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89章 约会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比如张汉。

昨天下午打斗结束后,连庆功酒都没喝,只说有事要离开,直到现在也没来找他。要知道,以前张汉可一直伴他左右。

吕书泉已经感觉到不妙了,只是没表现出来而已。

而今天晚上和他一起出现的,不过是几个表面关系好的酒肉朋友——至少他是这么觉得。

“你挺聪明的,至少比我想象的要聪明多了。”吕书泉嘴角微微闪过一丝苦涩,对武修说道:“我答应过王成,拿下一中后,给他铺路。”

“可你没想到,现在很多人都对你有了看法,所以你害怕了?”

吕书泉并没有否认,他一脸真诚的表情说道:“我希望你能帮我,这次是真心邀请你。至于大黄,我帮你摆平。”

“先多谢泉哥看得起,只是我家老头子教育过我:好好学习,才能考上大学,找到工作,娶到媳妇。老头子就我这么一个儿子,我可不能打光棍。”武修笑了笑,拒绝道:“所以不好意思泉哥,现在我只想不闻窗外事,好好学习。好了,朋友还在等我,先告辞了。”

看着武修逐渐远去的背影,吕书泉的脸上闪过一丝狠辣。他调整了下状态,笑着走向自助店……

按照一般的约会流程,吃完饭,就是看电影。

武修也不例外,只是他自幼在偏远山村长大,小时候是村里有人家办白事,偶尔看场露天电影。后来有了VCD,主要看碟片,现在则更多是在网上看电影。至于电影院,他还从没去过。

早就听说里面灯光昏暗,可以做很多不可描述的事。武修一直特别向往,想不到今日终于可以美梦成真。

由于武修第一次来,他什么都不懂,只好跟在洛诗雨身旁。

洛诗雨买了两张票,递给武修,说道:“走,咱们进去吧!”

武修点了点头,满脸期望地拿着票,朝检票口走去。

学着前面人的动作,武修装作经常来的样子,将票递了过去。

检票员接过电影票看了眼,微笑着将票退还给武修,说道:“对不起,您现在还不能进去。还没到您的场次放映时间,请您稍后进入。”

武修愣了下,感受到周围看过来的目光,他尴尬地笑了笑,赶紧躲到了一边。

他想起了洛诗雨,转身寻找时,洛诗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不远处,笑地捂着肚子蹲下了。

“你知道现在不能进去?”武修走到洛诗雨旁边问道。

“知道啊!”

“——那你还让我去?”

洛诗雨理所应当道:“我以为你会拒绝的。”

“——”

这是一部言情片。

武修看了会,觉得并没有多大的吸引力,于是便把目光放到了洛诗雨身上。

正如听说的那样,电影院的氛围似乎适合做很多事,只是武修迟迟不敢下手。好多次,他都偷偷伸出手,却又很快收了回来。

反复良久,看到别的情侣都搂搂抱抱,他不想犹豫了,一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

洛诗雨依旧目不转睛盯着荧幕,武修的手又一次慢慢伸了过去。这次他不断地鼓励自己,不能往回收手。

这一刻的武修,犹如一个即将做坏事的孩子,心情异常紧张。

近了,越来越近了,武修的手马上就要碰到洛诗雨的手了。

没错,武修的目的很单纯,他只想牵一下洛诗雨的手。

认识洛诗雨这么久,还没牵过她的手,这让武修觉得自己很失败。

咔——

就在这个时候,电影院的灯亮了。

武修愣了下,他转头看了眼,这才发现电影已经结束了。

“走了!”洛诗雨说道。

武修诧异道:“这就结束了?”

“不然呢?”洛诗雨反问道。

武修很失望,他一脸压抑地想道:“如果下次还有机会看电影,一定要找个时间长的。”

洛诗雨看着发呆的武修,这才注意到武修的手停留在她手的上方,她调侃道:“你想干嘛?”

“啊?”

武修这才反应过来,他急忙收回了手。

“秘密”被发现,让武修觉得很尴尬。他想了想,解释道:“那个,我看你手的皮肤真好,就想看看你是怎么保养的。”

“——”

洛诗雨一脸郁闷的表情,她瞥了武修一眼,将手伸到武修面前,戏谑道:“看看?”

武修犹豫了下,一咬牙,也不管那么多了,直接牵起了洛诗雨的手。洛诗雨的手光滑白净,武修摸到后,就不愿意松开了。

偷偷看了眼洛诗雨的反应,她没拒绝,武修这才舒了口气。

这是武修觉得这场电影最大的收获,还是在电影结束后。

相同的城墙,相同的湖水,相同的人,不同的是意境。

东湖。

这是武修第一次约洛诗雨见面的地方,尽管他当时是以WL的名义约的,可算起来也是他们第一次正式约会,至少武修自己这么觉得。

不对,是第二次,第一次被王成打搅了。也是那次,武修和王成结怨了。

而这次不同,本来武修是想把洛诗雨送回宿舍,让她早点休息。不过在路过东湖时,洛诗雨却提出想进来看看风景。

虽然武修很想把洛诗雨送回学校——好吧,武修承认,此刻的他,心里很开心。

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拖延,让洛诗雨错开回学校的时间。

因为周六学校宿舍虽不查寝,可晚上过了时间,也会关门。等洛诗雨回不去学校了,那就必须得住在外面。到时候孤男寡女,花前月下……

“喂!喂!”

洛诗雨用手在武修眼前晃了晃,她已经叫了武修好几声了。看到武修走着路,却突然停下脚步发呆,还时不时傻笑,她瞬间就郁闷了。

“噢!啊?”武修这才反应过来,他赶紧赔着笑脸问道:“怎么了?”

洛诗雨没好气道:“走得好好的,发什么呆呢?”

“昂!”武修想了想,一副回忆的表情,解释道:“我仿佛看到了咱们上次在这相见的场景,现在想想,时间过得真快啊!网上怎么说来着:黑了木耳,紫了葡萄,化了寒冰,暖了天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