让她知道这都是自己好奇引起的,估计又是一通铺天的怒火。

一想到这,张傲秋就感到一阵头痛,跟着转念一想,这红芒这般厉害,现在也被太极圆环给炼化,有这样厉害的主强势加入,那以后神识不知又会有什么神奇功效?

念到这里,张傲秋顿时心情大好,拍了拍手,饶有兴致地在识海逛了一转,从上往下看,识海内翻滚的神识还真是五彩斑斓,蓝、绿、白、红、金,若是再加上青色跟紫色,只怕真能在这小天地里架设一道彩虹了。

张傲秋逛了几圈,此时识海内虽然色彩热闹,但其中却总让张傲秋感觉到好像有点什么不同,至于到底有什么不同,却是两眼一抹瞎,抓破头皮也想不明白。

想了半天没想明白,也就懒得再想,正如独叟所说,大道修行,本就是返璞归真,困了就眠,饿了就吃,浑浑噩噩是最好。

说到浑浑噩噩,还有什么能比过两眼一抹瞎的?

想到这里,独叟那老小子张嘴“白痴”的声音仿佛又在耳边响起,不由自嘲地笑了笑,同时心里担心时间久了,又让夜无霜担忧,遂将先前丹田跟识海的隔断放开,跟着意识回归本体。

张傲秋醒来,眼睛一睁开,狼谷内依旧暗黑一片,夜无霜、紫陌跟铁大可三人成三角形,围着他团团而坐,此时正打坐调息。

张傲秋一醒,夜无霜三人立生感应,同时睁开眼,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出奇的是夜无霜一言不发,而紫陌却凑过大头,迟疑半响,嘴角张了张,又缩了回去。

张傲秋看他那样子,不由好笑,转过身子看了紫陌一眼道:“紫大师,什么时候变得畏畏缩缩了?”

紫陌一听,“哼”了一声,抬眼瞟了夜无霜一眼后,再向张傲秋怒声道:“老子这是畏畏缩缩么?要不是……,哼,不识好人心。”

张傲秋知道紫陌没有说出的话是什么意思,一见他是真生气,当即“呵呵”一笑道:“紫大师是好人,这个我又如何不知?只是此事太过蹊跷,而且涉及到啸月狼自身的秘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就算让我说,也不知从何说起。”

张傲秋这话,算是答复,但又什么都没说,这一下勾起了紫陌跟夜无霜的好奇心,特别是其中还有“秘密”两个字,这就更让其欲罢不能了。

张傲秋一看这两个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心里暗自一笑,跟着道:“狼王现在怎么样了?”

夜无霜一听,立即回道:“狼王早就痊愈,现在已经可以如常活动了。”

张傲秋闻言不由捎了捎后脑勺,诧异道:“这么快?这家伙恢复力也太厉害了吧?”

紫陌听了,在旁不由嘀咕道:“厉害?厉害个毛,都快一个月了,就算是死耗子也生龙活虎了。”

说完屁股又往前挪了挪,凑到近前,四周望了望跟着小声道:“秋哥,你刚才说涉及到啸月狼自身的秘密,是什么秘密啊?”

张傲秋见了,拍了拍紫陌肩膀,却是脸色一正道:“阿陌,师父曾跟我说过,这世上你没见过的东西,并不代表他不存在。”

说完叹了口气,沉默片刻后又道:“人与神的差距,当真犹如星火比皓月,以前总是笑别人如井底之蛙,现在看来,这井底之蛙还是我们自己。”

张傲秋这话,让紫陌听了一头雾水,转头狐疑地跟夜无霜交换了个眼色,“呃”了一声道:“秋哥,你到底在说什么?”

张傲秋闻言却是不答,站起身来,看着石台上趴卧的啸月狼群,眼中爆起一丝精芒,跟着又缓缓摇了摇头道:“此事待我跟狼王谈过以后,再来跟你们说。”

说完迈步往石台而去,刚一踏上石台,山洞内一条白影闪过,却是小狼。

小狼到得近前,围着张傲秋连转了三圈,脑袋不时在他腰间蹭过,表示其心中的欢喜。

张傲秋低头揉了揉小狼脑袋,却一眼看见它的双眼,虽然此时小狼眼中带着满心欢喜,但眼珠却是一片血红,这种血红,跟狼王丹田内看到的那个丝网里那团红色,颜色一模一样,不由心中一动,转头望向身旁的山洞。

而此时在山洞口,狼王跟狼后并排站立,同时目光灼灼地望着他。

张傲秋神识一动,发出一声呼唤后跟着道:“狼兄,我有些事想要问问你。”

狼王闻言点了点头道:“正好我也有些事要问你。”

说完转身往外而去,而一旁的狼后则对着张傲秋前肢跪曲,脑袋低垂,以示对张傲秋救命之恩的感激。

张傲秋见了,急忙上前几步,到狼后身前,蹲身虚扶一把,同时冲她摆了摆手,意思是让她不要放在心上。

在张傲秋心里,已将狼王当成兄弟,狼后是兄弟老婆,所以狼后虽是异类,但这个礼节还是要守。

小狼见了,几步到狼后身旁,脑袋在其身上拱了拱,发出几声低沉的“呜咽”声,再抬头时,张傲秋已经跟着狼王走了不见身影。

一人一狼走入山林内一个僻静的地方,狼王转头看了张傲秋一眼,缓缓坐了下来道:“你想要问什么?”

张傲秋挨着狼王不远处坐下,也不收着,将他在其体内筋脉跟丹田内看到的情形及后来那缕红芒的事情一一细说了一遍。

狼王认真听完,却是久久不语,好半响后才叹了口气道:“我曾跟你说过,我们啸月狼的先祖曾是神兽,只是因犯错而被贬到下界。

只是这件事,却是上代狼王跟下代狼王间口口相传,族群其他并不知晓,之所以定下这个规矩,一是怕断了传承,第二也是怕消息走漏。

不过此事太过遥远,我也是只知道此事,但并不知其真假,那日我族遭受豺狼围攻,我身受重伤,跟内人命垂一线,当时小狼为救我们,体外红芒爆发,并能临空虚度,以红芒杀敌,在那一刻,我就知道了,这个传说恐怕是真的。”

小狼这个异象,张傲秋并不知道,但看小狼眼睛,已经猜到了一二,闻言沉吟片刻后道:“如若真是如此,可能小狼当时心情激越,在不自觉中打破了封印,如此看来,贬你啸月狼族的神人,当年估计没有下死手,而是给你们留有希望,只是看你们自己能不能自我血脉觉醒。”

狼王听了,眼神一亮,跟着接口道:“血脉觉醒?不错,这个词用得恰当。”

顿了顿却叹了口气,接着惋惜道:“你刚才所说我体内筋脉跟丹田的状况,我想十有八九跟你猜测的那样,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除了小狼,还没有一只啸月狼成功血脉觉醒过。”

张傲秋闻言笑了笑道:“前面没有,现在不是有了么?”

跟着又是一皱眉道:“如果真如我想的那样,那团红色如心脏跳动的东西,就应该是本属于你们的神力,就像我们修行的真气一样,只是被神人给封印了,既然这样,那进入我筋脉的那一缕红芒就应该是封印之力了。”

狼王听了却是一摇头道:“说是封印之力也对,但在我们啸月狼的传说中,这个叫天罚之力。”

“天罚之力!?”

“不错,天罚之力,只是以前我虽然知道这个词,但却不明白它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