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五十三章 局势剖析(一)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说完,停了一停,见没有人反对,右手跟着在其与凌渊城之间划了一条直线道:“若死域人真如猜测的那样,那么接着就是行军路线的问题,若是直线行军,这两者之间沿途只有两座城池,这么长的距离,很容易在行军时被打埋伏,此举不可取。

剩下的就是往西还是往南的问题,往西则靠近武月城,与我方势力犬牙交错,若是选这条路线,可能兵没送到,半路就被我们给截胡了,此举不是不可取,只是危险性太大。

再就是往南,往南虽然安全一些,但绕的路就远了 但只要此路一通,相当于打下中原半壁江山,所以是值得做的,毕竟死域人的目标是完全占领中原,这事早做晚做,都得要做,现在要是能拿下,一举两得,岂不是更好?

而往南,第一个要拿下的就是这里,月痕城。

月痕城位于武月城与临花城中间,与两城之间的距离相差不多,而武月城现在被拖住,自顾不暇,再加上现在与死域人定下的一年之期的契约,所以我断定,死域人在攻打月痕城之前,必会在靠近临花城这一带布下重兵,而这就是我觉得头疼的地方。”

云历听到这里,想了想,跟着点了点头,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道:“辛苦建立的名声,唉,是有点棘手。”

张傲秋见其他人脸上露出一丝茫然,接口解释道:“死域人屯兵于此,我方若不出兵,则浪费了现在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大好局势,同时落下口实,若是出兵,则又跟我们的布置不符,不能起到震慑的作用。”

鲁寒凝看着自己儿子胸有成竹地分析局势,周边所有人都认真听着,心中升起一种无以言喻的自豪,这是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啊!

张皓轩却没有太多这方面的感受,人都有强项也有弱项,在一个方面强,不代表就比别人优秀,因此看待自己儿子也就更理性一些,听完张傲秋所说,皱眉沉吟了一会道:“若是张家战船全出,停候在武月城外海域,即便是不能在海战上赢他们,至少也能造成骚扰,减轻陆面上压力。”

张傲秋听了笑着摇了摇头,云历在旁看了解释道:“张兄,你儿子的意思是死域人来多少就让他们进多少,不牵扯,不阻拦,至少在一年内是这样一个情况。”

张皓轩对这个祸水西引的计划不清楚,听完愕然一愣,接口问道:“秋儿,你如此打算,就不怕养虎为患么?”

张傲秋听了撇嘴一笑,漫不经心地回道:“阿爹,就算我现在养着他们,他们也成不了虎的。”

张傲秋这个局,布得太大了,竟然前期可以放弃半壁江山,虽然这里面也有一些迫不得已的因素,但对云历他们来说,嘴上不说,但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发虚。

而张傲秋刚才回答的那个语气,漫不经心中却隐藏着强大的自信,让在坐的各人听了心里蓦然一安。

张皓轩知道张傲秋修为很高,但现在谈论的是战场,可不是擂台比武,还是有点担忧道:“若是你的计划真的成功,也就是死域人占据了半壁江山,那时候你准备怎么做?”

张傲秋听了点了点头道:“阿爹,你这问题问得好。”

清咳一声后,张傲秋接着道:“这个问题分两方面来说,第一就是目前,我们跟死域人定下一年契约,但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我们也不是干坐着等,其中以云叔为主,根据形势变化,游说那些还在摇摆的城主,这个度,云叔可以自己把控,能来就来,实在不愿意的,绝不强求,而且最重要一点,想来的,必须交出兵权,服从统一调度。

而另外一部分,则是巩固已经到手的城池,广招天下有志之士,扩充跟训练兵马,同时加大粮草跟军备物资储备,动用一切方法,在各地大肆收购粮食。

等跟死域人契约日满,我的想法是先攻月痕城,断其兵马粮道,使得死域人新建的城池成为孤城。

只是其中有一点要说明,我们攻下月痕城,却不是要占有它,而是将城内一切可用之物全部搬走,同时在重要位置埋下火-药,这火-药要埋的隐蔽,不能轻易就被人发觉,这事可以找马大炮问问。

一旦攻下月痕城,我会亲自迎战从死域人新城过来的援军,云叔跟倩笑则负责月痕城后的援军,只要我这边用点力,为了避免丢掉这新建的城池,死域人必然要从海上派出援军,只要他援军一到,全部作战部队,根据各自情形,装作不敌,退兵的同时,也退出月痕城,只是在这“装”字上就要下点功夫了。

一旦陆路大军撤退,隐在武月城外海的战船,就尾随死域人那援救战船返航,前面做了那么多都是铺垫,最重要的就是这个尾随上,只要能让死域人既不觉察,同时又能跟到他们在海上的基地,则记首功。”

张傲秋说完,施施然回到坐位上,端起茶杯慢条斯理地品了口茶。

场面一时沉寂下来,各人都在消化刚才张傲秋所说,好半响后,张皓轩问道:“那……,然后了?”

