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三十六章 下饵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而在张傲秋给夜无霜最后疗伤的这段时间,杨旭也没有闲着,云霄城外的大捷早已像长了翅膀的鸟儿,传遍大江南北。

这其中最重要的,杨旭联合其他三城,对天下发出檄文,愿与临花城三家一起,共奉张傲秋为帅,不日就将发兵,收复中原失地。

而这个消息,比起云霄城外的大捷,更让人感到震惊,犹如一颗巨石投入湖中,不光是引起涟漪,而是激起了巨浪。

这个消息透露出两点,一个是七城联合,以张傲秋为帅,这就相当于拱手交出兵权跟领地,而这却是在连山会议上谈不拢的最关键一点,仅仅一场大捷就让这四家这么快改变注意,而且还公布天下,就这其中的道道,就会引起各种猜疑。

另外一个就是“收复中原失地”这六个字,这六个字的含义就更大了,没说要收复哪座城,而是以中原为定语,也就是说,被死域人占领的城池,均是被收复的范围,只是被收复以后,那以前的城主还是不是城主就真不知道了。

而且不仅如此,对那些所有没有加入这个联盟的城主,在里面读出了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等他们真的赶走死域人后,可能下一步就是要对付自己了。

既然以“中原”为定语,那就是包含天下的意思。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天下也只能有一个共主。

只是这些剩下的城主们,本就是互相猜忌,若不能组成另外一个统一战线,以一城之力来抗击这七城联盟,只怕真还不够看,而且更重要的是,这里面还有一个能一拳将宗无颜轰趴下的主,就这一个,都值得让所有人仔细掂量掂量了。

于是杨旭这一篇檄文,一时让本就混乱的局势,更加暗流涌动,增加一层无形的压力。

而那些在“连山会议”前,跟云历在远昭城约好的,若是张傲秋能干掉宗无颜,就同临花城一起共推其为帅的几家,此时却是同时静默无声。

对这种情况,云历也只能叹息一声,毕竟那也是他们的祖业,没有经历像云霄城这样的生死洗礼,想要他们一下子转过弯来,还确实是很难。

只是有时候富贵不仅是要靠努力,眼光才是最最重要的。

张傲秋在以后几天,彻底甩开一切,全心全意陪着夜无霜,慕容轻狂也是左右寸步不离,因为筋脉重塑虽然成功,但毕竟这是前无古人的第一次,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谁也说不准。

不过这些就相对来说要轻松多了,等十日后,慕容轻狂亲自确认一切无碍后,夜无霜也算是彻底康复了。

又三日后,四城联军跟云凤阁部队共计三万大军,在张傲秋率领下杀奔凉州城。

自死域人攻入中原,这还是中原大军第一次反攻,而且一反前段日子的士气低迷,这次出征的大军军容齐整,战意高昂。

而其他未受到战火波及的城镇,这次也主动起来,虽然不想交出兵权,但也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各种战备物质源源不断运送过来。

毕竟朱明然那些蠢货的前车之鉴在那摆着,现在出钱出力,也是为后面留条退路,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还付出了这么大的成本。

只是这其中却不包含以凌渊城为首的六家。

不过对于这些,张傲秋却是懒得去管,夜无霜虽然被救回来了,但那个影藏在宗无颜背后的人,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

而说到宗无颜,这几天可是受尽了折磨,张傲秋出的那个点子,杨旭可是不折不扣完成了,在军中专门挑选在那方面有特殊癖好的精壮军士,轮番伺候,而那种特殊癖好,还真是特殊,杨旭曾去看过一次,哪怕以他这个见多了生死的城主,也是受不了,变态,真他妈变态。

而那些军士却是乐在其中,宗无颜是什么人,那可是高高在上的杀神,现在还不是被整的服服帖帖,而且这女人祸害了那么多人,现在也算是替那些人报仇了。

能够正义凛然地做这事,该是多么舒心愉快啊!

所以在张傲秋再次见到宗无颜的时候,看到她那毫无生气的样子,还真是愣了好一会,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杨旭,暗中比了比大拇指。

五百狼骑军跟随大部队,但却是影在暗处,夜无霜伤愈后,立即重新归队,本来张傲秋是不想让她再加入狼骑军,毕竟前面那件事,让他倍受煎熬,生不如死,要是这次再在战场上出了什么事,那就……。

不过夜无霜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你能为我不记生死,我也要跟你生死与共。

两人心脉相连,不用多说,一个眼神就已经知道对方所想,张傲秋知道以夜无霜的性格,强行阻拦是阻拦不了的,也只能心中暗叹口气。

大军抵达凉州城外三里驻扎,这个距离即有利于攻城前的冲锋,同时也让出位置给对方出城迎战的机会。

不怕你来,就怕你不来。

这样的阵仗,只要稍稍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这还真是没有将死域人放在眼里啊。

而就这样摆明了挑衅的阵仗,死域人却没有出兵迎战,只是加强城头防御,此情此景,让联军看了更是气势如虹,攻防完全掉过来,这在以前,何尝能想象啊?

