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二十八章 白羊观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别院内。

天色刚刚露出一丝光亮,雪心玄跟木灵两个跟往常一样,照例要到夜无霜的病房去看一看,只是刚出门几步,就看见远处一人背付双手静静地仰望着残余的星空。

张傲秋这段时间,一直都在苦苦思索夜无霜心脉走向,很久没有再像以前那样看过星空。

上次在紫竹轩,因为以他一人之力无法替夜无霜重塑经脉而一夜白头,那时情形跟现在一样,也是这样静静地站着仰望星空,只是现在这次……?

雪心玄不敢再想下去,脚步不由自主地一顿,木灵在旁立即感应到,急忙一把扶住。

前面的张傲秋听到声响,缓缓转过身来,神色黯淡地望着木灵二人,半响后才道:“前方军情如何?”

木灵听了不由一愣,这档口的,怎么还有心情谈论前方军情?

倒是旁边的雪心玄反应过来,她心里已经知道张傲秋对夜无霜最后那一段心脉心烦意乱,上次还有慕容轻狂出手消除他心中捩气,但现在总不能每次不顺畅的时候就把那老爷子死命砍一顿吧?

没有别的发泄渠道,也只能是死域人了,至于夜无霜,只能是听天由命,走一步看一步了。

念到这里,雪心玄微一皱眉道:“云霄城四城虽然抱成团,但死域人在休整一段时间后,重新开始进攻,他们现在的日子可不好过。”

张傲秋听了不置可否,轻轻“哦”了一声道:“日子不好过?有多不好过?”

雪心玄闻言摇了摇头道:“我也只是听说,至于具体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张傲秋微一点头,跟着双手一拍,暗处出现一个黑衣人,正是十八护卫中的一个。

那人现出身来,躬身行礼道:“少主。”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最近前方战况如何?”

那人闻声再行一礼,然后恭声道:“回少主,死域人大军在宗无颜的带领下,已经对云霄城进行了三次大的进攻,双方虽然都损失惨重,只是现在死域人得本土兵力支援,而且粮草充沛,战意旺盛,反观云霄城这边,虽然四城抱成团,但士气低迷,城内有很多人都趁乱出逃,若是死域人再强攻几次,只怕……。”

张傲秋听完,沉吟片刻,跟着问道:“武月城那边情况如何?”

那人听了行礼答道:“前段日子,武月城在花城主的带领下,歼灭来犯死域人三万余人,现在投奔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可以说是士气高昂,形势一片大好。”

这些事情早就发生,张子元也将这些情报都分类整理好,只是那时候张傲秋却是没有这个心思,所以就搁置起来。

张傲秋听到武月城形式大好,心湖中不由浮现那个一身戎装,脸色冷然的玉人,嘴角一牵,露出一丝难得的笑意。

半响后,张傲秋转身道:“知会花城主,让她将五百狼骑军调到云霄城外,另派遣五千人的军队前往,具体位置让她跟云城主商议,我要今晚知道结果。”

那人听完,躬身行礼,沉声道:“是,少主。”

跟着转身消失在夜色中不见。

木灵眼望这那黑衣人离开,转头望向张傲秋,疑惑道:“阿秋,你想做什么?”

张傲秋闻言,不由苦笑一声道:“霜儿现在的情况,我跟师父都无能为力,若是强自这样耗下去,只怕会适得其反,况且现在前方战况紧张,若是再拖延下去,只怕到时候再难收拾,既然我存心想做大,而且也有那么多人上了船,我也不能将他们置之不理。”

雪心玄听完,嘴角张了张,半响后才道:“只是若你走了,那霜儿怎么办?”

张傲秋闻言笑了笑道:“心姨,你不用担心,在我走之前,我会再制一批龙涎果汁,只要有龙涎果汁,霜儿小命就可保,况且师父他老人家也在旁边。”

说完又叹了口气道:“只是这段时间要苦了霜儿。”

雪心玄听张傲秋这么说,在旁安慰道:“既然你都打算好了,那就按你的意思去办,这边不仅有你师父,还有我们在,而且任何事情都讲究个机缘,你师父也说过了,霜儿这次的劫难,也许会带来其他的惊喜,我相信他老人家的话。”

张傲秋闻言点了点头,微一施礼,跟着转身离去。

傍晚时分,花倩笑那边传来消息,三日后,五百狼骑军跟五千精锐在云霄城外三十里一个叫“白羊观”的地方集结。

因为现在正是战时,云霄城外遍地都是死域人大军,所以这次行军也是凶险万分,因人数众多,稍有不慎就会引来敌军,而这次领军的正是云凤阁。

张傲秋到不担心军队如何到达,以花倩笑谨慎跟云历老道,如果这点事情也办不到,那也就不用混了,况且这次领军的还是一心想洗刷前耻的云凤阁。

他现在考虑的是,夜无霜到底是留在这里,还是返回武月城?

