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三十七章 攻城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所以张傲秋那天在大牢里,一点都不介意宗无颜是招还是不招,正是抓住了死域人这个心态。

三名死士对阵三万大军,已经是必死之局,但死域人这招,却是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若是以大军将这三人杀死,虽达到了效果,却输了气势,必然会影响士气。

这个道理谁都想得明白,所以不仅那三名死士眼神冰冷地望着张傲秋,后面杨旭等人也是眼神火辣。

这其中的微妙,双方都把握的很好,只是输赢都是用人命来填。

一将功成万骨枯!

张傲秋看着阵前一字排开的三个黑衣人,嘿嘿低笑一声,即然你们想输,老子就让你们输得更彻底一些。

跟着缓缓起身站起,一提星月刀,转头对后面的房五妹道:“五妹,再来几鞭子。”

房五妹此时却是一脸担忧,那三名黑衣人,她只是看着就觉得心寒,现在再抽鞭子,岂不是往死里刺激他们么?

后面的杨旭听了,却是觉得热血一涌,望着前面的张傲秋,一脸的崇拜。

那三名黑衣人出了城门,杨旭就暗自合计了一下,那三个只怕自己一个都干不过,现在秋帅居然想以一敌三,豪气啊!

跟着大吼一声:“来人,击鼓壮威!”

沉重的战鼓响起,同时也震醒了房五妹,迷离的眼神转瞬变成决然,既然是公子决定的,那就不会错,如果他有什么意外,我陪他就是了。

清脆的鞭声响起,张傲秋举步向前,在那三个黑衣人面前刚刚站定,中间的黑衣人长剑如毒蛇般突然彪起,直取其胸口大穴,而左右两个黑衣人则同时攻其两侧。

攻击发动地突然,但三人却一点不乱,不仅身法,步法同步,就连呼吸都在一个节奏,显然是精通合击之术。

合击之术即多人配合,互补短长,若是再配以阵法,则其攻击力将十倍甚至百倍提升。

看来死域人也不是傻瓜,做一个引君入翁之局,配合战场形势,还真不怕你不上钩。

三人剑法,张傲秋只看一眼,就已心中有底,剑法阴狠,深得快,准,狠的精髓,只是这样的剑法,更适合躲在暗处刺杀环境,现在摆到明面上,就如同阴影遇见阳光,功效自打折扣。

这其中的道理,三个黑衣人自然知道,但是知道也没有办法,谁让军方那些废物,连一个拿的出手的人都没有,唯一拿得出手的,现在还被吊着挨鞭子了。

当对方剑尖那点寒星及胸三寸时,张傲秋脚步一错,隐匿身法展开,身子微微向左一晃,跟着踏前一步,堪堪避过左右同时袭来的长剑。

张傲秋身形在那刹那间移动,当中那黑衣人人只觉眼前一花,空中留下对方一团虚影,跟着人就像凭空消失一般,心中暗自一凛,但也不慌,在他这样级别修为,障眼法只会让你死得更快。

气机牵引下,三人身形同时变化,只是张傲秋现在已到中间那人身后,左右两个黑衣人为了避免误伤自己人,长剑霍然低垂,给中间那黑衣人让出些许空间。

中间那人身子在半空一扭,长剑顺势从下往上划过,跟着右腕一抖,剑尖绽放出五朵剑花,无形但有实的剑气,将张傲秋左右封死,而真正的杀招依旧是中门一点寒星。

在这电光火石间,张傲秋却不退反进,同时眉间一缕精神力攻击发出,中间那黑衣人顿时只觉自己脑内犹如火-药爆过,感觉就像天灵盖都要被炸飞一般,前冲的脚步一个踉跄,手中长剑一软,左手不自觉抚上额头。

中间那黑衣人出自鬼王谷,精神力攻击虽然不会,但也听说过,只是没想到对方如此年纪,居然有这么强的精神力,只怕就是谷主也不一定有这样的功力。

张傲秋看着对方眼中闪过的惊异跟畏惧,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脚步不停,身形一晃,直接切过其中门,右肩在他胸前轻轻一靠,只听“嘭”得一声轻响,那黑衣人只觉一股大力传来,身子不由自主往后直飞,空中一口鲜血喷出,跟着重重摔在地上,眼见是不活了。

张傲秋在岭南张家跟张皓林擂台决斗时,精神力贯穿式地攻击就让对方吃了大亏,只是那时修为只是玄境巅峰,精神力攻击还要独叟帮忙。

现在他修为早已是半步化境,而且夜无霜被救回后,心灵那丝裂缝自然圆满,修为虽然没动,但灵觉却是更上一层,精神力可以自主攻击,而且攻击以贯穿进化为爆裂,杀伤力更大,独叟也终于算是可以当甩手掌柜,安心进入乾坤图修行了。

这一变故,在杨旭眼中,好像张傲秋就是那么一闪,然后走了几步,那黑衣人就临空飞起,连一招都没出,就干掉一个,若不是这是生死相搏的战场,杨旭真要怀疑场上的两个是不是在演双簧了。

什么时候玄境修为变得这么菜了?

