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四十一章 入城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看了林还一眼后,还刀入鞘,脚步再次向前,只是这次却是快了许多,不到片刻就逼近城门。

正当林还还在疑惑张傲秋靠近城门想要做什么,突然一声“锵”的龙吟声起,跟着一道绿白光芒亮起,只听“轰”得一声巨响,高大而又厚重的城门犹如被狂雷劈过,化成无数的碎片,带着暴虐的冲击,狠狠地向城内扫去,撞在城门后的守军身上,立即碾出一地的血肉。

而这一声仿若巨雷般的声响,同时狠狠地撞击在林还的心里,在那一刹那,心头一阵悔意升起,自己好像真的做错了什么。

身边刹那间响起的漫天喊杀声将林还蓦然惊醒,刚要下令围杀,却见城后的石梯间,一个身着赤金铠甲的身影正一步步走了上来,手中刀鞘挥舞,挡在他面前的蜂蛹而上的军士,犹如被割草一般,一排排重伤倒地不起。

只伤不杀。

五百狼骑军将石梯入口层层围住,铁盾横举胸前,雪亮的长刀架在铁盾上,神色冷漠,眼神不带丝毫感情地看着前方不断想要靠近却又止步不前的凌渊城军士。

而紫陌则带着分出的十来人,落后张傲秋身后三步,紧紧跟随。

后面凌渊城突涌过来的军队越来越多,城内警钟长鸣,不时从远处传来悠长的螺号声,隔着老远都能感到军队整齐步法带动大地的抖动。

攻城与被攻城的军事演练,不管是哪个城,都是必备的训练,只是实在没有想到,攻城有不攻城头,而走大门的,而且胆子够肥,只带几百人就敢往里闯。

只是城门通道口就算再宽,也只能容下那么些人,因此后面援军就算阵仗再大,也不敢贸然发动反击,就那地形限制,真要反击,只怕还没开始打,自己就被堵成一锅粥了。

城头的林还身为城主,自然知道这里面的道理,开始是被形势冲昏了头,现在反应过来,憋在嘴中那一声“杀”的命令始终喊不出口,况且现在城门已破,外面还有云历的人手,虽然看上去只有一千来人,但谁知道这老狐狸会不会在暗中埋伏着大军了?

守城最薄弱的本就是城门,只要城门一破,外面大军一冲,剩下的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出来。

千算万算,实在没有算到有这么变态的人啊,老子那好歹也算是城门好不好,你一刀就给劈开了,我家城门为你常打开,欢迎你再来啊?

所以虽然城内大军集结的热闹,城门口石梯前整个场面却是一片死寂,两厢对比,诡异莫名。

林还眼看着对面如入无人之境的张傲秋,只觉心胆具寒,城头的守卫虽然绝大部分只是普通军士,但其中也有不少高手,只是这些高手在对方面前,跟那普通军士差不多,没有一合之将,上次杨旭檄文中说一刻钟攻下凉宫城头,看来还真没有吹牛。

张傲秋脚步不紧不慢,就像闲庭信步一样,林还身边的人越来越少,直到最后城头只剩下他一个孤家寡人。

林还看着步步向自己逼近的张傲秋,脚步不由自主往后退去,退了两步,心中突然警觉,他好歹也是玄境初期修为的高手,而且又是带兵之人,两军相遇勇者胜的道理还是明白的。

只是刚才的事情发生的太匪夷所思,让他脑袋一时没有转过弯来,而且对方一刀劈破城门,实在太过生猛,以至于心神失守。

只是等他现在警觉过来,已是大势已去,对战者,不管是两军还是两人,最讲究的都是气势,一旦气势弱下去,失败只是迟早的事情。

但现在又不能不动,被别人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上城头,已经是奇耻大辱,天大的笑话,要是身为城主的他连动都不动一下就举手投降,那就算现在不死,以后也会被天下人的唾沫星子给淹死。

这些念头在林还脑中一闪而过,顿时脚步一顿,脸上露出一丝狰狞,双手一错,腰间双刀瞬间出鞘,一上一下不分先后往张傲秋杀来。

而林还这气势如虹的攻击,在张傲秋眼中看来却是破绽百出,玄境初期修为,在半步化境高手眼中,也就是一个稍微强壮一点的小孩罢了。

凌厉的双刀,借着林还身形的带动,显得更是如猛虎下山,只是上下刀锋及近对方身前一尺的瞬间,突然一截刀尖,就像凭空出现一般,一点寒星直抵林还咽喉。

林还身形霍然一顿,双刀架在空中,一动也不敢动。

刀尖散发的深深寒气,让林还不由全身鸡皮疙瘩炸起,眼睛死死盯着那已经稳在自己咽喉前方的刀尖,半响后见对方没有反应,才缓缓抬眼看了过去。

哪知一抬眼,却看见对方眼中那浓浓的杀意跟掩饰不住的讥讽。

半响后,张傲秋冷然道:“就这点道行,也敢螳臂挡车?”

