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四十六章 骂阵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两条黑蛇先行,在这漆黑夜晚,又有各种建筑物隐藏,再加上速度又快,里面保护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咬死了不少。

只是这种死亡,同样是无声无息,连对方的人影都看不到,人就一个接一个突然软到在地。

这样的场景,倒是将死域人唬了一跳,本来自己就是干这行当的,怎么突然一下子来了个同行了?

等不及多时,里面的人见势不妙,被逼放出鬼影,张傲秋神识中看得清楚,一声呼啸,召回两条黑蛇,露出身形。

里面人一看终于找到正主,顿时一窝蜂地往张傲秋扑过去,张傲秋也不答话,转身撒腿就跑,将后面的人跟鬼影一股脑地带到下一个目标点。

鬼影一出,另外几个埋伏点立即有所感应,还以为这边有大量的敌人趁乱偷入进来,跟着放出鬼影,往第一处地方合围过去。

一时间周围阴风阵阵,当真是鬼影重重,张傲秋见了嘿嘿一笑,打了声胡哨,身形跟着急退,剩下的就交给玄阴跟鬼将两人了。

玄阴早就等得不耐烦,一听到张傲秋信号,身子从暗处浮起,跟着蓝芒大盛,发出对鬼影来说无比诱人的气息。

果然这气息一出,蜂蛹的鬼影立即改变方向,一个个像饿死鬼投胎一般,疯狂地往那蓝芒涌去。

在蓝芒亮起的同时,周围衣袂声不断,显然是死域人高手见事不对,赶来支援。

张傲秋一见,又将两条黑蛇放出,让它们自由攻击,自己却身形一闪,埋伏在暗影中,见机偷袭。

两条黑蛇太给力了,来去无声,不断偷袭得手,惹得赶过来的死域人高手人人自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种情况持续没多久,城内东面一个黑影腾身而出,身法快若电闪,眨眼间就赶到现场。

张傲秋躲在暗处,眯着眼睛看着飞掠而来的人影,那股熟悉的味道,隔着老远也能闻到,这家伙果然早就到了,看来自己先前猜测城内是个陷阱还真是对的。

不过此时却不是跟他算账的时候,将两条黑蛇召回,然后跟玄阴,鬼将两个打了声招呼,两个此时也是吃得个肚儿滚圆,见机将蓝芒一收,溜入乾坤图消失不见。

第二日一早,大军阵列而出,吊着宗无颜的囚架早早立在阵前,张傲秋依旧一身铠甲,坐在太师椅上悠闲喝茶,而在他身后却站着夜无霜跟房五妹两人。

房五妹是要抡鞭子的,夜无霜则是要亲眼看那偷袭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人。

只是这两个俏娇娃个个国色天香,往阵前一站,光是看背影就是一种享受,排列在后面的军士那一个个是精神饱满,目光如炬啊,无形中又提高不少士气。

在张傲秋前面,则是一排骂兵,这些骂兵,专职叫骂,在军中专挑那些嗓门大,思维敏捷,骂人不打噔,骂上一个时辰也不重复的那些人,而且是怎么恶毒怎么骂,能从十八辈祖宗到现在身边女性亲属,一个不落地全部亲切问候到。

死域人是听不懂他们在骂什么,但鬼王谷那些人可是听得明白,加上昨晚被人算计,偷鸡不成反蚀把米,正是一肚子火,现在听阵前那些人叫骂,更是火上浇油。

骂了一阵,张傲秋就让那些骂兵先休息休息,然后右手一招,房五妹见了,二话不说,对着宗无颜轮着鞭子就抽。

噼里啪啦几鞭子下去,宗无颜依旧是一声不吭,不过后面骂兵再上,这次就不再问候死域人的亲人,而是大骂死域人就是属王八的,看见自己人,而且还是个女人,被别人这样**,居然躲在城内连个屁都不放,这要是老子,早就找块豆腐撞死了算球。

如果先前叫骂算是侮辱的话,那现在这话就是诛心了。

不过即便这样,对面还是没有反应,骂兵然后又调过头来,板着指头从上到下,将死域人十八辈祖宗又划拉了一遍,从第一代王八开始,什么王八如何戏水,又是如何杂-交,以至于生出更王八的王八,说的绘声绘色,就像他们在旁边亲眼目睹一般,连张傲秋在旁听了都觉得说得好像是真的一样。

当真是好口才,而且知识渊博,真是研究王八的专家,其中对王八的剖析,包括各种品种,大小,形状,喜好,所处的地域,都说的详详细细,然后以物比人,形象生动。

只是可怜了那些王八,当真是趴在泥窝里也中枪。

这一顿叫骂,只到天色黄昏,对面死域人也没有动静,万般无奈,只好收兵回营。

不过张傲秋这一天就像听书一样,兴致满满,这他妈还真是长见识了,原来王八还有这么多学问,以至于到晚上亲自带着熬好的雪梨汤去慰问那些个骂兵。

只是死域人也是有苦说不出,昨晚一场大火,烧毁了房间无数,顺带着还损失了不少粮草,现在连住的,吃的都紧张了,先不稳住军心,哪有心思还去计较是不是被骂?

