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五十七章 狼谷鏖战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狼谷。

在其环谷的一处涯尖上,两条白色的身影迎风傲立,长风吹过,带动雪白的长毛翻飞,远远望去,犹如两片随风舞动的锦缎,只是在这锦缎上,却随处都是星星血迹。

这两条白影正是狼王父子。

狼王风采依旧,气度却更显沉凝,倒是小狼多日不见,身子已经长开,虽然还没有达到身旁的狼王的高度,但精肉虬结,就算此时静立不动,却给人一种随时都会被攻击的强烈危险感。

此处涯尖,离地约五丈有余,处于狼谷偏右的最高处,由后方山体延伸过来,恰在山谷边沿处回收,形成一段细长而又扁阔的崖体。

涯尖的最边缘,其视野开阔,谷外百丈范围内尽收眼底,涯尖被周边密林团团遮蔽,虽处高处,从谷外看去,却是一片绿障,极其隐蔽。

此时已是午后,谷外天空云雾舒卷,一轮红日透过密云缝隙,洒下一片时断时续的斑驳。

山风渐烈,在谷口形成回旋,带来谷内一阵阵强烈的血腥味,这股味道让狼王不由眉头微皱,而让小狼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暴烈。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渐渐日头西斜,站立良久的小狼开始变得焦躁不安,脑袋不住地四下晃动,只是碍于身旁的狼王,不敢乱动,再过一会,干脆横身趴在涯石上。

谁知刚一趴下,山风带着一丝熟悉的气味传入鼻端,小狼立即一跃而起,嘴唇翻咧,露出深寒的獠牙,嘴里发出低沉而又短促的吼叫声。

在小狼察觉出异样的同时,狼王亦是鼻翼连续抽动,片刻后仰头一声长啸,跟着身子一顿,后腿用力,直接从五丈高的涯面一跃而下,身子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前爪在临空伸出的树枝上一点,后爪跟着收回,踏着树枝一用力,身子再次抛起,下一刻已稳稳落在山谷内的石台上。

后面的小狼紧随其后,但落地显得更为霸道,直接临空跃下,落地身子一顿,跟着后腿轻轻一点,轻松落上石台。

在狼王发出长啸声的同时,石台后狼群迅速集结,在狼王父子登上石台的时候,狼群已在石台上结成三道圆环,将后面的石洞牢牢护住。

狼王眼神环视一圈三道环弧的狼群,神色淡然却带着一股强大的自信,这一眼,顿时让骚动的狼群沉静下来,萧杀的气势迅速攀升,到达最高峰的时候,狼王才满意地微一点头,发出一声低吼,跟着缓缓转过身子。

而一旁的小狼却是虎视眈眈地紧紧盯着远处狼谷的边线,眼神中带着浓浓的仇恨跟一丝大战即来的兴奋。

而在石台下的狼谷内,横七竖八地躺着各种野兽的残尸,黑褐色的血迹犹如装饰一般,涂在山谷内大小岩石上。

可见之前在此发生的战斗之惨烈。

半盏茶功夫后,前方传来密集的奔跑声,顷刻间,在狼谷边线上出现黑压压的一片,这黑压压的一片中,以豺狼为主,期间夹杂着数量不少的野狼。

豺狼体型偏小,夹杂其中的野狼与之相比,显得要高大不少,但行进中,却是以豺狼为主,显然在这西北地界的兽界,豺狼以其群营游猎,凶残追逐的本性,再加上数量上压倒性的优势,稳稳处于扛把子的地位。

此时天色已经偏向黄昏,在这密林遮蔽的狼谷,光线更是暗淡,远远望去,前方那黑压压一片里,闪烁这千万点绿油油的光电,看上去格外瘆人。

豺狼喜在晨昏活动,此时真是它们攻击的最佳时机。

成片的豺狼在狼谷边略做停留,跟着四散向狼谷内平台极速包抄过来,顷刻间就将方圆两里范围的狼谷铺满。

一接**台,身材高大的野狼先一步发动攻击,一只身形强壮的野狼对着屹立在平台边缘的狼王腾身直扑过来。

狼王冷冷地看着那腾身而起的野狼,眼中闪过一丝讥讽,待到狼头刚刚冒出平台,前爪蓦然伸起,五只锋利的尖爪弹出,在空中划过一道残影,将那野狼从前腿到脑袋拉出深深五道血痕,血光暴起间,前爪跟着一顿,将硕大的狼头生生拍在平台的坚石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噗”响。

