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六十七章 识破奸计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苏起所考虑的这其中,其一因为张傲秋他们本就要应付死域人大军这个祸害,同时还有来自中原内部的势力纠缠,已经忙得脚不沾地,想要他们抽出时间专门护送他会草原,也确实是有点难为人。

其二,因为这只是草原内部事情,跟张傲秋他们根本就是八竿子也打不着,强行让别人出力,特别还是这种一不小心就丢掉小命的事情,就算是自己想想,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所以苏起就想着凭自己的力量来解决,只是进入草原的关口也就那么几个,不用想也知道那里面肯定是布满了各式眼线跟伏兵。

而最后剩下的,也就是当年布下的那条暗线,这条暗线能起多大作用不知道,但起码还有一线生机。

只是苏起没想到的是,在张傲秋的预想中,是不仅要将他送回草原,而且还想将他送上草原之王的宝座,只是这个布置牵扯到后面大局,现在不方便透露给他知道而已。

说到这里,苏起深吸一口气,眼中露出深思的神色,好半响后才道:“这条暗线是我阿玛当年所布置,身边无一人知晓,就连我也是在他临终前被告知才知晓,这件事发生后,我一直在想到底是谁知道这个机密并将他泄露出去,只是到现在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张傲秋听了,沉吟片刻后问道:“你是如何知道这条暗线出了问题的?”

这个问题切中此事要害,因为这条暗线背叛,苏起事先是不知道的,就这么找上门去,只有三种结果,一个是身死,一个是活着,但已经被抓,剩下一个就是侥幸逃脱,但再怎么说,也绝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毫发无损地坐在这里。

苏起闻言,先是点了点头表示赞许,然后才道:“因为玉牒牵扯太大,而且这条线也好长时间没有动过,就算他们没有背叛,但会不会尽心,或者说有没有能力去办这件事都还两说,所以我必须要了解清楚后再来决定下一步该如何行事。”

顿了顿,苏起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接着道:“我的易容术,不说千变万化,但在没有携带玉牒的情况下,要有心瞒住其他人,还是有那么点信心的。

负责这条暗线的人名叫吉安,我到了那边,找到了暗线的地址,先是在其周围以其他几种身份的方式暗自观察,这样大概两三个月后,也并没有发现有其他什么可疑的人或事,但为了以防万一,就必须近距离接触,后来就以做买卖的身份亲自跟那吉安接触。”

紫陌听到这里,不由微一皱眉打断道:“做买卖?”

苏起闻言“嗯”了一声,跟着解释道:“这个买卖人的身份是早就做好了的,而且一直跟吉安有接触,我只是易容成那个负责人而已。”

夜无霜听了却是摇了摇头道:“你还真是胆子大,就算你易容术再高明,但交易之间的细节跟习惯却是改不了的,一个不谨慎,就会让对方看出破绽。”

苏起闻言笑了笑道:“你说的很有道理,当初定下这个身份,也就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以前的交易都是书信往来,人不露面的,而且这个生意往来,以前我在草原的时候就是由我负责,其中细节自然知晓。”

张傲秋点了点头,一摆手道:“你接着说。”

苏起端起茶杯又喝了口水,叹了口气道:“因为草原除了牛羊,其他什么都没有,所以跟吉安的交易也都是些日常用品,只是量大些而已,所以上次我过去的时候,也就是跟他谈些大笔货物的预订事宜。

吉安这人外表上看来一团和气,一看就是个生意人,他身边时刻跟着一个女子,这女子约二十四五的样子,长得端庄大气,但极会精打细算,口才了得,是个做生意的好手,也是吉安的得力干将,至少表面上是。

这样来回几次后,也没看出有什么不妥,最后犹豫再三,决定开始行动,我先是以另一个身份,将密件几经转手送入吉安手上,然后又以做生意的身份去见吉安,而就在那时,我发现事情有变。”

夜无霜听完,“哦”得一声疑惑道:“你是如何发现情况有变的?”

苏起闻言,眼中杀机一闪,半响后才道:“是态度。”

说完抬头看了张傲秋三人一眼,跟着道:“那个女子虽然是谈生意的人才,但平时对吉安都是恭恭敬敬,不曾有一丝逾越,但那件密件送到吉安手中后,我亲眼见到吉安极为小心地躬身对那女子说些什么,而那女子则是一脸寒霜,一幅高高在上的表情,虽然这个情景只是匆匆一瞥,但已经………。”

苏起说到这里,脸色一黯,身子一沉,仿佛整个人精气神都被抽空一样。

虽然避过了自投罗网,但这最后一丝希望也同时断绝了。

张傲秋见了,却是一笑道:“苏兄,不到最后一步,又何必这么快就气馁了?”

