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四十九章 心愿已成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罗兢田膝下有两个孩儿,长子名叫罗浩,次子罗然,这名字是罗老爷子所取,意喻人要堂堂正正,心存浩然之气。

张傲秋边听边从怀里掏出装着金针的铜匣,看着她笑了笑道:“那两个小子还不到三岁,等他们长大成人,最少也要十五年后,这长的时间,你就没有考虑你自己么?”

罗沁听了又是一愣,茫然看着张傲秋,不知该如何回答。

张傲秋打开铜匣,抽出一根金针,用丝巾细细搽过,跟着道:“罗家大义,天下皆知,以后罗家的生意,不需要人员护送,在什么地头出事,自有什么人来担这个担子,所以你大可不必像你大哥那样东奔西走,你只需要在幕后坐镇就可以了。”

张傲秋这样说,意味着已是将罗家划入了他自己亲自保护范围内,以张家在各城的势力,若是连个药材都送不到位,那真就不用再混江湖了。

只是在罗兢田当家的时候,张傲秋根本没考虑到这一点,不然也不会出这么大的乱子。

顿了顿,张傲秋接着道:“等这战事一了,大局基本上已定,到时候我想将你接过来跟我们一起,你意下如何?”

张傲秋这话意思已经很明确了,罗沁又如何听不明白,闻言眼中爆出一丝惊喜,跟着又是脸色一黯,定定地看着他,也不避讳道:“秋大哥,若是以前,阿沁求之不得,但是……。”

话没说完,张傲秋一把打断道:“但是什么?霜儿,倩笑,还有五妹你都见过,可是她们有什么不好?”

罗沁一听,急忙摆手道:“霜儿姐姐她们对我再好没用,你不要瞎说。”

张傲秋听了“嗯”了一声道:“既然这样,你又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过此事还长,我现在提起是有些唐突,不过只要你不嫌弃……。”

罗沁听了,脸蛋一红,羞涩地低下头小声道:“秋大哥,我喜欢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嫌弃了?”

张傲秋一看罗沁表情,知她心结已开,遂柔声道:“你将外衣脱下,我要为你施针。”

八针扎完,张傲秋推门而出,却见一身白衣的夜无霜正站在屋前的大树下,一见张傲秋出来,眼神露出一丝涟漪,等张傲秋走到身边,右手手指往他腰间一捏,跟着一转,狠狠地揪了一把,警告道:“若是再有下一个,我就阉了你。”

张傲秋与那麻衣人约定的十五天期限还没到,在第十二天的时候,死域人那边就送来一封书信,信中内容大意是同意张傲秋的提议,不过更多的篇幅则是强调双方一定要遵守契约。

死域人在信中虽然说的气概,但字里行间却是透露着畏惧,这也真是打怕了。

张傲秋看了来信,不由暗自好笑,也没多言,提笔回了一个字:“可。”

三日后,死域人大军开始撤离,先是一小股部队带着粮草,资重,按指定的路线缓缓经过,就这行军速度,一看就是死域人不放心,先期进行试探。

试探了几次后,死域人见对方真没什么反应,于是加大撤离速度,用了不到十天,原先被死域人占领的城池再次回到了自己人手中。

而花连城也如愿以偿地坐上了龙华城城主的位置,这个位置,花连城以前怎么想都不可能会在自己屁股下面坐着,现在看来又是水到渠成,理所当然。

花连城高兴了半天,又感慨了半天,还是亲爱的姐夫牛,不得不服啊。

只是花连城这边高兴了,林还那边就苦逼了,一觉醒来,那个杀神没等来,怎么把个死域人给盼来了?

林还知道不能出兵,干脆就一心一意守城,连城外的探子都全部撤回,所以死域人大军过来的时候,虽然浩浩荡荡,但他却真是才知道。

林还站在城头,看着城下铺天盖地的死域人大军,一脸懵逼,这些王八蛋都打我这来了,难道那家伙被死域人给干掉了?

后来一想又不可能,立即着急着火地召开军事会议,搞清楚情况后,差点一口老血喷出,狗日的,你这是玩阴的,这也玩得太绝了吧?

不过下面将领却不相信,理由是外面死域人大军个个都精神着了,怎么看也不像经历过一场大战的样子,又怎么可能将自己辛辛苦苦攻下来的地盘,就这么说让就让了?

