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五十四章 局势剖析(二)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听了,点了点头接口道:“既然你这样问,那我今天就帮你解开心结,我却再来问你,你也认为林还该杀,那杀了他之后了?”

花倩笑闻言却是一愣,这个问题她还真没有考虑过,张傲秋见她脸露茫然,笑了笑道:“你可能没有考虑过这些,但以你的性格,你一定会做出一个决定,那就是推选一位德高望重的人来接替林还做城主,这样大家都心服口服,是不是?”

花倩笑听完想了想,反问道:“这样做有什么不对么?”

张傲秋听了却是嘿嘿一笑道:“在坐的都是掌权之人,我想问一下,在你们自己管辖的那一亩三分地内,是不是就全部是铁板一块,敢说下面的人就没有一个有异心的?我想就是个神仙,也没有这么厉害,天上的神仙还分为几派,互相打架了。

因此每个掌权者都有自己的亲信或是派系,你将这个掌权的推翻了,虽然他该死,但你也间接的动了他这一派的利益,若是不将其斩草除根,你所推选的那个德高望重的人,若是不能力压全部的话,迟早就会被那个掌权者留下的势力给吃得连骨头渣渣都不剩,这是利益,也是人性,我这么说,还有道理么?”

顿了顿,张傲秋接着道:“若说亲信,又有谁比自己的老婆儿子更亲信了?本来好好的城主夫人,城主之子,高高在上的人物,你一来,他们就什么都不是了,你认为你不杀他们,他们还会感激你么?

即便是你现在权势过人,他们也许会碍于你的权势,选择蛰伏下来,但他们会在暗地里培养力量,只要你露出一丝破绽,就会被他们反咬,到时候就又会是一场动荡,要不是你清除余孽,要不就是余孽清除你,但不管怎样,最终苦的还是百姓,我这样说你认为有错么?”

花倩笑心地仁慈,但也是熟读史书的人,像这样的情况,历史上不知发生过多少次,听张傲秋这样分析,心中已经知道答案。

云历听了在旁叹了口气道:“倩笑,阿秋说的没错,斩草必除根,否则日后必生祸端。”

花倩笑听了,整个人陷入了沉思。

张傲秋不再理她,语气转寒道:“我明明以后都要对付那些不交出兵权的城主,现在却为什么还非要等死域人荼毒了半壁江山后再做?

我就是要借死域人的手,来打醒那些个还窝在城内做着安逸美梦的人,让他们也切身感受一下,要想过得安稳,就必须要付出血的代价。

我现在不是打不赢这场战争,但打赢了以后了?就像阿陌说的,天下又将成为一盘散沙,再过一百年,或是几百年,死域人再打过来,像现在这样的情景就要再过一遍,只是那时候我们已经不在了,也不知还有没有能制服他们的人,比如那个鬼影。

我现在任由死域人大军北上,你们说我挟敌自重也好,借刀杀人,铲除异己也罢,这些对我来说,都只是一个铺垫,我要的是最后的结果,就是攻入死域人本土,诛杀其所有皇族,将鬼王谷连根给拔了,给他们严苛的税负,让他们百倍千倍的对他们的入侵进行赔偿,只有这样,才能给我们的后代一个安稳。

而这一切的前提,就是必须要有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在这样的大前提下,就不允许出现任何一丝隐患,所以那些个还窝在后面的人,杀,也得杀,不杀,也得杀。”

张傲秋这话,让书房内一时又陷入沉寂。

半响后,鲁寒凝开口道:“秋儿,娘亲知道你是做大事的,但你要记住,越是做大事,越要听取不同意见,你要知道,能力越大者,责任也越大,做的决定一旦出现错误,其危害也越大。”

张傲秋听了,却是瞟了花倩笑一眼,鲁寒凝这话相当于在变相的维护她,但嘴上还是老老实实回道:“是,娘亲,孩儿记下了。”

云历见了,站起身来,哈哈一笑道:“好了,大事就讨论到这,现在天色也不早了,云某备下薄酒几杯,欢迎张兄跟嫂夫人大驾光临,哈哈,吃饭喝酒就只论家事,不谈国事。”

一众人闻言跟着起身,云历走到张傲秋身边,悄悄拉了拉他衣袖,嘴角向花倩笑努了努,暗示了一下,然后先行带路。

张傲秋点了点头,等其他人先走后,举步来到花倩笑身边道:“倩笑,我们一起。”

花倩笑闻言看着他道:“你不怪我么?”