说完长刀一收,左手跟着一拳击出,林还下意识双刀一封,跟着只觉一股大力传来,身子往后一扬,口中不由自主地一口鲜血喷出。

张傲秋不待林还身子落地,脚步往前滑出一步,身形转到林还身后,右手在其背部一拖一带,跟着手腕一转,身在空中的林还身不由己的往前一扑,落地后则是直挺挺地跪在地上。

膝盖上传来的巨痛,让林还心中一震,一股屈辱感从心底腾然升起,双腿瞬间用力,刚想借力翻滚,却感到后背一痛,跟着后颈大穴一股寒气聚而不散,知道对方长刀压背,只好先后蹲卸力不敢再动,这刻要是再动,下一刻可能就是命丧之时。

张傲秋制住林还,转眼看了紫陌一眼,紫陌明白他的意思,不待吩咐,上前几步,将靠立在城头的罗兢田尸身拦腰抱起。

等其他的尸体都收拾完,张傲秋右手一压,星月刀将林还脊背生生压弯,脑袋“咚”地一声狠狠撞在地上。

巨大的撞击力,让林还只觉脑袋发昏,眼前金星直冒,跟着一股血腥直冲鼻端,知道自己头皮已被撞破。

林还被这血腥味一冲,一股狠劲上来,嘴里发出如野兽般“赫赫”的吼声,全部功力聚集背部,想要抬起身来,只是后背上那柄刀,犹如大山一般,不管怎么用力,都不能挣脱分毫。

张傲秋看着跪在地上拼死挣扎的林还,寒声道:“你应该感谢花城主,若不是她仁怀天下,心系百姓,不愿看到中原内部战乱,今日我就血洗了你这凌渊城。”

说完跟着又是一声冷笑道:“你这颗狗头就先安在脖子上,以后若是你不死,嗯,不管你以后是死还是活,老子都会诛你九族来血祭我兄弟。”

林还脑袋被死死压在地上,闻言心中一凝,听对方口气,已是不死不休,当真是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只是事已至此,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连几句场面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这是个疯子,现在能不惹他就不惹他,万一惹毛了,可能现在就给自己开瓢了。

正在林还想着今日事该如何了结,突然感到背后几处大穴同时一凉,心里不由咯噔一声,完了。

张傲秋右手还刀回鞘,被制住穴道的林还依旧如死狗一般跪趴在原地一动不动,张傲秋再懒得理他,扶手施施然走到内城台前,冷冷地望着下面蠢蠢欲动的凌渊城军队。

一股凌然的威压从上而下,如水银卸地般笼罩着全场,这股威压一起,那些站在最前列跟狼骑军对峙的军士立即感应到,慢慢直起微微弓曲的脊背,自然而然地跟所有人一样,同时抬眼望向那在城台上傲然站立的张傲秋。

场上本就死寂的气氛,此时变得更加的压抑,就如同暴风雨即将降临前的乌云压城,让人心中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好半响后,张傲秋才转身缓缓沿着石梯而下,守在梯口的狼骑军跟着一层层撤离,整个过程整齐有序,寂静无声,相互之间连一个轻微的碰撞都没有。

一支军队能不能算得上精锐,不仅要看军队里每个军士自身的武力,更重要的是严明的军纪跟不可摧毁的军心。

狼骑军,成军人数五百零二人,后备一百零三人,在这场浩浩荡荡的反外族侵略战争中,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其光芒之璀璨,被后世人评为自有文字记载以来,冷兵器战争史上当之无愧的第一强军。

在以后天下一统,狼骑军以一个营的兵力建制,担当起帝国基石之一,其威名四海皆知,直属帝君管辖,而狼骑军中每一人,都是军功赫赫,后来正式成军后,其第一任队长,就是一品军侯的紫大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