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四十三章 望江村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这个会议开了一上午,大题意见定下来,至于其他具体的事宜,则由各城城主相互商议。

等杨旭他们离开,云历暗自给张傲秋打了眼色,嘴角向花倩笑那边歪了歪,然后摇了摇头道:“城外两万精兵,云三跟云四各领一万,我已经让他们跟阁儿接触,至于后续安排,你们自己看着安排。”

花倩笑一听云历这样说,立即上前一步,强打精神问道:“云叔可是要返回临花城?”

云历闻言,转头看了看花倩笑,伸手轻轻拍了拍她肩膀笑了笑,然后转眼又看了张傲秋一眼,却没有回话,转身自去了。

云历离开,整个意事厅只剩下张傲秋跟花倩笑两人,张傲秋见后者一脸沉闷,转身拉过她的手笑道:“倩笑,你不用难过,各人站的立场不同,看待事情的出发点就不同。”

花倩笑闻言,抬头看了张傲秋一眼,无力地叹了口气,身子向前,额头靠在他胸前,小声道:“阿秋,是不是我一开始就错了?”

张傲秋听了摇了摇头道:“你也应该知道,这件事没有对错,只有成败,我们不可能面面俱到,只能在其过程中,尽量将大局控制在自己手上,减少不必要的伤害。”

花倩笑听完,双眼缓缓闭上,好半响后才道:“阿秋,这世界上,为什么总有那么多人一心想要将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难道这样真的就快乐么?”

花倩笑这话,张傲秋真不知该怎么回答,这涉及到千百年来人世间的纷争,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纷争,一时半会又如何说的清楚?

花倩笑问这个问题,也不是想要张傲秋给出答复,最多的只是心里深处的自然控诉。

两人沉默片刻后,花倩笑直起身子,抬头看着张傲秋,一脸疲倦道:“阿秋,我现在只想找个无人的地方,一个人……。”

话还没说完,张傲秋先一步用手指封住花倩笑小嘴,正色道:“这个我可不能答应你,你以后还要跟我生儿育女,你一个人先跑了,那我怎么办?”

花倩笑见他说的认真,不由噗嗤一笑,心中即使欢喜,又是担忧,一时心中五味杂陈,不知该说什么,只是轻轻靠上前去,双手张开,将他紧紧抱住。

张傲秋离去的这段时间,杨旭等人将得手的凉宫城重新进行整顿,城内建筑的修缮,大量百姓地安置,还有外围城墙的加固,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推进。

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城内又开始慢慢恢复生机,只是城内随处可见的焦黑跟残破,默默地提醒所有人,这里刚经历一场怎样的战争。

只是这些在做的时候,所有人都默契地不去讨论此刻凉宫城的归属,本来就不想交出去,但还是有点顾忌,不过经过罗兢田这件事后,顿时都有一种同仇敌忾的感觉,他妈的不要脸,真他妈的不要脸,这么不要脸的事情都有人做得出来,凭什么要将老子流血流汗得来的东西交出去?

对于凉宫城的重建,张傲秋一点意见都没提,他只要最后结果,该放手的时候就放手,这样自己轻松,下面的人也干劲十足。

再十日后,等凉宫城完全稳定下来,大军开拔天水城。

天水、凉宫跟余桂三城与云霄城相对,基本上是沿着漓河一字排开,距离上没有太大的差距。

之所以将第二战选着天水城,倒不是天水城好对付,而是因为天水城在三城最右,离武月城最近。

大军抵达天水城外十里,做好布防,虽然不打算攻城,但防范还是要有的。

张傲秋后面的意图,夜无霜也清楚,知道他想借攻城之际,挖出那个在背后偷袭自己的凶手。

这个人必须得死,他不仅让自己重伤不醒,带动这么多人担忧,更重要的是将他一个好好的人,逼得满头白发。

夜无霜的心思,张傲秋看得透亮,这个意愿也不能违她,而且这次也不是要攻城,干脆将狼骑军押后,把紫陌跟铁大可一同调过来。

而这次随之出征的,则是云三跟云四的两万精兵,之所以不带杨旭等人,一是杨旭的云霄城离凉宫城近,算是半个当地人,一般对于自己地盘上的事情,外来的和尚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另外一个,临花城的军队虽然一直训练刻苦,军容鼎盛,但这么多年来,毕竟没有真正上过战场,这次虽然只是摆摆样子,不是真的攻城,不过也能让他们感受一下战场气氛,间接达到练兵的效果。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是?

