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五十一章 相见临花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这股浪潮,虽然不论是在民间还是官方都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但这片大陆各自为政时间太久,想要将这些力量拧成一股绳,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毕竟这其中又涉及到其他方方面面。

死域人军方跟一教二宗则抓住这个空档,两者联合,全力打通另一条运兵通道。

一教二宗虽然恨毒了死域人军方出尔反尔,但狠狠咬了一口后,还是全力配合,现在这两家已经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掉一个,另一个也跑不脱。

而这条运兵通道,则是避开沿海各城镇,在武月城以南的一处山林里,重新建立一座兵站,随后修建四通八达的通道,俨然像平地再起一座城池。

不修得如同城池也不行,一旦后面大战爆发,若是没有一个坚固的防御,很容易被人找到根基,若是三面一围,再将海路一封,那还真是瓮中捉鳖了。

只是这再起一座城,说的是容易,但做起来却是难上难,先不说大量的建筑材料,就那个大动作的架势,一不小心就会把狼给召来了。

所以死域人军方就算再有人有钱,若是没有一教二宗这个地头蛇,还真是很难做到这些。

只是现在已经是逼上悬崖边上了,就算是再难做,也要去做,不过仅仅如此还不够,要是沿途没有自己的几座城池串联起来,先不要说人员,就那大量的物资跟军备的囤积,就是一个大问题。

怪只怪那家伙太凶残了,可是又无可奈何,谁让自己这边没干得过他的人了?

停棺七日后,在第八日一早,送棺入墓地。

罗家再没有其他男丁,只能是罗沁在前打头,送葬的队伍从罗家门口,一直排到大街尽头,而这,还是云历再三清减后的人数。

罗兢田的墓安排在罗家墓园,而这个地方在后来也对外开放,以供人们祭奠哀思。

在后来天下一统后,罗兢田被追封为“英烈侯”,这个侯爵爵位世袭罔替,也是张傲秋对罗家的一个交代。

这次回临花城,该办的事情也都办了,唯一等得正主却是大忽悠,说的不日就到,可这一晃都十好几天过去了,却依旧不见影踪。

本来还有些担心的,后来转念一想,自己老爹现在已不同往日,张家已经是铁板一块,再加上张家在各城镇里的势力,应该出不了什么岔子。

既然这样,那就安心等着吧。

张傲秋虽然人在临花城,但前线的战报,还有在自己手上的那些城池是什么情况,每天都有消息送过来。

而这又体现了阿漓工作的高效,如此大量而又繁杂的情报,都能在最短时间内整理的清清楚楚,有条有理。

只要是金子就会发光,而扒开掩盖在金子上面那层土的人,那才是光芒万丈啊!(我怎么就没有这样的贵人哦,就说傲霜这本书,写了这么多字了,还是没有一个编辑大大赏识,唉,闹心。)

又过了五天,罗家那边事了,罗沁也被张傲秋接到大宅里一起聚聚,人多热闹,也容易分心,若是总一个人闷着,没事也闷出事来了。

当然这件事可是经得罗烈同意,不过对罗烈来说,这样的好事,又怎会拒绝了?

也不说,这种方法确实是好,至少在罗沁脸上出现的笑容越来越多。

这样就好,毕竟生活还要继续。

又十天后,张子元传来消息,家主跟主母后天就到。

张子元这些日子天天在外面跑,连张傲秋都抓不住他人,这会看见了,也就细细地问了一遍,家主这是迷路了?

其实这倒是错怪了张皓轩,本来的行程是定好了的,就是从岭南直奔临花城,但是一过东海城,鲁寒凝心思就有些动了,毕竟这么多年没有再踏上中原,也不知道自己那些亲人们都过得怎样?

张皓轩看鲁寒凝的神情,就知道她心中所想,后来一想,反正这次也没什么急事,既然老婆想回娘家,那又有什么不可的?

只是这一回就回得长了,这么多年不见,就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一样,刚开始张皓轩还扳着指头算着时间,但后来一看这架势,也就由着去了,难得出来一趟,岂能不尽兴了?