理是这个理,但人家是真来了,会议上还没定出怎么应对,怎么防守,各持不同意见的人却在这个问题上吵得不可开交。

但死域人却不跟他们墨迹,张傲秋给的一年的时间看似很长,实际上根本就不够用,光是要打通另外一条运兵通道,没有个半年根本下不了。

而这还是要一教二宗贴心帮忙的情况下才能完成。

一教二宗落难的时候,死域人军方认为已经打开了中原门户,所以对一教二宗的求救是爱理不理,现在又要返回去求别人帮忙,当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不过也没有办法,就像张傲秋说的,那毕竟是一匹识途老马。

只是这种打脸的事,就由鬼王谷去做了,谁让你们之间关系好了?

一教二宗也不是什么善茬,这么好的送上门的肥肉,哎呀,那白深深的牙口哦,估计死域人是要心疼死了。

死域人大军抵达凌渊城当晚,就放出了鬼影,这幸好是张傲秋将其干掉了大半,剩下那一点杀伤力还不大。

杀伤力虽然不大,但造成的恐慌却是不小,一时阴风阵阵,还不时有人死得不明不白,搁谁也心里发虚啊。

而且明知如此,城头还不能不守,要是城头一空,死域人大军趁机攻城,那剩下的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了。

这事一出,把林还还真是唬了一跳,在连山会议的时候,龙华城是怎么破城的,林还也有耳闻,当时听了心中有的只是鄙视,真他妈怂货,打不赢别人,居然找这么奇葩的一个理由。

现在看来,不是那货怂,而是自己太无知了。

林还也是欲哭无泪,这可真不能怪我啊,这天下守城的,都只是准备粮草跟军备,哪还有准备道士的?

心急火燎中,立即派人将封堵结实的后城门又拆掉,连夜去请能捉妖擒鬼的道人。

闹腾了一夜,眼盼着太阳出来镇乾坤,没想到死域人大军又开始玩命攻城,还好林还这段日子准备充足,一时半会还不落下风。

只是一宿未眠,又急火攻心,这滋味真不足为人道也,要是这样再来几次,那可是要老命了。

不过这边战事一起,以前那几个小弟立即伸出援助之手,要粮给粮,要装备给装备,总之大哥你一句话,小弟我在所不辞。

这下兄弟几个又不计前嫌,开始同舟共济,有难同当。

只是不同当也不行啊,朱明然那几个蠢货还在前面摆着了,要是凌渊城一破,接下来就轮到自个了,现在舍不得这点家当,以后舍的就是自己的脑袋了。

不过这些事就轮不到张傲秋头疼了,他现在是难得清闲,悠哉游哉的无所事事。

不过一想到后面日子还长,大业还未成功,总不能就这样荒废了,不找点事做,总觉得心里虚得慌。

正自个一人慢慢琢磨着了,突然接到张子元通报,说张家家主跟主母不日将莅临临花城。

张傲秋一听,顿时心中大喜,自岭南一别,虽然其中常有书信来往,但又怎么及得上欢聚一堂了?

看来自己老爹也是长本事了,别的没学会,这掐指一算倒是学得不错,时间把控的刚刚好。

正好罗沁身体也无大碍,于是大手一挥,一众人等浩浩荡荡前往临花城。

不过在临走之前,张傲秋担心自己不在的时候,死域人会不守契约,用鬼影偷袭,所以将乾坤图取出,藏在山中一个隐蔽的位置,并跟玄阴几个交代清楚,让他们没事就出去转转,可不能在自己地盘出现鬼影。

玄阴三个一听,可是高兴坏了,乾坤图内虽然好,但一呆几千年,再好也没意思了,要不是独叟在里面压着,这几个家伙早就想跑出去逛逛了。

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当然是求之不得。

等张傲秋一众人回到临花城,张皓轩跟鲁寒凝还没有到,一问才知道,是有事情耽搁了。

耽搁也就耽搁了,反正也不在乎这两天,于是一众人又在张傲秋带领下,重回阔别已久的大宅。

刚一进门,就看见陶老头正指挥家丁忙前忙后,一见张傲秋等人回来,连忙一小跑地过来,诧异问道:“少爷,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张傲秋听了却是一愣,愕然道:“怎么陶管家也会掐指一算了,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回来?”

陶老头一听,连忙摆手道:“少爷你就别笑话我小老儿了,这可是城主府派人过来知会的。”

说完撇下张傲秋,跟夜无霜,紫陌等人一一见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