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三十八章 再见罗沁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凉宫城被收复的消息,随着杨旭发出的檄文,立即传遍整个中原,只是这檄文写得也太夸张了,一刻钟就攻下城头,也不怕把牛皮吹破了。

有没有吹牛皮先不说,但凉宫城却是实实在在拿下了,这下包括凉宫城原城主在内所有人心思都开始活动了,不管怎么样,也得有个说法吧?

但这个说法,张傲秋还真没准备给,这里面的道道他当然知道,不过人心就是这样,越是给予就越是不满足。

倒是云历还有花倩笑两人得到消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这后面的事情也确实很重要,一个处理不好,就可能引起动乱,所以还是要好好商议商议。

对这个商议,张傲秋就给了个意见,凉宫城是老子打下来的,其他人少打歪心思。

这个意见,也是云历等人的意思,只是其中细节也很重要,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其他都还好说,最关键是这个城主人选,还有对外说出的理由。

本来以张傲秋的想法,就是什么都不给,连个理由都没有,只是现在不比以前,天下所有人眼睛都看着,若是现在不树立一个光辉正面的形象,以后就不好搞了。

这就是政治,但也是最决定人心的东西,把握的好,就可以人心所向,事半功倍,相反也是亦然。

张傲秋这下没辙了,长叹一口气,从出道到现在,也就是个劳苦命,想躲都不能躲。

商议了一天,也没商议个最终结果,倒是把张傲秋搞得头昏脑胀,眼见天色快接近黄昏,遂带着房五妹跟花倩笑出城门走走,顺带着散散心,换换脑子。

只是一路过来,看到最多的就是拖家带口返回凉宫城的百姓,凉州城被死域人占领,城内百姓能逃的都逃了,现在城池被收复了,当然要回来,因为这里毕竟是家。

张傲秋看一会,感慨一会,特别是花倩笑,武月城这么多年的战火,见得最多的就是这种背井离乡,生死别离。

三人让过百姓,出了城门,没想到后面还是一串不知蜿蜒多长的队伍,张傲秋登上一座小土坡,看了一会,转头对花倩笑问道:“粮食够么?”

花倩笑“嗯”了一声,接着抿嘴一笑道:“云叔生怕你吃亏,不仅带了粮草,而且还有两万精兵,不过这些兵力都驻扎在城外。”

房五妹听了接口道:“倩姐姐你光夸别人,你自己不是也带了粮草跟兵力么?你不说,有些人就装傻,哼!”

花倩笑听完却是偷偷瞟了张傲秋一眼,跟着拉起房五妹的手,低声说起悄悄话去了。

张傲秋看着眼前两个绝色美女低声浅笑,心情也是大好,大手一挥,刚想说今晚夫君亲自烤肉招待你们,眼睛余光却突然瞟见前面长长的队伍中,一个女子蹒跚的背影,心中不由一阵迷糊,这背影怎么看得这么熟悉了?

定了定神,转头再用心看过去,那背影看上去好像是罗沁,这一发现倒是让他更迷糊了,罗沁这丫头怎么到这里了?

张傲秋不由自主上前几步,试着唤了一声:“阿沁。”

前面那女子闻声身子突然一顿,但却没有回头,张傲秋见了跟着再唤两声道:“阿沁,阿沁。”

这两声,让前面那女子霍然转身,张傲秋看得清楚,虽然一脸黑泥,头发蓬乱,但不是罗沁是谁?

罗沁转身看到张傲秋,无神的双眼立即绽出一丝狂喜的光芒,身子却定定地站在原地,低声叫道:“秋大哥………。”

跟着却是身子一软,双眼一闭,晕了过去。

旁边的房五妹不待吩咐,几步上前,将罗沁拦腰抱起,抬头却是一脸迷惑地看着张傲秋。

张傲秋跟着上前,右手手指搭在罗沁腕脉上,片刻收回手指,转头对花倩笑道:“只是惊累过度。”

说完转身举步回城,跟着介绍道:“罗沁是临花城罗烈老爷子的闺女。”

花倩笑一听临花城罗烈,立即上了心,罗烈是民间最早打明旗号支援武月城的人,花倩笑对这老爷子敬仰已久,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老爷子的闺女。

闻言一把从房五妹手中接过罗沁,娇喝一声:“快走。”

只到第二天中午,张傲秋才被知会罗沁醒了,这一段时间,张傲秋一直再想罗沁的事,但怎么也想不通,这丫头是怎么跑到这来的,而且还是这般模样。

等张傲秋赶到的时候,罗沁身边坐满了人,连云历也闻信过来。

罗沁一看张傲秋进屋,小嘴立即一扁,眼泪哗哗流下,站起身来,不管不顾一把扑倒张傲秋怀里,放声大哭道:“秋大哥,秋大哥,你快去救我大哥。”

张傲秋一听还真是吓了一跳,抬眼询问地看了看云历,却见后者摇头长叹一声。

云历的表情让张傲秋更是心惊,双手将怀里的罗沁轻轻扶起,跟着急道:“阿沁,兢田他怎么了?”

