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二十四章 据理力争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现在张傲秋亲口说出,那么就是万事俱备,而且东风也有了,无非就是看行船的时候是满帆还是半帆了。

花倩笑见云历沉吟半天没有反应,正担心着,却见云历扬天哈哈一笑道:“好小子,有魄力。”

跟着转头对旁边的秦懿童问道:“懿童,这事你怎么看?”

秦懿童之所以这么贴心的跟着云历,那也是有原因的,而且自从知道张傲秋就是尤三娘阿弟后,这些天也是通过自己的手段,侧面查了一下张傲秋的底。

这不查不知道,一查还真是吓一跳,这小子手中握的力量,只怕不比一个城的军力差,就岭南张家的底蕴,就得让人好好考虑考虑了,况且他后面还站着圣教、凌霄门跟武月城。

知道这些后,秦懿童也没有过多表示出来,而是将其烂在肚子里,人老成精就是这个样子,现在云历问起,秦懿童也是笑了笑,没做表示,而是将皮球踢还给云历道:“大哥你怎么决定,小弟我就怎么决定。”

云历一听,又是哈哈一笑,一拍桌子道:“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陪这小子玩盘大的。”

花倩笑见云历答应如此爽快,跟着提醒道:“云叔,阿秋说一旦答应,可是要交出兵权的。”

云历听了又是一笑道:“兵权么?早在他还只是一个药堂大夫时,我就已经给他兵权,让他可以调动我临花城禁军。”

张傲秋以前的事情,花倩笑跟他独处的时候,也曾问过一些,两情相悦的情侣自然想知道爱人所有的一切。

但这件事,张傲秋却没有跟她说起过,花倩笑听了还真是一愣,半响后才道:“云叔,你还真是相信他。”

云历听了,转头看着花倩笑,意味深长道:“我再怎么相信他,能有你相信他么?”

云历这话的意思是,我只是给他兵权,你可是连兵权带人都给了。

花倩笑冰雪聪明,一听就明,不由脸蛋一红,低头小声道:“云叔,有你这样笑话人的么?”

云历跟秦懿童见了,不由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接下来的会议,在那几家还没有开始吵起来前,云历先开口道:“诸位,我们开这会也有五天了,但到现在还连一个基本条件都没有达成,再这样下去,估计十年也开不出个什么结果来。”

秦懿童此时在旁跟着接话道:“不知云城主有什么好的建议?”

花倩笑在旁一听,差点笑出声来,这两位不当城主,去唱双簧也很不错。

云历听了却是一本正经地接过话题道:“云某也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只是云某想请在座的各位想一想,我们现在坐在这里是为什么?难道是为了来讨价还价或是来吵架的么?”

云历说到这里,又停了一停,花倩笑知机地跟着补上道:“那云城主的意思是……?”

云历“嗯”了一声,接着道:“我们现在首先要达成一个共识,就是要将死域人赶出去,云某相信大家伙能坐在这里,这个共识应该是有的。

但是这其中又牵涉到这些天讨论的利益问题,不过云某想提醒大家一句,不管以后是出银子出兵也好,迫不得已出兵也罢,那时候都是各干各的,谁也指挥不动谁,我们在座的都是带兵之人,应该知道行军打仗最忌讳的是什么,若是没有一个统一的指挥,即使出兵,也不过是给死域人送菜而已。”

云历这话说的有条有理,在座的这些人虽然都想多分些利益,但也都是知兵之人,一旦大军调动,做不到上令下行,这仗即使打,也绝对是个败仗。

大殿内所有人闻言立即陷入沉默之中,半响后,天水城城主开口道:“云城主想要说什么就一次说透,反正我们这些人都在这里,大火同意就这样办,不同意再拟定其他法子。”

云历听了,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说清楚,不过在说之前,我想知道,在座的有多少是赞成出兵的?”

