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六十八章 承诺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本没想把后一步计划现在就告诉苏起,虽然他救苏起的那一次,两人之间有过一个君子之盟,但那只是让苏起承诺在死域人一天未赶出中原,苏起部落就一天不能对中原用兵,现在既然紫陌已经挑明了,也就没必要遮遮掩掩了,只是见苏起一脸发懵的表情,也就干脆坐下来等他醒过神来再谈。

等紫陌将一壶茶水喝干,才见苏起大出一口气,然后一脸正色地望着张傲秋,幽然道:“你可知一个统一的草原,对中原来说意味着什么?”

张傲秋听了,不答却是一笑道:“岭南张家在岭南一家独大,势力根深蒂固,张家历代先祖都想更进一步,想要臣服岭南其他各族,这其中有过战争,也有过联姻,但最后都失败了。

我在岭南的时候,也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我参加过一次苗族的篝火聚会,在那次聚会上,我第一次接触苗族,他们的歌舞是那么优美,他们的文化跟风俗也同样是那么富有魅力,我娘亲跟我说,若是天下都按你的习惯来做,书同文,车同轨,你又如何能听到或是看到这些美妙的东西?

天下所有的战争,追根究底,无非就是利益,草原如此,中原也是如此,所以在岭南,我决定跟岭南各族做到相互平等,利益共享,于是事情就很简单地解决了,若所有人都能够通过和平交换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又何必去争来争去了?”

张傲秋这一席话,听得夜无霜频频点头,在圣教,杨月华就是很好的例子。

苏起听完,先是点了点头,跟着又一摇头,叹了口气道:“你的想法是好的,但你可知世上有很多人的心,就像那无底洞一样,是怎么也填不满的,得到整个中原,就想得到整个草原,反过来也是一样。”

张傲秋闻言“嗯”了一声道:“你说的没错,这样有野心的人不在少数,但是我想,若是大多数人都向往和平,能在同样能够接受的规则下,通过自己的劳动谋取幸福,那么这些人也翻不起多大的浪花,再说了,即便是真翻起来了,我们手上的兵马也不是做摆饰的。”

张傲秋所说,在历史上早有先例,每次天下大乱,都是从民不聊生开始,然后在有心人的操纵下,形成趋势,若天下人人都生活富足,又有谁愿意跟你去造反?

张傲秋说完,夜无霜在旁接口道:“阿秋这个想法我赞成,这其中可能会遇到不少的阻力,听到不少反对的声音,但是不去做,又怎么知道不会成功了?”

苏起听完,双手按住石桌,霍然起身道:“好,既然你们有如此诚意跟信心,我苏起若再推三阻四,岂不是成了怕事之人?而且我现在也可以跟各位承诺,若我一统草原,一定跟你们世代友好相处,至少不会主动兴生事端。”

顿了顿接着道:“草原十八部落,现在已经是水火不容,但跟我部落还算交好的有三个,我们这四家虽然谈不上共进共退,但至少不会第一个对其他家发动攻击,而我部落的势力,虽然算不上最强,但要是死磕的话,至少也能抵住任意中等势力的三家联手进攻。”

张傲秋听完,低头沉吟片刻后道:“这已经很不错了。”

紫陌在旁却是不以为意道:“秋哥,这有什么好想的,本大师就一个办法,擒贼先擒王,先以雷霆手段分次剃掉那些蹦哒最欢的,远交近攻。”

夜无霜听了一拍手道:“阿陌说的不错,再说了,我们有玉牒这个圣物在手,至少是明面上的共主,那时就算出兵也是在情在理,我想其他人也不会蠢到伸头去接这个石头,至于如何攻击又不损失自己实力,有我们秋帅在,那还不是妥妥的?”

夜无霜话音刚落,紫陌就伸过头来,一脸慎重地看着她道:“霜儿,你是什么时候学会这种拍马屁不着痕迹,还能软硬兼施的?”

夜无霜一听,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滚!”

正说着,亭外传来一连串脚步声,四人转头一望,却见陶管家带着陶翠翠走了过来,还没到跟前,陶管家就一揖到底道:“小老儿见过少爷,少夫人,陌少爷,苏公子。”

陶翠翠一见爷爷行礼,连忙低头跟在后面,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张傲秋最怕这些礼节,起身上前几步,扶起陶管家道:“跟你说多少次了,在家里别讲这些个规矩。”

说完怕陶管家不依,转头对陶翠翠道:“翠翠,等会你去知会一下宅子里的其他人,今个晚饭我们大家一起吃,全都要来,越热闹越好。”

陶翠翠低头应了一声,再次行礼才转身而去。

张傲秋看着陶翠翠走远,突然问道:“陶管家,我看翠翠年纪也不小了,可有许配人家?”

