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二十九章 两军对垒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云凤阁经过战争的洗礼后,不仅修为大增,而且在军事素养上也有涨足的进步,就从这五千精兵布阵来看,整个军阵有退有进,攻防一体,而且隐蔽到位。

张傲秋对这些只是简单地看了看,布兵排阵他最多也就是个半桶水,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前方军情。

跟云凤阁详谈了大半晚,也有了个具体的了解,遂将接下来的事情安排透彻,大军具体进入战场的时间初步敲定在后天,当然这还要先跟云霄城第一时间取得联系后再根据形势进行变动。

第二日一早,云凤阁带着五名高手护卫抄小路前往云霄城,云霄城城主一听武月城派来了救兵,顿时欣喜若狂,急忙亲自接待,并再三保证会全力配合。

只是当他得知对方并不准备帮他们守城,而是直接在城外与死域人进行对攻时,不由一愣,而在云凤阁告知他手上只有五千人的军队时,云霄城城主更是直接一脸懵逼。

见过胆肥的,还没见过胆这么肥的!

以五千军队就敢直接对战死域人城外几万大军,这该是说他们有气魄了,还是该说他们无知者无畏?

对云霄城城主的想法,云凤阁根本就不在意,而是直接问起了军情,因前段时间死域人攻击太猛,伤亡惨重,所以这些天算是双方休战期。

不过根据前方斥候发回来的消息,死域人大军很有可能会在后天再次发动攻击,这个时间到跟张傲秋他们预定的时间不谋而合。

云凤阁详细了解后,只提出一个条件,就是让云霄城将一大批箭矢与明日押运到指定地点,至于军事上的配合,条件就更优惠了,那就是若是我方打赢了,你们就出军趁胜追杀,若是我方打输了,你们就稳守城池不出。

这样的条件,就算再白痴的人也会答应,至于那一片箭矢,以云霄城现在四城之力,一个晚上就可以做出来,况且城内还有长期的军备。

云霄城城主虽然跟其他各城城主一样,都想守着祖上这点基业,但心地还算善良,对方如此舍命相助,而自己只是在城头上看着,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所以他就想着派一支军队在城外协助,哪知话刚说出口,却被云凤阁以“恐调度不当”为由直接拒绝了。

而这一口喷得,让云霄城城主着实郁闷了半天。

第三日天刚亮,云霄城城主就守在城头瞭望塔上,此时他的心情即焦虑、担忧,又带着一股莫名的兴奋,竟有种强烈地患得患失的情绪。

以五千对几万,而且还是在正面战场上直接对撞,想想就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时间在他的左思右想中度过,不知不觉一轮红日从远处山岚露出容颜,没过多久,两边山林中陆续出现人影,人影一动,立即向中间战场靠近,跟着集结成队。

云霄城城主也是领军之人,一看其动作,就知道这支军队是精锐之师,虽人数凌散,但却又散而不乱,从出现人影到五千人的军队集结完毕,前后不到半盏茶功夫。

军队集结完毕,整个场面鸦雀无声,除了清晨的山风呼啸,再也听不到其他一丁点声响。

云霄城城主不由暗自赞叹一声,转头对左右说了几句,再回头时,却见前方军阵最前方,不知何时出现一个满头白发,身着青衣,扶手而立的男子,而在他身后不远,却是一个身着赤金铠甲的俏丽身影。

这两人正是张傲秋跟房五妹。

而以此同时,在远处地平线外,隐隐传来一声嘹亮的螺号声。

这声螺号,让守候在城头的军士不由心头一紧,这是死域人大军集结的信号。

果然没多久,前面出现飞扬的浓密尘埃,只从这尘埃的浓密程度,就可以判断,这次死域人调入的兵力至少有五万人。

五千对五万,以一敌十,这仗能打么?

片刻后,一排排密密麻麻的人影出现在视线里,而在其顶前,却是一台嚣张的八抬大轿,轿体硕大,目测其宽度约有一丈左右,前后四根浑圆粗壮的轿杆,更是伸出各约两丈。

大轿上斜坐着一个面容姣好,一身青甲的女子,头上两边头发剃得精光,纹着不知是何种动物的纹身,只留头顶中间头发,长长地往后梳起,在脑后扎成一束,只是本该清秀的双眼中不时闪过凶光,浑身散发出一股捩气,跟其秀美的容颜结合起来,竟给人一种妖邪的感觉。