这问题一出,场上跟着又陷入一片沉默。

半响后其中一人苦笑一声道:“要出兵也不是不可以,可是就像云城主所说的,没有一个统一的指挥根本就打不了仗,可是这个统一指挥的人……。”

云历闻言一笑道:“这个人选谁,我们先放一步,但是云某刚才所说的可能没有说清楚,若同意出兵,则必须要交出兵权,绝对服从指挥,不然勉强过来,只会埋下祸端,比如说,云某是这个指挥的人,我安排其中一家去执行一个任务,但你有自己的想法,不听我的,要知道,战场上战机可是稍纵即逝,这样的情况,有可能就是全军覆没。”

云历这话说的也是事实,但是若交出兵权这事那就非同小可了,各城城主能掌控一个城池,就是因为手握兵权,若是将兵权交出去,那就相当于一个没穿衣服的美女,丢在一群壮汉中,其后果不用想也知道。

所以这话一出,立即引起了一阵嗡嗡地议论声。

好一阵后,待到议论声小下来,凌渊城城主冷笑一声发话道:“云城主,你也是当城主的人,交出兵权,那我们还是什么?”

云历闻言,大义凛然道:“我们现在坐在这里,往小的说,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城池不被死域人侵犯,往大的说是为了整个中原百姓安危,但不管是大还是小,都必须要有所行动,刚才也说了,没有绝对统一的指挥权,这仗也就不用打,我们各回各家,各自准备好了,但要想要有统一的指挥权,下面军队就要绝对的服从,也就是说要交出兵权。”

凌渊城城主听完跟着又是一声冷笑,双手拍了拍,鼓掌道:“云城主说的大义凛然,林某佩服,只是不知道云城主会不会交出兵权了?”

凌渊城城主姓林,名还,玄境初期修为,善使一条长枪,凌渊城处于内陆中部,所控制的区域有五条矿脉,盛产铁矿石,整个原三十六城中,除了东海城外,就算他最有资本,因此军事力量也最强大。

不过在铁矿石生意上,却因为运输价格问题,与临花城产生过睚眦,虽然后来问题解决了,但这个心病却落下了,所以在这会议上,对于云历,林还就有所针对。

由此可见,其人心胸狭隘,难成大器。

云历见了,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之色,然后回道:“既然云某提出这个建议,当然就会按这个建议去做,只要大家伙同意,我临花城第一个交出兵权。”

话音刚落,立即引起更大一阵议论声,其他人低头议论的时候,偶然望向云历的眼神,充满了怀疑跟戒备。

秦懿童听大殿内嗡嗡嗡的声音,心里不由一阵恶心,豁然起身,一拍桌子道:“这有什么好议论的,同意就干,不同意就算,现在大伙表态就是,我曲兰城同临花城一样,只要能抗击死域人,愿意交出兵权。”

天水城城主一听,跟着起身道:“我天水城已经被死域人占了,要是天水城还在,我也愿意。”

花倩笑听了,眼神冰冷地看了过去,天水城城主一接触花倩笑的目光,立即怂了下去,低头殃殃地坐了回去。

那天水城城主,云历看都懒得看他,跟着道:“还有谁愿意同往?”

半响后,其中一人道:“云城主,我也说句实话,让我全部交出兵权也确实有点难为人,这样吧,我云霄城愿意拍一支军队,这支军队的兵权可以交出。”

云霄城与天水城、余桂城及凉宫城三城相对,若是死域人这次打下凉宫城,下一个面对强敌的最有可能就是他了。

云霄城城主话音一落,立即得到了墨渊跟石化这几家的响应,这样最好,也符合云历提出的条件,也能真正出点力。

云历听了,却是哈哈一笑道:“那我想问问大伙,你们认为这场战争可以多久结束了?”

花倩笑闻言,在旁道:“云城主说的很对,这场战争谁也不知道要打多久,一年,还是十年?若是长久作战,各城所派的军队都拼光了,那你们还会不会再派遣军队了?

再说了,打仗也不仅仅只是派军队就完了,这其中还牵扯有大量的物资供应,如何供应,从哪里调集等一系列问题,所以我武月城同意临花城云城主提议,全部交出兵权,武月城所有的人、物任由差遣。”

花倩笑这话一出,那林还跟着问道:“花城主巾帼英雄,林某佩服,只是若按花城主所说,我们应该将兵权交给谁了?”

花倩笑闻言,先是抱拳礼让一下,然后道:“倩笑所作所为只是尽自己本分,并不是什么英雄。”

顿了顿接着道:“林城主所问的,也就是其中第二个大问题,因为这个领头的人必须大智大勇,能够率领军队打胜仗,而且也能让所有人心服口服甘愿听从指挥。

倩笑在这里先抛砖引玉推荐一人,此人名叫张傲秋,我武月城对死域人三次大捷,都是在此人主导下完成的,而且关于他的消息,倩笑相信各位城主或多或少都听说过。”