可怜那只野狼,临死前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尸身就翻滚着坠落平台。

张傲秋第一次前往圣教时走错了路,机缘巧合下相救狼王父子,之后与之相并寻找地图上的河道,曾试出以狼王那时的水准,已经达到了人修行的地境修为。

地境修为的狼王,若不是繁衍被限,种群数量太少,完全可以一统这西北兽界,不至于窝在这狼谷内举步维艰。

第一只野狼的死,不仅没有吓阻石台下的群狼,反而激起其凶性,一只只不顾性命地往上狂扑。

狼王见状,喉头发出一声低吼,外环的狼群闻声向前几步,离平台边缘一个错身的地方停下,外环拉大,狼群彼此之间的间距拉开,扑杀空间更大,同时腾出与第二环狼群之间的距离,给后面狼群足够的空间对付冲入的漏网之鱼。

狼王父子在外环居中而立,冲上来的野狼连个站身的位置都没有找到,就直接被上面抬起的狼爪给拍落下去。

第一波的冲锋带来大量野狼的尸身在平台下迅速堆积,很快形成一个倾斜的肉身坡道,给后面群狼提供一个垫脚的借力处,使得冲击更猛。

冲击野狼虽被拦下,但冲上来的强大力道,让外环啸月狼群受力不均,各处出现短暂的一前一后的错距。

就这么短暂的错位,却给身段矮小的豺狼提供机会,一冲破第一道防线,却不急于对第二环发动攻击,而是反身伸爪在第一环背后偷袭,偷袭的方式很简单,就是掏肛。

第二环啸月狼迅速补缺,速度虽快,但架不住豺狼数量太多,外环啸月狼多少被袭击到,首尾难顾。

此时豺狼大军的背后,传来长短不一的三声狼嚎,外圈攻击的豺狼闻声立即聚拢,留下一部分依旧散乱攻击,剩下的迅速汇合成一股股,犹如数股洪流般往前冲。

这样的冲击力道,比起单体就要强上不少,狼王见此,仰头一声低吼,第二环的啸月狼闻声上前,填补第一环的空缺,合力抵抗豺狼地冲击。

只是这样的群体冲击,啸月狼就算再神勇,在单点上的一两只也很难承受的住,受力往后退的时候,即便旁边的啸月狼拼命补救,但依旧有不少豺狼突破防护圈。

第三环的啸月狼跟着上前扑杀,但奈何破入的豺狼数量见多,不能一一防护周全。

豺狼里外夹攻,外环的啸月狼渐渐捉襟见肘,如此机会难得,豺狼抓住外环其中一只啸月狼分神顾及身后的机会,攻击的洪流一分为三,左右两路挡住旁边啸月狼的援助,中间一路则不要命地上前抓咬。

那啸月狼见此,立即左冲右突,想要摆脱困境好跟后面啸月狼汇合,但周边都是豺狼,出路被完全封死,不仅如此,身边的豺狼越涌越多,犹如深陷泥淖,连腾挪的空间都被挤光。

其中一只豺狼趁机下口,一口咬中其后腿,啸月狼吃痛一声低吼,翻身想要将那豺狼咬死,但周边的豺狼却不再给它这个机会,各处下嘴,咬中则死不松口,利用身体的重量,对其形成拖累,啸月狼渐渐承受不住,反应速度慢下来,其它豺狼趁机而上,将其死死拖到一边。

周边的豺狼见状,一拥而上,对准身子狠命撕咬,咬下一块肉,连毛带肉急切吞下,一狼一嘴,那啸月狼很快就被啃食一光,旁边赶得慢的,则凑过来将啸月狼洒下的鲜血一一舔食。

吃到狼肉的还不尽兴,只舔了点狼血的更是如此,而那些连毛都没捞到的则完全陷入疯狂。

这样的群狼战术,一段饭功夫,就让啸月狼损失十好几头,可见战况之惨烈。

至此圆环缺口被完全打开,后面的豺狼立即发动总攻击,利用数量的优势,将啸月狼外环割开,使其再难合拢,成为单兵作战,其他的则疯狂攻击第三环。

小狼一见第三环受到攻击,心忧山洞内的幼崽跟母狼,急切想要反身,就这一分神的刹那,一条豺狼从旁跃起,对准其咽喉部位一口狠狠咬了过来。

这攻击带动风声,让小狼察觉有异,百忙中脑袋往后一仰,恰恰避开这一口的攻击,跟着回头,张嘴一口咬中身子还在空中的豺狼的脖颈,“咔嚓”一声,那豺狼连叫唤都来不及,就此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