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四十七章 交易(一)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那人没想到张傲秋变招如此诡异,但又毫无迹象可循,就如羚羊挂角,自然随意,不由心中又是一惊,知道那刀芒不可去挡,百忙中,手中长刀顺势继续下沉,避开对方刀势锋芒,同时腰身一扭,一记铁板桥,坎坎避过这玄之又玄的一刀。

张傲秋身形转过,神识却是看得清楚,趁对方身形未起,经脉内磅礴的真气瞬间逆行,身子犹如一片树叶被风吹过,在外人眼中,就好像他从举步开始,就如现在这样悬停在空中,可见其速度之快。

张傲秋转过身来,星月刀借着身子旋转之势,由横切划过一个旋弧,高举头顶,在到达最高处那一刹那间停顿,跟着化为闪电,瞬间劈出三刀。

前面两刀分别斩在那人左右空间,刀势却是后收,第三刀夹着前两刀蓄势,刀气瞬间攀上顶峰,带着风雷之声,狠狠向还没有起身那人斩去。

那人看着眼前闪亮的刀芒,想挡又不能,无可奈何下,腰身一扭,同时真气外放,犹如一个气罩罩住全身,在身子翻到右侧,先前的刀气正好杀到。

只听“嘭”得一声闷响,那人仿佛早已预料一般,嘴里发出一声闷哼,身子却借力往前,先脱离险地再说。

张傲秋嘿得一声,星月刀前指,刀芒瞬间大盛,由三尺变为三丈,后发先至地往那人后背大穴刺去。

刀芒实在太快,那人虽没有回头,但灵觉却有感知,张傲秋星月刀一动,那人直奔的身子同时强行扭往一边,又是坎坎避过。

不过那人却没有张傲秋真气逆行的本事,这一下强行变动,立即让他气血翻动,心中暗叫要糟,果然身后空气随之荡起一丝涟漪。

到了他们这个级别,杀人已经不再局限于实物,这丝涟漪虽小,却是风暴的前奏,那人当即顾不得平息气血,身子一矮,跟着一个翻身,在尺许位置,快若鬼魅般左右腾挪,就是想让对方无从下手。

当真是一失先手处处被动。

张傲秋看着那人在地上翻来滚去,也是好笑,干脆收刀站立不动。

那人一见张傲秋收刀,翻滚的身子迎风一张,却是左右摇摆不定,犹如一颗风中小草一样。

只到站稳身子,那人见张傲秋依旧未动,心中恼怒的同时也生出一丝更加强烈的杀机,心中重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急于想用最残忍的方式杀掉一个人,只因还重来没有人让他出过这种丑,眼前这小子一定要让他不得好死。

这念头一闪而过,身形一动,刚想要抢过先手,脑袋却突然如针扎一般疼痛,这种疼痛就像有股外力,想要蛮横将脑袋贯穿一样。

精神力攻击。

那人出生鬼王谷,有此修为自然懂得被精神力攻击的后果,当即想都没想,在灵台驻起一道城墙,同时看向张傲秋的眼神变得更加凝重。

只是这疼痛来的快,去的也快,一擦而过,就好像刚才只是幻觉一样。

不过这种攻击危害巨大,由不得不小心,只是在那人凝神一刻,到手先机转眼即失,眼中看到的却是张傲秋眼中一闪而过的讥讽,心中不由又是一阵怒气升起。

从对决那一刻开始,那人看张傲秋就是怎么都不顺眼,宗无颜当众受辱,又不能出手营救,本就是他一个心结,再加上精心准备的引君入翁,再瓮中捉鳖之局,却被前晚的一场大火,破坏殆尽,鳖没捉住,反而被鳖咬了手,辛苦炼制的鬼影也几乎被一锅端。

而这些都是在自己眼皮底下发生,自认为万无一失,没想早被对方看穿,这种憋屈,即便是心如磐石,也忍不住怒火中烧。

还没等那人怒火烧起,张傲秋身形飘动,脚步一错,缩地成寸,眨眼间已到那人近前,刀锋带起的杀气凝若实质,直奔前胸而去。

那人深吸口气,将翻动的情绪压下,手中长刀一转,刚要应招,可一转眼,对方人影却在眼前消失。

隐匿大法。

这种消失来得毫无征兆,能在那人这样级别的修行者面前玩消失,已经不是真气逆转那么简单了,这里面还有对场面形势的完全把控,而且胆气足,也就是人家根本就没把他当多大个事。