张傲秋闻言放下茶杯悠然道:“再然后,则是向天下所有人发动反攻总动员,同时也对那些还在摇摆的城主们下发最后通碟,限他们在一个月内交出兵权,否则则以滋敌叛国罪论处,诛九族。

若是城主不愿意,而下面有人愿意,只要能将原城主拿下,同时愿意交出兵权,则由此人替原城主位,而那个原来的城主,诛九族。”

张傲秋这话说的平平淡淡,但在坐的所有人却感到一阵杀气严霜。

又是半响后,花倩笑略带不满道:“阿秋,你这也太霸道了。”

张傲秋闻言也不在意,接口道:“既然倩笑反对,那不妨就改为:凡曾资助过粮草,军备,又不愿交出兵权的,在城破后,城主贬为庶民,若是灵顽不灵者,诛九族。”

说完看了花倩笑一眼,不待其再说,跟着道:“发起反攻总动员后,也需要时间,就以一个月为限期,在这以后,我保证一日破一城,但后面收尾的事情我不管,谁接替当城主我也不管。”

鲁寒凝听了,不由咋舌道:“秋儿,一日破一城,你是不是有点……?”

张傲秋听了,头也不抬道:“娘亲,一日一城,已经很保守了。”

在坐的人都是见过张傲秋的武力值,一刀能劈开城门,然后再有一百多灵境跟玄境高手,一旦攻下城头,又打开城门,一日一城,还真没有夸张。

花倩笑在旁听了,却依旧是眉头深皱,片刻后道:“若是攻打自己城池,能不能……。”

说完一顿,跟着叹了口气道:“那些不交出兵权的城主,只是想要守住祖上的基业,只要不曾作恶,也用不着就要杀人,而且这些跟他们妻儿也没有关系,如果这样就诛九族,那岂不是枉杀无辜了?”

张傲秋听了,点了点头反问道:“那按你的意思该如何了?”

花倩笑闻言,先是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中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然后接口道:“要是像林还这样的,你就是杀他千遍,我也不反对,只是……。”

花倩笑这话没有说完,但张傲秋已经听明白她的意思,沉吟片刻后道:“这个问题,我们先放一放,我们先来说说如今的局面形势。

我先问你,若是武月城得不到外界任何援助,你以一城之力,还能撑到现在么?”

花倩笑闻言脸色一黯,嘴角张了张,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张傲秋见了接着问道:“武月城破,比龙华城破危害还要大,这个道理我想不用我多说,大家都明白,但明知道武月城是中原门户,为什么那么多人,除了云叔外,他们就只是眼望着,却一点手都不伸了?

你一城之力,抗住死域人大军这么多年,如果城破,也不是你未尽力,所以我说武月城不是死域人攻破的,而是那些人给拖破的,你认为有错么?”

花倩笑听了眼中露出一丝痛苦,半响后又摇了摇头。

张傲秋见了,冷哼一声道:“他们这些人,就是别人都打到家门口了,不是想着怎么一起去打敌人,而是盘算着等敌人将前面的干掉了,自己能从中捞到多少好处,我说的这些没错吧?”

张傲秋这话,不由让花倩笑想到了以前求助于朱明然等人以及在连山会议上,论银子多少而出兵的那些人的嘴脸,脸色再次一黯,变得阴沉起来。

张傲秋不待花倩笑回答,跟着道:“如果像那样发展下去,死域人会慢慢将整个中原一点点吃光,若我说中原亡种灭族,就是因为这些不曾作恶,但龟缩不前,还满脑子想要沾点便宜的城主给害的,你认为我说的过分么?”

花倩笑闻言抬头看着张傲秋,后者见了却是一笑道:“倩笑,你现在认为那些个人该杀么?”

半响后,花倩笑缓缓道:“就算这些人该杀,但也不用诛人九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