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三十五章 救回霜儿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雪心玄跟木灵听完,立即转身前去准备,只是雪心玄却是身形蹒跚,她知道这可能就是最后的机会了,若是再不成,那……。

木灵在旁见了,伸手将雪心玄小手握在手中,只觉入手冰凉,心中也是一叹,跟着道:“阿玄,生死有命,而且我也相信老爷子。”

雪心玄闻言转头看了木灵一眼,被木灵握着的手用力一紧,反握了一下木灵的手,跟着缓缓点了点头。

而木灵的话,却让后面的慕容轻狂不由摇头苦笑一声,心中暗道:“你们还真是看得起,其实老子也没有把握啊。”

在雪心玄他们准备的这段时间,张傲秋心无傍贷地打坐调息,因为后面凶险从从,容不得半丝马虎,所以他必须将自己状态调整到最佳状态。

而外面的慕容轻狂也难得闭目养神,心中将昨晚两人商议的办法再一一仔细过了一遍又一遍。

一天过去后,在傍晚时分,雪心玄跟木灵按慕容轻狂的交代,将诸事准备妥当,慕容轻狂亲自一一看过,微一点头后,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随后房门“咿呀”一声轻轻关上,而“咿呀”的一声,代表又一次希望升起。

对于自己心脉的走向,张傲秋再清楚不过,所以在重塑夜无霜心脉的时候,依旧是张傲秋打头,慕容轻狂在后面用天地之力对刚建立的筋脉进行温养。

而在外面的雪心玄,发动手头所有力量,将这栋小院重重围护起来,方圆五里地方,禁止任何带喘气的活物进入。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守在门外的一众人开始焦急的等待,心中即盼着那紧闭的房门能早点打开,又想它不要那么早打开,这种矛盾的心理,让人倍受煎熬。

而在房内的张傲秋跟慕容轻狂,心无他物,对时间的流逝根本没有意念,只知道专心做好手上每一步。

又是七个日日夜夜过去,张傲秋将夜无霜心脉最后一段接上,等慕容轻狂将其温养完毕,夜无霜依旧没有反应,但口鼻还是在正常呼吸。

看到这一幕,师徒二人不由对望一眼,同时大松口气,总算完成了最艰难的一步。

张傲秋稍事休息一会后,双掌缓缓抵住夜无霜后背,一缕绿色真气抽出,进入夜无霜筋脉,小心而又缓慢地操纵这缕真气在夜无霜筋脉内游走。

等到游走三个周天后,张傲秋把心一横,真气调头直入夜无霜丹田,引导她自身真气开始循环游走。

成败在此一举!

这种引领他人真气的事情,张傲秋在武月城给花倩笑疗伤的时候早就用的烂熟,所以对别人来说是难比登天的事情,对他来说却是其中最简单的一环。

待夜无霜自身真气游走一个周天后,只听前面的夜无霜突然发出“嗯”的一声,跟着紧闭多日的双眼缓缓睁开。

第一眼看到自己面前一脸紧张的慕容轻狂,夜无霜低唤一声:“师父。”

而这一声“师父”,却让山崩不惊的慕容轻狂也忍不住脸露狂喜,跟着回了一声道:“乖,师父在这里,你不要多说话。”

说完眼神复杂地看了后面张傲秋一眼,跟着霍然起身,竟然蹦跳着往外直奔。

随着房门再次“咿呀”一声打开,已经多日未眠,双眼通红的雪心玄立即迎了上去,一看门后露出一脸喜色的慕容轻狂,心中不由一阵狂喜涌过。

慕容轻狂看着一脸焦急的雪心玄,笑了笑道:“霜儿她醒了。”

这句话一入雪心玄耳中,嘴里顿时发出“啊”的一声轻呼,跟着身子一软,往后就倒。

幸好木灵守在旁边,将雪心玄一把扶住,慕容轻狂见了,上前几步,抓住雪心玄腕脉,一缕天地之力输入,在雪心玄胸口游走一圈。

这一圈走下来,雪心玄只觉心胸一畅,从木灵怀里站起身来,依旧不相信地颤声道:“老爷子,是真的么?”