第一天,双方只是摆明阵仗互相试探,整个战场倒是屁事没有,两边各忙各的。

第二日一早,一架高高的囚架推到阵前,囚架上一个身着白色囚衣,蓬头垢面的女人双手被绳索系紧高高吊起,而这个女人正是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的宗无颜。

在囚架下方,端端正正地摆放着一张太师椅,椅子旁边斜靠着一把长弓跟一捆箭矢,身着赤金铠甲的张傲秋端坐在椅子上,正悠闲地喝着茶。

而在他身后,则是站立笔直的房五妹。

张傲秋一盏茶喝完,神色淡然地看了看对面城头严阵以待的死域人,跟着又抬头看了看天色,嘴角撇了撇,吩咐道:“五妹,行刑。”

后面的房五妹闻声眼中一丝冷狠闪过,应了一声,缓缓解开盘在腰间的长鞭。

长鞭散开,房五妹右手一抖,鞭头犹如灵蛇一般翘起,跟着一声呼啸,鞭头跃上半空,一声“啪”得脆响,打破了战场的宁静。

三声鞭响后,房五妹叱咤一声,长鞭带着呼啸声抽向宗无颜后背。

这一鞭虽然没有附加真气,但也立即让宗无颜后背衣衫碎裂,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出现。

三鞭过后,宗无颜后背衣衫尽碎,露出娇好的肌肤,房五妹看了轻轻啐了一口,收好长鞭,一言不发地重回张傲秋身后。

而宗无颜也是硬气,三鞭受过,连哼都不哼一声,只是对面城头的死域人却开始骚动起来。

半响后,对面城门打开,死域人军士厉吼着冲了出来。

张傲秋一见,嘴角露出一丝冷狠的笑意,双手一错,铁胎弓入手,同时五支长箭扣在指尖,弓弦拉满,“噌”得一声清响,五支长箭闪电般射出,哪怕隔着三里的距离,在张傲秋真气加持下,长箭依旧蛮横地洞穿前面一切障碍,犁出五条血槽。

前面箭矢刚过,后面箭矢紧跟而来,中间没有半丝停顿,一人一弓,杀气凌然,愣是将如放闸洪水的死域人射杀在城门口,半步不得寸进。

一捆箭矢还没有射完,隐隐听到对面城内传来几声急促的锣声,死域人停止冲击,紧跟着盾牌兵前移,借着厚盾的遮挡,将城门口的尸体收回,城门极速关上。

张傲秋见敌人退去,也不再攻击,放下铁胎弓,施施然坐下,又开始悠闲喝着茶。

只是这一喝,却是喝了一天,期间却再不见死域人开门进攻,只到天色黄昏,张傲秋才闷哼一声,起身离开。

后面的三万大军陪站了一天,但一个个却不见疲惫,均是一脸的亢奋,见过狠的,没见过这么狠的,仅凭一人之力,就能让死域人不敢丝毫乱动,爽,真他妈爽啊!

第二天,节目依旧,只是吊着宗无颜的囚架刚刚推出,对面城门打开,三个一身黑衣的蒙面人缓步走了出来。

张傲秋斜眼一瞟,均是玄境中初期修为,虽然此时三人气息收敛,但张傲秋灵觉依旧感受到其身上发出的浓浓死气。

鬼王谷,还真是下的血本,竟然用玄境高手做死士,看来还真是底蕴深厚啊。

这种死士,各大门派跟豪门家族都有,均是自小培养,淘汰率最高,能活着的,基本上都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更何况还是三个玄境修为的死士,更是难得。

能让这些死士走到明面上来,看来宗无颜被擒,死域人一时再也拿不出战力与之相匹配的大将。

这倒也是个好消息,不过守城不同于攻城,有没有拿的出手的也无所谓。

只是张傲秋当着所有人的面这样羞辱宗无颜,这招也太狠了,你就想不战都不行,若是让对方一直这样羞辱下去而不做出反应,消息传出去,将对整个士气是一次不可估量的打击,要是这样的话,还不谈侵**原,恐怕前期所有的努力均要付之东流。

不战而屈人之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