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五十八章 血脉觉醒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小狼迅速回头,想要将嘴里的豺狼甩掉,哪知刚才用力过猛,狼牙卡在豺狼脖颈的骨头里,一时竟挣脱不掉。

旁边的豺狼趁小狼狼嘴受力转动不灵,见机前后左右发动攻击,小狼被逼无奈,一个旋身,以嘴里叼着的豺狼做武器,将周边的豺狼砸开,但这样的攻击比起尖牙跟利爪来说就差了很多。

三圈下来,小狼自己被自己转得头晕,脚步变得踉跄起来,左前的两只豺狼趁它扭头过去,向其后脖颈部位狠命咬过去,小狼此时已晕头转向,根本无力察觉,就在这要命时刻,后方一条白影飞快扑过来,强壮的身躯直直撞向那腾身临空的两只豺狼。

相救的正是狼王。

那两条豺狼被撞的“呜咽”一声,直接往石台外飞去,而狼王这一下却用力过猛,收不住势子,在石台边一个踉跄,后面的又两只豺狼跟着飞扑过去,狼王见了想要回避,但已是有心无力。

飞扑过来的两只豺狼,四爪伸出,在狼王后腿及右腹拉出长长四条血口,鲜血彪起的同时,身子被撞得一个趔趄,打横地被撞飞台下。

狼王身上彪出的狼血,如同一剂催杀的猛药,让台下四周的豺狼急聚过来,等着狼王身子落地,就好抢食一顿。

狼王毕竟是狼王,临危却是不乱,身在空中一个翻身,以背脊朝下,利用自己比豺狼强大不少的身体,“嘭”得落地,将下面张牙咧嘴的豺狼顿时砸翻了四五只。

跟着借力一个翻身,左爪弹出,对着前的三只豺狼一爪拉过,生生将其眼珠扣出。

那三只豺狼只觉右眼一阵剧痛,惨叫一声,身子本能往后狂撤,即便后面扑上来的是同类,依旧不管不顾地猛退,两相撞了个正着,顿时引起一股小小的骚乱。

狼王见此,身子不退反进,速度提到极致,跟着那三只豺狼身后,双爪连挥,不再专注杀敌,而是像刚才那样,只伤豺狼眼珠要害部位。

骚乱越大,才越能找机会再返回石台,在石台上虽然也是危机四伏,但那毕竟还有其它啸月狼可以互相照顾,而现在台下,形成孤军,此下虽然勇猛,时间一长,却是必死之局。

后面的豺狼见狼王一意向前,就想在后面偷袭,但奈何狼王速度太快,一时竟追击不上,正着急在,却见前面白影一闪,却是狼王突然调头杀了回来。

冲在前面的豺狼被这一出搞得一下懵圈,还没反应过来,狼王强壮的身体已经蛮横地冲了过来,将身前的豺狼冲得七零八落。

几个起落,就已接近石台边缘,借着早已堆满尸体的肉坡,狼王后腿用力一蹬,身子腾起,眼看就要前爪落上石台,此时却异变突起,右后争相扑过来的豺狼,有一只突然用力跳起,右爪向上举起,锋利的爪尖刚刚触到狼王下腹。

在这高速下,下腹就像被利刀划过,顿时血光爆泄,还好狼王吃痛及时一收下腹,没有被当场开肠破肚。

狼王虽然避过重伤,但这一下也让它顿时如泄了气的圆球,身子从空中重重摔下,沿着肉坡几个翻滚,洒下一路血迹。

狼王知道已到生死关头,顾不得伤痛,落地跟着一个翻身,刚刚站稳身子,周边的豺狼嗅到狼血腥味,如同发了疯一般,不要命地往狼王身上直扑过去,就这一眨眼的功夫,狼王后背上就扒上了四五只豺狼。

扒上去的豺狼,来不及用牙去咬,狼爪不找目的地乱抓,顿时让狼王又添新伤。

狼王吃痛,身子猛地一抖,将那几只豺狼抖落,还没等下一步动作,周边的豺狼又疯狂扑了上来。

就在这危机关头,石台后的山洞传来一声悲啸,啸声中一条白影闪电般窜出,在石台边一个转折,后腿用力,合身往狼王方向扑去。

狼王闻声却是一声急吼,身子仿佛一刹那注满力量,右爪爪尖含恨扫过,将前面的豺狼眼珠拉下,同时急切回头一望,眼神中带着愤怒跟一丝绝望。

飞扑过来的正是狼后。

狼后身子一落,张嘴将狼王身上的一只豺狼一口咬中,扭头用力一甩,跟着右爪对着身旁的围上来的豺狼挥过,在豺狼的惨叫声中,极速跟狼王靠拢。

只是狼后关心心切,不知及时扩大战果,一心只想救出狼王,没有提防右前方一只豺狼偷袭,幸好闪避及时,但依旧被那豺狼前爪划中眉心,跟着斜斜拉过鼻梁,虽然避过眼睛要害,但鲜血一溅,花了视线。

