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五十九章 狼王丹田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夜无霜几人在慕容轻狂的严压下,医术学的虽然没有张傲秋那般出类拔萃,但这些简单的基本功却是打的扎实。

只是狼王失血过多,脸容变得苍白,虽然昏死,但呼吸急促,身体触手冰凉。

出现这种情况,夜无霜跟紫陌也是束手无策,就算他们医术再高,也不可能将流出的血再重新输到狼王血管里。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寄托张傲秋这个神医真配得上这个称号,能起死回生。

旁边的狼后也是通灵,见夜无霜跟紫陌眉头深皱,知道此事棘手,搞不好狼王就会命丧当场,嘴里“呜咽”不停,围着狼王团团打转,见始终不能将其唤醒,不由抬头看了夜无霜一眼,前肢屈跪,脑袋对着夜无霜不停触地。

狼后这是跪求,看得夜无霜心头一酸,特别是狼后看她的那一眼,满满的都是乞求,心中第一次泛起一丝无力感,上前一步,蹲下身子将狼后扶起,对它默默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

狼后见了,眼中闪过一丝绝望,沉默片刻后却是眼神一定,透出一股决绝,碎步走到狼王脑袋前,低头将其嘴撬开,然后卧下身子,对着自己右前肢用力一口咬下,看着鲜血流出后,将伤口放到狼王嘴里,用自己的血来喂它。

夜无霜见了,心头更是一堵,转头对紫陌道:“阿陌,快去将阿秋唤回来。”

紫陌闻言微一点头,起身快步而去,到狼谷边,一个腾身,沿着张傲秋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片刻后,山林深处传来一长三短的夜枭声,这是他们几个约好的紧急救命暗号。

夜枭声由近而远,速度极快,显示紫陌正在全力奔行。

狼后的血流入狼王嘴里,不知是血腥味的刺激,还是真有疗效,躺在地上的狼王竟缓缓睁开了眼睛,一看狼后用血喂它,立即将嘴挪开,微微抬起头,看了狼后一眼,然后决然摇了摇头。

这个动作虽小,却耗掉了狼王刚刚积攒的那么一丝气力,跟着又是双眼一闭,昏了过去。

夜无霜见了,连忙撕下一块衣襟,对着狼后伤口洒下一层止血散,然后小心包扎,只是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剩下的就是不可知的等待。

一顿饭功夫后,狼谷外传来一声长啸,夜无霜闻声赫然站起,眼望着来声的方向,眨眼间张傲秋身影出现在眼前。

张傲秋一看眼前情况,不待夜无霜开口,立即盘膝坐下,右手搭在狼王身上,深吸口气,一缕绿色真气调出,往狼王体内探去。

真气刚一进入,张傲秋就不由自主“咦”了一声。

狼的筋脉与人不同,但毕竟都是活体,筋脉走向大同小异,只是现在让人惊奇的是,狼王体内筋脉居然全部通透,就连最细部的筋脉都是如此,没有半点渣滓,但又空空如也,就像建设齐整的村落,道路四通八达,没有任何阻碍,但就是没有一个人一样,显得异常诡异。

人在母体的时候,是先天呼吸,筋脉相通,一旦脱离母体,就由先天转为后天,任督二脉自然隔断,而修行就是借助外力,也就是真气,强行打通这些阻隔,逆天行事,最终打破这个世道的规则,破碎虚空。

若是一个修行者,体内筋脉像狼王这样,那表示着他已经走到这个世间的终极。

只是让人想不通的是,为什么筋脉通透,但却又空空如也了?

探入的真气四下游走,如走康庄大道,根本不用费力,而且绿色真气最具疗伤奇效,从内往外温养,用不了多长时间,不仅狼王外部伤口快速愈合,就连体征也稳定下来,从表面上看,狼王呼吸开始变得平稳,触手之下也不再是冰凉,只是失血过多就需要一段时间的静养。

这样的效果,说起死回生有点夸张,但至少将狼王徘徊在鬼门关的一脚给拉了回来。

疗伤完毕,张傲秋却不急于撤回真气,而是调头往下,直逼狼王丹田所在,想要一探究竟。

丹田是最神秘的部位,有内宇宙的说法,丹田分上中下三丹田,上丹田为督脉印堂之处,又称"泥丸宫",中丹田为胸中膻中穴处,为宗气之所聚,下丹田为任脉关元穴,脐下三寸之处,为藏精之所。