罗沁闻言,哭着将事情叙述了一遍。

原来前段时间,因为草药奇缺,罗兢田四处打听,才从一个药材商口中得知,在西部大山内,有大量的药材,只是那地方实在过于偏僻,加上当地民风彪悍,山匪众多,所以很少有人愿意过去。

罗兢田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即就去找了云历,想要云历派兵护送,但云历得知后却是一口否决,他倒不是舍不得那点兵力,而是这一路凌渊城是毕经之地,现在他跟凌渊城城主林还不对付,若是再派兵前往,要是一旦误会,只怕要出大事。

而且这事云历也一再叮嘱罗兢田,让他不可擅自行动,罗兢田当着云历的面也是答应了,只是这大量的药材还是让他动了心。

罗沁知道这事后,立即找到了罗兢田,嚷嚷着要跟着去,因为这批药材是直接送到武月城,她以为张傲秋一直在武月城,现在有这个机会不是可以见到他了么?

刚开始罗兢田是死活不同意,但架不住罗沁死缠烂打,况且罗兢田也知道这丫头的心事,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同意了。

一行人过去的时候还算顺利,待千辛万苦买到药材,再经过凌渊城的时候却出事了。

这还多亏了罗兢田多了个心思,让罗沁在城外等候,若是自己一切顺利,那她再单独入城,然后出城后在前面跟他们汇合,若是出了什么事,就立即回去请云历帮忙。

可是没想到刚到城门,就被城门军士拦住,罗沁看着前面人争吵一番,跟着那些人包括药材都被带走了。

罗沁看了心惊肉跳,但还是耐着性子等候了几天,只是没几天,城外贴出告示,说是抓了一批奸细,其上的画像正是罗兢田几人。

罗沁看到告示,这下慌了,立即想到要返回临花城让云历派兵帮忙,但没想到回去路上却是走错了方向,兵荒马乱的情形下,只好躲在难民潮中,一路往东走。

张傲秋听完,先是低声安慰了罗沁一番,待罗沁止住泪水,遂转头对花倩笑道:“倩笑,立即知会阿陌,命令狼骑军待命,我要即可赶往凌渊城。”

云历知道张傲秋性子,况且罗兢田还是他兄弟,这次又是因为为前方战场筹备药材,而且事情还跟自己有关联,但兹事体大,本想劝阻几句,从长计议,毕竟一旦矛盾不能调和,狼骑军也不能攻城。

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转念一想,他妈的林还,真是欺人太甚,老子临花城的货,你想劫就劫啊?还将人说成是奸细,当真是叔叔能忍,婶婶也不能忍,先干了再说。

想到这里,云历先是拿眼看了花倩笑一眼,跟着断然道:“好,阿秋,你们先过去,我那城外两万精兵随后就到,要是他林还实相放人,那还好商量,要是……,嘿。”

张傲秋跟花倩笑说集结狼骑军,也是怕云历有所顾忌,现在听云历也赞成,更没有半点犹豫。

第三日,大军集结完毕,开拔凌渊城,只是以狼骑军的速度,全速奔驰下也用了三天时间才赶到凌渊城。

这样的距离,也是林还在连山会议上一口回绝交出兵权的倚仗,他也不傻,同时也有野心,等死域人打到他这里的时候,只怕也所剩无几了,那时候趁其疲兵而攻之,不仅能轻易搞定死域人,说不定还可以得到其他意想不到的收获。

能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本事,现在让你们可劲地闹腾,出尽风头,以后还不是给老子做嫁衣?

罗兢田一众人在凌渊城,还不知道林还会怎么对付他们,要是真走了极端,云历跟花倩笑怕张傲秋在急怒下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况且这事跟他俩都有关联,更不能坐视不理,而罗沁急于想知道罗兢田近况,房五妹又舍不得张傲秋,于是两人也跟在队伍中。

云历在两万精兵中亲自挑选一千人,再加上张家那一百多好手,配快马好鞍,只因马儿天性畏惧狼,何况还是这么大个的狼,所以两军错开,以免发生惊扰。

只是夜无霜因圣教有事,被雪心玄临时招了回去,这也去了张傲秋一大心思,这姑-奶-奶可不能再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