只是这鱼饵抛出去了,就不知道那条大鱼什么时候上钩,这样一来,就要做好长期蹲防的准备。

大军驻扎的位置,是在一个名为望江村的村落,站在村后半山腰,抬眼就能看见不远处蜿蜒盘旋犹如水龙一般的漓河。

说是村落,其实却并不小,因其处于凉宫与天水两座大城之间,又靠山靠水,物产丰富,来往商贸频繁,很多物资甚至不用进城就可以在此直接采买。

由于望江村离天水城近,因此就被天水城囊入怀中,一应交易,天水城都有插手,相当于一个半官方的所在,在其鼎盛时期,整个村落达到了一千多户,都快比上一个小型城镇了。

只是这个村落在死域人到来时,被洗劫一空,此时早已经荒废,不过这么大的地盘,却正好做为兵营。

望江村的地形呈现一个八字拱坡壮,两端出口跟入口地势较低,中间的村落中心较高,这个地势一半是依山而成,另一半却是望江村早期村民为了防范野兽及敌人而故意为之。

有这样的地势,扎营布阵就要好好研究研究,兵法云:凡处军,相敌,绝山依谷,视生处高,战隆无登,此处山之军也。

中军大帐自然选在地势最高处,即可防备敌人一举夺帅,又可登高望远观察敌情,而剩下相应营帐则按五行阵势摆放,做到环环相扣,收尾相顾。

这些行营布阵的事情,张傲秋也就是半桶水,想管也插不上手,闲着无事,干脆带上紫陌跟夜无霜两人到天水城近前查看敌情。

天水城跟凉宫城布局差不太远,唯一不同处,就是城墙上死域人的戒备更加森严,防守的大型器械明显多了不少。

三人转悠了一上午,也看不出个新鲜玩意出来,也就在近处一处林间草地上就地休息。

紫陌嘴里叼着一根草杆,斜靠在一棵树下,扭头看着前面的天水城,半响后道:“秋哥,你说要是那家伙是属王八的,一直躲着不出来……。”

紫陌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夜无霜一把打断,肯定道:“你放心,那人绝对会来的。”

紫陌闻言“哦”了一声,转头看向夜无霜疑惑道:“霜儿,为何你如此言之凿凿,断定那家伙一定会来?”

夜无霜听了却不答话,只是转头瞟了一眼正躺在草地上悠闲摇着二郎腿的张傲秋。

紫陌一见张傲秋那吊儿郎当的样子,不由撇了撇嘴道:“秋哥,你好歹现在也是当帅的人了,就不能那啥一点?”

张傲秋听了,扭头看了紫陌一眼,转头又看了看夜无霜,跟着懒洋洋道:“霜儿,打他。”

紫陌听了,一看作势要动的夜无霜,急忙摆了摆手道:“好了,好了,算我怕你们小两口了。”

顿了顿跟着道:“秋哥,你看这样干等着也不是个事,要不……。”

说到这里,紫陌停了停,抬眼偷偷瞄了夜无霜一眼。

哪知刚刚还悠闲自在躺着的张傲秋,闻言却是一蹦而起,跟着道:“阿陌,你有什么注意,要不我们怎样?”

紫陌见张傲秋现在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由愕然相对,心念一转,顿时明白过来,更是一阵鄙视,原来这小子早就挖了坑,等着自己往下跳了,真是卑鄙,还有无耻啊。

张傲秋一见紫陌张着嘴巴愣愣地望着自己,摆了摆手不满道:“阿陌,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有什么注意,你倒是快说啊。”

紫陌现在明白过来了,也就不在上当,闻言嘿嘿一笑接口道:“我就那么一说,抛砖引玉,啊,抛砖引玉,秋哥,你现在是秋帅了,凡事还是你定盘子,我在后面跟着就行了,哈。”

夜无霜在旁看着这两人你来我往,知道这两个心中所想,眼珠子横白过去,“哼”了一声道:“要不我来说怎样?”

夜无霜这话音刚落,张傲秋跟紫陌同时转过头来,异口同声道:“好啊。”

说完两人不由对望一眼,紫陌一见,急忙撇清道:“霜儿,我是真心想听你的注意的,哼,不像某人啊,现在不同往日,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哦。”

顿了顿,跟着又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阿漓现在怎么样了?”

夜无霜听了不由奇道:“好好的,怎么提到阿漓姐姐那去了?”

紫陌听了,又是撇撇嘴,哼唧一声道:“当然要提到她了,我就是想让她看看,看她心中念叨的好师兄是个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