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三十章 踏破铁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而此时的张傲秋,却将整个心神放在了右手掌控的这个女人身上。

他跟夜无霜疗伤这么长时间,对其背后所中的那一掌中所带的阴邪气息,实在是太熟悉了,而现在那股阴邪的气息,现在居然在这女人身上隐隐感应到了。

只是宗无颜那一声青甲,虽然洗刷干净,但因为常年染血,青甲上带着一股挥之不去的血腥味,将那股阴邪之气遮掩住。

张傲秋闭目感应一会,跟着竖起左掌,一掌排在宗无颜右肩上,这一掌用的是阴劲,将宗无颜身上的青甲震得寸寸粉碎,一阵山风吹过,青甲哗哗落下,露出里面的月白内衣跟凹凸有致的身材。

宗无颜却是一点都不反抗,任由张傲秋掐住自己脖子,不但不感到害怕,反而双眼露出疯狂的神色,喋喋怪笑道:“小哥,舍不得杀了姐姐么?你这是想看姐姐的身子么?”

张傲秋听了,理都懒得理她一眼,右手收回,鼻端细细将宗无颜嗅了几下,果然那股阴邪之气在没有青甲血腥味的掩盖下,在近前显得更加浓烈。

宗无颜跟那凶手关系绝对密切,而且很有可能就是其最亲近之人,不然这股气息不会如此浓烈。

这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想不到在这战场上,居然能在无意中找到那凶手的重要线索。

此时哪怕以张傲秋的修为心性,都忍不住双手微微颤抖一下,而这下颤抖,却让宗无颜立即感应到,心中没来由的又是一悸,直觉感应到可能有比自己小命更严重的事情要发生,带着疑惑跟凶狠的眼神不由自主望向张傲秋,哪知却迎来对方冰冷的不带丝毫感情的眼神。

这样的眼神,宗无颜见过太多,但却重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强烈地感应到那眼神后面隐藏的绝然的杀机。

而这个杀机好像还不是对自己。

还没等宗无颜想清楚其中缘由,张傲秋内力透出,将她修为封上,松手对后面的房五妹道:“等这场大战后,好好修一个架子,而且这个女人一定要严加看管,她对我还有大用。”

房五妹应了一声,急步上前,望着宗无颜冷笑一声,右手成爪,抓住其琵琶骨用力一捏,宗无颜立即感到一阵剧痛传来,但她也是硬气,居然一声不吭。

房五妹见了,也不生气,凑到她耳边小声道:“今天晚上,小妹就让你真正快乐快乐,你看可好啊?”

说完提起毫无防抗之力的宗无颜往后就退,城头的人见了,立即打开小门,将房五妹放了进去。

对面的死域人大军,一见自家主帅被擒,顿时骚动起来,当骚动达到顶点,后军一声螺号响起,发出进攻的号角。

而以此同时,云凤阁也是大吼一声道:“布阵。”

身旁的传令官闻声立即打出旗语,后面的军阵跟着变动,前面三千军士竖起巨盾,亮着生生白光的长矛伸出,同时发出一声怒吼“杀”。

而剩下两千军士则后退三丈,同样竖起巨盾,不过却是搭上箭矢,弓弦张开。

这两千军士,是特地从临花城铁弦营调过来,为的就是保证更有效的第一波大面积的杀伤。

死域人五万多人同时狂奔而出,带着大地都跟着抖动起来,两军迅速接近,云凤阁冷冷地看着狂叫着的敌军,心中默默地计算着距离。

待到敌人第一波进入射击范围,云凤阁右手一挥,跟着大吼一声:“射。”

顿时漫天的箭雨发出不绝于耳的“咻咻”声,往杀过来的敌军射去。

随着这波箭雨落下,大战拉开了血腥的序幕。

这得亏云霄城城主下死力气,供应过来的箭矢不但没有打折扣,反而还多出了将近一倍多。

对面死域人的箭雨跟着反射过来,不过这次铁弦营调过来的都是好手,用的都是强弓,射击距离比起普通弓大多了,所以第一波射击,虽然双方都有行动,但死域人的箭矢最多落在前方军阵内,而在天盾的遮挡下,杀伤力微乎其微,而反观死域人,却是被强劲的箭矢不停收割性命。

只这一波,就立判高下,让己方一时士气大振,城头的守军看了,跟着呐喊助威,同时第一次感觉到,对于死域人以少胜多,好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死域人的悍不畏死也是名不虚传,虽然身边不时有人倒下,但这样的情景,不仅没有让他们放慢脚步,反而更加激起凶性,嗷叫着不要命的往前冲。