陶管家听了一愣,跟着却是苦笑着一摇头。

张傲秋看他这脸色,想了想道:“可是因为云公子那件事?”

陶管家一个普通小老儿,在这临花城,若不是张傲秋将他爷孙俩照着,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样,云凤阁那次当街调—戏,对一个女子清白已经是说不清楚了,再说云凤阁可是城主之子,一般人家就算不介意女子清白的事,但又有哪个敢来提这个亲?

所以对张傲秋所问,陶老儿却是不敢回,苦着脸一声不吭。

张傲秋见了,拍了拍他肩膀道:“陶管家,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你孙女,我们家翠翠,可是一品诰命夫人的命,你就等着以后享清福吧。”

张傲秋这话,让陶老儿听了更是一懵,好半响才明白过来,一时只觉得天旋地转,双膝不由一曲,跪倒在地,重重地磕了个头大哭道:“少爷,我的少爷啊,小老儿……,小老儿真是无以为报,无以为报啊。”

云凤阁现在改过自新,更是率兵入杀场,就是要将功赎罪,以后功成名就,一品将军又有何难?

况且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浪子回头更显得可贵。

陶老儿现在可是小先生府上的管家,经常跟城主府的人打交道,这些事情早就听说过了,他本就是善良忠厚之人,因张傲秋的原因,对城主府的怨恨早就消散,也就不再想着那些不堪的往事。

只是陶管家跟陶翠翠爷孙俩相依为命,孙女就是他的命根,自己已经年纪大了,若是哪一天过不了那个坎,而孙女的终身大事还没有解决,那就真是死不瞑目了。

现在这事不仅能够解决,而且还是这样解决,一品诰命夫人,这是该要积多少福啊?而这个福,都是少爷给的啊。

陶管家这一跪,张傲秋还真是没有想到,连忙上前一步将其扶起,一脸苦笑道:“老人家,你再这样,可是不想让本少爷进这个门了?”

到了晚上,自然是一屋热闹,陶翠翠也听陶老儿转话,对张傲秋更是敬畏加感激,见到他连手脚都不知往哪放,搞得张傲秋又是一脸郁闷。

第二日一早,几人分头行事,张傲秋跟夜无霜就直接到码头上船直奔天水城,乾坤图正藏在天水与凉宫两城之间的一个秘密山洞里。

苏起的宝贝玉牒就放在乾坤图内,张傲秋说的要办一件事就是取回乾坤图。

这一路顺风顺水,仅用一天半时间就赶到,这个山洞处于深山最高峰,不要说人了,就连鸟都很少过来。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这样的稀世珍宝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山洞不大,但也能容下至少五十人的样子,在这没有水只有风的深山老林,能天然生出这样一个山洞,也是夺天地造化。

乾坤图放在山洞最里面,悬空而置,散发出丝丝黄芒。

张傲秋跟夜无霜在旁看着,虽然这样的情景见过很多次,但每见一次,就感慨一次,特别是张傲秋见过狼王丹田跟小狼识海,知道人与神的差距,更是感慨万千。

进入乾坤图,没想到所有人都在,上次跟玄阴,玄阳几人分开,在外面虽然只是短短几个月时间,但在乾坤图内,则又是将近千年的时光,恍若隔世,见后自然好一番亲热。

而那龙涎果树则又不知结果多少次,在没有人为干扰的环境里,静静繁衍,现在已经是一片森林般的存在。

而现在正是龙涎果又一次成熟的时候,当真来的早不如来的巧,满眼的龙涎果,挂满树枝,就连那空气中都散发着醉人的清香。

独叟这老爷子,多日不见,本体显得更加凝实,若不是张傲秋两人知道内情,乍一看,还以为是个真人。

而元神则是更加内敛,给人一种不动如山的感觉,玄阴,玄阳两个倒是变化不大,还是宛若少年的模样。

众人寒暄完毕,张傲秋则将这段时间的经历跟独叟详细叙述了一遍,特别是啸月狼丹田跟识海一事,更是说的详细,因为当初独叟曾教过他一部分炼神术,只是后来有了元神,也就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