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六十六章 避无可避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自此,啸月狼谷这一趟算是圆满结束了,装有啸月狼的木箱直接上船走水陆,然后过临花城而不入,直接转往藏兵谷。

藏兵谷跟以前还是一般模样,只是没有人烟后,显得荒败了不少,特别是后面那个山洞,一半都已经被藤蔓给遮盖住了。

这个地方,当时也是花了不少人力物力,就这样荒废下去,张傲秋总觉得太可惜,只是一时又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用处,也就揉着脑袋叹了口气。

这样的事前面也做过,倒是轻车熟路,等将啸月狼安排妥当后,已经又是半个月过去了。

这其中,张傲秋是想着将这藏兵谷再修缮修缮,只是后来一想,即使现在整理好了,但长时间没人照看,以后还是会恢复原样,而且人为修缮再好,也总会有些痕迹,要是让有心人无意间看见,反而不好。

再说了,藏兵谷也是在连岭山脉中,这里面还有个一教二宗,虽然以前选址修建是小心又小心,但对于一教二宗这样的庞然大物,再小心也不为过。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连岭山脉连绵千里,一教二宗虽然也在这其中,但要想找到这藏兵谷,也无疑是大海捞针。

等搬运啸月狼的一众军士回去复命后,张傲秋四人多停留了几天也就打道回府。

这次事情办得顺利,张傲秋几人也是心里高兴,再加上这段时间都是在山野渡过,难得回来一次,想着先痛痛快快地大吃大喝几顿休息休息,也就没有先到城主府报备。

张傲秋在前一马当先,一踏进大宅门,还没等面前的丫鬟见礼,就用神识将宅子里扫了一遍,这样做倒不是别的,只是想着这宅子太大了,先要把陶老儿这个管家给找到,不然后面可能就要喝西北风了。

其实不用他这样做,门前的丫鬟自会去通报,只是张傲秋自在惯了,没有使唤下人的习惯,也就自然而然地做了。

只是神识刚扫过一半,就看见久未见面的苏起正一身青衣地端坐在小亭里,眼睛望着前面的池水,一动不动。

张傲秋一看到苏起,立即想起了在去狼谷之前,可是使人去找这小子,只是没想到一去狼谷就是一个多月,把人晾在一边这么长时间,估计脾气再好的人,现在也都成火—药桶了。

念到这里,脑中自然就浮现这小子以前那幽怨的眼神跟喷着唾沫星子的嘴脸,心头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脚步跟着一顿,身子停了下来。

张傲秋一停,后面的紫陌跟夜无霜也跟着停了下来,均是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再后面的铁大可却是大步上前,只扭头交代一声道:“俺先去看俺娘。”

说完脚步轻快而去,紫陌在后面看了“嘿嘿”一笑道:“老铁走得这般快,只怕想看的是另有其人哦。”

夜无霜在旁听了不由啐了一口,一脸鄙视道:“铁大哥忠厚老实,最讲情义,哪像某两个人,见一个爱一个,哼!”

紫陌一听,却是不怂,脑袋一扬,一幅哥哥老婆多,本事大的样子,看得夜无霜不由自主无名火起,转头怒瞪了张傲秋一眼,却见后者眉头紧锁,眼睛望着前方,忧思重重的样子,不由又是一愣,半响后问道:“阿秋,你怎么了?”

张傲秋现在正想着等会见到苏起该如何解释,现在听夜无霜问起,心中念头立即一转,苏起对自己是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但对霜儿却是没这个胆子,至于紫陌嘛,反正他脸皮厚,先让他承担一下那小子的怒火,自己后面也好说话。

想到这里,张傲秋顺口“啊”了一声,然后一摸肚子道:“霜儿,我没怎么啊,只是这会有点内急,你跟阿陌先进去,我去趟茅房就过来。”

夜无霜听了,却是一脸狐疑,张嘴刚要回话,就听旁边的紫陌道:“哎呀,秋哥这一说,我也感到有点肚子疼,霜儿,要不你先进去,我跟秋哥去去就来。”

夜无霜对这两个实在是太了解了,一般像这样,准没有什么好事,只是以前再怎么也要偷偷对下眼神,现在连眼神都不用对,就一起肚子疼,难道还心有灵犀了不成?