思索再三,还是决定给陈思远一个机会,有一个慕容轻狂这样的化境高手在,就像有了根定海神针,不会闹出什么浪花。

第三日清晨,张傲秋带着十八护卫出发,这十八护卫张傲秋本是想留在别院的,但他们知道这次张傲秋是亲自上战场,所以宁死也不从。

张傲秋没有办法,后来一想,到了战场,情况瞬息变化,身边也确实需要人手,别的不说,仅仅情报这一项,自己就分身乏力。

而在接到花倩笑那边消息的当晚,张子元就派人前去打探路线,为了防止消息泄露,同时避免太过招摇,这次的路线选择的是避开城镇,从山野中直插过去。

对张傲秋来说,自出道江湖以来,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山野中度过,而且最美风景都是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所以这一趟,也就当游山玩水,将心思放空,只负责赶路,其他的全部交给了张子元。

白羊观此地,传说在很久前,一只全身雪白,身带佛光的白羊在这里出现过,因此当地人就修建了一个寺庙,因此得名叫白羊寺,只是后来道佛相争,寺庙又改为了道观,就又改名为白羊观。

白羊观在鼎盛时期,据说有上千名道士,来此上香祈福的人都要排成长队,只是世事变换,慢慢没落下来。

白羊观位于云霄城外三十里的深山内,此处不仅人烟稀少,同时地势高拔险境,离外面战场又近,也不知道花倩笑是怎么打听出这样一个地方的。

张傲秋一行人抵达白羊观的时候,云凤阁已经依约先行到达,五千人分散在白羊观周围,周围一片静谧,若不是有事先约好的暗号,还真不知道这里已经变成军事重地。

张傲秋跟云凤阁见面的地方是离白羊观约一里的山谷,双方刚一现身,张傲秋就远远看见跟在云凤阁身后的房五妹。

看到房五妹的时候,张傲秋明显一愣,先跟云凤阁大声招呼后,上前两步走到房五妹跟前问道:“你怎么来了?”

而房五妹同时也是一愣,一脸担忧地望着张傲秋道:“公子,你的头发怎么白了?”

张傲秋听了一摆手,皱眉道:“先别说这个,你是怎么跟过来了?”

房五妹一看张傲秋脸色不善,小嘴一扁,双手捏着衣角垂头不语。

张傲秋见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也知道这丫头的心思,心中又是一软,柔声道:“此次是战场厮杀,你当是好玩么?”

房五妹一听张傲秋语气放柔,豁然抬头,清凉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欣喜,脸色却是怯怯地问道:“公子,你不怪我么?”

张傲秋闻言没好气道:“你来都来了,难道我还能赶你走不成?”

房五妹闻言,脸上顿时绽出一朵笑颜,拍了拍前胸道:“那就好,那就好,担心死我了。”

张傲秋见房五妹这样子,不由白了她一眼,跟着右手一招,张子元见了,对左右打了个眼色,十八护卫立即散开,将房五妹隐隐护住。

上次在落梅镇,因为偷袭的人身手太高,以至于反应不及,让夜无霜到现在都重伤不醒,现在来了房五妹,可再不能出这样的岔子了。

房五妹见了,却是小嘴一撅,刚要抗议,张傲秋已转身向云凤阁走去。

而房五妹这次过来,一来确实是思念张傲秋,另一方面,因欧阳雪怡跟她同管落梅镇,以房五妹苗族少族长的经历,下面做的不好的,最多也就是赏鞭子,但欧阳雪怡出身一教二宗,下属不要说事情做的不好,就算一个眼神不对,下一刻就是脑袋落地。

再加上欧阳雪怡身边那五十几个护卫,一个个杀气凛然,镇住那些难民,连手都不用出,所以渐渐的房五妹也无事可做,正好这次花倩笑这次派军过来,于是房五妹就再三央求,总算是让花倩笑点头同意。

只是这次行军凶险万分,万一有个什么不对,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女可就不好说了,所以花倩笑这次是算是冒了险,再三叮嘱房五妹,见到张傲秋后,可千万不能惹他生气,不然我们两个就都吃不了兜着走了。

所以这也是房五妹一见到张傲秋就一脸紧张的原因,不过现在既然张傲秋不怪罪,那也算是放下心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