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六十章 怪异红芒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跟狼王疗伤,夜无霜跟紫陌在旁守着,眼看狼王比起先前,情况要好上不少,还以为用不了多长时间,但哪知张傲秋手掌却是迟迟不松,不仅如此,脸上表情更是变化多端,先是惊奇,后来是诧异,跟着又变得骇然,直到现在眉头深皱,犹豫不决。

夜无霜看了,转头跟紫陌对望一眼,均看出对方眼中的疑惑,这是在疗伤了,还是在演哑剧?

张傲秋操纵真气停留不动,从上往下“看着”那个红色圆团,就像饿鬼看着一团肉,不吃上嘴,总觉得心有不甘。

一想到吃,就想到了夜无霜,跟着心中一动,就算这圆团被自己真气触发最后爆了,第一,外面有那么密集的一团雾气包裹,这个完全可以阻挡片刻;第二,狼王丹田如此广阔,又能消化不少;第三,就算还有外溢的,这不还有自己几人,说不定坏事变好事,还会另有奇遇了。

而一想到奇遇,脑海中立即浮现紫陌那张怒目金刚的模样,要是这次就这么错过了,估计这小子知道了也不会放过自己,算球,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想到这里,觉得自己说服自己的这个理由,还是蛮有道理的,这心思一定,也就不再犹豫,操纵这真气小心翼翼地往那红色圆团靠上去。

越是接近张傲秋越是紧张,待到绿色真气完全靠近,清楚的感知到那红色圆团外表,皲裂出无数的细缝,那么多细缝连在一起,就像一层蛛网一样,而透过细缝,清楚看到里面红彤彤的一片。

那红彤彤的一片,给张傲秋此时的感觉,就好像是一种有意识的生命力,只是被外面这层蛛网束缚,拼命想要挣脱,但始终又挣脱不出。

这种感觉很奇怪,但却很清晰,此时在张傲秋心中已经有一种模糊意识,啸月狼先祖是神兽,因犯错被贬下凡间,一身神力被束缚住,而眼前这红彤彤的东西很可能就是那被束缚的神力。

这个想法在心头转了几遍,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既然是这样,那怎么也要帮上一帮。

想到这里,张傲秋把心一横,将那一缕真气往那外表触去,刚一接触到,灵觉立即闪过极其危险的骇然感觉,让张傲秋在那一瞬间感到寒毛倒竖,心里咯噔一声,糟糕。

在真气与之接触的地方,一股红芒顺着真气直逼过来,张傲秋见此,当机立断,将留在狼王体内的真气切断,即便如此,还是慢了一步,那一股红芒有一缕透过手掌进入筋脉,同时一团红芒在狼王体外一爆,如同一个血红的气罩一般。

而在张傲秋手掌跟狼王接触处,暴起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波,这气波震力之大,竟将盘膝而坐的张傲秋生生震得平移三尺有余。

而狼王在那红色气罩的保护下,却是岿然不动。

这红芒跟气波起的突兀,把一旁的紫陌跟夜无霜吓了一跳,实在不明白,好端端的,怎么突然会搞出这么一出。

而再看张傲秋,却见其脸上出现如临大敌般的凝重,这种凝重,即便是面对死域人千军万马也不曾有过,两人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却知道眼下肯定是麻烦了。

