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三十一章 一举击杀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当云凤阁五千军士撤离战场的时候,死域人大帐内虽然一脸懵逼,不知道对方仅剩一人想要做什么,但不管怎么样,绝即也不会想到这个杀神真的敢以一人之力就独闯自己几万大军。

张傲秋行走路线,死域人中帐也是看得清楚,虽然主帅被擒,但这场仗还要打下去,不仅要打下去,更不能让对方一人之力破了自己中帐,不然胜负是小事,要是传出去,对于己方士气就是一种无法挽回地打击。

紧接着,后军中帐一阵螺号吹起,死域人大军闻声再收,在中军大帐前叠起层层人墙,同时围着张傲秋四面八方的人,不要命地往前乱刀砍下去。

张傲秋本想尽快突破,一举拿下敌人中军大帐,那时候等敌军军心一乱,然后在联合埋伏在山林里的狼骑军跟云凤阁五千军士,来个里应外合,将这几万人一举歼灭。

所以打仗不在乎人多,而在乎对形势地把控跟士气,只要把控好局势及摧毁对方士气,就是再精锐的部队也是一盘散沙。

只是这次张傲秋却是低估了死域人的军心,虽然身为主帅的宗无颜被擒,但敌人显然军心依旧不乱。

一路向前的身影,被后面乱刀追杀,即使以张傲秋的身手,在这人挨人,人挤人的寸许地方,一心向前,无法顾忌左右及身后,根本无法躲避,很快就身中数刀。

刀锋划过,血衣裂开,但却不见伤口,炼体术大成的好处在此时完全体现出来,不然仅仅就这几刀,即使半步化境的修为,在这样的战场上,若是来不及止血,最后即使不被对方杀死,也会因鲜血流尽而亡。

张傲秋心中暗叹口气,被迫停下脚步,体内真气全速运转,身形如陀螺般旋转,带着刀芒犹如一个绿白的刀环,将靠近的敌人一斩而空。

空间瞬间腾出,但接着又被瞬间填满,就像掉进了粘稠的泥淖中一般,再挪寸步都难上加难。

头顶的百会穴跟双足涌泉穴自动打开,犹如三道旋涡一般,疯狂吸取周边的灵气,源源不断地补充迅速消耗的真气。

这也幸好是张傲秋丹田跟识海随着修为增加,不断进行扩容,囤积海量般粘稠的真气,不然像这样的全力消耗,根本撑不了多久。

同时炼体术大成,拥有强悍的身体,否则即使真气再多,也会力竭而亡。

只是敌人数量实在太多,犹如波浪一般,悍不畏死地一波一波地涌过来,仿佛永远没有尽头。

周边的尸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堆积,在方圆十丈的位置,竟然迅速堆起一座血肉的小山。

死域人虽然不知道战场上这个刀子能吐出绿白刀芒的人到底是谁,但这么多次接触,早已收集了大量关于他的情报,知道眼前这个杀神的厉害,如若此人不除,日后必将成为大患,既然他今日甘愿逞强,单刀赴会,那么即使将这几万人拼光,也要将他斩杀当场。

老子还真不信你是个神仙,就算这场上的是几万头猪,一动不动地让你杀,也会让你杀得手麻脚软!

消耗对消耗,现在你杀得越欢越好,只要能将你除掉,再放眼中原,其他的就根本都不足为虑了。

站在城头的守军看了,手心都捏着一把冷汗,看着城下绿白刀芒在人海中翻滚,却是一点忙也帮不上,一时激昂吵杂的城头,顿时陷入一片死寂。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像这样双方僵持约一顿饭功夫后,突然绿白刀芒中响起一声尖啸,啸声尖锐刺耳,仿佛来自地狱的催魂曲。

啸声响起的同时,在战场左边的山林里,两条黑线彪起,犹如闪电一般穿越丛林,一入杀场,跟着调头往死域人中帐游去。

这两条黑线,正是张傲秋那两条宝贝黑蛇。

由于这两个家伙已经完成了一次蜕皮,身形见长,再也不能随身携带,张傲秋遂将它们放入附近山林,本来在张傲秋先前的考虑中,是不想动用这两个宝贝疙瘩的,因为像这样的战场,即使它们速度再快,刀枪不入,也保不准会出现什么情况,况且对方也不是没有高手在。

但现在形势逼人,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但这两条黑蛇却完全没有张傲秋这样的顾虑,蛇放归山林是不错,但这山林里不要说三生草了,连个有灵气的东西都没有一个,那像现在,到处都是可口诱人的美食。