第二天天还没亮,张傲秋就在太师椅上坐好,等到云三,云四两人带着队伍过来,一看扛把子早就在那等着了,心中又是一阵愧疚。

一通忙活后,那些个骂兵再次登场,也不知是昨晚那雪梨汤的作用,还是对张傲秋心存感激,总之一个个都是精神抖擞,战意高昂。

也不知是谁说起,说死域人对他们皇族最是忠心,若是从他们皇族下手,也许效果要好得多,于是女的偷人,男的强抢民女,甚至连长得好看的禽兽都不放过等等这些通通上场。

从大夏皇朝灭亡到现在,老百姓对于皇族的敬畏已经淡泊了,对自己皇族都已经淡泊了,更何况是死域人皇族?

叫骂一番,还没等房五妹抡鞭子,对面城门打开,一个身着麻衣的,手提长刀的人缓步走了出来。

张傲秋斜眼一瞟,就知道正主来了,施施然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暗自骂道:早不来晚不来,正她妈听得带劲的时候来了。

那些骂兵也是知机,见对方人出来了,知道自己任务完成,也就收兵回营。

张傲秋一提星月刀,后面的夜无霜叮嘱一声道:“小心。”

以夜无霜的修为,居然完全看不透对方,知道此人已不是自己所能抗衡,心中担忧的同时,也是暗自庆幸,那天能在此人偷袭的情况下保住小命,还真是幸运。

张傲秋闻言,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举步上前,两人在阵前相隔三丈的距离同时停下,互相打量着对方。

半响后,张傲秋嘿得一声道:“被骂的还舒坦?”

此言一出,那人冷狠的脸上一丝恼怒闪过,恨声道:“想不到你们中原人会用这么卑鄙的法子。”

张傲秋闻言,嘴角一牵,讥笑道:“我们中原人有句古话,叫看人说话,看菜吃饭,对付你们这些卑鄙的人,自然是用卑鄙的法子了。”

那人被张傲秋说的一呛,眼中杀机凌然,直愣愣地看着张傲秋道:“我不与你口舌之争,今日我们就在这一绝生死。”

张傲秋闻言,右手一挥,星月刀随意插在身旁尺许左右地方,悠然道:“放心,跑不了你,只不过我有一事不明,还望你能解惑。”

顿了顿,抬起右手一指高高吊着的宗无颜道:“这人多少也算是你的姘-头,老子这些天如此**她,你都能当缩头王八忍着不出来,不知你们鬼王谷的男人是不是都是属王八的?”

那人一听,阴沉的脸色霍然一变,就在此时,张傲秋身形一展,右手化掌为爪,凌空一抓,插在地上的星月刀发出“锵”得一声龙吟,犹如被一根无形的牵扯,自刀鞘中倒飞而出。

张傲秋右手一把握住刀柄,顺势从下往上划出一道银弧,往那人当胸撩去。

张傲秋刚才所问,正是那人心病,不是他不想来救宗无颜,而是被死域人军方以小不忍以乱大谋为由压住,本就心中有气,现在又被张傲秋当着这么多人面这样恶毒辱骂,而且还不是骂他一人,顺带着将整个鬼王谷都框进去,即便他修行再高,也忍不住心生怒气。

这就像本就心中委屈,不是自己的错,结果还被人因之打了一巴掌,这一巴掌挨了也就算了,但还不能辩驳,这就憋屈了。

只是他也是修行高手,心中怒气一升,就知道要糟糕,右腿瞬间撤离一步,长刀出鞘,准备硬抗对方一招。

谁知在他长刀刚出鞘那一瞬间,却看见对方刀犹如有灵性一般,能自己出鞘并凌空飞渡,心中又是一惊。

而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发生,那人却是脸色不变,一声不吭,长刀刀尖下沉,刀身抖动,防守中隐含着进攻。

哪知长刀刚刚抵达,对方上撩的一刀却突然变象,由上撩变为横切,同时刀势带着身形变动,一切如行云流水,自然而然。

横切的刀锋,吐出三尺长的刀芒,刀芒凝聚,夹杂着狂烈的刀气,有种前面即使是座山岳,也能将其一刀斩断的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