此女子正是让中原守军人人心悸的宗无颜。

每次大战开始,宗无颜总是感到一股莫名的兴奋,战场上空气中弥漫的那强烈血腥味,对她来说,就像一股催情剂一般。

所以每次战后,她都要疯狂得发泄一番,只是她这番发泄,爽了她自己,却不知害死了多少人。

大轿刚一出水平线,宗无颜就远远看见了前方整齐排列的军阵,不由“咦”了一声,跟着身子一正,再定睛看过去,目光却落在了独自一人站立在军阵前的张傲秋。

张傲秋一身青衣,满头白发,再加上俊朗的面容,顿时勾起了宗无颜的兴趣,殷红的舌头伸出,沿着薄薄的嘴唇转过,喋喋怪笑两声,右手一挥,发出一声娇喝,命令大军加快前进步伐。

片刻后,大军迅速接近,在两军相距五十丈的距离停了下来,宗无颜一反常态,没有立即下令进攻,而是双腿一弹,右手在旁顺手一抄,一根浑圆的长矛握在手中,站起身子,缓缓从大轿上走了下来。

往前走了约百步距离,宗无颜右手一顿,只听“噗”得一声,长矛倒插,激起一阵尘埃。

宗无颜双手抱在胸前,饶有兴致地看着前面的张傲秋,啧啧两声后娇笑道:“这是谁家小哥,长得可真是俊朗啊,要不我们也别打仗了,你过来跟着姐姐如何?”

一口中原话说的字正腔圆,若不是两军对垒,真不敢相信眼前这女人却是死域人。

宗无颜话中的意思直接,站在张傲秋身后的房五妹一听,顿时怒火中烧,娇喝一声道:“无耻。”

宗无颜闻声望了过去,脸上神色却是微微一愣,跟着扬天爆笑一声,半响后才停了下来,一脸欢喜地道:“今天是个什么好日子?居然让我在这里遇见这么俊朗的小哥,还有这么漂亮的妹子,哈哈哈,你们两个,老娘今天就一并收了,等到了晚上,就知道什么叫快乐了。”

房五妹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那曾想到对方会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顿时羞红了脸,抬手指着宗无颜怒声道:“你……,无耻,下流,亏你还是个女人,这种话也说得出口。”

宗无颜闻言却是“嘿”得一声,不再理会房五妹,而是转头望向一脸风轻云淡的张傲秋,跟着眼中一丝捩气闪过,右手一握长矛,身形毫无征兆地突然飙起。

飙起的身影忽左忽右,右手倒拖在地上的矛尖与地上石子碰撞闪着火花,发出刺耳的“当当”声。

在距离张傲秋还有十丈的距离,宗无颜脚步一顿,身子突然临空跃起,倒拖的长矛顺势一抡,发出一声爆裂的破空声。

而此时宗无颜身形恰恰斜冲到高空尽头,在长矛带动下,身子跟着一转,然后以人带矛,“呼”得又是一圈。

宗无颜这招借助身子旋转之力带动长矛,其劲道比起直接砸下来得更要凶猛多倍,只从这点,就可以看出她根本就没有像她所说的那样想要活着张傲秋。

待到身子转到第三圈的时候,宗无颜已经处于张傲秋头顶,只要再一个旋转,长矛就可以狠狠砸在张傲秋头上。

而在这第三圈的尽头,下面的张傲秋豁然抬头,恰巧宗无颜身形转过来,两人眼神接触,宗无颜却看到对方清凉的眼中带着一丝嘲讽。

这一丝嘲讽的眼神,让宗无颜心中没来由的一悸,气势顿时弱了几分,电石火花中,还来不及考虑,第四圈已经转过,长矛带着狂暴的风声往张傲秋头顶狠狠砸下。

而就在长矛运力的最巅峰,下面青影一闪,张傲秋身子爆冲而起,抡拳往那最爆裂的矛尖一拳轰去。

气劲相交,发出“蓬”得一声巨响,以那一点为中心,竟爆发出肉眼可见的气波,顿时犹如狂风一般向四周蔓延,卷起漫天的烟尘。

身子临空的宗无颜,只觉一股暴力袭来,顿时浑身犹如触电一般,双手虎口破裂,不由自主“哇”得一声,扬天喷出一口鲜血,被大力震得往后急飞。

而那长矛却在两股力道下,直接被砸成一个弯钩,“当”得一声掉在地上。

声音刚刚响起,张傲秋身形突然发动,等到尘埃落定,两边的军士却看见张傲秋依旧站立在原地,只是右手平伸,多了一个被掐着脖子的宗无颜。

后面城头的守军一见,顿时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欢呼。

一招,仅仅一招,就制服了人人谈而色变的宗无颜,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欢呼声后,跟着却是一片死寂,所有人的眼神都集中在身形站得笔直的张傲秋身上,眼神中不约而同的带着一丝浓浓的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