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三十九章 祸水西引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到达凌渊城后,并没有贸然出面,而是全军修整,等候后面赶来的云历跟花倩笑。

云历等人落后两天才赶到,一见张傲秋稳军不动,也是暗松了口大气。

这两日,张傲秋跟紫陌将凌渊城周边都摸得清清楚楚,凌渊城不亏是大城,墙厚城高,仅仅城池的占地面积就有临花城两个大,若不是临花城占有漓河先天优势,水陆两通,凌渊城又深入内陆腹地,只怕三十六城的排名真的要改一改了。

众人在临时大帐内碰头,对眼前的局势进行商议,只是商议来商议去,却发现是个两难局面。

若是林还答应放人,那就一切不提,但若是他不答应,因为罗兢田几人而擅自撕毁协议攻城,能不能攻下先不说,仅舆论压力就会立即让己方陷入被动,要是再被有心人这么一操作,可以想象,死域人还没除,内乱就要先起。

你能撕毁协议攻城,凭什么我就不能?况且在这战乱时期,谣言本就满天飞,老百姓根本就无从知道真相。

而一旦生起内乱,就再难压制得住,到时候可就是战火连绵,尸横遍野,这种情况是在坐任何人都不想看到的。

这还真是狗咬刺猬,无从下爪。

对于这些,张傲秋也不是没有考虑过,稳军不动就是想看能不能集思广益,找个最稳妥的法子解决这件事情。

现在看来,还是无济于事。

张傲秋沉默半响后,长舒一口气道:“若是万一谈崩,就由我带一些好手将兢田他们救出。”

紫陌闻言,点了点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花倩笑听了却是一脸担忧,因为在救人之前,肯定跟对方要有所接触,谈判不成才行此下策,只是他林还也不是傻子,自己能想到这招,他一定也会想到,罗兢田几人是他手中筹码,一定会藏在隐蔽的地方,加强防范,人是不是放在城内还两说,这样一来,只怕……。

想到这里,花倩笑嘴巴张了张,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张傲秋的性格她太了解了,罗兢田是他兄弟,不管千难万难,张傲秋一定要将他救出,自己现在要是阻止,反而会适得其反,况且罗兢田还是罗烈之子,就他这份义举,也不能将他丢下不管。

大账内一时陷入沉寂,半响后,紫陌开口道:“我还有个想法,不知当说不当说?”

紫陌说完,却是转头郑重地看了花倩笑一眼。

花倩笑被他看得一愣,愕然道:“阿陌,你有什么想法就直说,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紫陌听了却是微微摇了摇头道:“我怕我说了你不会答应。”

紫陌这语气,一下子让花倩笑响起了当初花连城让她诊病时的样子,不由哑然失笑道:“你都没说,又怎么知道我不会同意?”

紫陌听了咳嗽一声接口道:“各位,我们在前线对抗死域人,流血流汗,但有些人却是隔岸观火,隔岸观火也就算了,居然为了一己私愤,行此龌蹉之事,所以我想说的就是祸水西引,也让他们尝尝战火的滋味。”

花倩笑一听,不解道:“祸水西引?!”

云历听了,皱眉想了想道:“阿陌,你接着说。”

紫陌闻言“嗯”了一声,然后拿起旁边的地图在桌上摊开,右手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跟着指头在圆圈中间点了点道:“等这里事了,我们就给死域人去书一封,告诉他们,这是我们的地盘,只要你们退出我们的地盘,去哪里我们不管,而且保证在他们退出的时候不趁机出兵攻打。”

说完跟着右手指头往下一划,嘿嘿一笑道:“不过我们会在这沿途布下重兵,防止他们乱窜,一直将他们护送到凌渊城这里,我们再将死域人尾巴堵上,其他的就等着看好戏了。”

紫陌说到这里,众人也算听明白了,张傲秋看着地图想了想道:“阿陌,你这个方法好是好,但是其中最重要一点,就是死域人会这么乖乖听话?”

紫陌闻言,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道:“秋哥,我们攻打凉州城的情况,死域人比我们还清楚,形势摆在这里,他们要是不答应,那凉州城就是榜样,照这样下去,剩下几城能撑多久,他们自己心里也有数,若我是死域人,倒不如借势一歪,只要能避其锋芒,到其他地方站稳脚跟,有这个时间差,还可以再想其他办法。”

花倩笑听了,却是眉头深皱,紫陌说得是简单,但一旦放死域人西进,那对沿途的百姓来说,可就是灭顶之灾,而且凉州城这几城,已经被死域人破坏了,若是让他们再去攻打其他城,那岂不是要再来一次?

