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四十五章 虚虚实实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想得暗自一笑,刚想去找找以前搭建的木屋,远处隐隐传来叱咤的声音。

寻着声音过去,老远就看见玄阴,玄阳两个小家伙正在比试,而鬼将那个大块头,则斜坐在一旁观战。

张傲秋一现身,鬼将一眼就看见了,急忙将两人叫停,指着张傲秋人在的方向,呵呵傻笑个不停。

玄阴,玄阳两人转头见到张傲秋,同时停下来,一脸欢喜地小跑过来。

这段时间没见,两个小家伙又长大了不少,玄阳已经是少年模样,而玄阴也不是当年的女娃娃,长成一个婷婷少女,出落的水灵又漂亮。

玄阴过来,一把抱住张傲秋胳膊,抬头认真道:“大哥哥,你好长时间没有过来了,霜儿姐姐是不是已经醒过来了?”

上几次张傲秋进来,跟他们说过夜无霜遇袭的事情,只是那时候心情恶劣,没有心思去管其他。

玄阴跟玄阳那时虽是小孩子心境,但一直挂念此事,只是看张傲秋心情不好,自己又帮不上什么忙,也就没敢多问。

不过这次见张傲秋一脸笑容,整个人比上几次要感觉要轻松好多,遂才有此问。

张傲秋听了,笑着揉了揉玄阴小脑袋道:“多谢你惦记,她已经好了,下次等龙涎果成熟的时候,大哥哥就带她进来找你玩,你看好不好?”

玄阴一听结果真如自己所想,当即高兴地只拍手道:“好啊,好啊。”

张傲秋见她高兴,心里也高兴,转手拍了拍玄阳肩膀笑问道:“你小子最近有没有偷懒啊?”

玄阳闻言,脸色却是一夸,黯然道:“有师父在旁盯着,哪敢偷懒?”

张傲秋听他提起独叟,先是同情地笑骂一声,然后四周看了看,疑惑道:“说到你师父,这老爷子跑哪去了?”

玄阴闻言,在旁笑道:“师父跟元神哥哥出去了,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去干什么了。”

张傲秋闻言“哦”了一声,本来内心还是想看看自己那元神现在怎么样了,不过现在的事情他也不是正主,也就没再多问。

顿了顿,张傲秋将这次过来的缘由跟三人说了一遍,玄阴跟鬼将一听有鬼影吃,顿时四眼冒精光,鬼将更是连哈喇子都流了出来。

张傲秋看着这两个的样子,顿时想到了夜无霜,不由暗自好笑,吃货的世界,看来都是一样的。

事情交代完毕,张傲秋又跟他们比试了一番,他现在是意识形态,很多修为用不上,可不比玄阴玄阳两人,只能凭武功招数招架,很快就被两人联手打得找不着北。

玄阴玄阳有这实力,张傲秋也就放心多了,玩得累了,遂在聚魂草上一躺,感觉身体周边整个灵气环绕,真是舒服的连心都要化了,伸了个懒腰,眼睛一闭,居然很快就睡着了。

这种意识睡眠,正是道家所说的胎眠,就是化境修为的大能,若是没有修炼出元神,这种境界也是可遇不可求的。

而张傲秋意识跟元神却是完全分开,成为两个独立的个体,也是天下独此一家。

本来在张傲秋元神诞生以后,独叟建议是在元神稍大一些后,将意识跟元神融为一体,真正做到虚实相映,阴阳相通,从而达到不死金身。

这个建议虽然美好,诱惑也是巨大,但张傲秋却想都没想就直接否定了,因为若是那样做,就相当于“杀死”了元神。

张傲秋从十六岁闯荡江湖,从人境初期到半步化境修为,虽然以他的悟性有很大关系,但这样的心境才是最重要的。

永远保持一颗童真的心,不被世俗所污染,这何尝又不是一种修炼?

而这种修炼,更是在冥冥中应证大道,所谓返璞归真,这个真,从心境来说,也就是童真。

等张傲秋睡醒睁眼,也不知过了多久,在乾坤图这个小世界里,完全没有时间的概念,生怕耽搁太久误事,也没跟玄阴玄阳打招呼,匆匆退了出来。

回到驻地一问,还好只耽搁了两天,不过外面两天,乾坤图内却是二十年,虽然以前也在乾坤图内一坐十年,但自己一觉居然睡了二十年,哪怕是亲身经历,张傲秋还是暗自乍舌。

展开内视,修为没什么增长,但是神识跟灵觉好像又精纯不少,心中不由暗自欢喜,以前真是俗事太多,看来以后没事就到乾坤图里睡一觉,睡个几次,说不定就会睡出一个绝世高人来。

