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五十二章 拜见公婆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鲁寒凝说完,跟着目光转向雪心玄身旁的木灵,又跟张皓轩对望一眼,夫妻二人上前一步,一撩衣摆,对着木灵双膝下跪行礼。

木灵一见,真个唬了一跳,想要阻止,却是晚了一步,慌忙跪下还礼道:“兄长跟嫂夫人这是何故啊?”

张皓轩闻言,抬手抱拳正色道:“当年秋儿若不是木兄相救,他可能早已尸骨无存,若是如此,为兄跟夫人这一生也就……,木兄于我张家,恩同再造,我们夫妻对此恩情,当真是无以为报,唯有在此跪谢兄弟了。”

鲁寒凝在旁听了,想起往日总总,心中一阵酸楚,不由眼眶一红。

木灵见了,连忙摆手道:“兄长,嫂夫人,阿秋是你们孩儿,也是我徒儿,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就不要如此见外。”

旁边的张傲秋见三个大人跪成一团,也不好看,遂上前将其一一扶起道:“阿爹,娘亲,这个头,孩儿来替你们磕。”

说完转身扶着木灵上座,然后恭恭敬敬跪下磕头道:“师父,徒儿替阿爹,娘亲多谢你多年养育教导之恩,徒儿给你请安了。”

张傲秋这话一头一尾,在他小时候经常说,木灵听了,神情不由一阵恍惚,仿佛又回到从前,那个小小的孩儿,跪在自己面前,奶声奶气的样子。

不由得木灵也像以前那样,端坐不动,“嗯”了一声,让张傲秋磕了三个头,右手一抬道:“起来吧。”

张傲秋闻声站起身来,却是右手一伸,这是想讨赏钱,木灵见了,习惯性地伸手入怀,突然想起这不是以前,跟着站起身来,敲了张傲秋一记脑袋笑骂道:“臭小子,赏你个大头。”

众人见了,均是哈哈一笑,气氛又变得缓和下来。

云历趁机招呼众人坐下,自有丫鬟上茶。

茶杯端上手,云历笑着打趣道:“不知霜儿跟倩笑这两个小丫头这会躲哪去了?”

雪心玄闻言,抿嘴一笑,刚要说话,就听见外面隐约传来阿漓的声音,紫陌听了在旁叹了口气道:“唉,阿漓这也是操碎了心啊。”

众人听了,又是轰然一笑,笑声中,外面脚步声渐渐近了,再片刻后,只见阿漓右手拉着夜无霜,左手拉着花倩笑走了进来。

阿漓进屋后,先是左右看了看,见到右上坐着一男一女两个陌生人,心里已有了计较,遂松开两人的手,上前福了福道:“阿漓拜见伯父,伯母。”

鲁寒凝见了,连忙起身相扶,望着阿漓笑了笑道:“好孩子,不要多礼了。”

说完转头望向低头站在门口的夜无霜两人,云历见了咳嗽一声道:“霜儿,倩笑,你们要是一直站那里不动,我们可要陪着饿肚子了。”

这女儿家见公婆的事情,雪心玄做为女方家长,可不好开口,木灵又没调节气氛这个天赋,所以也只能是云历来了。

张傲秋听了,笑着上前几步,抓住两人的手笑道:“平日里胆子不是很大的么?”

说完转身带着她们上前,刚要开口介绍,鲁寒凝开口笑道:“霜儿,倩笑,早就听说你们两个乖女了,啧啧,这真是长得俊啊,比那画像不知道要漂亮多少倍了。”

一边说一边细细端看着两人,越看越是喜欢,看得嘴都笑得合不拢了。

夜无霜被她看得脸蛋通红,低头福了福行礼道:“晚辈夜无霜,拜见……。”

说到这里,却是突然一愣,阿秋叫自己师尊为心姨,自己要是叫他娘亲为“伯母”的话,好像不够亲近,房五妹是叫姨娘的,自己也不能跟这个风,若是去叫娘亲,那又是不是太那啥了?