张傲秋笑着拉着她的手道:“若是我连这点反对意见都听不进去,以后还怎么混江湖?那岂不是要被阿陌给笑死。”

花倩笑听他说的有趣,噗呲一笑,跟着正色道:“阿秋,你刚才说的有道理,有些事情是我考虑太浅薄了,我以后再也不反对你了。”

张傲秋听了却是摇了摇头道桥:“不,以后有什么事情该反对的还是要反对,要是你只是一个应声虫,那就不是我喜欢的那个花倩笑了。”

花倩笑闻言,脸色一红,心中却是泛起一丝甜意,将张傲秋手反握一下,低头抿嘴一笑。

大事安排妥当,剩下的就是放开心思游山玩水,张傲秋几人也是难得清闲,遂一同陪着张皓轩跟鲁寒凝。

而雪心玄则做为未来亲家,就当了云历他们的全权代表,这样也好,互相之间也能有更多的接触跟了解。

而这几日的喧闹,今日难得清静,鲁寒凝遂提议大家伙一起到郊外走走。

这个提议一出,立即得到众人赞同,只是因为前方情报量太大,阿漓就是想抽身也没有办法。

而到郊外,对夜无霜这样的吃货来说,什么踏青,看风景都是其次,心里一直惦记自然就是张傲秋的烤肉了。

到了傍晚时分,明亮的篝火燃起,几个年轻人聚在篝火边,围观张大厨师烤肉,而三个长辈则坐在一旁,笑盈盈地看着。

张傲秋烤肉就跟他的修为一样,越到后面越见其功底,即便是吃过多次的夜无霜,每每念起,都会欲罢不能。

因为自己爹娘大老远过来,张傲秋这次也是拿出来压箱底的功夫,不再说笑,神情专注,只是期间,他每一个动作,身旁的夜无霜都能瞬间做出反应,哪怕只是抬抬手,后者就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

一个时辰后,架子上的烤肉散发出越发浓郁的香味,夜无霜两眼直勾勾地看着那串着的烤肉,忍不住就伸出了小手。

可是手刚刚伸出,旁边的紫陌手中的树枝就敲了上去,跟着眼神白了她一眼。

夜无霜见了,小手立即缩回,吐了吐舌头,眼珠子迅速瞟了一眼后面坐着的张皓轩三人,身子不好意思地往后缩了缩。

烤肉在小火中又翻滚了几次,这才算是大功告成,张傲秋先是将最多汁的部位用刀切下,分成三份,起身递给张皓轩三人。

剩下的则由紫陌来分,第一次紫陌切好一份递给花倩笑,第二次则是切下一大块肉,又分成两份,分别递给房五妹跟罗沁,而最后一份才是夜无霜。

等紫陌分好,正好张傲秋回来,三弟兄对望一眼,呵呵一笑,也不多话,各自下手,大快朵颐。

张傲秋烤肉的全过程,鲁寒凝一直在旁仔细看着,但更多的不是看自己儿子烤肉,而是在观察这些个小家伙之间的关系。

这也是她心中的小心思,因为她跟房五妹最近,因此从内心也希望房五妹能在这四个娇娇女中地位更突出一些。

但看到张傲秋跟夜无霜之间那丝丝相扣,混若天成的默契,心中已是叹然。

而后面紫陌敲打夜无霜一记,跟着给四个娇娇女分肉的过程,完全可以看出,在紫陌心里,对花倩笑是敬重,对房五妹跟罗沁则是爱护,最后将相对次一些的肉分给夜无霜,不是对夜无霜不重,反而是在他心中,夜无霜已经是自己的亲人。

有好的东西当然先是招待客人,最后才是自己。

还有那个全程沉默寡言的铁大可,无论夜无霜坐,立,还是行走,他都是根据即刻的环境,出现在第一时间能够救助她的位置。

而这一切又是那么随意,就像呼吸一般自然。

这顿烤肉吃的是香,但在鲁寒凝心中,却是吃出了另一种味道。

鲁寒凝的心思,张皓轩自然清楚,在她不经意望向自己的时候,却是含笑摇了摇头。

夜无霜的地位,已经是牢不可破,无法撼动。

张浩轩一边吃着烤肉,一边道:“秋儿,再过几天,我们就要回岭南了,我看你们现在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要不你们就跟我们一起回岭南,正好五妹也好长时间没有回去了。”

鲁寒凝跟房五妹听了,眼睛不由一亮,而夜无霜则跟花倩笑对望了一眼。

张傲秋闻言想了想道:“武月城那边也不能长时间没有城主坐镇,所以倩笑是没有办法去了,心姨这边也抽不开身,霜儿能不被抓回去已经就很不错了,阿陌跟老铁还有狼骑军要照抚,也是抽身困难,倒是我现在没有什么事,若是……。”

紫陌一听却是在旁急道:“秋哥,其实吧,狼骑军还真不用我跟老铁照抚,而且这以后我们不管怎样,总要出海的,现在正好是机会,好好到岭南熟悉一下战船,免得到时候上船就晕,那就太不好了,是吧,老铁?”

铁大可闻言却是呵呵一笑道:“这个俺无所谓,你们说去哪俺就去哪。”

说完咬了一大口手上的烤肉,埋头大吃,紫陌见了不由小声嘀咕道:“你个憨头。”

紫陌这话,声音虽小,但在座的基本上是玄境以上修为,却是听得清楚,跟着是轰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