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二十七章 形式复杂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天下三十六城第一次正式会议到此为止落幕,这个落幕一点都不完美,但毕竟是往前迈出一步。

这一步看似很小,但却给这片大陆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影响,并带动天下有识之士往正义这方靠拢,所以后世人将后来统一整个大陆的丰功伟绩,其时间开始点,就定格在这次会议。

花倩笑依照张傲秋的意见,在会议谈崩结束的那一晚,跟云历及秦懿童三人,对天下所有人发出檄文,檄文大意如下:

自天下危亡之际,武月城、临花城及曲兰城不再只顾及一城一池的所属,愿意无条件交出兵权,三城联军一起,共同对抗死域人,天下有识之士,热血儿女,愿意与我等一起共赴国难的,请到这三城中任意一城报名参军。

檄文发出去后,花倩笑又亲自到别院见过张傲秋,将这些都跟张傲秋一一说了一遍,只是张傲秋连个反应都没有,因为夜无霜现在的经脉重塑已经快接近心脉,这是最最重要的时刻,任何哪怕一丁点的疏忽,都可能导致前功尽弃,甚至是直接要了人命。

花倩笑也知道这事的重要性,但死域人那边也是形式逼人,容不得半点延误,所以并没有在远诏城多耽搁,而是跟云历他们各自返回,投入新一轮的备战中。

而死域人在攻下凉宫城后,并没有像众人想象的那样,大军做一段时间的休整,而是在第三天就兵发云霄城下。

云霄城虽然干不过宗无颜,但现在四城抱成团,深砌墙,广积粮,准备工作做得充足,不能出城迎敌,但守住城池还是能够勉强办到。

死域人连续三日的猛攻,双方均是损失惨重,而城外的死域人因军粮供应不足,开始吃不住,先一步退兵。

这也算是死域人大军横行这么长时间第一次被打退,只是可惜的是,云霄城他们被杀破了胆,眼看着死域人大军撤离这么好的机会,愣是不敢出兵追击,白白错过一个重创宗无颜的好机会。

自此,双方进入了一个长时间的休战期,而死域人也趁这段时间,大肆从本土调动军队,巩固所得城池的防御,同时被打压许久的一教二宗,也趁这战乱的时期又开始兴风作浪,而且这次不再遮遮掩掩,而是打正了旗号,坚决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

而对于张傲秋他们所处的这座别院,陈思远还是听从了云历的忠告,给予了最大的照顾,生活起居用度,全部安排专人伺候,陈思远自己也亲自上门三次,只是每次去都碰上张傲秋在给夜无霜诊病,所以虽然相隔咫尺,却一直没有见过云历所说的那位。

但是陈思远来过这几次,张傲秋还是知道,后来想了一下,还是将死域人在远诏城的几个据点交给了陈思远。

这几个据点,张傲秋本是想在大会期间谈不拢的时候,来加把料的,但现在会议都已经落幕了,也就没有这个必要了。

只是陈思远拿到这个标记了红圈的地图后,却是一脸懵逼跟愕然,好歹我也是远诏城城主,这些事情我都不知道,你才来了多长时间,就能搞得这么透彻,甚至死域人在什么地方,有多少人都摸得清清楚楚?

不过在这非常时期,陈思远本着另愿错杀也不放过的原则,还是精心准备了这次捕杀,最后虽然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得到的结果却是令人震惊的。

那些地方还真的有死域人,而且还是不少,这个结果是陈思远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这完全是赤-裸-裸地打脸,这都他妈怎么混进来的,而且还在老子眼皮子地下堂而皇之地聚居?

当真是叔可忍,婶婶也不能忍,老子虽然只想守着这一亩三分地,不想跟外界发生争执,但老子也他妈不是泥捏的。

随之而来的则是全城戒严,然后对那些死域人来历源头一个个地严查下去,没想到这一查,居然带出了一大堆的萝卜,最后结论就是自己手下那一帮子官员,无视法纪,收受贿赂,对入城人员管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陈思远本以为自己所管辖的远诏城是铁板一块,没想到这一查,却是处处漏洞,有些黑手更是已经伸到了军队里,当真是触目惊心,有时候陈思远自己半夜都会从噩梦中惊醒,要不是那位给那么一张地图,自己什么时候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经历了这件事后,陈思远彻底打消了自己那点小心思,开始主动向云历他们靠拢,他现在也开始想通了,云历可以算是一个枭雄,连这样的人物都愿意臣服在那位之下,可见他是必有过人之处。

而张傲秋现在则完全忧心于夜无霜最后那几段心脉上,以前虽然给她缝补过经脉,但那时候伤势并不重,所以也没有想过要将她所有经脉走势图都丝毫不差地记录下来。

只是每个人体质不一样,经脉在体内走向虽然大体一样,但总有细微差别,这细微差别在其他不重要位置也就算了,但在接通心脉这样的要害部位,细微的差别不仅可能影响以后夜无霜真气运行,甚至还有可能埋下隐患。

只是这个地方又不能拿来试验,成功失败就那一下,而且很大程度是在赌运气,所以即使以张傲秋的医术,也是迟迟不敢动手。

对这慕容轻狂也是无可奈何,在重塑经脉的过程中,一直都是以张傲秋为引,他的天地之力虽然重要,但只是在旁辅助,至于夜无霜体内经脉的走向,那些细微的差别,连他这样的“毒医圣手”都不敢妄论。

张傲秋这些天,时时都对着他画的那张夜无霜体内经脉图苦苦思索,将上次他为夜无霜疗伤的过程回想了不知道多少遍,主体经脉可以把控,但那些细微的经脉确实回想不起来。

其他人看着张傲秋茶饭不思也是在旁干着急,有几次雪心玄都想干脆赌一把,但却都被木灵拦下了了,以张傲秋对夜无霜的感情,这个做法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提了只会乱他心神。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又是三个月过去,死域人在这几个月的休整期中,本土兵力再次集结,分三次进入龙华城,然后再分散到其他几座被占领的城池。

而在这其中,因死域人连连大捷,亦有了轻敌的思想,因从海路前往龙华城确实风险太大,所以又有了占领武月城的想法。

不过在投入三万人大军试探性攻击后,被武月城城内城外联合夹击,打得连北都找不到。

而这场大捷,那五百随花倩笑返回武月城的狼骑军大放异彩,聚散随形,来去如风,将骚扰战发挥到极致,完美配合盾阵巩固阵地,愣是将攻城的死域人大军后路生生堵住,三万大军一个不剩全部留在了武月城外那片开阔的土地上。

花倩笑第一时间将这场捷报传递出去,在其他城镇连连败退丢失的情况下,这张捷报就像一副救命药一般,顿时激起了天下人士气,同时也使得更多的人涌入武月城。

云历借此东风,再发出一道檄文,打着先安内后攘外的口号,号召天下江湖门派,共同抵制一教二宗。

这道檄文立即得到了广泛相应,就连那些跟一教二宗有着密切生意来往的城镇,也开始动用官方的力量剔除一教二宗的势力,一教二宗也是倒了血霉,刚刚借乱抬了抬头,跟着又招来一阵更加疯狂地打击。

打明旗号当汉奸,最后只能自绝于人民的汪洋大海中。

不过现在死域人军队已经站稳脚跟,有没有一教二宗,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所以死域人军方对于一教二宗的求救,也是爱理不理,只是鬼王谷对此却是大感兴趣,私下跟一教二宗联络频繁,在双方有着共同目标的情况下,一拍即合,合作愉快。

只是双方各自又打着各自的小算盘,暗含鬼胎,刚刚开始合作,就想着将对方吞并,算是典型的面和心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