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六十三章 神兽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跟狼王回转的时候,紫陌跟夜无霜正逗着小狼玩耍,小狼虽步入神兽初期,但心性却还犹如小孩,在紫陌跟夜无霜之间来回奔跑,玩得不亦乐乎。

狼王静静站立在黑暗深处,看着欢快奔跑的小狼,眼神流转变化,显然此时它心中情绪起伏不定,眼中那一丝慈爱跟无奈,很快转为凌厉,跟着低吼一声。

小狼听到声响,奔行的身子一顿,扭头一个垫步,身形蓦然加速,犹如一道白光,往来声而去。

张傲秋一见小狼过来,上前招呼一声,笑着伸手揉了揉它脑袋道:“当真是愁生不愁长,这长时间不见,竟然长得这般强壮。”

小狼眯着眼睛,“哼唧”几声,也不说话,狼王从旁过来,在小狼身旁低吼几声,张傲秋一见,知道狼王要对小狼有所交代,遂背手站立一旁。

好一会后,脑中响起狼王的声音道:“这小子还真不愿意。”

张傲秋一听,也不问缘由,抬手向小狼招了招,还没问它,就听小狼道:“父王说我那天临空虚度是血脉觉醒的原因,说我现在已是神兽,让我跟着你修行,争取早日返回上界。

我不想回什么上界,那些神人不要我们,我还不稀罕他们了。”

张傲秋听完,知道这是小狼在发小孩子脾气,心头一笑,也不说穿,转移话题道:“等过了今晚,我们一起去寻那豺狼狼王如何?”

小狼一听,顿时眼睛一亮,立即回道:“好。”

张傲秋听了,点了点头,跟着却问道:“这片山林如此之大,任何一处地方都可以躲藏,你准备用什么方法去寻那豺狼狼王?”

这话问得小狼不由一窒,低头想了想,片刻后很干脆地摇了摇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张傲秋闻言“嗯”了一声,跟着蹲下身子,在一块山岩上坐下,看着眼前还带着稚气的小狼,心中不由想起了自己当年,可能那时在别人眼中,也是这样一副稚气的样子吧?

想到这里,不由心生一股怜惜,心里却道:“扑杀,防御,追踪,这些都是保命的东西,想要学会,则必须在无数次搏杀跟失败中去体会。

你们啸月狼现在已经处于弱势,你身为狼王之子,也就是未来的狼王,最重要的就是带领种族走向强大,而不是灭亡。

只是要想强大,首先是要自己变得强大,若你只是窝在这狼窝,就很难学会那些技能,而更多的是不知道。”

顿了顿,张傲秋跟着道:“这次跟豺狼厮杀,若不是我及时赶到,可能你父母双亲都已战死,那时就算你狼群还在,但不论数量还是士气都已不复,那时你又准备何去何从?”

小狼听到这里,先前还是灵动的双眼,渐渐变得深沉,好半响后才回过神来道:“你说的有道理,我听你的。

只是父王说我们近日要远迁,我想等那边安顿好后,再跟你一起学习修行,毕竟父王重伤,我还不怎么放心。”

张傲秋听了点了点头,转头向狼王说了一遍后跟着道:“小狼这个想法也不错,若是不安它的心,以后也终是一个魔障。”

狼王闻言,先是欣慰地看了小狼一眼,然后转头望向张傲秋道:“既然如此,那就依它,只是你以后也是奔波不定,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你,现在小狼已经进入神兽初期,你可以跟它彼此之间留下心灵烙印,这样即便远隔千里,也能感应的到。”

张傲秋一听,心头一喜,跟着却是疑惑道:“还有这样的好事,你也不早说,要是当初我跟你……。”

说到这里,却见狼王一脸苦笑,摇了摇头道:“你以为我不想么?只是这种心灵烙印,必须要打破封印,成为神兽才行。”

张傲秋听完,却更是疑惑,想了想道:“既然你不能,又如何知道怎样去彼此留下心灵烙印?”