此时天色还早,闲来无事,张傲秋遂到前方阵前去看看。

到了一看,阵前一片忙碌,人员来往穿梭不停,各种攻城工具正在紧张地架设,而且还有各种演练,就连张傲秋这个知道内情的人,也感到一种山雨欲来的紧张气氛。

而同时对面城头死域人也同样是人影重重,严防死守。

双方都在演戏,而且演的都很逼真,只是算计与被算计,谁能笑到最后,就看谁手段更高明了。

而在后方,杨旭调集的工匠正在赶制投石车,这投石车在很早前就被圣教陈公改造过,只是因为其自身笨重,不好携带,所以没有大批量制作。

不过现货没有,图纸还是有的,按事先安排的地点与天水城之间的距离计算,又能跟上偷袭的时间,所以投石车定在能投一百斤火油进行装配。

一百斤火油弹,从高空抛落,落地破碎飞溅,仅波及的面积,想想都有点头疼。

剩下的攻城弩箭,这个倒是有现货,只是以前没什么城攻,后来有城攻了,张傲秋一波操作猛如虎,弩箭还在路上,前方已经将城攻破了,不过这次却正好用上。

这种攻城弩箭是重装弩箭,弩源于弓,威力又远远大于弓。

弩者,怒也,言其声势威响如怒,故以名其弩也!

这种重装弩整个弓干皆由密实的皮条缠扎,这样不仅增强了弓干的结构强度,而且皮条的韧性极好,弹力强,可以积蓄更多的能量,以桑木为芯,外缠皮条的复合弓干,结合了自然界中植物弹力和动物弹力。

而经过陈公改造的弩箭上弦方式分为两种,一种是轻装弩手,身上没有甲衣的防护,用三段连射的方式摧敌前锋,灭敌锐气,由于侧重于机动,所以他们上弦时只能蹬弓于地立直弩臂,俯身拉弦。

而重装弩手都是跪于地,他们上弦的时候,如果起身拉弦即浪费时间,又碍人视线,更会破坏阵形,造成混乱,所以,重装弩手上弦时都是坐地,伸直腿脚蹬弓干,脚夹弩臂,手臂借腿力腰力上弦,而后取箭咬弦瞄准射击。

一排排的弩手不断分批的拉弦、上箭、射击组成了漫天箭雨,而且每个人都带百支箭,持续作战能力非常强。

准备工作,都在按事先安排的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剩下的就是比各自的耐心了。

不过张傲秋却是有得累了,白天还好说,但晚上就说不准了,谁知道死域人会不会在半夜三更将那鬼影放出来,而且军营这么大,整晚不停地来回巡逻,而且精神还要高度集中,不是一般人还真是受不了。

后来张傲秋学乖了,白天的时候,身体打坐调息,意识却跑到乾坤图里去睡觉,一到晚上就像放了风的夜耗子,精神抖擞,第二天早上还能神采奕奕地陪云三几个吃早饭。

张傲秋这样一搞,紫陌到无所谓,但云三跟云四两人却有点坐不住了,人家把最熬神最痛苦的事情做了,而且还做的细致入微,自己白天再不努力,都不好意思再碰面了。

张傲秋没想到自己的无意之举,会带来云三,云四这样的想法,也是哭笑不得。

十天后,一切准备妥当,而这一天为了进一步麻痹敌人,云三一早开始试探性攻城。

说是试探,也真是试探,双方箭来箭往,射得不亦乐乎,却没有实质性进展。

晚上子时,天空生起了微风,早已准备妥当的投石机拉开伪装,火油弹放入弹槽,只等一声令下。

再过一个时辰,此时已是人最疲困的时候,云三卡着时间,到点营地一盏妖艳的红灯升起,跟着“呼呼”的沉闷破空声不绝于耳,片刻后,隔着老远,也听到天水城内不断传来“哐当”的声音。

摆在阵前的强弩推出,箭头上紧紧缠着浸满火油,火把亮起,跟着点点火箭发出,弩箭划破空气,发出尖锐的呼啸声,在配合被拖长的火影,身在其中,就犹如末日一般。

很快城内大火燃起,火势借着风势,一时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城内火光一起,一身夜行衣的张傲秋借着钩锁进入城内,直冲目标而去。

鬼影炼制不易,比培养一个高手还难上百倍,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死域人绝不会动用。

不过这倒方便了张傲秋,难得聚在一起,正好一锅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