说完不待苏起问起,起身踱起步来,紫陌一见,顿时眼睛一亮,这小子一踱步,准有好事。

果然,片刻后,张傲秋转头看向苏起,认真问道:“苏兄,以你的易容术,若是仅仅只是将你自己送回去,你有多大把握通过那些关卡?”

苏起闻言一愣,半响后才道:“如果只是我自己,那至少有七成把握。”

顿了顿跟着道:“可是……。”

张傲秋听了一摆手打断道:“既然有七成把握,那基本上也就是板上钉钉了,就算有什么岔子,以我们几个的实力,对方就是有埋伏也不一定能讨什么好处,说不定……,嘿嘿。

我知道你刚才想说的是,若是玉牒不带回草原,那就相当于白忙一场,这方面你不用担心,总之只要我们能将你送回到你的部落,玉牒就一定会同步到达,至于怎么到达,我先卖个关子。”

苏起听完,一脸狐疑,转头看了紫陌一眼,却见这家伙摩拳擦掌,一幅迫不及待的样子,不由“呃”了一声,试探着问道:“不用商量一二?”

紫陌听了,侧过身子,一把搂住苏起肩膀道:“秋哥说有办法,自然是万无一失,还商量个毛。”

顿了顿接着道:“本大师对易容术也略知一二,既然苏兄对此也深有研究,要不等会我们哥俩一起切磋切磋?”

说到这里,突然脸色一变,奇怪地看着苏起道:“老子搂着你,你紧张个毛?又不是个女人,还怕本大师吃了你?”

夜无霜一听,跟着抬眼看了过来,还没等苏起说话,就听紫陌跟着道:“哎呀,还不说,你这小手看上去还真是滑若凝脂,雪白纤细,跟我们霜儿都有的一比了。”

苏起这会却是回过神来,伸手打掉搂着他肩膀的爪子,自自然然地伸出双手摆在紫陌面前,悠然道:“你也是修行之人,不知道若是玄功有成,就会驻颜有术么?我这算什么,你再看看你秋哥的手,那才真是晶莹剔透,细皮嫩肉了。”

张傲秋一听话题弯弯绕绕,最后绕到自己头上,不由没好气道:“净瞎说些什么了。”

说完转身看了看外面天色,脸色一正道:“明日一早,阿陌就到城主府去见云叔,我们毕竟一个多月没见了,也不知前方军情如何,你到了城主府,就留在那里,所有情报网你也熟悉,有什么事情,你自己定夺好了。

苏兄留在宅子里,做好出发前的准备,最重要的是,想清楚我们即将行动的路线及每个细节,分列成条,让每个人都熟悉。

而我跟霜儿,则去办一件事情,快则五天,慢则十天,等我们一回来,就立即安排出发。”

紫陌三人听了,均是一点头,夜无霜在旁提醒道:“这次去草原,你准备带那些人手?”

张傲秋闻言,沉吟片刻,不答却转向苏起道:“带多少人手,这要看苏兄的家底了。”

苏起听了一愣道:“我的家底?什么意思?”

紫陌听了在旁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道:“苏兄,秋哥的意思是,就算我们将你跟玉牒安然送回草原,也只是送回去而已,你也知道,草原现在有一教二宗跟鬼王谷的人插手,再加上你们草原各部落的世仇,想要凭玉牒就让他们臣服,那基本上是无稽之谈。

而我们的打算,是不仅要送你回去,还要助你一统草原,所以若是你家底厚,手上兵马多,我们就少带些人,若是你只是一个兵也少,马也少的穷光蛋,那就真要仔细斟酌斟酌了。”

苏起听完,整个人不由完全愣住,在他心中,能将玉牒安全带回草原就是万幸了,当然,这其中能不丢掉小命,那就更好了。

一统草原这样的大业,他自然想过,不仅是他,整个中原只有有点本事的人都想过,只是在现在的局势下,也就只能是想过而已。

而且有他安答的前车之鉴,就算想借助外力,也要三思而行,久而久之,也就熄了这个念头,因为你在惦记别人利息的时候,别人已经在惦记你的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