鲁寒凝没想到夜无霜说了一半就僵在了那里,小脸是一脸纠结,不由也是一愣,定睛认真看着她,谁知这会夜无霜晃过神来,一见未来婆婆这般看着自己,心里又是一慌,不自觉地一拉旁边的花倩笑。

花倩笑知道现在是躲不过去的,见夜无霜拉她,也就上前一步行礼道:“晚辈花倩笑,拜见伯……。”

说到这里,也是一顿,跟着转头,古怪地看了旁边的夜无霜一眼,怪不得前面这个说的没下文了,这下文确实不好接啊。

鲁寒凝看她们两个的样子,这会是明白过来了,笑盈盈地上前拉过两人的手道:“不必拘礼,不必拘礼,现在称呼什么都行,只要到时候能改口就可以了。”

夜无霜跟花倩笑听了脸色又是一红,而后面的一众人,却又是轰然一笑。

张皓轩担心两个丫头脸嫩,遂起身上前解围,双手一拍,外面候着的几个张家高手抬着一个箱子进来,放下箱子,先是跟张傲秋这个张家少主行下属礼,然后作了个四方揖,跟其他人打过招呼,遂退了出去。

张皓轩打开身旁的木箱,取出最上面三个玉盒,分别交到夜无霜,花倩笑还有房五妹手中道:“这是见面礼,不是定亲礼,等这边事了,再跟你们家长好好商议商议,择吉日上门提亲,哈哈。”

夜无霜三人双手接过玉盒,打开一看,玉盒内却是一根飞凤玉簪,这玉簪以暖玉打造,簪身圆润光滑,特别是尾部雕刻的那只展翅预飞的凤凰,竟然是有三层镂空,雕工精湛,当真是栩栩如生。

暖玉虽然是玉中精品,但质地脆,不能受力,要雕刻出一支这样的成品玉簪,不知要废掉多少玉石,就这一点,就看出张家确实底蕴深厚。

夜无霜出身名门,自然知道这其中的道理,只是看上一眼,就知道其珍贵,郑重收下后,躬身道谢。

送了夜无霜这三个娇娇女礼物后,余下各人各自有份,就连没有到场的欧阳雪怡跟华风,还有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慕容轻狂也是备好,可见在这方面功课做的是十足。

礼物分完,众人再次坐下,谈论一会家常后,话题又扯到了现如今的形势上来。

张皓轩这次过来,虽然有认认门,看望自己儿子,未来媳妇的意思,同时也是带着任务的。

原来张皓轩在张傲秋离开岭南后,就按张傲秋所说,派出战船先一步出海搜寻死域人在海上的基地。

只是这大海茫茫,可不比陆地,没有个准确的参照点,就这样瞎猫碰死耗子般瞎找,当真是大海捞针,过去了大半年,还一点头绪都没有。

这事张傲秋早就知道,听完想了想道:“既然这样,那就先停下来,但战船也不要回去,在武月城跟龙华城之间停留,由这两家提供补给。”

说完站起身来,走到书房墙上挂的地图边道:“当日在天水城外,我与那麻衣人定下契约,现在死域人大军已经撤离,正全力攻打凌渊城。”

顿了顿,张傲秋在地图上画了个圈接着道:“根据当日死域人撤离的兵力估计,即便死域人能征善战,攻下凌渊等几座城,但其势力也大致在这个范围,因为兵力有限,城池占的越多,战线拉的也就越长,防守也就越薄弱,以其用薄弱的兵力每日提心吊胆的守住这么长的战线,还不如在这片范围内站稳脚跟,等待后续援军。

根据契约,死域人要避开武月城跟龙华城,再加上海上航行的风险,死域人要想重新另外开辟通道,这最佳的位置应该是在武月城以南。”

张傲秋说到这里,右手食指在地图上划过武月城,在其南不远一处点了点道:“若我猜测不错,这里应该是他们第一选择,此处地形复杂,却处于崇山峻岭中,易守难攻,而且此次选址,是要为后续大部队进入打下前站,所以绝不会草草了事,而是要另起一座城池,这个动静就比较大了。”

云一听了,想了想道:“要不我们趁他们根基未稳,一举攻之,断了他们的来路?”

张傲秋闻言摇了摇头道:“这只是迫不得已的下策,一来那里地势险要,物资军备很难进入,唯一便捷的就是走海路,而一旦走海路,则会与死域人进行海战,而我们现在根本不具备海战的能力,其实也是有,但那些有战船,有海战能力的城主也不一定就会支援我们,这是大事,可不能将希望寄托在不确定的因素上。

二来,就算我们攻下来了,这样一来,我们跟死域人就会攻防互换,那建城的任务就要由我们自己来做了,此举劳民伤财,得不偿失。

我的意思是,就算死域人真在这里做登陆点,我们也不要去管他,就当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