古书有云:"脑为髓海,上丹田;心为绛火,中丹田;脐下三寸为下丹田。下丹田,藏精之府也,中丹田,藏气之府也,上丹田,藏神之府也"。

人的元气发源于肾,藏于丹田,借三焦之道,周流全身,以推动五脏六腑的功能活动。人体的强弱,生死存亡,全赖丹田元气之盛衰,对于修行者来说,下丹田最是重要,是"性命之祖,生气之源,五脏六腑之本,十二经脉之根,阴阳之会,呼吸之门,水火交会之乡。"

真气一探入狼王丹田,张傲秋就被所探知的情形完全震撼住,狼王丹田范围之大,这股真气就仿佛突然一下进入巨人城堡一样。

这样浩瀚的空间,就张傲秋现在的修为,其丹田容量也及不过万一。

如此情景,让张傲秋当真是吓了一跳,半步化境修为,化境以下巅峰的存在,可以说是代表人的最高境界,但现在跟狼王一比,还真如萤火虫相比皓月。

张傲秋真气在狼王丹田肆意游走,越走越是心惊,同时一下又想到了乾坤图,自己一直在琢磨,什么样的修为能创造出那样的小世界,现在看狼王丹田,算是明白了一点,看来真如独叟所说,你不知道的并不代表不存在。

只是这如此大的空间,同外面的筋脉一样,空空如也。

张傲秋干脆将真气加大,索性一路往下,游走片刻后,终于在狼王丹田下方,感知到一丝异样。

这一丝异样,让张傲秋仿佛看到了之路明灯,真气跟着感觉迅速再往下,片刻后,那丝异样越来越浓,看来是找对了方向。

大方向一定,张傲秋却变得小心起来,当初在黑月林,机缘巧合吞食那怪兽内胆,曾也是用真气试探,只是那一次若不是夜无霜等人见机快,差点就爆体而亡了。

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小心方使得万年船。

一股真气收回,只剩下一缕,缓慢往下,不多会就“看见”在狼王丹田最底部,出现一个如雾气弥漫的气团,雾气上下翻滚,但又始终不脱离那个范围,越往里越密集,就像一个气茧一般。

张傲秋操纵那一缕真气,远远地围着气团四周打转,转了好半响,也没有看出什么端倪,遂停了下来,想了半天,只是想来想去,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而现在独叟又不在,想找个高人问下也不能,张傲秋徘徊了半天,没有办法,也只有进去一探究竟了。

真气小心往下,对那雾气一触即收,如此试探了几次后,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妥,胆子也就大了起来,真气直接深入雾气之中。

只是一深入立即感觉到难度之大,越往里阻力越大,感觉就像在泥淖中前行,而且还有种越陷越深的趋势。

这样的情况,让张傲秋意想不到,但越是这样,就越激起他的好奇心,要是就这样退出了,那以后的日子恐怕都会食不甘味了。

一缕真气重又变成一股,生生挤开迷雾,形成一个绿色通道,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张傲秋突然感觉前面压力一空,知道这是终于是穿透了这个该死的气茧。

气茧,还真是个茧,还重来没有见过这般密集难行的雾气了。

真气一透,下方情景又是一变,在这个气茧正中,一个拳头大小的红色圆团出现在感知里。

这个红色圆团,颜色比血红要深,而且还不是静止不动,而是时而涨大,时而缩小,就像心脏一般,只是没有“砰砰”跳动的声音。

张傲秋看了又是一愣,在他先前对这迷雾内有着各种想象,但绝对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情形。

圆团外表呈现出来的颜色,红得太过深沉跟妖邪,总给人一种诡异莫名的感觉。

张傲秋这下又变得犹豫了,感知到的这个红色圆团,灵觉中总感到一丝不妥,但到底有多不妥,又只是模模糊糊,不像以往,灵觉反应的都是一清二楚。

感觉模模糊糊,那就是好坏各半,既然好坏各半,以张傲秋的性格,那就有一做必要,而且在这里犹豫不决也不是个办法,跟着转念一想,这东西又不是在自己丹田内,就算有什么危险,断掉这股真气不就没事了么?

想到这里,心神一松,真气刚想往前,突然又想到自己是没事了,但要是真气一探,跟上次那个内丹一样,突然一爆,那狼王可不就招罪了么?

招罪还是小事,现在狼王昏迷不醒,连个基本意识都没有,这红团要是一爆,连个引导都不能,那时可就不是招罪,而是直接要命了。

这下可难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