左右两个黑衣人,此时心中虽然犹如掀起惊涛巨浪,但剑式却是不停,低垂的长剑挑起,趁对方身形未稳,一剑取上,一剑取下,让对方没有半丝回转余地,也是配合无间。

张傲秋看着两柄长剑杀来,体内真气逆脉而行,微微靠前的身子,犹如被一根看不见的绳索带动,蓦然后移,正好避过两剑。

跟着脚后跟一顿,星月刀“锵”得一声出鞘,在空中划过一道玄之又玄的轨迹,向对面两个黑衣人迎头杀去。

而这看上去直直的一刀,印在两个黑衣人眼中,却感觉这一刀只是砍向自己,身形同时后撤一步,长剑刚刚扬起,精神力攻击杀到,两人只觉脑袋一炸,还没反应过来,那落下的刀锋狠狠砍在剑身上。

“当”得一声巨响,却是两个黑衣人同时飞出,可见刀式变换之快。

这一刀,张傲秋十层功力一丝未留,就是想在敌我双方心里同时立威。

半步化境的全力一刀,又岂是玄境初中期修为能挡的住的?

一刀过后,张傲秋悠然回刀入鞘,缓缓转身看着对面城头的死域人,一言不发。

此时战鼓刚刚擂过三通,战斗已经结束,鼓声停歇,战场陷入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死死地盯着那个站在中间,一身赤金铠甲的白发年轻人。

杨旭此时心中更是万幸不已,幸好自己想明白了,归顺地及时,不然以这位的武力,还有临花城三家的兵力,只要他想,这天下迟早是他的,只是那时候话语权就完全不同了。

张傲秋神识如水银卸地般往城头铺去,看到城头死域人惊慌失措的表情,哪还不知机,右手一挥,大喝一声:“攻城!”

趁你病要你命。

话音一落,后面立即响起三声如山吼的咆哮:“杀!杀!杀!”

跟着战鼓声再次响起,攻城梯高高竖起,在蒙牛斗车的掩护下,迅速向城墙靠近。

城头的死域人一见,也不含糊,万箭齐发,专射蒙牛斗车下的军士。

只是这次攻城的军备,全部有其他有心交好又不愿交出兵权的各大城送来,也是下了血本,所有的军备都是精中取精,所以城头箭矢虽猛,但只要不露出身子,就像躲在厚厚的乌龟壳里,还真是一点事没有。

很快攻城梯已接近城墙,此时已方阵型变动,一直处于后军的铁弦营快步上前,在后盾的掩护下,往城墙边靠,一到达射程范围,立即张弓引箭,先一步压制城头死域人军士。

在这波箭矢压制下,城头箭雨一缓,已经赶到城墙下的军士趁机将一架架攻城梯往城墙上靠。

张傲秋在下面看得清楚,待攻城梯一钩住城墙,一声啸声响起,张家一百多灵、玄境高手立即越阵而出,整齐地排列在张傲秋身后。

张傲秋深吸一口气,历喝一声:“随我拿下城头!”

跟着身形一展,还没抵达城墙下,双脚猛地一顿,身形冲起,半空中一个转折,右脚在架好的攻城梯上轻轻一点,身形再次拔高越过城头。

已方弓箭手一见张傲秋冲前,担心误伤,此处箭矢一缓,城头的死域人趁机冒出头想要反击,哪知刚一露头,一道绿白刀芒闪过,三丈范围内立即清缴一空。

后面的张家高手紧跟其后,死域人军方也做好了对方要攻城的准备,在城头埋有高手,只是架不住人家大手笔,攻城一下就上一百多灵境以上高手,数量上完全压制,何况这里面还有那个杀神在。

还不到一刻钟,城头就被攻下,等杨旭爬上城头,也就晃了个点。

大量的军士涌上来,同时占领城头要害,防止死域人反扑。

而这时张傲秋已带人杀往内城,片刻后城门打开,三万大军嗷叫着向城门杀去。

攻城战很快就变成巷战,不过有张傲秋神识在,死域人就算再隐蔽的布置,也很快被轻易敲开。

这期间杨旭一直跟在张傲秋身旁,按他传下的命令指挥大军,只是他怎么也想不通,他为什么对死域人的布置如此清楚?

神机妙算只怕也没有这么牛吧?

巷战两日后,死域人再也扛不住了,放弃抵抗,从西城门破门而逃。

对这些逃出去的死域人,张傲秋也懒得去追,以后有的是时间收拾,也不急于一时。

至于得城以后的布置以及对百姓的安抚等事情,专业的事情就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