那人心中虽惊,但也不慌,眼睛看不见,但灵觉却是可以感觉到的。

想都没想,那人长刀后移,刀把在手中滴溜溜一转,变成双手反握,顺势一扬,后发先至地切往灵觉感知中应该是那小子腰部的位置狠狠切去。

只是这自认十拿九稳的一刀,却是切在了空气中,而在同时,另一道身影出现在灵觉的感应中,那人此时是真大吃一惊,这时仓皇变招,已经是来不及了。

“当”得一声巨响。

这次灵觉虽然抓住了正主,但一个蓄势满满,一个仓皇变招,高下立判。

这招张傲秋不知用过多少次,每次都能利用场上形式,制造出以自己最强来攻击对方最弱的那个契机,只是随着对手越来越强,这种契机也越来越难得到。

这种契机虽难,但一旦成功,能不能一刀制敌先两说,仅就那种牵着对方鼻子走的那种感觉,就在心理上占据强大的优势。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还真的是很爽。

张傲秋这刀同样用了九成力道,两刀相击,一股强横的力道炸起,张傲秋身形一晃,那人却被一刀劈得往后只退不停。

炼体术的好处再次提现出来,张傲秋得势不饶人,趁那人脚跟未稳,精神力全力攻击过去,同时身形紧跟其后,高举的星月刀跟着狠狠斩下。

再一次最强对最弱,那人一边抵抗那无孔不入的精神力攻击,一边在未站稳脚跟的情况下,挥刀再挡。

又是“当”得一声,那人再吃不住如此大力,就算他是玄境巅峰修为,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张傲秋见了嘿嘿一笑,身形一刻不停,借着星月刀传来的反力,身子如陀螺般,瞬间转过三圈,而刀身在旋转中,速度更快,待达到巅峰时,跟着又是一刀当头当头劈出。

那人看着张傲秋手中势若奔雷般的刀身,心中不由生出一丝悔意,真是一子错,全盘皆落索。

右手一抬,勉强抬刀一挡,却怎能抵住如此大力,手腕剧震,长刀被直接劈飞,身子也吃不住力,应声翻滚不休,洒过一路的血迹。

好半响那人身子才停下来,脸上神情却已经显出萎靡,一看就是身受重伤。

仅仅三刀,战局已定。

一时整个战场鸦雀无声,数万双眼睛此刻只看着场上那个迎风傲立的白发青年。

而这也正是张傲秋心中所想要的。

这次两人对决,张傲秋压根就没有考虑什么战术,而是以最爆裂,最狂虐的方式直接将对方干到。

军中只有强者才受人摩拜,只有强者才能给人于信心。

而这个强大信心,不仅在要自己人心中建立,同时也要在对方心中埋下阴影,让其永远生不出对抗的心思。

张傲秋站立不动,眼神冷冷地看着斜躺在地上,想要挣扎站起的麻衣人。

片刻后,张傲秋收刀回鞘,举步上前,步伐带着轻微的“沙沙”声,在这静谧的沙场,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那人见张傲秋走过来,也就不再动,只是右手撑地,左手抚在胸前,眼神中透露出结局已定的平静。

张傲秋看了突然一笑,在他身前三尺位置站定淡然道:“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那人听了,神情一愣,跟着脸上露出一丝讥笑,嘴里咳嗽几声后,平静道:“我不是你对手,但若你以为可以用我的命来换取其他好处,我劝你还是少费唇舌。”

张傲秋闻言却是不答,而是转头看了看对面城头站得密密麻麻的死域人,半响后道:“你想错了,我没那么幼稚。”

说完一顿,跟着转过头来,右手一指城头的死域人大军,眼睛却看着那人,悠然问道:“如果我现在发兵攻城,你认为他们能抗多长时间?”

那人一听,盯着张傲秋的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半响后颓然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张傲秋听了,拍了拍手道:“跟聪明人对话,就是简单。”

顿了顿,张傲秋接着道:“不过我还是要跟说清楚,你现在已经身受重伤,像你这样的玄境巅峰修为,我想鬼王谷就算再强,也不会有多少,加上城内鬼影被我干掉大半,而且你也看到了,你那边军心已经动摇,而我这边却是士气大振,若是我现在攻城,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你们撑不过一个时辰。

所以我刚才跟你说的交易,根本就不是你心中所想的那样,因为我完全可以自己拿到想要的东西,用不着跟你在这里废话。”

那人听完,想了想,眼中露出一丝疑惑,但却闭口不答。

张傲秋也不理他,自顾自接着道:“但若是攻城,就难免会有伤亡,这不是我想看到的,毕竟我也要保存实力,所以我想跟你做的交易是:我不攻城,你也不用守城。”

那人闻言“哦”了一声道:“愿闻其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