到了鲁家寨,自然要到当年丢失张傲秋的地方去看看,这么多年了,这一块伤心地,终于敢再直面它了。

两日后,张傲秋跟紫陌,铁大可还有房五妹一早就到临花城城门口等候,本来做为晚辈,夜无霜跟花倩笑也应该一起的,但是这两个俏娇娃平日里都是杀伐果断,这档口却躲到了雪心玄后面,打死也不敢去。

以前张傲秋还没有到岭南认祖归宗时,木灵跟华风就是长辈家长,现在认亲了,张皓轩跟鲁寒凝才是正宗公婆。

只是这两丫头在这方面都是脸皮子嫩,虽然跟张傲秋的关系,所有人都已经默认,但双方爹娘还连面都没见,更不谈上门提亲了。

没有提亲,就名不正言不顺了,既然还没定名分,姑娘家家的就贸然去见公婆,那岂不是太那啥了?

而说起爹娘,夜无霜只能是雪心玄,而花倩笑在这事上就没办法了。

雪心玄在武月城的时候,与花倩笑多次并肩作战,而且后者还曾救过自己的命,更重要的是,花倩笑也是女身掌权,在这上面,跟雪心玄太像了,两人一起相处多时,有种忘年交的知己感觉,所以在雪心玄心里,早已经是把花倩笑当成了夜无霜第二了。

而这种关系,在后来后宫之间,又是异常微妙,夜无霜跟花倩笑同时从圣教出嫁,是为姐妹,比起房五妹跟罗沁来说,要自然亲近一些,而张傲秋跟夜无霜之间的感情,不仅最早,而且经历过太多的生死,宠信自然更多一些,这种情况,又让那三个抱成一团。

所谓敌中有我,我中有敌,不是很好搞啊。

等了也没多久,张皓轩跟鲁寒凝两人身影出现在码头上,张傲秋见了,立即迎了上去,跟着神识扫过,在其周围,居然跟随了三十多个高手暗桩。

张傲秋走到近前,左右瞄了瞄道:“阿爹,用的着这么大阵仗么?”

张皓轩知道自己儿子的能耐,被看穿也很正常,呵呵一笑,刚要说话,旁边的鲁寒凝上前一步,一把拉住张傲秋的手,跟着白了张皓轩一眼道:“你阿爹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张傲秋听了,“呃”了一声,搔了搔头故意问道:“我有个阿弟了?”

鲁寒凝一听,不由脸上一红,伸手拎住张傲秋耳朵,用力一转道:“好小子,几日不见,居然敢调笑起娘亲了。”

张傲秋抬手扶着耳朵,“哎呦”一声道:“娘亲,你轻点,旁边还有人看着了。”

鲁寒凝听了“哼”了一声,放开手,旁边的房五妹上前一步,甜甜叫了一声:“姨父,姨娘。”

张皓轩两人闻声笑着点了点头,招呼了一声,后面的紫陌跟铁大可跟着上前,还没开口,张皓轩却是哈哈一笑,上前拍了拍两人肩膀道:“小阿陌,老铁,哈哈。”

紫陌跟铁大可一听,见张家家主这么好说话,跟着也是一笑,上前见礼道:“晚辈拜见伯父,伯母。”

张皓轩抬了抬手,却是左右看了一眼,问道:“我那两个儿媳妇了?”

紫陌一听,嘿嘿一笑,正要上点眼药,旁边的张傲秋却是咳嗽一声,警告道:“小心我告诉霜儿啊。”

紫陌闻言,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没劲。”

正说着,却听后面马蹄声响,众人回头一望,却是云一,云二两人带着仪仗兵出城迎接。

云一二人是正统军人,礼仪正式,却不苟言笑,双方见礼,房五妹扶着鲁寒凝上了马车,其他各人则骑马随后陪同。

到了城主府,云历亲自将其迎入书房,呵呵一笑,打趣道:“张兄,嫂夫人,你们可是让我们好等啊。”

鲁寒凝一听,连忙在旁歉然道:“这事都怪寒凝,只因多年未踏故土,一时思乡心切,就多有盘桓,以致耽搁了行程。”

云历一听鲁寒凝说的正式,连忙摆手道:“嫂夫人不要见怪,我就是那么一说,哈哈。”

说完身子一侧,正要引荐旁边的雪心玄,鲁寒凝却是上前一步,拉起雪心玄的手笑道:“妹子,我们可是终于见面了。”

雪心玄闻言,拍了拍鲁寒凝的手也是笑道:“姐姐大名,小妹可是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才知道为什么阿秋这么厉害了。”

鲁寒凝听了,转头看了张傲秋一眼道:“秋儿顽劣,他能有今日,多有妹子照抚,姐姐是感激不尽啊。”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xomqH6'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