慕容轻狂见了,心中暗叹口气,都说儿行千里母担忧,这些日子也是苦了她了。

跟着微一点头,低声道:“霜儿刚醒,你现在不要进去,等她缓和过来再说。”

木灵听了,一拉两眼直直看着屋内的雪心玄,也在一旁道:“老爷子说的没错,霜儿既然醒了,你也不用担忧了。”

雪心玄听了,嘴里“嗯”了一声,但却再也忍不住,缓缓蹲下身子,双手掩面,跟着泪水滚滚而下。

外面的对话,屋内的夜无霜听得清楚,脑中自然回忆起当时自己被人偷袭的情形,自中那一掌后就人事不知,只是不知道自己这一睡,却不知过了多久,也牵动了多少人的心。

而盘坐在身后的张傲秋,此时却是脑中一片空白,眼睛直直地望着前面那娇柔而又熟悉的背影,茫然不知该做什么好。

夜无霜转过身来,看到一脸茫然的张傲秋,跟他一头醒目的白发,不由惊呼一声:“阿秋,你的头发……?!”

这声惊呼,立即将张傲秋叫醒,再也忍不住,一把将眼前的玉人紧紧地搂在怀里,低唤一声道:“霜儿,我的霜儿。”

跟着眼睛一闭,豆大的泪珠滚下,滴落在夜无霜脸上。

夜无霜跟张傲秋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即使在命悬一线,最艰难的时刻,也重来未曾见他哭过,而他那一头白发,现在的表情,还有屋外先前师尊跟师父的对话,冰雪聪慧的她早已猜到其中七七八八了。

跟着却是心中一痛,能让半步化境修为的他头发全白,这是要受多大的折磨啊?

夜无霜偎依在张傲秋怀中,伸手抚上他脸庞,想要替他擦干泪水,只是这眼泪,却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怎么也檫不干。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好半响后,张傲秋终于发泄完心中多日憋屈的情绪,低头看着怀里的夜无霜道:“霜儿,我以后绝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到你。”

夜无霜听了,眼神带着无限的爱意,定定地望着他,乖巧地“嗯”了一声,跟着柔声道:“我知道。”

而在这时,张傲秋识海内传来独叟的一声叹息:“小子,也算是难为你了。”

自夜无霜重伤不醒,张傲秋心中孽气日渐加重,独叟又如何不知,要是以前,早就骂他个狗血淋头,可是那段日子,独叟却是劝都不敢劝,只怕加重张傲秋心中压力。

经过这么多天磨难,现在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在独叟心里,也是放下一块大石,不然若这次再不成功,天知道这小子会变成什么样?

而张傲秋自己心里也清楚,好几次感到都差点陷入魔障,若不是这老爷子一直守着他灵台清明,也就不会有现在这幸福时刻了。

而这一切都过去了,所以所有有大成就的人,都是一日一日熬下来的,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候也不放弃。

有时候熬就是一种修行,但是必须要有一颗坚持的心。

就像独叟曾经说过的,不经历红尘磨难,很难会有感悟,没有感悟,心境就不会达到一个更高的层次,而这一切又是修为的根本。

不经历风雨,就见不到彩虹,不经历磨难,又怎么会有收获的喜悦?

所有一起都来源于生活,就像大道一样,其实一直就在身边,只是看你有没有一颗感悟它的心。

夜无霜醒过来的消息,立即在所有人中传遍,人人都是喜笑颜开,特别是紫陌跟铁大可,若不是慕容轻狂压着,只怕会立即冲过去。

第二日清晨,张傲秋跟夜无霜携手跨出房门,看着门外挤满的人,两人同时一笑,夜无霜躬身行礼道:“霜儿在这里多谢各位了。”

雪心玄见了,迫不及待地上前几步,将夜无霜搂在怀里,这真是生死再见,让师徒二人又是好一阵眼泪长流。

好半响后,雪心玄才松开夜无霜,转身看着张傲秋道:“阿秋,心姨多谢你了。”

张傲秋一听,却是呵呵一笑,笑容真诚,阳光,再也没有先前的压抑跟阴沉。

而张傲秋这个笑容立即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跟着都是一声欢呼。

这一天是大喜的一天,所有人都放下手头上的事,欢聚一堂,热闹的快要掀翻房顶。

张傲秋也是放开怀抱,跟一众兄弟胡吃海喝,就连慕容轻狂这样的性子,也参与进来,连喝了好几杯,可见前段日子所有人都憋得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