那缕红芒一进入,就顺着张傲秋胳膊筋脉快速往上。

而在张傲秋筋脉里,一直有真气自动游走,红芒这外力一进入,真气不用张傲秋意识调度,自主叠起层层阻碍,想将其拦截并逼出体外。

但这些真气在红芒面前,却是半点用处没有,一路钻过,势如破竹。

这个情况,张傲秋还是第一次遇见,看来还下真是麻烦了。

不用片刻,红芒就进入识海,刚一进入识海,就直奔太极圆环而去,而以此同时,太极圆环滴溜溜地快速旋转起来,从其下端中部正对那红芒射出一丝白芒。

红白两色临空相遇,飞速向上的红芒第一次遇阻,速度瞬间降下不少,仿佛遇到极大压力一般。

而识海神识如海浪般掀起狂潮,纷纷往太极圆环狂涌而去,一进太极圆环立即被吸收,跟着化成白芒射出。

张傲秋一见太极圆环能克制那红芒,哪还不知机,立即调动丹田真气往识海狂涌,同时头顶百会穴跟双足涌泉穴打开,大肆吸收天地灵气做为补充。

张傲秋打坐吸收灵气极其霸道,特别是头顶百会穴,此时更是形成一个肉眼可见的急速旋转的漩涡。

这百会穴上的漩涡,夜无霜几人见得太多,平日里虽然也是霸道,但都是慢慢悠悠,不疾不徐,哪像现在,简直就是掠夺般的吸取。

加上刚才那突然暴起的气波跟红芒,再看现在张傲秋的表情,知道出大事了。

夜无霜一拍紫陌,两人一点头,盘膝坐在张傲秋身后,夜无霜接着张傲秋,紫陌则接着夜无霜。

三人出自不同的门派,真气修炼也不相同,但在黑月林张傲秋用真气引爆那怪兽内丹,几人就曾这样接力过,那时张傲秋怕内丹冲击太猛,将绿色真气输出,在几人筋脉内循环替他们修补筋脉,后来乾坤图反哺的时候又来过一次。

所以虽然修炼真气不同,但已有一部分同源,再加上有太极圆环这个变态的存在,完全可以将输进的真气炼化。

无心插柳柳成荫,收获的时间到了。

当下的任何一次努力,虽然在现在还看不出什么好处,但在未来不知是什么时候的那个点上,就会在你需要的时候,给你百倍的回报。

天道酬勤,厚德载物!

只是那一缕红芒太过厉害,仅仅就是那么细弱的一缕,太极圆环却将其炼化地极其艰难,仅仅这么一段时间,识海里的神识就已经消耗了一小半,而那红芒看上去依旧精神抖擞,不见多少消耗。

张傲秋此时心中略带一丝后悔,看来好奇真是害死人,都怪那个圆团团不按常理出牌啊,以前真气能引爆内丹,哪知现在却招惹这么一个棘手的家伙?

而且现在也不是坐在草地上,想要补充都没有外援,只是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也只能这样耗着,至于结果如何,那也顾不了太多了。

尽自己最大努力,做最坏的打算,只是这最坏的打算,可能就是一切重头再来,如果是这样的话,不知那独叟老爷子回来后,又是怎样一个暴跳如雷?

这红芒的架势就是奔着太极圆环来的,两者一看就不对付,只是奇怪的是,这家伙怎么知道识海里有这么一个太极圆环的?而且这家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跟太极圆环之间又会有什么恩怨?

一个疑问接一个疑问,搅在一起更成了一团乱麻,看来这事还要等拿到乾坤图后再好好问问独叟这老爷子。

正在张傲秋担心的时候,夜无霜两人内力送到,张傲秋心中暗念一声:阿弥陀佛,乖媳妇,好小子。

剩下的也就是水磨工夫,只是识海的神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这水磨工夫,磨得实在太过胆战心惊,就连张傲秋这样的心性,也是一直手心捏着一把汗。

识海中的神识消失一点,丹田内的真气就补充一点,包括紫陌跟夜无霜输进来的内力,只是这下太极圆环有的忙了,一边要炼化输进来的内力,一边还要对付那缕红芒,滴溜溜转得快成为一团虚影。

对这情况,张傲秋也只能在旁干看,炼神术他连个毛皮都没学到,更不谈如何操作太极圆环了。

要是有独叟那老爷子在,也许就不会这般束手无策。

还真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

时间在胆战心惊中一点点过去,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那缕红芒终于开始慢慢变得暗淡,颜色由深红变成血红,后来又是鲜红,再然后就是慢慢变得形如虚影。

张傲秋到此才总算是大松了口气,转头一查丹田容量,见还有一半可用,遂切断背后夜无霜两人的真气输入。

自己真气耗干,找个草地坐一坐就回来了,而夜无霜跟紫陌可没有这个本事,要是消耗太狠,一时半会怕缓不过来。

张傲秋背后穴位一封,夜无霜跟紫陌立即感应到,知道危机已过,当即都是心神一松,同时垂下双手,闭目打坐调息。

而外面的那场战斗,早已接近尾声,剩下的就是啸月狼群在小狼的带领下,清扫战场,铁大可则回转回来,在张傲秋等人身旁守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