两条黑蛇此时犹如打了鸡血一般,速度发挥至极限,在人海中欢快穿梭,片刻就越过约三百丈的人墙,抵达中帐。

一到中帐,两蛇立即分开,雄蛇按张傲秋的指示,先一步解决传令兵,还没等中帐里的死域人反应过来,跟着接应雌蛇,在中帐内四处游走,顷刻间又干掉三个灵境高手。

这倒不是死域人高手反应不及时,一来外面张傲秋完全吸引了他们全部注意力,而且中帐外被大军团团护住,根本就不会想到会遇见偷袭,二来这两条黑蛇速度太快,体型不大,再加上外面喊杀震天,很难听到其他异响。

三个灵境高手的精血入肚,两条黑蛇更是兴奋,不过兴奋归兴奋,却没有乱了方寸,而是一蛇骚扰,一蛇躲在暗处偷袭,两蛇轮流替换,将个中帐闹得底朝天。

等中帐内的死域人高手终于反应过来,已经又失了两个高手。

不过这样一来,中帐的指挥系统彻底被打乱,全力防备帐内的,就很难顾及到帐外了。

张傲秋神识看得清楚,心中暗自抹了一把冷汗,跟着又是一声长啸,啸声刚起,埋伏在左右山林的狼骑军早已按耐不住,随着一声震天的“杀”声响起,两侧犹如突然出现一片金云。

狼骑未至,密集的机括声响起,漫天的箭雨先一步射向敌军,带毒的弩箭像野蜂的毒刺一般,将外部敌军顿时射杀不少,引起敌军两翼一阵骚乱。

而在两翼的死域人,失去了中帐统一指挥,一时不知道是该布阵迎敌,还是该后退避其锋芒?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雪亮的长刀已经砍到了自己头上,一时哀嚎遍野,前面的想要后退,后面的想要上前,这样的乱状,不但没有有效阻止敌军,反而让自己乱上加乱。

这就是为什么张傲秋拼尽全力也要先拿下死域人中帐的原因。

摧其坚,夺其魁,以解其体。龙战于野,其道穷也。

狼骑军在数次战役中,其行军变阵早已成熟,充分发挥狼骑快速的优势,犹如大海的波浪一般,一沾即走,根本不给对方留还手的余地。

死域人大军两翼一乱,退回山林的云凤阁哪还不知机,不等张傲秋下令,五千军士迅速集结,依旧是步军在前,两千铁弦弓箭手在后,避开张傲秋绿白刀芒的中心位置,铁弓利箭再次发威,尽情收割后方敌军性命。

待到前方一空,三千步军分成三路,巩固阵地,往中间的张傲秋靠拢。

城头的云霄城城主一见,抄起身旁两把长刀,大吼一声道:“击鼓”。

云霄城城主姓杨,单名一个旭字,善使两把长刀,此乃他杨家家传技艺,脱胎于军中技,去掉那些繁复的招式,讲究稳、狠、快,一刀制敌。

随着沉重的战鼓声响,杨旭跟着又是一声大吼:“开城门,随老子一起杀光那些狗日的。”

话音一落,旁边传令军手中红旗一挥,一支响箭带着呼啸声射入高空,跟着一朵烟火爆开,炸出绚烂的光幕。

这是四城联军约定好的出击暗号,只是以前一直被宗无颜压着打,根本没有使用的机会。

片刻后,随着漫天的喊杀声响起,四城联军分成两股,往中心战场压过去。

前方的云凤阁一见后面援军到,立即发出命令,原先分为三股的军队,迅速靠拢,让出左右两翼,以免大军一冲伤了自己人。

而合拢的三千军士,则形成三角锥,锥头则由张家那一百多灵境高手充当,一水的赤金铠甲,远远望去,就犹如一个黄金箭头。

狼骑军见大部队投入战场,战术跟着改变,由骚扰战变为凿穿,将眼前的敌军切割成一股一股,留给左右两翼支援上来的四城联军。

死域人就算在凶悍,在被分割开后,就像洪水失去了后援,立即变成一滩死水,在压倒性的人数上,那一股一股的死域人很快就被后面蜂拥而至的联军吃光。

吃光一股,步军迅速巩固战场,后面的弓箭手跟着乱箭齐发,等到敌军在乱箭射击下阵型一动,狼骑军跟着又如波浪卷过来,将敌军再次分割开,然后再次被蚕食掉。

杨旭是杀红了眼,也是杀尽了性,仗还有这样打得?爽啊!

而云凤阁中军,则在锥头的带领下,只往中间的张傲秋靠拢,没有了两翼的威胁,这样的凿穿就相对来说简单多了。

攻杀了一顿饭功夫后,中间的张傲秋暮然感到压力一松,神识中早已看到云凤阁中军杀了过来,厮杀至此,知道离胜利已经不远了,忍不住扬天又是一声长啸,啸声滚滚,依旧中气十足。

后面的将士听了,顿时精神一振,那家伙不是人啊,他妈是神啊,杀了这么长时间,老子手都软了,那家伙好像还什么事都没有,嗓门依旧嚎的那么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