正想着了,张傲秋跟紫陌已转头往茅房方向而去,跟着门廊后一连串的脚步声响起,转头一看,却是陶翠翠带着一帮丫鬟,正小跑步地赶过来。

张傲秋在前转了几个廊道,脚步缓了下来,一看后面跟着的紫陌开口道:“我上茅房,你跟着做什么?不要告诉我,你这会真肚子疼吧。”

紫陌听了,阴阴一笑道:“秋哥,我可不是肚子疼,不过我也不想跳你给我挖的坑。”

张傲秋没想到紫陌这么直接,闻言一愣,脑袋伸过去认真地看了看紫陌两眼,“嘿”得一声道:“你小子现在可是贼精贼精的,老子什么都没说,你也知道后面有坑?”

紫陌听了,跟着一撇嘴,两眼一翻道:“被坑的次数多了,是头猪也涨见识了,哼!”

说完又是一顿,想了想又辛灾乐祸地看着张傲秋道:“你坑了霜儿,只怕今晚要自求多福了,哈。”

张傲秋一看紫陌那一副贱贱的样子,也不在意,举步上前,边走边道:“我坑霜儿?我为什么要坑她?我有什么能坑她的?我不过是要上个茅房而已。”

走了几步,回头一看,没见紫陌跟上来,又揉了揉肚子道:“说了也奇怪,这会又不想去了。”

紫陌见了,上前两步,一搂张傲秋肩膀问道:“秋哥,你到底是有什么事?搞得还进退两难的。”

张傲秋闻言转头瞟了他一眼,叹了口气道:“苏起那小子在亭子里坐着了。”

紫陌一听,“哦”了一声道:“我当是什么事了,原来是那小子,你是怕晾了他时间长了,不好意思见面是不是?多大的事啊,看本大师的,保证把他给摆得妥妥的。”

说完转身大步向前,张傲秋见他如此自信满满,心中不免泛着嘀咕,只是事情终是要面对,躲也躲不过,也就在后面跟着去了。

一进后院,张傲秋就远远看见苏起跟夜无霜两人正对坐着说话,只是就这一眼,就看出苏起此时心绪不宁,跟夜无霜不过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着。

两人一现身,苏起立生感应,身子霍得站起,脸上表情却是古井不波,眼色平静地一眨不眨地看了过来。

只是这眼神虽然平静,但在平静之下却隐藏不住的带着一丝不甘跟愤懑。

张傲秋跟紫陌两人看得清楚,不由自主地对望一眼,看来还真是猜对了。

紫陌仰天打了个哈哈,远远一抱拳道:“许久不见,苏兄还是如此玉树临风,风采依旧啊。”

苏起见了,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抱拳还礼,也不说话,只是前走几步,在亭外迎候。

几人围着石桌坐好,紫陌自顾自地倒了一杯茶水,一口喝干,然后道:“若我猜的不错的话,苏兄上次说起的暗线估摸着是出了问题。”

紫陌这话来得突然,让张傲秋跟夜无霜还没摸着头脑,却见苏起身子一紧,半响后才一脸疑惑道:“陌兄弟何出此言?”

紫陌闻言,嘴角一牵,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不答反问道:“这条暗线出的问题不是那种被连根拔起,生死攸关的情况,而是……已经背叛,不知本大师可有说对?”

紫陌这段时间一直跟张傲秋他们一起忙着啸月狼族搬迁事宜,跟苏起没有任何接触,现在一见面,还没问情况,就言之凿凿地说出这样的秘闻。

张傲秋跟夜无霜也算是心思缜密,但仅见一面就如此断言,不由心生不服,自然而然地转头看向苏起,却见后者正一脸骇然地望着紫陌,就知道这小子是说对了。

紫陌看着三人一脸惊骇的表情,特别是夜无霜那满眼小星星的样子,心中油然升起一种飘飘然,嘿嘿一笑道:“紫大师的名头可是浪得虚名的?哈。”

张傲秋一见紫陌那洋洋得意的贱样,不由白眼一翻,转头对苏起问道:“苏兄,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起此时却是心潮澎湃,脸色数般变化,好半响后才颓然一叹,又眼神复杂地看了紫陌一眼,才一一说来。

原来苏起虽得张傲秋等人相助,但此次重回草原,因为涉及到玉牒,也就是草原势力权利争夺,再加上现在有一教二宗跟死域人参与,此行必将危机重重,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苏起与张傲秋等人也算是生死相交,肝胆相照,正因为如此,苏起更不想将他们拉入这场生死未仆的泥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