视线一花,身形自然而然慢了半拍,在这瞬息万变的战场,任何一个小小的失误都可能导致万劫不复。

眼看狼王狼后就要命丧当场,石台上突然传来一声震彻山谷的长啸,啸声中带着一股无上的威压,如同万兽之王驾临一般。

这股威压起的突兀,而且强大至极,让鏖战不休的双方不由自主同时停顿下来,齐齐转头望向石台。

这声长啸却是小狼所发,此刻它黑白的狼眼变得血红,身上蓬出一圈红芒,远远望去,当真犹如神兽一般,红芒内的身子就那么一跃,仿佛穿越了时空,看着四肢在空中落下,却如踏上平地,临空迈步而来。

狼王看到此情形,眼中爆出一丝不敢置信的狂喜,竟一时忘了借机脱身。

小狼在虚空中两步就跨到狼王上方,右爪临空一挥,五条肉眼可见的红芒从上往下,擦着狼王身体划过,三丈距离的豺狼被无声切开,鲜血狂喷,彪起一道血幕。

小狼一击得手,身形不停,在虚空中奔行入电,三个呼吸间,狼王身边围攻而来的豺狼被清缴一空。

周边的豺狼见了,眼中不由自主露出一丝恐惧,身子同时往后退,石台上的啸月狼趁机下手,将石台重新抢了回来,跟着迅速结成圆环。

小狼见下面密密麻麻的豺狼退却,心忧狼王跟狼后,急于回到它们身边,犯下跟狼后一样的错误,不知及时扩大战果。

小狼身体内能爆出红芒,这个连它自己也是一头雾水,临空虚度更是让它不知所以,这下心神一松,红芒毫无征兆的突然一收,身子如颗石头般直接栽了下来。

这一摔,来的太突然,连个准备都没有,一下把小狼摔得七荤八素,哼唧了好几声才爬起来。

刚才激烈的生死大战,突然一下停了下来,诡异的变得寂静无声。

正在双方僵持,狼谷外传来一声尖利的狼嗷,声音细高而急促,听了让人感觉极不舒服。

后退的豺狼闻声一阵骚动,眼神都望着面前的小狼,跃跃作势,却不敢进攻。

豺狼这个样子,让狼王也不敢乱动,生怕一点动作会让数以千头的豺狼突然发动攻击。

自己这边损伤不少,借机缓和一下身体也是好的。

狼谷外的狼嗷停下,见那豺狼依旧不动,细高的嗷叫声再次响起,只是这次却是充满了愤懑跟催促。

剩下的豺狼被这声音一催,再也按耐不住,舍弃石台上的啸月狼,不要命地向狼王这一家子攻过来。

擒贼先擒王,虽然啸月狼不是贼,但这个道理却是不错。

狼王眼看着黑压压的豺狼飞奔而来,心头泛起一丝无力感,咯噔一下,这下完了。

就在此时,谷外突然飞来四根树枝,树枝带着风雷之声,贴地飞行,将奔行的豺狼大军犁出四条血路,去势由自不停,“咄咄”几声,没入山岩深处不见。

这一变故,让豺狼本能地想惊恐躲避,但不待它们反应过来,又是四根树枝飞来,跟着一个满头白发的人影极速而来,身形一到,绿白刀芒亮起,一个旋身,三丈范围内的豺狼被绞杀一空。

来人正是张傲秋。

狼王见一条人影过来,虽没看清是谁,但已闻到气味,知道救星到了,心神一松,大量的失血让它再也坚持不住,“嘭”得一声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张傲秋杀了一通,谷口豺狼跟着四下血溅翻飞,却是铁大可一马当先,后面跟着夜无霜跟紫陌,三人毫不停留,片刻就杀到了小狼身边。

张傲秋见铁大可三人赶到,低喝一声道:“霜儿,替狼王止血。”

说完身形一纵,直奔谷外,那个豺狼狼王一定要铲除掉。

张傲秋身形刚动,跟着一条白影一闪,却是小狼,一人一狼此时心意相通,只是张傲秋是想清除后患,而小狼却是一心想要报仇。

夜无霜听张傲秋所说,也不答话,上前几步,简单查看一下狼王伤势,最严重的伤口还是腹部那道血口。

石台上的啸月狼见来了救兵,也不再守着石台,纷纷抢落下来,此时不报仇,更待何时?

夜无霜不管外面,右手一翻,一把短刃在手,将狼王下腹长毛割断,沉声道:“阿陌,骨针。”

紫陌闻言,应了一声,随手拾起身旁一只豺狼尸体,将腿骨剔除砸断,挑出其中一根细长的碎骨,就着长刀将其小心地削割成长针。

紫陌忙活的时候,夜无霜已经给狼王各处伤口抹上止血散,待紫陌递过骨针,就着刚才割下的长毛,拉成一条线,将狼王下腹被划开的狼皮捏拢,骨针上下穿梭,很快就将伤口缝合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