箭雨虽然密集,但依旧有不少死域人军士举着盾牌很快冲到近前,待到还只剩下大约二十步距离的时候,张傲秋右手一招,星月刀发出“锵”得一声龙吟。

而这声龙吟,即使是在喊杀震天的此刻,依旧让每个人都听到,直震心神。

奔在最前死域人闻声明显一顿,但身形依旧不停,几个呼吸间,就已到达面前。

此时一道绿白的刀芒突然亮起,斜斜划下,又快又急,所过之处,所有人、物都被无声地斩为两段,跟着漫天的血雨喷出。

而那些被斩为两段的死域人,下身犹自往前奔行一截,才颓然到地,可见速度之快。

还没等到在场人反应过来,张傲秋人如青烟,左右飘动,将近百丈的横向距离,仿佛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绿白刀芒四处闪过,尽情地收割着性命。

以死域人如此密集的冲锋,到了近前,居然还没有一个能够冲过后面的盾阵,全部被张傲秋一人生生拦住。

积压在心中已久的捩气,此时得到了尽情地释放。

三丈多长的刀芒,犹如死神的长鞭,在张傲秋迅捷的身形带动下,所向披靡!

有张傲秋一人顶住第一波压力,云凤阁见机发出命令,大军同时往前移动,让后面的箭阵能进一步接近敌军腹地。

开战还不到一顿饭的功夫,死域人就已经伤亡惨重,后面中军又是一声螺号声起,狂冲的前军停止攻击,人人举着盾牌开始往回缩,同时两翼张开。

变阵,由进攻改为防御!

这还是死域人进攻中原来第一次在战场上主动放弃进攻而采取防御。

张傲秋见了,任由死域人大军行动,眼睛望着前面密密麻麻人群后,远远的一杆大旗飘舞,死域人进入防御,若是现在以五千人对几万敌军发动进攻,若是两翼敌军包围过来,就算再精锐的军队,也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这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但若以自己一人之力冲入敌军,虽然自己可以保证没事,但若敌人分兵,那自己身后的五千军士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一时刚才喊杀震天的战场,突然出现诡异的死寂。

但云凤阁眼中却是一片火热,刚才张傲秋杀敌的情形实在是太震撼了,自己虽然跟他同处一个战场,却连敌人半根毛都没捞到,要真算的话,也就是出了个场,应了个景。

只是眼前黑压压的敌军,犹如一座大山一般,云凤阁也是带军之人,自然不会因为一时的冲动而做出愚蠢的决定。

不过像现在这样相持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后面所有人的眼神,都跟云凤阁一样,齐刷刷地望着笔直站立在阵前犹如血缸里捞出来的张傲秋。

半响后,前面的张傲秋背着云凤阁打出一连串的手势,云凤阁看了却是不由一愣,这是叫自己退回山林跟狼骑军汇合?

张傲秋手势打完,见后面没有动静,扭头看了云凤阁一眼,眼神凌厉,带着一丝疑惑,但更多的却是责备。

云凤阁跟张傲秋眼神一接触,心中暗自长叹口气,即佩服他敢以一人之力对抗对方几万大军,同时也带着一丝惋惜,像这样的敌我力量悬殊极大的正面对抗,就算你修为再高,也是飞蛾扑火,真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但战场上军令难违,云凤阁无奈之下,也只好右手一挥,同时发出命令,五千军士有序地从两侧重返山林。

这一举动,不仅在场的云凤阁一头雾水,城头的守军跟对面的死域人同样摸不着头脑,一时陷入僵局,都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而此时的张傲秋,心神却飞到了远在远诏城的夜无霜身上,跟着那些两人嬉闹恩爱的情景,还有以前每次自己遇险归来,那张哭花的俏脸,一幕一幕在眼前闪过,而最后定格在眼前的,却正是她毫无生气地躺在病床上那张苍白的面容。

心中甜蜜、感动、无奈跟愤怒的情绪交杂滚动,犹如五味杂陈,而最后定格的夜无霜那张苍白的面容在眼前越放越大,让张傲秋感到心中犹如被万刀挽过,顿时一股凌然的杀气透体而出,冰冷的眼神缓缓转向对面的死域人大军。

都是你们,都是你们,若不是你们狼子野心,也不会有现在的生灵涂炭,若不是你们,我的霜儿也不会重伤不醒,你们每一个人都得死!

一声愤怒的怒吼声突然如炸雷般响起,跟着张傲秋脚步移动,一步一字地恨声道:“喝不完的仇人血,斩不尽仇人头,杀!”

短短十四个字,走了十四步,待到最后一声“杀”字落音,右手星月刀豁然前指,身形发动,一道绿白刀芒在靠近敌军外围的时候突然亮起,将前方死域人连盾带人无声地直接刺穿,还没待对方惨叫声响起,刀芒跟着左右划过,一条漫天血花的通道露了出来。

张傲秋一言不发,身形迅速跟进,刀锋始终向前,直指对方大军中帐。

擒贼先擒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