狼王闻言,先是洒然一笑,跟着一皱眉道:“方法我是知道,这也是上代狼王告诉我的,至于灵不灵,以前没有过这样的先例,也就不知道了。”

说完低头沉吟片刻,然后将小狼叫到身旁,一连串低吼,小狼一边听,一边点头,不时还抬头看了看张傲秋。

一盏茶功夫后,狼王交代完毕,转头对张傲秋道:“方法很简单,只要将你的神识注入一部分在小狼识海,留下印记,反过来亦是如此,只是小狼不知怎么运用它的神力,这个还需你来引导。”

张傲秋一听,神识他是用得溜溜转,但进入别人识海还是第一次,而且识海本就神秘莫测,可不像真气在筋脉里游走,万一有什么闪失,那可就不得了了。

狼王见张傲秋一脸犹豫,上前两步,安抚道:“任何一个修行大能,心灵都修炼坚如磐石,想要进入,确实难上加难,但若对方毫不保留地向你开放,那也不过是到此一游而已。”

张傲秋听了,却依旧眉头深皱,精神力攻击的危害,他可是知道的,就算这不是攻击,但毕竟是外力进入,就算再放开,也会有一定的自然反应,也就是存在一定的风险,可不是狼王说的到此一游而已。

跟着念头一转,想起当初独叟那老小子进入自己识海时,那时是带着自己意识一起进入的,只是具体是怎么进入的,现在也就只记得白茫茫的云啊,雾的,然后就看见独叟这老爷子了。

不过那时确实没有感到什么不适感,也没有想着排斥独叟这个外来户,看来狼王说的也不一定就不对。

河水的深浅,还是只有自己试过才知道。

既然这样,那就还是老样子,富贵险中求吧。

想到这里,张傲秋心神一定,看了一眼小狼道:“你可准备好了?”

小狼其实也不知道什么叫准备好,什么叫没准备好,反正这身神力来的稀里糊涂,见张傲秋问起,也就稀里糊涂的一点头。

张傲秋却不知道小狼是这样的心思,只当它真准备好了,遂盘膝坐下,招呼小狼以它最舒适的姿势睡卧,跟着双手抵住小狼背脊处,一缕绿色真气探出。

这缕真气一探入,立即感应到小狼筋脉跟狼王一样,通透无杂质,而且筋脉内不时有红色神力游走,只是这些神力却是时断时续,唯一心安的是,绿色真气跟着红色神力两者相遇,却是相安无碍,并没有张傲秋先前想象中的抵制。

这样的情况,让张傲秋心头一松,知道已经成功了一半。

只是这红色神力时断时续,却又勾起了张傲秋的好奇,按道理说,筋脉如此畅通,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个好奇心一起,顿时让张傲秋有种一探小狼丹田的冲动,只是现在大事当前,也就将这好奇心生生压了下去。

精神力依附在真气中,一路畅通无阻,直接进入小狼识海。

张傲秋看过狼王丹田,现在再看小狼识海,其浩瀚宽广,依旧让他再次震撼无比。

看了一会,又感叹一番,现在也终算是明白为什么独叟总是骂他“白痴”了。

跟夏虫谈论冬雪的场景,骂他是白痴,确实也不为过。

什么样的眼界,决定什么样的心性,所谓高度决定远度,确实诚不欺人。

张傲秋感叹良久,却又是无可奈何,遂留下自己一缕本源精神力,然后在小狼识海中带回一缕。

小狼这一缕精神力一进入张傲秋识海,居然自然而然幻化成小狼模样,不仅如此,还在识海内撒欢到处乱跑。

张傲秋一见,暗自一笑,得,这下可真是热闹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留在小狼识海中的那一缕精神力,在那浩瀚的神识温养下,却是以数以万计地壮大,以至于后来回归本体后,直接导致他精神力质的飞跃,不仅带动识海的改造,同时修为再上一层,跟化境修为当真只差临门一脚了。

而且小狼虽然是兽,但已成神,这股温养的精神力亦带有些许神力,从而这也让独叟触类旁通,一举勘破天道,真正做到以精神力傲游天下,后来更是踏破这天地规则,再次飞身上界。

同时以这股精神力对星月刀的炼化,也终算是达到了独叟所说的通灵境界,真正成为一把神兵利器,变化随心,最后成为无极刀宗掌门信物,代代相传。

这件张傲秋先前无比担心的大事,也就这样到此一游地完成了,跟着却是真气一转,直接进入小狼丹田。

丹田浩瀚宽广,张傲秋已经见怪不怪了,此时在这空间里,填满了红色神力,神力流转,来往不休,真气身处其中,还真有点身处大海的感觉。

只是小狼丹田神力虽满,但却只有极少一部分进入筋脉,而且这一部分,还是犹如大海海水翻滚,扑到沙滩上遗留出去的。

这种情况,在张傲秋这样的修行大师眼中,自然一看就明,知道这是小狼不知调动丹田神力的缘故,就如空有一身宝藏,却不知道如何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