云历看着花倩笑表情,就知她所想,也怪不得紫陌先前会说花倩笑会不同意了。

对于花倩笑,云历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这样一个女子,还是如此花容月貌的女子,凭一城之力,独自抵抗死域人这么多年,现在功成名就后,却没有一丝张狂,而是更多地心系天下百姓。

还没等云历开口,紫陌接着道:“就算我们不这么做,但盘踞在剩下几城的死域人我们却不能不管吧?等我们将这些死域人赶出中原,那时没有死域人的威胁,其他各城更不会交出兵权向我们靠拢,这样一来,整个中原就又会回到一盘散沙的局面,就算我们现在赶走了死域人,又怎么能保证十年,百年后死域人就不会再来?

我还是同意秋哥的想法,侵**原的死域人不仅要赶走,而且还要出兵他们本土,只有将他们打怕了,才能一劳永逸,而要想这样,就必须要有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不然仅以我们现在七城的力量,一旦将兵力抽空,以林还之流,谁又能保证他们会顾及百姓死活而不趁虚而入?

所以长痛不如短痛,也只有在死域人的压力下,才能够将民心团结起来,也只有这样才能谈下一步。”

紫陌说完,大账内再次陷入沉寂,半响后云历笑道:“阿陌所说也有道理,况且这样做,对我们也是百利而无一害,一来可以让他们互相消耗,若是死域人能攻下凌渊等几座城池,我们到时候再发兵,名正言顺,而且在兵力上压力会更小,二来我们也可以趁机巩固后方,彻底将凉州城等几城消化掉,一箭双雕,可以考虑。”

花倩笑听完,抬头看了张傲秋一眼,却见对方正目光灼灼地望着她,虽然没有开口,但花倩笑已经明白其中的意思,当即叹口气道:“若是真要这么做,那一定要保证沿途百姓的安危。”

紫陌一听花倩笑松口,在旁笑道:“这个你放心,我之所以说要在沿途布下重兵,也就是这个意思。”

紫陌说完,张傲秋轻轻一拍桌子道:“好,即然大方向定下来,那我们就按这个办,不过在这之前,先要将偷袭霜儿的凶手找出来,这人跟宗无颜关系紧密,同时又让她如此忌惮,那这人在死域人军方跟鬼王谷的身份一定很高,若是当着死域人的面将此人斩杀,那对我们的计划就会更顺利些。”

紫陌闻言对张傲秋一竖大拇指道:“秋哥霸气。”

云历见了,也是呵呵一笑道:“好,那明日一早,我们就去会会他林还。”

入夜,张傲秋独自一人站在树林深处的一块大石上,静静地仰望星空。

此时的林间,一片静谧,轻微吹过的山风,带过来各处细微的声响,传入耳中,就犹如林间精灵的低吟,漆黑如墨的夜空,无数颗星星静静地闪动着清幽的光芒,矗立在这片天地下,思维就如脱缰的野马,无限发散,仿佛再往前一步,就能成为这片空间的主宰。

这个习惯,自从给夜无霜疗伤时开始养成,当初只是想一个人静静地独处,让哀伤跟无助有所寄托,后来渐渐地却是喜欢上了这样的感觉,将神识融入整个环境中,无我无他,无始无终。

好半响后,张傲秋平静无波的灵觉突然一动,缓缓回首,却见慕容轻狂扶手站在左侧不远处的山石上,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张傲秋见了不由一愣,愕然道:“师父,你怎么来了?”

慕容轻狂闻言呵呵一笑,上前几步走到张傲秋近前,却是一言不发,只是笑着看着他。

张傲秋被看得心底发毛,摆了摆手退后一步笑道:“师父,我怎么感觉你这笑得有些……。”

慕容轻狂闻言接口道:“为师笑得有些什么?”

张傲秋本想说“奸诈”的,但认真看了看其表情又不像,脑内飞快将这些天的事情过了一遍,事情是很多,也很棘手,但也不至于让这老爷子深夜赶过来,难不成是什么地方出现了纰漏?

慕容轻狂看着张傲秋脸上的表情,又是笑了笑,跟着却是叹了口气道:“为师连夜赶来,是因为你师父有句话让我无论如何也要带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